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卅五章

 

五、以东与以色列(卅五1-卅六15

本段开始: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自卅五章一节至卅六章十五节,一气呵成。在分章方面,似应将卅六章十五节前,全部归并至卅五章。本段可分成两大部分,两次都由先知受命发预言,卅五章二节:“人子阿,你要面向西珥发预言攻击他。”卅六章一节:“人子阿,你要对以色列山发预言。”以色列山与西珥山遥遥相对,西珥山即以东,以东受审判,以色列就得救恩。

在第一部分,有三、十四节的传信者形式:主耶和华如此说。“因为……所以”也十分清楚(561011节)。认识的形式很分明: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4915节),在十二节稍为不同:你也必知道我耶和华听见了你的一切……

在第二部分(卅六1-15),向以色列山宣告救恩,文体没有那么分明,再分小段也比较困难。传信者形式很多,在二、三、四、五、六、七节。呼召的话在一、四节。先知受命在一、三、六节。“因为”在二、三、六节,“所以”在三、四、五、六、七节(中译本未全部译出)。在用语方面,与廿五章相似。

卅六章一至十一节,有救恩的原委,在本书中甚少这样的论述,神给予以色列山应许,为维护他们,不受外邦的讥刺。在十三至十五节仍有一样的应许,但是语气并不相同。在上文用第二人称的多数字,在此处则用单数。

圣经学者中有的认为卅六章不与卅五章相提,却兴第六章对照。1卅六章一节起,提到仇敌(2节),四围的外邦人(7节)。这些当然是指以东,因为有第五节。这样就可与卅五章连起来了,因为卅五章主要是论以东。外邦的审判,使以色列复兴,是先知一贯的想法,所以仍有相联之处。有关以东的预言,曾在廿五章十二至十四节。卅五章为什么不在廿五章之内呢?这就很难有所结论了。可能此处以东只是外邦的代表。外邦不受刑罚,以色列仍无安全,必得不着神的救恩,没有复兴而言。

本段的时间必在主前五八七年耶路撒冷败亡之后。耶路撒冷的近邻亚扪已不再成为威胁,现在的威胁是以东。当耶路撒冷败亡的时候,备受外邦的凌辱,在圣城仍有许多人民遗留,必受以东很多的压迫。卅六章八节暗示被掳的即将归回。照四章六节,四十年被掳的时期是否已经过去了呢?但是归回有好几批,有的归来较晚。可能此处所提的,是在所罗巴伯以后。

以西结强调地土的权益不仅在本段(卅六2),也在本书十一章十五节,卅三章廿四节。在本段卅五章十节也提说。

 

1 J. Herrmann, Ezekhielstudien, 1908, 36f.

 

(a)论以东受审判(卅五1-15

“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人子阿,你要面向西珥山发预言攻击他。”(卅五12

人子受命,面向……发预言攻击,在六章二节首先以这样方式,传讲审判的信息。

现在的对象是西珥山。西珥曾在廿五章八节出现,在此三节处第二、三、七、十五节反复提出。“西珥”原意为小树林。2也有“崎岖”的涵义,可说是岩石的荒原,崎岖难行。3西珥常是西珥山(创卅八8起;申一2,二1等),是以东人居住的山地。他们是以犹大毗邻的。所以以色列人常以此为患,必须除去这威胁。

照民数记廿四章十八节,以色列人曾取以东地为业,以东与西珥两个地名并用,是指一个地方。

“对他说,主耶和华如此说,西珥山哪,我与你为敌,必向你伸手攻击你,使你荒凉,令人惊骇。我必使你的城邑变为荒场,成为凄凉,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34节)

神以以东为敌,因为以东与以色列是敌对的关系,他们敌对以色列,就是敌对以色列的神。所以耶和华必施行审判。他们的主要罪恶,是霸占犹大而掳掠,趁火打劫,在耶路撒冷陷落时,大事抢夺。

以东地本来极其荒凉,只有少数城邑稍有繁荣。但现在神的刑罚临到他们,使他们更加遭灾,地土更加荒废,连城邑也变成荒场,可说是消失殆尽,令人惊骇,因为那么凄凉的景象,不堪设想。

犹大地变为荒场,是神的刑罚。现在同样的刑罚临到以东。荒场、凄凉,在六章六节首次出现。

“因为你永怀仇恨,在以色列人遭灾,罪孽到了尽头的时候,将他们交与刀剑。”(5节)

以东与以色列是长久的仇敌。他们曾因以色列家的地业荒凉而喜乐,这种幸灾乐祸的态度,为以色列人发指。(参考本章15节)

在以色列人遭灾难,就是神向他们施行刑罚的时候,可说是苦难到了尽头。“罪孽”原意为灾难。以东人趁机陷害以色列人,将他们交与刀剑。交与刀剑就是杀戮,在耶利米书十八章廿一节;诗篇六十三篇十一节。

俄巴底亚书十三节说明以东人的恶行:“我民遭灾的日子,你不当进他的城门。他们遭灾的日子,你不当瞪眼看着他们受苦。他们遭灾的日子,你不当伸手抢他们的财物。”这遭灾的日子,就是审判的日子,在本书廿一章三十、卅四节。

“所以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必使你遭遇流血的报应,罪必追赶你,你既不恨恶杀人流血,所以这罪必追赶你。”(6节)

现在神郑重的宣告以东的罪状。他们的罪是流人血的恶行。罪必追赶他们,这是创世记四章十节的描述,亚伯的血在地里都要说话申冤,该隐无论到那里,罪必追赶他,罪原意为血,血的追赶是可怕的。血仇报复是没有止尽的。创世记九章六节:“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这是一定有的报应。(可参考本书廿四78)。

“我必使西珥山荒凉,令人惊骇,来往经过的人,我必剪除。”(7节)

“荒凉令人惊骇”,在第三节已经提及,又在六章十四节,卅三章廿八节出现。

“剪除”在十四章十三、十七节,廿一章八节,廿五章十三节,廿九章八节。“来往经过的人”在卅三章廿八节(也可参阅十四15),以赛亚书卅四章十节,六十章十五节;耶利米书九章九、十一节;西番雅书三章六节。他们是见证人,在五章十四节与卅六章卅四节。来往的人被剪除是在出埃及记卅二章廿七节,撒迦利亚书七章十四节与九章八节。

“我必使西珥山满有被杀的人。被刀杀的,必倒在你小山和山谷,并一切的溪水中。我必使你永远荒凉,使你的城邑无人居住。你的民就知道我是耶和华。”(89节)

一个地方满有被杀的人,类似的语句也在九章七节,十一章六节,三十章十一节(也可参考卅二5起)。“倒在你小山……”似乎是加插的,因为改为第二人称的单数字“你”。

在此处原意本来是那些被刀杀的,倒在已死的人身上,尸体堆积起来,在小山、山谷及溪水中,表明死伤惨重,表明灾害之大,因为这是神对他们的审判。

九节可比较廿九章十二节及三十章七节。地永远荒凉,城邑已成荒场,怎么还有人居住呢?他们遭受这样的灾难,才会真正认识耶和华并祂的公义。

“因为你曾说,这二国这二邦必归于我,我必得为业。(其实耶和华仍在那里)。”(10节)

以东曾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这二国这二邦必归于我,二国与二邦是指以色列,因为以色列民分为二个邦国(参考卅七22)。以赛亚书八章十四节:“以色列两家”是指以色列北国与犹大南国。现在以东有这野心,要将以色列全部的地业归他。“我必得为业。”以东甚有把握可以并吞以色列全地。

其实以东犯了严重的错误,以色列地是耶和华的地土,以东岂可抢夺?在这地上,耶和华仍在那里(可参考四十八35)。照十一章,耶和华确曾离开耶路撒冷,但祂怎样舍弃?耶和华赐的地土是尊贵的,连挪移地界都不可(何五10)。当以色列人犯罪仍不知悔改,却认为地业仍是他们的,先知感到他们的错谬(十一15,卅三24)。但是如果外邦想来夺取地土,却是耶和华所不能容忍的,这是耶和华赐给雅各的(廿八25,卅七25),怎可遭外邦任意侵占?4

“所以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必照你的怒气,和你从仇恨中向他们所发的嫉妒待你。我审判你的时候,必将自己显明在他们中间。”(11节)

耶和华再严正地申明,祂要照以东对待以色列的报应,施行审判。当耶路撒冷败亡时,以东对以色列那种憎恨的怒气,原来积蓄的仇恨,以及嫉妒以色列蒙神赐福而有的兴盛,一起发作,尽泄忿的能事加以逼害(参阅俄10-14节)。神也这样向他们施报。

神以审判的方法来彰显祂的公义,向列邦是如此(卅八23),向以东也是这样,因为耶和华的公义,必在历史中显明出来。

“你也必知道我耶和华听见了你的一切毁谤,就是你攻击以色列山的话说,这些山荒凉,是归我们吞灭的。你们也用口向我夸大,增添与我反对的话,我都听见了。”(1213节)

以东第一句话在第十节,第二句话在此处十二节:“这些山荒凉,是归我们吞灭的。”这无疑是夸大的话,因为以色列山的荒凉,是神所施行的刑罚,以东那里有那么大的力量。他们几乎要取代神的地位,可说是罪大恶极。

“吞灭”一词有两种表象,一种是野兽的吞吃(廿九5,卅四5810),一种是火的吞灭(十五46及廿一37)。这都是指神的刑罚。

以色列山是在六章一至七节及卅六章一至十五节都有描述的。以东怎样毁谤,以色列山必永远屹立,因为有耶和华的保护。

“增添与我反对的话”,在七十士译本是删去的,这是亚兰文语句的口吻,表明以东的毁谤,简直是变本加厉,更加令人憎恨。

“我耶和华听见了……我都听见了。”两次提到神亲自听见,表明神多么留意人的行动,祂是公义的主,断不以有罪为无罪。

“主耶和华如此说,全地欢乐的时候,我必使你荒凉。你怎样因以色列家的地业荒凉而喜乐,我必照你所行的待你。西珥山哪,你和以东全地必都荒凉,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1415节)

“全地”大概不是指普世,因为以东荒凉的时候,许多国家仍在遭患难,受神的刑罚。普世的救恩还未来到。这里可能指以色列全地因复兴而欢乐。那正是以东荒凉,受重刑的危机中。

以东曾为以色列家的地业荒凉而幸灾乐祸。同样的情形必临到以东,因为西珥山全地都受刑罚。这是必有的报应,无可避免。可资参考的其它经文在俄巴底亚书十二至十三节。

论地业,除卅六章十二节外,都在四十至四十八章,那段有十三次提及。可见地业是多么重要。5

在荒凉中,以东才惊惧地承认,他们因此认识公义的神是耶和华。

 

2 L. Koehler and W. Baumgartner, Lexicon in Veteris Testamenti Libras, 1953.

3 P. Haupt, "Die Schlacht von Jaanach" in Studien zur Semitischen Philologie und Religionsgeschichte Julius Wellhausen zum Siebzigsten Geburtstag, 1914. 211.

4 参阅何西阿书四至六章,A. Alt, "Hosea 4:8-6:6, Ein Krieg und seine Folgen in prophetischer Beleugchung" in Kleine Schriften zur Geschichte des Volkes Israel 2, 1953, 177, note 1.

5 G. von Rad, "The Promised Land and Yahweh's Land in the Hexateuch, in The Problem of the Hexateuch and Other Essays, tr. E.W. Trueman Dicken, 1966. 79-96.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