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廿六章

 

二、论推罗(廿六1-廿八19

在本书论外邦的预言中,以论推罗,比论近邻更为详尽,其实推罗仍属以色列的近邻。在开端清楚列出日期(廿六1),四段信息都有同样的方式以为引言:“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廿六1,廿七1,廿八111)。在第三、四两段的结语也相同:“你令人惊恐,不再存留于世,直到永远。”(廿七36下,廿八19下)。最后一段信息又可分为两小段(廿八1-1011-19),因为形式与内容都相同。

如果与廿五章比较,推罗是唯一的城邦(City-state)在迦南地。廿五章所提到的邦国都是集体性的,也与地中海世界有贸易的交往。

“推罗”原意为岩石:是海中的岩岛,距离迦密山之地约有五十五公哩。有学者认为推罗可追溯至埃及第十二王朝(即主后十九至十八世纪)。1

推罗原为两个海岛,有两个港口,一个在埃及,另一个在西顿。在埃及王阿孟和德浦三世(Amenhotep III)的战迹表中列出推罗王(Abimilki)。2推罗海产十分丰富,鱼模拟海沙还多。3以色列王大·,与推罗王希兰极为友好(撒下五11),以后以色列与推罗也有间隙(王上九10-14)。在旧约中,通常称为腓尼基,用“西顿”其名(申三9;士三3)。西顿为主要的城巿(廿八20-23)。在大·所罗门的时代,以后在暗利王的时期,北国以色列与推罗王王室甚有来往(王上十六31)。推罗一向比较自由,未受埃及辖制,因为他们是海岛居民,在地中海有殖民的权益。

在亚述侵略之中,推罗并不能幸免。亚述那西伯二世(Ashur nasirpal II 883-859)提到推罗为附庸国之一。撒珥玛尼撒三世(Shalmanaser III 858-824)在位十八年及二十一年,曾有推罗前来进贡。其它亚述的王曾提到推罗西顿的进贡,甚至有一百五十他连得的黄金,可见海岛为求和平的生存,备受压迫。4在主前第八世纪的末叶,推罗也参予叛逆的集团,西拿基立夺取了岛国的内地(US%%%U),在西顿施以报复,推罗似未受灾殃。5但是以实哈顿王曾提及他征服推罗,经过一番掳掠。6在亚述巴尼伯(Ashurbanipal)的朝代,推罗再叛,仍旧失败,王室被掳,王子虽被释回,公主们却未被释。7

在六○五年,巴比伦的权力兴起,推罗只有归顺这强权。但在西底家时期,推罗与西顿在犹大的邻邦中共同策动反叛(耶廿七3)。以后他们又撒出不敢在巴比伦军队到达时作反。但是推罗倚仗其海岛的地位,仍坚持立场,不愿降服。约西弗的史记中,提及尼布甲尼撒曾围困推罗有十三年之久。8这大概是在耶路撒冷陷落之后,推罗可能有埃及背后的支持。有的说法认为推罗被围两次,第一次在五九八至五八六年,第二次在五七二年,第二次才将推罗击败。这是否可靠,无法证实。9但推罗王最后还是屈服了。推罗又再被围,时在尼布甲尼撒王三十五年、四十年、四十一年及四十二年曾相继陷落,有历史的明证。10

亚历山大东征时,由海路进攻,夺取推罗城。推罗就失去海岛的地位,现今(Su{r)只是在半岛上,与大陆连接了。

以西结书中何以特别将推罗提出,详细论述呢?在其它的先知著作,如阿摩司(一9起)、以赛亚(廿三)、约珥(四4-8)及撒迦利亚(九2-4)论外邦的预言,也都将推罗单独提出,可见其重要性了。

在以西结的信息之后,必有耶利米的影响。耶利米着重耶和华的审判,是藉巴比伦强权为工具。以色列人若抗拒巴比伦,似在抗拒神的旨意,所以论外邦的预言中,巴比伦是不同时列入的。推罗当时也在抗拒巴比伦,所以这是先知所注意的。

在以西结书中,论外邦的预言中,最详尽的是论埃及(廿九至卅二章),其次是推罗。而推罗在邻邦中为最引人注意的。推罗是骄傲的城巿在海岛上,以海军的力量自豪。所以推罗与埃及(廿九18-21)最为强调。

至于耶路撒冷与推罗的关系,在所罗门以后,似无确实的资料。由于二者地理的距离,在被掳离去时是否有所接触?成为可研究的课题。11

论推罗有这独特的信息,是可在所谓“证明的形式”(Proof Oracle )可以看出(廿六1-6)。“这是主耶和华说的”除廿六章五、十四节及廿八章十节外,都是结语。在信息中,是以哀歌的形式来表达。

 

1 G. Posener, Princes et pays d'Asie et de Nubie, 1940, 82. 又可参阅 J. Pritchard,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 329, Note 11.

2 J.A. Knudtzon Die El-Amarna Tafeln, 2 vols, 1964, 146-155.

3 Adolf Erman, Die Literatur der Aegypter, 1923, 288, J. Pritchard, op. cit. 477-258.

4 J. Pritchard, op. cit, 276, 280, 281-3.

5 J. Pritchard, op. cit, 287.

6 R. Borger, Die Jaschriften Asarhaddons, Ko/nigs von Assyrien, Archiu fu/r Orientforschung Beiheft 9, 1956, 86, 112.

7 J. Pritchard, op. cit, 295, 297.

8 Antiquities x, 11, 1.

9 M. Vogelstein, "Nebuchadnezzar's Request of Phoenicio and Palestine and the Oracles of Ezekiel," Hebrew Union College Annual 23(1950/51) 197-220.

10 E. Unger, Babylon, die heilige Stadt nach der Beschreibung der Babylonier, 1931, 293; "Nebukadnezar II und sein S%andabakku (oberkommissar) in Tyrus," Zeitschrift fu/r die aalttestamentlichee Wissenschaft, 44 (1926) 314-317.

11 Max Ebert (ed.) Reallexikon der Vorgeschichte, 1924-32, vol 2, 52.

 

(a)推罗必然毁灭(廿六1-21

本章先以日期及信息的开始方式,接着就有四段话。除第一段(2-6节),其它都以“主耶和华如此说”开始(71519节),在第二、四段话的结束,有这样的字样:“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但在第一段的结语是认识的方式“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在第三段没有固定的结语,应比较廿七章卅二至卅六节。这二者是相连的,甚至也将卅二章十七至卅二节比较,因在用字上语气中有相似之处,日期可在主前五八七至五七三年之间。

 

(1)推罗必因其罪而遭审判(1-6节)

“第十一年十一月初一日,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1节)

这日期可能约雅敬王第十一年,即尼布甲尼撒王十八年,应为主前五八七年。十一月初一日似在五八六年三月十五日。有关月初,在廿九章十七节,卅一章一节与卅二章一节均有提及。也许是列王纪下四章廿三节所提的月朔,因为这日有节期性的敬拜礼仪,先知可在该日宣告预言的信息。12

“人子阿,因推罗向耶路撒冷说,阿哈,那作众民之门的,已经破坏,向我开放,他既变为荒场,我必丰盛。”(2节)

推罗见耶路撒冷陷落而讥笑。“阿哈”也在廿五章三节。邻邦幸灾乐祸的态度令先知发指。推罗原甚丰富,现在再侵犯耶路撒冷而掳掠,更加丰盛了(可参阅十一15,卅三24)。耶路撒冷被称为众民之门,这是贸易之门,因为自所罗门起,耶路撒冷是小亚西亚与米所波大米的转运站,也是米所波大米与埃及的中间站。这门也是阻止人们外流至推罗。13

这门也表征着尊荣与财富,现在已遭破坏,不再有商业经济的重要性(参耶廿七3)。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推罗阿,我必与你为敌,使许多国民上来攻击你,如同海使波浪涌上来一样。”(3节)

神要与推罗为敌,耶和华自己成为挑战者。“许多国民”(在三6,廿七33,卅二39起,卅八68起),“许多”也可译为大国(卅一6,其它如卅八23及卅九27仍译作“许多国民”),他们如同汹涌的海浪,在春季往往是涨溢的。

以色列人虽然已经分散,尤其许多都已逃往埃及,但是耶和华能将他们从埃及带上来。其它邻国更有多人,都可成为威胁,使推罗受到威胁。

“他们必破坏推罗的墙垣,拆毁他的城楼。我也要刮净尘土,使他成为净光的盘石。”(4节)

墙垣与城楼都将破坏,推罗的防御都已不复存在了,推罗本来只是个岩石的岛国,连麈土都刮净了,就什么都除去,将来也没有人会记得它的存在。

在主前三三二年,亚历山大全都毁灭。这净光的石头是廿四章七、八节所提及的。这些都说明耶和华的审判。

“他必在海中作晒网的地方,也必成为列国的掳物。这是主耶和华说的。”(5节)

推罗已成为荒场,无人居住,只可成为晒网的地方。

晒网之处通常是指荒废之地,但在四十七章十节却是指救恩复兴的景象。此处必是相反的,推罗的城是被视为海中的,日后必然荒废。

“属推罗城邑的居民必被刀剑杀灭。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6节)

“居民”原文作“女儿”,必被刀剑杀灭,不一定是指实际的情形。试比较约书亚记十五章四十五节及十七章十一、十六节等,专指推罗所属的住宅区域,那些地区不是在岛屿上,分布在大陆各处,易受外邦人的攻击。所有的居民必遭受咒诅。14

 

12 F. Wilke, "Das Neumondfest im israelitisch-judischen Altertum," Jahrbuch der Gesellschaft fu/r die Gesechichte des Protestantismus in O:sterreich 67 (Festschrift fu/r Josef Bohatec) (1951), 171-185.

13 R. Smend, Der Prophet Ezechiel, 1880.

14 J. Scharbert, Solidarita/t in Segen und Fluch im Alten Testament und in seiner Unwelt, 1958, 132-135.

 

(2)尼布甲尼撒必毁灭这城(7-14节)

在上段只指许多国民来政击,执行耶和华的审判。在本段就更具体了。那时推罗一定已被围困,正如耶利米所预言的,北方的敌人已经来到。在六○五年,敌人显然是巴比伦,在第七节已经指明,以下都是直接的言词,以第二人称“你”说话。

“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使诸王之王的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率领马匹车辆,马兵军队,和许多人民,从北方来攻击你推罗。”(7节)

“诸王之王”这一名衔有很悠久的历史。在埃及第十八朝代已经有这对王的尊称,以后不常见,直到希利尼的时代。在亚述远于主前十三世纪,以后在若干著名的君王名衔中再出现,如在亚述巴西伯二世、以撒哈顿及亚述巴尼伯等(Ashurnasirpal II Esarhaddon and Ashurbanipal)。在新巴比伦,只用于马都克(Marduk)。在波斯王朝似甚为普遍。尼布甲尼撒是否自己拥有这尊称,还是先知沿用亚述的尊称?不得而知。此处成为巴比伦王的尊称,必有其重点。尼布甲尼撒称为巴比伦王在本书中可以发现(十七12,十九9,廿一2426,廿四2,廿九18起,卅1024起,卅二11)。“从北方来”是耶利米的话。

“许多人民”已在三节说明,现在再加上马匹车辆马兵军队,更说出战争的凶猛,使推罗完全陷在无望的境地之中。

“他必用刀剑杀灭属你城邑的居民,也必造台筑垒举盾牌攻击你。”(8节)

推罗在海上的防御一定是好的,但是侵略者的力量如海浪一般冲激而来,就经受不起了。现在有更坚固的营垒以为防守,举盾牌攻击更为极猛烈的攻势。推罗显然无力抵挡这样的猛势,无法防御与应战,必致战败而受毁灭。任何威力原无法对付岛国的,但这是耶和华的审判,谁也无法逃脱。

“他必安设撞城锤攻破你的墙垣,用铁器拆毁你的城楼。”(9节)

这是侵略者在围城之后作进一步的攻击,不仅撞城,打破城墙,而且以武器(这铁器可能是战斧),来拆毁城楼。一旦城攻,他们攻入之后,尽行毁灭,使当地的防守者片甲不留。

“因他的马匹众多,尘土扬起遮蔽你,他进入你的城门,好像人进入已有破口之城。那时你的墙垣必因骑马的和战车,辎重车的响声震动。”(10节)

城的破口不止一处,可能破城时多处破口,侵略者的军队无孔不入,长驱直入,马兵之多,麈土四扬,一片战争的惨状。城墙已经震动得无法屹立,即将倒塌,因为凶猛的进攻已经使城天翻地覆了。

“他的马蹄必践踏你一切的街道。他必用刀杀戮你的居民。你坚固的柱子必倒在地上。”(11节)

在异族人的铁蹄之下,到处被蹂躏蹧践,街道上必满了尸体,因为杀戳的事到处发生。柱子可能指推罗的神庙,都必倒下,最富丽的建筑物也不能存留。这柱子也象征抵御的力量,支持不住而倾倒。推罗必将成为废墟乱堆,供后世的人凭吊。

“人必以你的财宝为掳物,以你的货财为掠物。破坏你的墙垣,拆毁你华美的房屋,将你的石头木头尘土都抛在水中。”(12节)

推罗被占据以后,必遭掳掠,重复第五节下的话。关于货财方面,在廿七章还有详细的描述。墙垣破坏,在第四、九节都曾提说,只是第四节是阳性,而此处是阴性多数字,表明破坏的严重性。

墙垣与房屋拆毁,就有许多木石麈土,由巴比伦军队将这些扔入海中,正如弥迦书三章十二节所描述的。也可能由海浪冲上岸来,将这些都冲洗,冲入海去。这里的水无疑是指大海。

“我必使你唱歌的声音止息,人也不再听见你弹琴的声音。”(13节)

推罗已成为荒场,没有人i,怎会还有生活的常态?在升平时期,就有音乐娱乐。现在既无唱歌的声音,也无弹琴的声音。一切都成为荒凉,欢乐的声音没有,连哀恸的声音也止息了。一个繁华的城巿,现在已成为废墟的荒野。这是一幅战争毁坏的图画,令人凭吊时感到虚空而且悲哀。这是神公义的审判,祂的刑罚那么彻底,令人惊悸不已。

“我必使你成为净光的盘石,作晒网的地方,你不得再被建造,因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14节)

现在推罗成为一个荒岛,只有光秃秃的岩石,只可作晒网的地方。推罗是不再重建,在四、五节两节已经说明。

参考阿摩司书五章廿三节,可看出三节是照那语气所叙述的。九至十一节好像一首战歌(Strijdlied),是征服者之歌。在廿九章十七至廿一节的言词似应附加于此处(廿六7-14)。九至十一节似指内陆的城巿,现在应用于推罗的海岛城巿,也可在亚述王室的碑文中发现。以撒海登王(Esarhaddon)还特别描述怎样筑壕沟攻击推罗。15

15 W. Zimmerli, Ezekiel II, 37, Note 20.

 

(3)哀叹推罗城陷落的惨状(15-18节)

这段是以哀歌的形式,在十九章已经出现。哀歌大多是独立的,在别处有时先说明哀歌的缘起,如廿七章廿六至卅六节。在此处哀歌内描述实况,但并没有叙明因由,事实上在上文(1-14节)已经叙述,所以就直叙哀歌了。

哀歌的韵律在十五节已经可以辨认,但在十六节下才有明显的节奏:二比二,是以西结书所特有的。在整个的哀歌,是直接向推罗所发的,所以是在第二人称的阴性语调:“你”,因为城巿是阴性的。

“主耶和华对推罗如此说,在你中间行杀戮,受伤之人唉哼的时候,因你倾倒的响声,海岛岂不都震动么?”(15节)

有问语的方式,可参考卅八章十四节。描述推罗的灾难,可参阅卅一章十六节。“倾倒”一词是以西结常用的字,尤其论邦国的衰落,如十八节的倾覆,廿七章廿七节的“沉”字,卅一章十三节的“败落”,卅二章十节的“仆倒”。其它在以西结书之外,士师记十四章八节死倒的狮子,箴言廿九章十六节恶人的跌倒。

“震动”必指城墙,是在审判的过程中,可参阅廿七章廿八节,卅一章十六节,卅八章二十节。推罗的伤亡与哀痛,也必使远处的海岛震惊、震动?卅八章二十节这是普世的情形。

“那时靠海的君王必都下位,除去朝服,脱下花衣,披上战兢,坐在地上,时刻发抖,为你惊骇。”(16节)

靠海的君王可能是指远方海岛的首领,他们原与推罗有贸易的交往,听见推罗的毁灭,也都震惊万分,时刻发抖(参阅卅二10)。

他们下位除服,坐在地上,是举哀的举动(参约伯记二13)。两次重复脱除衣服,没有撕裂衣袍,但除去衣服,已经表明哀恸。他们的衣服是除去了,而“战兢”好似衣衫一般,丧服披上,是非常生动的表象言语。

下位脱除,也是神叫他们降卑,来承受审判。类似的用词在本章二十节,卅一章十五节起,卅二章十八节起。

“他们必为你作起哀歌说:你这有名之城,素为航海之人居住,在海上为最坚固的,平日你和居民,使一切住在那里的人无不惊恐,现在何竟毁灭了!”(17节)

这是典型的哀歌,是直接向这城发出的。“何竟”是在开端,如以赛亚书一章廿一节,十四章四、十二节;耶利米书五十章廿三节,五十一章四十一节;耶利米哀歌一章一节,二章一节,四章一节等。

“毁灭”一词,原意为“消失”。推罗城一经毁灭就消失了,使人们十分惊恐,推罗是有名之城。在海上坚立,因为航海频繁,贸易发达,可与埃及比美。她的威力足使各处畏惧,因为她的权力好似海运一段传遍各地,无往而不利,无战而不胜,“到处散布惊恐”。16

“如今在你这倾覆的日子,海岛都必战兢,海中的批岛见你归于无有,就都惊惶。”(18节)

如今已经是厄运当前,与荣华的过往,有非常尖锐的对比,所以远处的海岛看了之后惊恐不已,感到无限的惧怕而战抖不已。十八节下多少重复上一节,所以在七十士译本是省略的。

在这哀歌(15-18节),并无特殊的神学重点,只是重复叙述推罗的毁灭,引发众海岛的惊恐。但是这为耶和华公义的启示,使人们认识祂(614节)。

 

16 W. Zimmerli, op. cit., 31, textual note g.

 

(4)哀悼推罗堕落在阴间内(19-21节)

如果说十五至十八节是以历史的观点看推罗的审判,那么十九至廿一节可说是神学的见解论推罗的结局。他们会堕落到阴间(参阅廿八8,卅一1415-18及卅二17起)。以后埃及也会有同样的命运。

“主耶和华如此说,推罗阿,我使你变为荒凉,如无人居住的城邑,又使深水漫过你,大水淹没你。”(19节)

推罗一切所遭遇的,完全是耶和华的作为。这里神使这城经过战乱而毁灭,完全荒废,如像向来无人居住的地方。普日繁华的城巿如所多玛、蛾摩拉,在神降火焚烧之后,成为无人居住的废墟。

推罗也被深水大水淹没,成为深渊、荒原,甚至是阴间。这在用词上有神学的背景,表征死亡,如在创世记所描述的。

“那时我要叫你下入阴府,与古时的人一同在地的深处久已荒凉之地居住,使你不再有居民,我也要在活人之地显荣耀。”(20节)

耶和华要将推罗下入阴间,“阴间”原意为深坑,有时解为坟墓,是死亡之境界。古时的人是已经死去,不再被纪念,因为他们早已消逝,在世上已经绝迹。17这些已逝的人好似古时的废墟一般早已荒凉不堪。这是死人之地,没有生命的气息。

诗篇六十三篇十节“地底下”,八十六章十三节“极深的阴间”,一三九章十五节“深处”,以赛亚书四十四章廿三节:“地的深处”,耶利米哀歌三章五十五节:“深牢”,申命记卅二章廿二节:“极深的阴间”,这些都几乎是同义字,因为都有“深”字。本书卅二章廿二节“在坑中极深之处”,是专指坟墓的,所以都指死亡而言。

“活人之地”不仅在卅二章廿三至廿七、卅三节,也出现在其它书卷之中,如以赛亚书五十三章八节;耶利米书十一章十九节;诗篇廿七篇十三节,五十二章七节。“活人”加以冠词在以赛亚书卅八章十一节;诗篇一四二篇六节;约伯记廿八章十三节;多数字在诗篇一一六篇九节,也都译作“活人之地”。耶和华是生命的主,只在活人之地显荣耀。

在中译本小注:“在活人之地不再有荣耀。”在涵义中是否定的。有译作:“不得在活人之地。”或作“在活人之地不得再兴起。”这是七十士译本的用词。18

“我必叫你令人惊恐,不再存留于世。人虽寻找你,却永寻不见。这是主耶和华说的。”(21节)

这是神最后的审判,使人们看到都感到惊恐,因为毁灭是可怕的,多么惊人的警戒。本节第二句:“人虽寻找你,却永寻不见。”在七十士译本中是省略的。推罗不再存在,有类似的话在廿七章卅六节下及廿八章十九节下。这是最大令人惊恐的事。

综观本章内容,一至六节应为基本的经文,七至十四节为补充的,十五至十八节及十九至廿一节为解释以上的信息。自五八七年耶路撒冷陷落之后,推罗当时仍固若金汤,并无危险可言。但是先知秉承耶和华的命令,向推罗警告,他们的毁灭其实也只是时间问题。其实推罗围城的经验已经有了。日期可能在五七一年,就是在约雅敬二十七年,在四月二十六日之前。

列国为推罗致哀(15-18节),推罗已堕入阴间,还需假以时日,但先知已经预言这必有的事,最后的信息还在廿九章十七至廿一节。

 

17 E. Jenni, "Das Wort `olam im Alten Testament,"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che Wissenschaft, 64(1952, 53) 197-248; 65 (1953, 54) 1-35.

18 W. Zimmerli, op. cit, 32. Note d & e.

 

本章概要

先知预言推罗的毁灭。推罗是一个商业的城巿,商业有时的确引起道德的问题,是不能逃脱耶和华的审判。

耶和华审判祂自己的子民,不只是内里的,也是外在的。耶路撒冷的灾难,是历史的事实。城内的财宝焚毁,政治与商业的关系完全断绝。巴勒士坦世界整个的结构已经破坏了。在这灾难之中,神在说话,祂要邻邦都能看见神审判的公义的作为。

推罗仍在商业方面力图发展,似乎是无顾神明显的作为。耶路撒冷毁坏,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政治中心,是推罗曾差使臣去作商业的谈判(耶廿七)。现在她怎可完全不听神的声音,神圣洁的责罚已经来到。神的审判必每日发生,人心只为自身的利益打算,利欲熏心,不注意神的公义,是多么危险的事!

因此,神必向推罗宣布审判。神要向他们算帐,他们若不经意,就自趋灭亡之途。推罗之毁灭将带给远方的岛国惊恐的警告,谁也逃不过神公义的审判。这是本章内作者的用意。──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