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卅八章

 

九、最后争战末事(卅八-卅九)

第卅八章至卅九章可谓一个单元,因为首先就有引言的方式开始: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卅八1),中间似乎没有任何结语,一气呵成。这是论末事的情况,最后的仇敌还要争战攻击。早期先知多以北方的仇敌为以色列民最大的威胁。在耶利米书中(四6-17),仇敌来自北方,要毁灭列国,凶猛如狮子,如风云般驰来。耶利米书第六章,北方来的毁坏的力量尤其可怕,来得非常迅速。他们非常凶暴,是北方列国的众族(耶一15)。其它先知认为这是耶和华的日子来到时的恐惧(番一14-18),北方来的大恶(珥二20)。

这两章经文所说的预言尚未应验,北方来的仇敌,对复兴的以色列,仍是极大的威胁。但是耶和华必干预,导致以色列极大的胜利。

在这里先知曾四次受命说话(卅八214,卅九117),因此可分为四段:卅八章二至十三、十四至廿三节,卅九章一至十六、十七至廿九节。前三段专对歌革预言(卅八314,卅九1)。最后一段是对动物预言,鸟类与野兽应聚集在以色列上献大祭之地(卅九17)。

在第一段,两次有传信者形式(310节),可分为两小段:三至九节,十至十三节。首先耶和华向歌革挑战,然后分析歌革罪恶的意图,两次提说他们的话(1113节)。歌革想攻击以色列山,为来掠夺以色列的财物。

在第二段,也有两次用传信者形式(1417节),也同样可有两分段:十四至十六节,十七至廿三节。第二分段语气较为激烈,以色列受歌革的攻击十分严重,是神非常忿怒,必须干预,使歌革一定战败。神必显为大,显为圣。

在第三段,神应许将在以色列山上战败歌革。在文体方面,与卅八章二至九节相似。再以以色列山为中心(二4与卅八8)。第五节:“我曾说过”,可告一小段落。在第二分段(6-16节),再叙述歌革战败的惨状,尤其自九至十节,歌革的武器全部毁坏,十一至十六节惨重的丧亡,以及埋葬后洁净全地。

在第四段,战场成为大祭的地方,鸟兽可来吞吃尸体的肉。这些也可说是论歌革,提到最后的结局,耶和华最后审判外邦的结果。卅九章廿五节又有传信者形式,开始本段中第二部分,最后以神的救恩作结,以色列民的更新,因有神的灵浇灌在他们身上。

卅八章与卅九章的预言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传讲的呢?一般来说是在被掳的时候,在被掳之地先知以西结所论述的。1但是由于“歌革”其名,引起不同之猜测。有人认为歌革是埃及受波斯宫廷中官员歌革的攻击。“罗施”不是人名或地名,原意为“首领”(卅八2,卅九1),米设士巴又与雅完相提并论(廿七13),应为希腊地区,歌革就代表希腊。这样说法,就将日期定为第五世纪,是在以西结之后。不属以西结本书。2类似的主张却有另一种解释,认为“玛各”是马其顿的笔误,在经文评鉴上应予纠正。3这样说仍是希腊。

但是从文体方面分析,卅八章与卅九章是与以西结书其余部分极为相似。在引言有耶和华的话,向地方或人物发言,也出现在十三章十七节及廿九章二节。“以色列的山”多次提说,“军队”一词也在十二章十四节及十七章廿一节。以西结书的散文体裁很出色,这里卅八章及卅九章也有这特色。“我曾说过”(卅九5),类似的说法在廿三章卅四节,廿六章五节,廿八章十节。

文体之外,还有内容,也未必在以西结时代之后。例如以西结书廿三章应溯源于耶利米书三章六节起。耶利米提到北方来的威胁。以赛亚强调耶和华争胜在圣地,都影响以西结。

本书卅二章十七节起,提起以拦、米设与士巴,在米所波大米的世界,是与亚述成为三大劲敌。这里再提到米设士巴,就应算为同时代,即以西结时代的世局。也许这是在波斯征服巴比伦之前。卅八章八节正反映那时的情况,可见时间不会在希腊的时代。

有两个问题似乎必须注意的。在以西结书中,耶和华的审判还未临到巴比伦。这里歌革是否就是隐秘地指巴比伦呢?耶利米书所提的北方应是巴比伦,那么这是在以西结工作的后期,巴比伦的败亡在望,以色列因此可以归回,得着复兴。

另一个问题,这些预言如果是末事的,是否遥指将来?北方的威胁只是一个说法,未必专指巴比伦,可能还要指向更遥远的将来,甚至包括希腊。那是要过了多日,甚至到末后的年(卅八8)。

这样说来,卅八章至卅九章不一定与卅三至卅七章的复兴连续的,也不与四十至四十八章连在一起。这是额外的,末事的,加插在这里只说明末后的战争,在以色列复兴之前。以色列在波斯时代得以复兴,以后还再有复兴。以色列复兴,都是末事的说明。

 

1 W. Zimmerli, Ezekiel II, 302 引述以下之经学家 Ewald, Hitzig, Smend, Haevernick, Bertholet, Kraetzschmar.

2 J. Herrmann, Ezechiel studien, 1908. G. Ho/lscher, Hesekiel, der Dichter und das Buch 1924; Drei Erdkarten; ein Beitrag zur Erdkenntnis des hebraischen Altertums. 1949, 54; C.C. Torrey, Pseudo-Ezekiel and the Original Prophecy, 1930, 96, note 37.

3 A. vanden Born, "E!tudes sur quelques toponymes bibliques," oudtestamentische Studien, 10 (1954) 197-214, esp. 197-201 ("Le pays du Magog").

 

(a)歌革玛各的毁灭(卅八1-卅九20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阿,你要面向玛各地的歌革,就是罗施、米设、土巴的王,发预言攻击他说:”(卅八12

先知受命向玛各地的歌革说预言。“玛各”在卅八章二节与卅九章六节提说,照创世记十章二节(代上一5),玛各是雅弗的儿子。长子为歌蔑,是与歌革联盟,是陀迦玛之父(创十3),也是联盟(卅八6)。玛各与歌革相提并论,有音韵之美,也是有紧密的关系。歌革为玛各之代表。4有人认为这就是巴比伦的别名。5但是亚甲文的“歌革”在语文上仍为不同,甚难解释。有的以为是两个字拼凑而成的:Magog=Manda and Gog Manda 是北方的野蛮民族。6

歌革是来自北方的极处(卅九2)很有力的首领(“罗施”的字义),与他同盟的也都是在北方的极处(卅八6)。耶利米十分强调北方的仇敌(四-六)。在本章(卅八),从北方率领许多国的民,可见歌革声势的庞大(14节)。耶利米必指巴比伦,甚至约雅斤王也知道耶利米的预言所指:“巴比伦王必来毁灭这地,使这地上绝了人民牲畜。”(耶卅六29)有的学者认为这北方来的威胁,可能指西古提人。7也有认为是指玛代人。8

在卅八章八节及卅九章二、四、十七节以色列的山,就与耶利米的信息不同,却像以赛亚的预言,因为后者也常提,但重点不同。以赛亚书十四章廿四节,“在我山上”所践踏的亚述人。神住在这山上。以西结论以色列的山,是人民居住的地方。在圣山敌人必被毁灭,这是以赛亚的锡安神学,锡安是神的山,必有保护。所以在卅九章九节起,敌人的武器必会毁坏,可见在神的山上必有胜利。以西结一定也受以赛亚这样的影响。

这些仍未说明歌革究竟是那族人,还有什么渊源?在历代志上五章四节,歌革是流便一族的、约珥的孙子。民数记廿四章七节的亚甲,在七十士译本译为歌革。阿摩司书七章一节的“蝗虫”可作歌革。9歌革与苏美里亚文为黑暗(gu{g),可谓黑暗的化身。10根据亚玛挪信件(Armarna Letter I.38),有一个地方称为gago,近亚美利亚的边境。在赫人的文字,歌革是指野蛮人。11也有认为在亚述北部有一地区称为ga^gs,是在亚述巴比伦年表中列出。12

歌革在此处是一个首领的名字,是一个城巿的王 ga^gu在叙利亚北部山地好战的人民领袖。13罗施如当作地名,应为他鲁(Taurus)北部,称为罗克萨拉尼(Roxalani),即以后的俄罗斯(Russians)。14

歌革是米设士巴的王,米设与士巴是在廿七章十三节为推罗贸易的伙伴。在卅二章廿六节为十分凶残的国家。耶利米提到北方来的仇敌,却未提出名称。看来北方应在米所波大米平原,根据卅二章,应为亚述以拦,可能也应包括西古提人,他们都来自山地。照耶利米书五十章起,也应包括玛代。

如果“罗施”是首领,而“王”也是君王或首领,所以“罗施”与“王”连在一起,就可译为“首席领袖”(Chief Prince)。在北方有这联盟,有许多小国,在这集团的组织,那歌革是首席领袖。

“主耶和华如此说,罗施、米设、土巴的王歌革阿,我与你为敌。”(3节)

先有传信者形式,再有挑战者形式:“我与你为敌”,神的行动已经宣告了。这是神刑罚的行为(五8,十三8起、20)。祂的行为是没有拯救的目的。神对那些与以色为仇的,必当作仇敌,不必加以辩明。有关救恩的信息,在卅六章九节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这是末事的预言,因为历史在最后的阶段,必有敌挡神的,也是敌挡神选民的,起来作最后的挣扎,想摆脱神公义的刑罚。当他们无法逃避审判,就不惜孤注一掷,联络所有的叛逆者,作殊死的一战。

“我必用岸l岫礂A的颊,调转你,将你和你的军兵、马匹、马兵,带出来,都披挂整齐,成了大队,有大小盾牌,各拿刀剑。”(4节)

耶和华先将歌革带出来,容他作一些可怕的事。但是描述的,好像将野兽带出来,是用明岫磲滿A这样就限制他的行动,参考十九章四节及廿九章四节。

调转他,看他是否真的对付巴比伦,15或是只是将他带回来,不许他再有什么行动。所以歌革虽是恶势力,却仍在耶和华的权下,不得恣意蠢动。

歌革出来的时候,是有马匹马兵(廿三612),全副武装(廿三12),成了大队(十七17及廿六7及卅二3)。

他们有大小盾牌,是防守的,刀剑是攻击的,为的应战,因为他们正从事极大的战争。

“波斯人、古实人,和弗人,各拿盾牌,头上戴盔。”(5节)

波斯人也许是积极从事战争的,但古实与弗人都不是来自北方的,是否雇用的兵,或称雇兵呢?但是他们俨然以战士自居,披备军装武器。他们是属于“这许多国的民”(6节),一同与歌革的军队前来,准备在大战中来施行攻击与掠夺。

古实为埃提阿伯,或衣匹比亚。弗人是彼底亚人(廿七10),他们都在南方,不是来自北方的。北方的是在下一节。

“歌篾人和他的军队,北方极处的陀迦玛族和他的军队,这许多国的民都同着你。”(6节)

歌革的两个联盟国,是歌蔑与陀迦玛,都来自北方的亚美尼亚山区的地方。在廿七章十四节,陀迦玛是推罗贸易的伙伴,在雅完、土巴、米设之后。他们用战马与骡子来交换推罗的货物。照创世记十章三节(代上一6),陀迦玛是歌蔑的儿子,为雅弗的后裔。歌蔑在希腊文学中为阴间的入口,没有阳光照耀,是幽暗之地。16照亚甲文年刊记载,在八世纪末,他们自北方攻击亚美里亚的王国,在第七世纪,遭西古提人从北方攻击。吕底亚的吉家(Gyges)是当时的首领,这吉家可能就是歌革,以后终于阵亡,吕底亚就服在玛代的权下。17

“北方极处”究竟是指何处?本书并未交代,那是无人知晓的罪恶渊薮,是仇敌的巢穴(耶四6,六1)。在以赛亚书十四章十三节,是神宝座的所在,诗篇四十八篇二节:钖安山大君王的城,在北面居高华美,神是住在北方,是神秘之处。

“那聚集到你这里的各队,都当准备。你自己也要准备,作他们的大帅。”(7节)

这些许多国的民都等候呼唤,他们可以立即聚集在歌革那里,他们随时准备。你歌革也要准备好,作他们的大帅。“大帅”这样译法难免有些夸大,原意只为侍·,为他们服务,并非统帅他们。在七十士译本,“他们”作“我”,即歌革在神的管治之下,一切所作的,非但无法敌挡神,反而供神利用,成就神的目的。歌革实际在神的支配之下,成就神在历史中的作为。这往往是以色列的信念,知道神在统管万有,人无论如何聪明勇敢,仍拗不过神的旨意,因为世界的历史是救恩历史,神在历史中要达成救恩的目的。

“过了多日,你必被差派。到末后之年,你必来到脱离刀剑从列国收回之地,到以色列常久荒凉的山上。但那从列国中招聚出来的,必在其上安然居住。”(8节) 

过了多日,这到末后之年,在卅八章十六节有类似的话:“末后的日子”。这是末事,弥赛亚国度即将来临,凡信实忠心的必得赏赐。“末后的日子”共有十四次出现在先知的著作中,有十次是在被掳之前,但是末事的用词,与耶和华的日子相联。此处以西结所提说的,有新的意义,着重在外邦的败亡与以色列的救恩。

在这末事的意识中,时间与事件是十分重要的转变。“过了多日”就直接了当指向将要发生的事。“末后之年”在此处几乎是同义的用词,表明最后的结局指日可望了,于是将要发生的事终于成为事实。

那些曾被刀剑所杀的人(卅七章),竟然复活兴起。那时未受刀剑之害的,必可脱离刀剑。甚至原被刀剑所杀的,现在再不受威胁。以色列地早就丧失在外邦手中,现在可以收回。原被分散的民,现在都被招聚出来。于是这大批以色列人得以归回。

以色列早以成为长久荒凉的山,因为人民被掳四散,没有人居住,成为荒凉,而且已经许久了。这是以色列山的羞辱(卅六24起)。但是现在人民都归来了。以色列山不再荒凉,而成为十分兴盛的地方。那些归回的以色列人必在其上安然居住。“安然居住”在廿八章廿六节,卅四章廿五、廿七节起提说,这是救恩的实际经验。

这是历史的前景,伸张到遥远的将来,但是从属灵的远见,那并不遥远,甚至迅即来到。这是有事实的证明,因为歌革已与多国的民,如暴风上来,好似密云遮盖,这战争的风云带来可怕的讯息,因为杀戳即将发生,毁灭的事接踵而至,但是以色列复兴的末事也就更加近了。

“你和你的军队,并同着你许多国的民,必如暴风上来,如密云遮盖地面。”(9节)

歌革已逐渐趋近,如暴风狂雨,遮盖地面,军队之多如密云一般,来势NN。这正如耶利米书四章十三节所描述的:“看哪,仇敌必如云上来,他的战车如旋风,他的马匹比鹰更快,我们有祸了,我们败落了。”暴风也出现在以赛亚书十章三节:“到降罚的日子,有灾祸(原意为暴风)从远方临到。”暴风必将灾祸带来。18

许多国的民,在六节已经提说,这些都是北方来的仇敌,除耶利米提说,以赛亚也提起(五26-29)他们前来侵犯,若没有神的许可,是无能为力的。可见神的许可有祂在历史中的目的(参考17节)。

有的解经家将卅九章一至二十节,插在此处,至卅九章二十节之后,才有卅八章十节起的经文。19但这样安排有无必要,仍无结论可言。如果照着原来的排列,经义上没有差别,就不必任意转换。

卅八章十至十三节,可解释第二节先知发言攻击的原因。歌革侵犯以色列,已经在以色列复兴之后,他们攻击以色列这圣约之民,主要是反对圣约之神耶和华。他们这样敌挡,必惹耶和华的忿怒。

“主耶和华如此说,到那时你心必起意念,图谋恶计。”(10节)

以传信者形式开始,为另一分段,以补充上段(1-9节)的话。“到那时”,在那日,歌革又蠢蠢欲动,再来侵犯以色列的山。他们的动机是十分明显的,因为看见以色列蒙拯救,知道自己的时候无多,所以再作一番困兽的挣扎。他们以为以色列人既已安居,似乎不再有防御,无心应战,是最好侵略的机会,所以他们图谋的是恶计,蓄意陷害以色列。

“说,我要上那无城墙的乡村,我要到那安静的民那里,他们都没有城墙,无门无闩,安然居住。”(11节)

歌革的恶计,是趁以色列人不防御时攻击。那时以色列人已经归回,人口众多,到处有人满之患,也是一片兴盛的情况,所以城巿不能有墙来局限,连城巿也成为无城墙的乡村(除斯九19外,还有亚二8也这样强调)。这些归回的人不再建造城墙,好似尼希米在日后的努力,因为他们相信神保护他们,所给予的应许,所以这时间大约在主前五二○年,就是撒迦利亚书二章五至九节第三异象所领会的,耶和华自己成为火墙,给他们保护。但是在表面看来,好似没有防御。

以色列是那安静的民,“安静”一词在十六章四十二、四十九节安静或安逸,涵义并不完全相同。以色列本来不是好战的民,他们爱好和平,不想再与外邦争战。歌革就以为可以乘虚而入。

以色列人已经从被掳之地归回,安然居住,不必再防备被掠夺的事,但是安全与和平,仍是被歌革破坏。

“我去要抢财为掳物,夺货为掠物,反手攻击那从前荒凉,现在有人居住之地,又攻击那住世界中间,从列国招聚,得了牲畜财货的民。”(12节)

歌革侵犯以色列的目的在于掠夺。这里再描述以色列是怎样不设防务的地方(8节)。以色列山曾一度长久荒凉,但现在再重建,有许多人口居住(卅六1033)。人民已经从列国被招聚回来。但本节比第八节还有更多的叙述,因为以色列回来时,有许多牲畜财货。在卅四章廿五节起与卅六章七节起,以色列地有神赐予新的福分,他们不再有经济的匮乏了。

这里没有提以色列的山,却说“世界中间”,直译是世界的肚脐,表明是在世界中心微凸的高阜。在本书五章五节论耶路撒冷:安置在列邦之中,列国都在他的四围。此处是强调以色列在世界的地理位置。在士师记九章卅七节,亚比米勒的军队来攻击示剑,是从高处下来。“高处”正可译作世界的肚脐。在示剑近处有基利心山,正是中心地带。20

在世界中间,中间或译为肚脐,在语文方面可作“他怕”,因为语音相近(肚脐为Tabor)。21希腊的思想也有肚脐为四围广宽之地的说法。22犹太信徒还将亚当的说法与各各他的关系,从伊甸乐园至摩利亚山,再到锡安山似都有连贯性。23但是此处不提耶路撒冷,但其实是指这地。在四十至四十八章圣殿的山是屡次论述。歌革要在世界的中心作战,是有决定性的意义。

“示巴人、底但人、他施的客商,和其间的少壮狮子,都必问你说,你来要抢财为掳物么?你聚集军队要夺货为掠物么?要夺取金银,掳去牲畜财货么?要抢夺许多财宝为掳物么?”(13节)

贸易的国家有示巴(廿七22)、底但(廿五13,廿七21)、他施(廿七12),以及客商,都是廿七章的重复。

“少壮狮子”在此处似不大适合,除非着重那些商人如狮子那样凶猛地抓食谋利。七十士译本译作“村庄”,指他施和村庄的客商,似乎较易解释。

这些商人认为,如果歌革真可掠夺许多财货,必有助于他们的贸易,所以他们反复询问,目的在于利益。这里重复的问题中,有许多用词有同样字根的,有谐意的,确有文体之美。

“人子阿,你要因此发预言,对歌革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到我民以色列安然居住之日,你岂不知道么?”(14节)

从十四至廿三节,可有二段清楚的分法。“主耶和华如此说”这传信者形式在此处及十七节,可见十七节起为另一分段。

在第一分段(14-16节),多以分析的方法,再看歌革攻击的事。两次提及我民以色列(1416节),又有我的地(16节)。

歌革在以色列归回之后安然居住的环境中来进犯,是令人愤慨的事,这岂不是歌革自己知道的么?既然知道,又故意犯罪,他们是无法否认与推诿的了。

“你必从本地,从北方的极处,率领许多国的民来,都骑着马,乃一大队极多的军兵。”(15节)

这里都是重复第四、五节的话。这不是一国的侵略,是北方的仇敌,联合来攻打,纠合大众,是罪恶的计划,企图大事掠夺。

“歌革阿,你必上来攻击我的民以色列,如密云遮盖地面,末后的日子,我必带你来攻击我的地,到我在外邦人眼前,在你身上显为圣的时候,好叫他们认识我。”(16节)

先重复第九节,侵略的军队已云集,攻击以色列。“末后的日子”比“末后之年”在先知的文学中较为普遍提到末事。神许可歌革来攻击以色列,看来好似是神将他们带来攻击。耶和华怎会容让他们来攻击祂的地、祂的民呢?这里就说出神的目的。神要藉着审判歌革,而使普世列国万民,都认识神的公义,祂的公义是圣洁,如火一般会烧毁一切的罪恶污秽,在歌革身上的审判,使神显为圣洁。

参考的经文在二十章四十一节,廿八章廿五节,卅六章廿三节以及卅九章廿七节。神的圣洁,在保护祂的民、祂的地,在廿八章廿二节就说明,西顿受审判,是神显为圣的目的。

这里首次提到,审判将临到歌革,临到北方极处的诸国。在外邦的审判,似都集中在歌革。这是最大也是最后的恶计,是罪恶势力的总和,最后敌挡耶和华的行为,最后攻击耶和华的民、耶和华的地方举动。神非但不加阻止,好似容让他们,且带他们来,但是后果是他们自行负责的,无可推诿。

“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在古时藉我的仆人以色列的先知所说的,就是你么?当日他们多年预言我必带你来攻击以色列人。”(17节)

歌革来攻击以色列,是以色列必须面对的最后仇敌。先知们早有预言,而这些预言现在就应验了。“我的仆人以色列的先知”只在以西结书有这样的称呼。列王记下九章七节及十七章十三节有这样的称谓:“我仆人众先知”,没有提以色列的先知。耶利米书屡次说:“我从早起来,差遣我仆人众先知”(廿六5,廿九19,卅五15,四十四4)。“从前的先知”(亚一4),就是这里所说的“古时”。可见这是耶和华长久的心意,祂一直藉着众先知将审判的事警告世人,促他们尽早悔改,归向耶和华。耶利米(四5-26)、西番雅(一14-18)一直警告敌人侵略的罪恶,虽然没有指出敌人是谁。他们不能称是古时的先知,“古时”若译为“先前”可能更清楚说明,甚至在以西结书也有较早的预言,在十六章、廿三章及卅四章。

多年的预言,现在已实际地应验在歌革,歌革应该明白,若不及时悔改,停止攻击以色列,就必遭神公义的审判。

“主耶和华说,歌革上来攻击以色列地的时候,我的怒气要从鼻孔里发出。”(18节)

“当那日”在原文中是在前端,中译本只用“……的时候”,就没有那么有力。这日是攻击以色列地的日子,以色列山在卅八章常用,但此处提以色列地,这两者应有同样的意义。

现在耶和华不能再容忍,祂的发怒,以一种拟人说法,好像人一般有热气从鼻孔里发出,七十士译本为避免这样说法,就省略“从鼻孔里”,只说,“我的怒气必定发出。”或作“我在震怒中大发雷霆。”

“我发愤恨和烈怒如火说,那日在以色列地必有大震动。”(19节)

愤恨与烈怒常连在一起。愤恨也可译作嫉妒,曾在卅五章十一节对以东的愤恨与烈怒,烈怒的火在廿一章卅六节,廿二章廿一、卅一节都曾提说。耶和华乃是烈火,要烧毁一切的罪污。

这是神在烈怒中宣告,在“那日”,必有地震要发生,使先知震惊(十二18),使死人的骸骨互相联络(卅七7),地震的时候,耶和华必然显露,可说是可怕的景象,显明耶和华的大能。

这是震动的响声,是推罗侵略者的扰乱(廿六1015),是推罗倾覆的声音(廿七28),是大树坠落的响声(卅一16)。这里描写震动的声音是使大地改变,是神的干预。例如尼罗河会干涸(卅二7起),星宿都会变为昏暗。城墙倒塌,海浪激冲推罗的岛(廿六319)。推罗的船只也都打破了(廿七26)。地震的事往往是末事的情景(珥二10,三3起,四15)。24在本书第七章描述耶和华的日子也是这样。被掳归来之后,先知哈该还传末事的预言,因为耶和华施行救恩,地必大为震动(该二621),耶利米书四章廿三至廿六节以及阿摩司书一章一节都提地震以及必有的后果。25

“甚至海中的鱼,天空的鸟,田野的兽,并地上的一切昆虫,和其上的众人,因见我的面就都震动。山岭必崩裂,陡岩必塌陷,墙垣都必坍倒。”(20节)

在历史的审判事件,会影响自然界一切的生态,一切动物都会惊惧,所有的万物都受影响。26耶和华日子宣告后一切都失常态,是以赛亚书二章十二至十七节所描述的。“见我的面”也可译作“在我面前”,在耶和华审判官面前,谁也站立不住,什么也无法不受惊动。这耶和华的日子,必有末日的战争,人会何等的惧怕,尤其是歌革的军队更受惊非常。在廿六章十六节:他们都在惊骇中发抖。正如士师记七章廿二节描述基甸攻打米甸人的情况。27城外的山岭与岩石全都崩裂塌陷,城内的墙垣,或是城墙或是居屋的墙也都倒塌。神的审判将一切毁坏得那么彻底。

“主耶和华说,我必命我的诸山发刀剑来攻击歌革,人都要用刀剑杀害弟兄。”(21节)

在诸山之上,耶和华坐着为王。祂是审判的神,祂甚至发动自然界一切起来攻击这敌人歌革。诸山怎能发刀剑呢?可能使诸山倒下,执行杀戮的事,山崩必使灾害临到多人,使他们死亡灭绝。

在天灾之外,还有人祸。人们彼此残杀,弟兄间也有杀戮的事。

“我必用瘟疫和流血的事刑罚他,我也必将暴雨、大雹与火,并硫磺降与他和他的军队,并他所率领的众民。”(22节)

瘟疫与流血是战争的特征,可在五章十七节及廿八章廿三节有清楚的解释。自然的现象加祸患给他们。有暴雨、大雹与火。在别处提到冰雹(赛廿八217及该二17)。大雹只有在此处提及,在旧约中没有别处用这字。

这里还提硫磺,那是灭所多玛、蛾摩拉的审判(创廿九214及赛卅33)。现在这一切都为刑罚歌革与他的军兵,他们在神的审判之下。

“我必显为大、显为圣,在多国人的眼前显现,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23节)

耶和华的目的是要普世的人都认识祂。这里有三个动词,都说明神自己的行动(Reflexive verbs):高k(显为大),成圣(显为圣),启示(显现)。显为大是祂要在万有之上,因为祂本来就是超越的神。“显为圣”在十六节已经提到,祂是神,自行成圣,也使属祂的人分别为圣。显现是将自己启示出来,好使人们认识。

神必得胜北方的仇敌歌革,因为祂必保护以色列地与以色列民。以色列没有城墙,却蒙神的保护。歌革的墙垣却倒塌,他们完全败亡,神可用历史的因素,击杀祂的仇敌,祂甚至也用自然界的一切,成为审判的工具,刑罚罪恶的列邦。神是轻慢不得的,何况祂是超越大能的神,祂向世人显现,无人可以漠视祂的公义。──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