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廿一章

 

(b)神拔刀出鞘(廿一1-7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阿,你要面向耶路撒冷和圣所滴下预言,攻击以色列地,对以色列地说,耶和华如此说,我与你为敌,并要拔刀出鞘,从你中间将义人和恶人一并剪除。”(廿一1-3

为了先前这信息,需要解释与说明,所以先知再从神那里得着启示。南方必指耶路撒冷和圣所,包括以色列全地。火是耶和华的刀剑,具毁灭的力量,是神所施行的审判。林中的火似乎不如刀剑那么具体,刀剑似更可怕。

神对选民整体施行杀戳,是包括所有的人,甚至将义人和恶人一并剪除。这岂不与十八章有矛盾之处?因为十八章清楚说明,神只刑罚恶人,义人不在审判之下,个人应负自己的责任。再看第九章有关余民被保守,如果连义人也不能存留,还有什么余民可言。根据犹太拉比的解释(Talmud:::: :`Abodah Zarah),义人是指不甚虔诚的人,虽与恶人有别,仍不够真正义人的资格。这样的解释稍嫌牵强。这里可能指选民整体,无论是谁,都不可逃避神,可见不指个人。3

这也可能给予一般人严重的警告,因为他们以为可以逃避审判,其实这是不可能的。

“我既要从你中间剪除义人和恶人,所以我的刀要出鞘,自南至北攻击一切有血气的。一切有血气的就知道我耶和华已经拔刀出鞘,必不再入鞘。”(45节)

此处是重复上述的话,但以强调神审判是多么普遍的事,自南至北,无处无人可以幸免。在这两节都重复“一切有血气的”,既指所有的人,审判已遍及全世界。但审判仍先集中在圣地,无人可以使神收回祂的刀剑,祂必有所行动。

“一切有血气的就知道……”与二十章四十八节相同,都是认识的方式。

“人子阿,你要叹息,在他们眼前弯着腰,苦苦地叹息。他们问你说,为何叹息呢?你就说,因为有风声灾祸要来。人心都必消化,手都发`,精神衰败,膝弱如水。看哪,这灾祸临近,必然成就。这是主耶和华说的。”(67节)

弯腰表明身体的力量已经失去。腰间原是佩刀的,是力量所在(伯四十16;鸿二1)。膝弱也有类似的描述,如双膝相碰(鸿10)。现在膝弱而腰疼(参阅赛廿一3),就会`弱无力。他们感到没有气力,事实上心也弱,精神衰败,因为在惊惧中,知道灾祸即将来临。这必是耶和华的日子必有的现像。

神的审判如点火拔刀,使先知感到恐惧。他们百姓已知道这是无可避免的事。先知的感受与叹息,是他们都看见了这样的危机,他们又应怎样应付呢?刀拔出来也会放回去吗?

 

3 A.M. Honeyman, "Merismus in Biblical Hebrew,"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71(1952) 11-18.

 

(c)唱刀剑之歌(廿一8-17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阿,你要预言,耶和华吩咐我如此说,有刀,有刀,是磨快擦亮的。磨快为要行杀戮,擦亮为要像闪电。我们岂可快乐么?罚我子的杖藐视各树。”(8-10节)

这刀剑之歌共分两节,第一节描述刀剑的锋利,第二节描述刀剑杀戳的凶猛。但这歌是以预言的方式:你要预言。

论刀剑,因为耶和华是战士,是早期先知所强调的。阿摩司就描述耶和华用刀剑施行审判(四10,七9,九1)。耶和华命刀剑来执行审判,也在先知书中(如摩九4;耶四十七7,九15,四十九37)。刀剑会消除(赛一20;耶十二12,四十六10;鸿二14等),刀剑会吞吃(赛卅四5及耶四十六10)。

刀剑磨亮之后特别锋利,杀戳尤其有力。在刀剑之下,树木都被削除,木杖是被藐视的,因为刀剑可将木杖削去。那就是说,人在刀剑之下,完全无能为力,失去任何抵御的方法。

“这刀已经交给人擦亮,为要应手使用,这刀已经磨快擦亮,好交在行杀戮的人手中。”(11节)

刀磨快擦亮,为杀戳牲畜,可以肉食(创四十三16;出廿一37;申廿八31;撒上廿五11)。宰杀牲畜为祭祀之用,也需磨亮,使刀刃锋快(可参阅耶廿五34,五十一40)。在以赛亚书卅四章二节,是指耶和华在忿怒之日用刀剑来审判。

“人子阿,你要呼喊哀号,因为这刀临到我的百姓和以色列一切的首领。他们和我的百姓都交在刀下。所以你要拍腿叹息。有试验的事,若那藐视的杖归于无有,怎么样呢?这是主耶和华说的。”(1213节)

神要先知哀号,因为审判的事已经临到他们,他们在神刑罚的刀下不能存活。这刀是神的刑罚,却落着尼布甲尼撒施行杀戳的事,神已将刀交给巴比伦的军队,放在那首领手中。参阅以西结书廿八章九节,已在杀害的人手中,不能逃脱。

试验的事是指被掳的苦楚,所谓犹大当权的杖,只是木杖而已,为刀剑所藐视,因为刀砍下来,木杖怎可无碍,必归无有。

“人子阿,你要拍掌预言,我耶和华要使这刀,就是致死伤的刀,一连三次加倍刺人,进入他们的内屋,使大人受死伤的就是这刀。”(14节)

拍掌是一种十分强调的动作,要郑重说出预言,招致人们注意。有人以为这是刀剑舞的动作,以这样舞蹈的方式说预言。4但是这可能是一种战争胜利的姿态,因为本节下半句是指战争的实况。5

这里描写凶暴的情形,将刀加倍刺入,甚至三次之多,可说是十分彻底,刀下无情,真是以赛亚书廿七章一节所说的:刚硬有力的大刀。其实这里所说的,与其是战争的刀,不如说是审判的刀。这刀为执行公正,使人们被刀剑所困,无法逃脱。

“我设立这恐吓人的刀,攻击他们的一切城门,使他们的心消化,加增他们跌倒的事。哎,这刀造得像闪电,磨得尖利,要行杀戮。”(15节)

这刀尖利,挥动起来好像闪电,在刀光之闪动下,多人必遭杀灭。所以他们的心怕得好像液体一般都溶化了。他们都倒在城门口,不得逃脱。这就是本节的意义,刀剑攻击他们的一切城门,也就是在各街道,有谁可以幸免呢?他们都将倒在刀下。

“刀阿,你归在右边,摆在左边,你面向那方,就向那方杀戮。”(16节)

现在向刀说话,要刀剑左右挥动,发挥它的威力。刀剑好似武士,在战场上奔驰,向左,左方多人倒下,向右,右方的人们倒下。有时迎面应敌,也必大为杀戳,因为刀剑下受限制,肆无忌惮,恣意行动,凶猛非常,实在使人惊怕万分。

“我也要拍掌,并要使我的忿怒止息。这是我耶和华说的。”(17节)

耶和华是罚恶的审判主,祂使先知再拍掌,好似祂本来命令的(14节)。祂为使先知有力地传出这审判的信息,表明神公义的治权,也显露祂得胜罪恶的大能,这是祂更大的忿怒,一定要完全执行,彻底作成祂公义的审判,才可止息。

直到神的忿怒止息,是在五章十三节,十六章四十二节,廿四章十三节重复提出,神说祂也要拍掌,表明祂的手掌管一切,控制一切,一切也都在祂的手中,祂的忿怒在大能中施展了。这正是诗人所说的:主耶和华阿,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诗一三○5)。神的公义是何等可畏!

 

4 A. van den Born, Die historische situatie van Ezechiels prophetie, 1947.

5 W. Zimmerli, Ezekiel, I, 434.

 

(d)仇敌的刀剑(廿一18-32

“人子阿,你……”在十九节及廿八节,就成为两个分段。第一段论仇敌巴比伦先对付以色列,第二段(28-32节)论巴比伦的刀剑再对付亚扪。在第一段中,这二者都提到了。

这段的场合大约是在主前五八九年,在西底家背叛巴比伦之后,尼布甲尼撒就向西迈进。耶利米书四十九章廿八至卅三节可作为背景的说明。

“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人子阿,你要定出两条路,好使巴比伦王的刀来,这两条路必从一地分出来,又要在通城的路口上画出一只手来。”(1819节)

神命令先知又作一番表象的动作。先要定出两条路,“定”原为“安置”(sim),在本书有四十一次之多。他必须将两条路画分出来,这两条路必须从一地分出来。这一地是四章一节的一块砖,是一座耶路撒冷城。

这两条路,在开端必有路标树立起来。“手”是路标,好似纪念碑(撒上十五12),和石柱一般(撒下十八18)。可见这是指路的石碑。方向明确地列出,不会有差错误认的事。

巴比伦王的刀,是神的工具,用来审判祂选民以色列人。

“你要定出一条路,使刀来到亚扪人的拉巴。又要定出一条路,使刀来到犹大的坚固城耶路撒冷。因为巴比伦王站在岔路那里,在两条路口上要占卜,他摇I,求问神像,察看牺牲的肝。”(2021节)

现在共有两条路,一条路是通往亚扪人的拉巴,那是在左边,就是新约时代的非拉铁非城,在约但河东二十三哩,雅博河的边界。另一条是在右边,通往犹大的坚固城耶路撒冷。坚固城就是有军事设防之保障。那时亚扪人与邻邦联盟,来对敌尼布甲尼撒,犹大也加入这个联盟。

现在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必须作决定,先攻打耶路撒冷,还是先对付亚扪的拉巴。根据列王纪下廿五章六节,尼布甲尼撒在第伯拉他驻防。时在五八九至五八七年。他终于决定先去夺取耶路撒冷,所以由大马色前进,向南沿着非利士城邑,再到约但河流域。

巴比伦王在进军前,先献祭膜拜神明,并以占卜的方法,又摇签决定正负去留。掣签在旧约时代似乎极为普遍(书十八618;赛卅四17;箴一14;珥四3;俄11节;鸿三10 [四个不同的字,却是同义的:Y-R-H hshlyk hfyl Y-D-D])这是用两种不同颜色的石头在地上抛掷(民卅三54;书十六1;利十六9起及结廿四6)指阄的方式。有的是指签放在怀中,抽出来看决定正负(箴十六33)。也有射箭决定,如在撒母耶记上二十章二十至廿二节及列王纪下十三章十四至十九节所记述的。6

求问神像,在早期以色列历史中也有这样的事。拉结将她父亲家中的神像偷了来,放在骆驼的鞍上藏起来(创卅一1934起)。但支派中有米迦在家中设坛,以这种神像为敬拜的对象(士十七5,十八1417起及20节;何三4也有同样的字)。米甲将神像放在丈夫大·的A上,用些山羊毛充为头发,使追搜的人误认为大·(撒上十九1316)。但这显然为敬畏耶和华的人所不容(撒上十五23;王下廿三24)。7

察看牺牲的肝,在旧约并未提及,却为巴比伦宗教的占卜方法,看祭牲的肝颜色来决定正负。他们将肝分成五十部分,以泥版制成,为分析凶吉正负。8在马利(Mari)宫殿中发现的泥版,有三十二种的肝。9在一九五八年考古发现中,米吉多及夏琐的古物中,也有肝的泥版10可供参考。

“在右手中拿着为耶路撒冷占卜的I,使他安设撞城锤,张口叫杀,扬声吶喊,筑垒造台,以撞城锤,攻打城门。”(22节)

占卜结果,落在右手,所以尼布甲尼撒可以确定向耶路撒冷进取。这里他们以撞城锤要叩开城门,军队已重重围困这城,并且在攻击中发出战争的吶喊,随时准备攻入夺取。

战争的吶喊,是战士为壮士气。同一个字也可用于宣布耶和华的日子而有的大声呼喊(番一14)。有时指战争中垂死者的呼叫(耶四31)。

“据那些曾起誓的犹大人看来,这是虚假的占卜。但巴比伦王要使他们想起罪孽,以致将他们捉住。”(23节)

但是那些曾起誓的犹太人,就是十七章十三、十四节所说的那些以为有圣约安全的人,他们认为耶路撒冷永不沦亡,所以巴比伦王的占卜不正确、不足信。其实这是神许可巴比伦来攻击以色列的,使他们从灾祸中明白罪孽的刑罚使他们无法逃脱,他们在犯罪时就被捉住了(参考这用字在王上十三4,十八40,二十18;王下十14;耶廿六8,卅七13起)。

“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你们的过犯显露,使你们的罪孽被记念,以致你们的罪恶在行为上都彰显出来。又因你们被记念,就被捉住。”(24节)

有这传信者的形式,先知受命向耶路撒冷城的居民,公然宣布审判的信息。以色列人的罪恶已经显露,他们先是叛逆神,犯罪作恶,他们又背弃对巴比伦的效忠,本来他们投诚巴比伦,甘作附庸国,已是神所憎恶的,因为他们不倚靠神,只仗赖外邦。现在又背约反叛,自讨苦吃,更为神无法救拔他们。

他们背叛耶和华,神仍琱[忍耐,盼望他们悔改;即使有刑罚,目的在管教,并非将他们除灭。但他们背叛巴比伦,是无法得着宽容的,外邦重罚的手就在他们身上。

“你这受死伤行恶的以色列王阿,罪孽的尽头到了,受报的日子已到。”(25节)

这里以色列王大概是指西底家王,他因背叛巴比伦,不仅受尽侮辱,成为垂死的人一般,所以他罪孽的尽头到了,受了死伤。他恶贯满盈,受报的日子已到。参阅七章廿七节,十二章十节,他的王经已无法保持,七章十二节,他也不能逃脱,“死伤”是罪的尽头,耶和华的烈怒在他身上(本章29节再重复)。

“主耶和华如此说,当除掉冠,摘下冕,景極略ㄕA像先前。要使卑者升为高,使高者降为卑。”(26节)

传信者的方式又再出现,为强调审判的宣告。首先君王首领的尊荣必须除去,冠冕是君王佩戴的,但最早是大祭司的头饰(出廿八43739,廿九6,卅九2831;利八9,十六4)。君王的冠冕是金的,且镶有宝石(可参考诗廿一4;撒下十二30以及亚六1114)。冠冕被摘除,王权就此失去。

这真是降卑的羞辱,可参考耶利米书十三章十八节。卑者升高,高者降卑,可能指约雅敬受辱后现又被提升,而西底家曾经高居尊位,但现在无疑是降卑了。此节虽与十七章廿四节相似,却不尽相同。这里只着重在审判。

“我要将这国倾覆,倾覆,而又倾覆,这国也必不再有,直等到那应得的人来到,我就赐给他。”(27节)

“倾覆”三次指完全彻底的倾覆。倾覆原意为“扭曲”,“侵扰”,完全失去常态,以色列民族必须败亡,耶路撒冷不再有尊荣,倾覆之后面目皆非,几乎完全失去复兴的盼望。在这种情形之下,先知是否仍给予未来的中兴呢?这里有不同的解释。

“直等到那应得的人来到。”许多人根据七十士译本的词法,作为弥赛亚预言,反映创世记四十九章十节:“直到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11但是此处是指耶和华将祂的审判藉着世人来实现,甚至是外邦的侵略者尼布甲尼撒。这在以色列人是很难想象的,感到无限之困惑。但这却是神在历史中的作为。

从廿八节起,继续这首刀剑之歌。现在巴比伦的刀剑是向着亚扪。有的解释是指亚扪人的刀剑向着耶路撒冷。亚扪人确趁着耶路撒冷败亡而趁火打劫,可参阅廿五章一至七节。但是此处还是巴比伦的刀剑向着亚扪,因为他们也不能逃脱耶和华的审判。如果细察本章的上文,自八至十节。仇敌拔刀杀戳,现在却应将刀收入鞘内(30节),动刀的必死于刀下,审判必临到动刀的人身上。

“人子阿,要发预言说,主耶和华论到亚扪人,和他们的凌辱,吩咐我如此说,有刀,有拔出来的刀,已经擦亮,为行杀戮,使他像闪电以行吞灭。”(28节)

这里似乎重复十四节的话,亚扪人的凌辱是记述在廿五章三、六节,杀戳的事正要进行,原是对以色列人,现在是对亚扪人了,他们也不能逃脱耶和华的忿怒。这拔出来的刀是已经出鞘了(诗卅七14)。

“人为你见虚假的异象,行谎诈的占卜,使你倒在受死伤之恶人的颈项上,他们罪孽到了尽头,受报的日子已到。”(29节)

亚扪人原是迷信拜偶像的,在他们危急中,慌乱里也在寻求出路,只是一切都是虚假与谎诈,他们仍无法逃避刀剑的攻击,必受死伤的苦楚。

下半节几乎与廿五节完全相同,他们必同样受耶和华的刑罚。

“你将刀收入鞘吧,在你受造之处,生长之地,我必刑罚你。”(30节)

这是对那些手握刀剑的人之命令。刀剑不可再行杀戳。神曾藉你刑罚以色列人与亚扪人,但是现在必须停止,因为你本身也在受罚的人们之中,你又怎么可以逃脱呢?

如果这是对亚扪人说的,他们的凶暴也到此为止,不能再猖獗,因为你也正在受罚之中。神要刑罚那刑罚以色列的工具,正如卅七章廿九、卅四节,神曾藉亚述刑罚以色列,而他们必受神的刑罚,审判要临到西拿基立在他自己的城尼尼微(卅七38)。这样解释,那么“受造之处、生长之地”就是拉包。动刀剑之地,必受刀剑之害,自己必受刑罚。

“我必将我的恼恨倒在你身上,将我烈怒的火喷在你身上,又将你交在善于杀灭的畜类人手中。你必当柴被火焚烧,你的血必流在国中,你必不再被纪念,因为这是我耶和华说的。”(3132节)

恼恨倾倒(参七8,九8,十四19,二十81321)。烈怒的火可参廿二章廿一、卅一节,卅八章十九节。可见这些都是以西结书中信息所着重的。

“畜类人”在七十士译本是“化外人”,他们野蛮凶暴,指巴比伦人,也可指以后的波斯人。以色列人被交在他们手里,但以后神的刑罚必在他们身上。

流血的事在个人(十八13,卅三4),也在城中(廿二13,廿四7)。他们甚至被遗忘。

从本段(18-32节)综合来研究,看见巴比伦军队已经在耶路撒冷城外,仇敌的刀剑在闪动着,杀戳的事就要进行,以色列这神的选民,在耶路撒冷所剩下的余民,在最后的防御中,应采取怎样的态度呢?

耶路撒冷仍屹立着,居高华美(诗48篇),为神所保护(诗46篇),在世界的中心,有神为根基石(赛廿八16)。在这城中,有大·家的君王凭着古代的应许(撒下7章),就是神的应许,王位必永远坚立。这圣城与圣殿必不会败落!现在巴比伦王正疯狂地攻击,难道神不干预,耶和华不施拯救吗?

先知以西结以表象的动作,给予一个明确却是否定的答案。异族的人甚至以迷信的方法决定他们的战略、攻击的方向,仍以攻击耶路撒冷为主要的目标。神的子民们必须看清神的权能,神是历史的主!

神坚决地放弃祂的百姓,藉外邦人来刑罚他们。他们的信念只是自欺的谎言,他们的虔敬无法掩饰他们的罪行。他们必须面对耶华的审判,以色列的圣者向他们宣告倾覆,倾覆,而又倾覆(27节)。

在廿八至卅二节,而件事值得注意。审判是从神而来的,为神执行审判的刀剑,最后仍同样被审判。同时人们必须明白,神最后的目的不是拔刀出鞘,而是将刀收入鞘内。

 

6 W. Zimmerli, Ezekiel I, 443, 引用 F. Ku/chler in W.W. von Baudissin Festschrift, 1918, 290.

7 Georg Hoffmann and Hugo Gressmann, "Teraphim, Masken und Winkora Kel in A:gypten und Vorderasien,"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che Wissenschaft 40 (1922) 75-137.

8 Bruno Meissner, Babylonien und Assyriens, vol, 2, 1920, 267-275.

9 J.B. Pritchard, The Ancient Near East in Pictures Relating to the Old Testament, 1955. 594.

10 op. cit, 594, 595.

11 John W. Wevers, Ezekiel, 169.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