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四十章

 

第四部 论新圣殿与新境地(四十-四十八)

本书四十至四十八章,是先知记载十分重要的异象,正如八至十一章的异象,有类似的经验。二者都是先知由被掳之地被提到耶路撒冷,进到圣殿之内。但八至十一章耶和华的荣耀将离开这污秽罪恶的旧圣所。现在(四十起)耶和华的荣耀再回来,进入洁净的新圣所。新的圣殿才真正成为以色列民族复兴的象征,将一切都更新了。

在八至十一章,先知在经历异象之后,又再回到被掳之地(参阅一-三)。但在四十至四十八章,并未记载先知再归来。在八至十一章,先知的记述似有连续性。但在四十至四十八章,记述的都是静态,似为五经中法典的规条。这里也是条例与方案。

在本段的开端,集中在圣殿的描绘。四十至四十二章记述圣殿的面积及范围,然后再列祭坛的细则,奉献礼的仪式种种(四十三)。东边的外门特别指出,因为耶和华的荣耀从那里进入,以后东门必须关闭(四十四1-3)。接着记述利未人与祭司生活与工作的条例(四十四4-27),他们的产(四十四28-31)。在四十五章论圣地与王产,以及献祭的条例。四十六章再论献祭,王家与一般百姓。王家产业与祭司住所再经提及。

最后两章有更辽阔的视野。水流从圣殿流出,水流渐涨,汇成巨流,引向河岸的遍处,到山谷平原(四十七1-12)。地的四界一一列出(13-20节)。再以支派的分布,叙述地界之分配(四十七21-四十八29)作结,成为本书之尾声。最后的信息,是这圣城的名字:耶和华的所在(四十八34)。

有关新圣殿的建设,在卅七章廿六至廿八节曾经提及:“在他们中间设立我的圣所,直到永远。”又加上圣约的条款:“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在二十章卅二节起,神已经应许新的“出埃及”,他们从被掳之地归回,就有新的崇拜:“在我的圣山,就是以色列高度的山”(40节)。神要悦纳他们的供物与圣物。于是在四十四章三十节至四十五章十七节再详细论述。可见新圣殿是神对以色列应许,应许他们的复兴。

在四十至四十八章,许多条例都是以劝勉的方式,不是命令的语气。他们以欢悦的心展望神应许的实现。这些复兴的应许是整体的,计划也必须完整、全备,为支取神的恩典。

四十至四十八章是否一气呵成,还是陆续修正与增删?有不同的说法,但是复兴信息的内容是一贯的。

 

新圣殿的异象(四十1-四十二20

新的圣殿有建造的必要,因为旧的圣殿,就是所罗门所建的,已经被巴比伦焚毁了。在重建之前,必须从量度作起。所以四十章开端不仅有固定的日期,也有确实在步骤。在量度的过程中,先知受命,先量东门(6-16节),然后进内院(19节),转去量北门(20-23节),再量南门(24-27节)。从南门的内院(28-31节),出到东门的内院(32-34节),又转向北门的内院(35-37节)。最后在祭坛以及廊子量度(4749节)。

四十一章是与四十章不分开的,因为前一章量度廊子,接着内殿与圣所(四十一1-3)。在量度中先知在缄默着,勤快地作,由那人陪伴着,他才是主角,先知不过是协助的,在量度的工作程序中,行动可分为两种。首先那人完全站在领导的地位,如先知说:“他带我……”(四十1728323538,四十1,四十一1)。然后那人带着先知,一边量度,一边也作十分简短的介绍,如他对先知说:这是至圣所,要先知明白量的中心在此处,应予特别的注意。

量度的工作不是只交给先知来做,多次提说他量(四十5689111319232728434748,四十一1-4)。量度以名词的方式出现,也有十次之多。阶梯廊柱只作简单的量度,至于门饰及窗户似乎不加注意,量度东门特别仔细,其它五门都照规矩来量,且以东门为标准。

量度的似乎只是平面的,围墙的高度只在四十章五节提及,有的将长度与幅度同时记载。这与一般察不同,譬如诗篇四十八篇十三节起,朝圣者细察圣殿,数点城楼,看外郭与宫殿,是立体的。再注意列王记上六章起,提及建筑材料及内部装修,描述中似也未曾注意建筑物的高度。

将四十章与第八章比较,也殊为不同。第八章提起四件罪恶。但在此处“四”消失了,以“三”来取代:三个门,到圣殿有三个台阶,殿内分三部分。然后重点在“七”,有七重的房屋结构,三的倍数为六,其中之一应为中心,在六个并分,各有三,主为中心。这好似一周六日,至第七日作为圣日(创一1-4上)。

另一数字似为重要,即二十五,因二十五为五十之半。五十的倍数为一百,屡次量为五十肘,一百肘。最后描述的圣地,都为二万五千肘,在象征的意义上是平衡与完全。

在列王记上七章二节,所罗门建造利巴嫩林宫,有一百肘长,五十肘宽。都是与数字倍数有关。四十章开端既提二十五年,可能是在期待禧年的来临,确是十分有兴味的,值得研究。

圣殿需要重建,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重建的样式,是否应恢复原状,还是有任何改动?这对以色列人来说,实在很重要。其实真正的重点,不再在外表的圣殿,根据本书卅六章廿六节(十一19),以色列的复兴,在于耶和华所应许的福,就是赐下新的心灵。新的圣殿不可再有以前旧圣殿那种偏邪与污秽。可见重点虽在属灵方面,物质的与礼仪的并不忽略。以后圣殿重建,却不是以西结的异象中样式。

可见圣殿的异象,是在属灵方面,人必须悔改,在心灵中更换一新,才是敬拜的所在,敬拜真正的结构及基础完全在于心灵,这可能是四十章起真理的重点。

大多认为四十至四十二章可靠的资料,应在四十章一至卅七、四十七至四十九节,四十一章一至四节,四十二章十五至二十节,其它只能算是出于编辑者的手。但是这些全在正文中,读来更易明白,保持现有的经文形式,岂不读来更感兴味。

 

一、圣殿的量度(四十-四十二20

        (a) 引言(四十1-4{\LinkToBook:TopicID=287,Name=(a) 引言(四十1-4}

        (b) 东门(四十5-16{\LinkToBook:TopicID=288,Name=(b) 東門(四十5-16}

        (c) 外院(四十17-19{\LinkToBook:TopicID=289,Name=(c) 外院(四十17-19}

        (d) 北门(四十20-23{\LinkToBook:TopicID=290,Name=(d) 北門(四十20-23}

        (e) 南门(四十24-27{\LinkToBook:TopicID=291,Name=(e) 南門(四十24-27}

        (f) 内院(四十28-37{\LinkToBook:TopicID=292,Name=(f) 內院(四十28-37}

        (g) 献祭在内院(四十38-43{\LinkToBook:TopicID=293,Name=(g) 獻祭在內院(四十38-43}

        (h) 祭司的屋子(四十44-46{\LinkToBook:TopicID=294,Name=(h) 祭司的屋子(四十44-46}

        (i) 内院的面积(四十47{\LinkToBook:TopicID=295,Name=(i) 內院的面積(四十47}

        (j) 殿前的廊子(四十48-49{\LinkToBook:TopicID=296,Name=(j) 殿前的廊子(四十48-49}

        (k) 圣殿的面积(四十一1-4{\LinkToBook:TopicID=297,Name=(k) 聖殿的面積(四十一1-4}

        (l) 旁屋的构造(四十一5-15{\LinkToBook:TopicID=298,Name=(l) 旁屋的構造(四十一5-15}

        (m) 圣殿的内部(四十一16-26{\LinkToBook:TopicID=299,Name=(m) 聖殿的內部(四十一16-26}

        (n) 外院的圣屋(四十二1-14{\LinkToBook:TopicID=300,Name=(n) 外院的聖屋(四十二1-14}

        (o) 量度的总结(四十二15-20{\LinkToBook:TopicID=301,Name=(o) 量度的總結(四十二15-20}

(a)引言(四十1-4

“我们被掳掠第二十五年,耶路撒冷城攻破后十四年,正在年初,月之初十日,耶和华的灵降在我身上。他把我带到以色列地。”(四十1

这里供给两个日期,被掳之年计算,可谓本书大多日期计算的方法。被掳是指主前五九七年约雅斤在位的时候。他自己被掳去(可参阅一2,卅三21)。耶路撒冷城攻破是在五八七年。因此这应是五七三年。

正在年初,这是其它经文所阙如的。月之初十,计算起来应为公历四月十九日左右,其实此处并未说明月份,正如卅二章十七节(十二月只是中译文说明)。这里大概是指第一个月。又在廿六章一节也无月份(中文指明为十一月)。这里一月事实是七月,是第七个月,为一年的开始。照利未记廿五章九节,禧年是在初十日吹角宣告,实际是赎罪日。但是新年为什么不在初一而在初十,就引起许多学者的辩论。1有人以为这是埃及历法的计算。2也有人以阳历与阴历之分。3

如果比较本书廿九章十七至廿一节,那是在二十七年。此处信息比那要早些,可以计算。但是二十五年从别方面来说,是禧年(50年)一半,禧年用意在归家,是一个大的释放。此处重点必在被掳归回的事。在被掳时期中。安息日都失落,现在应该给予补上,是在利未记廿六章卅四节所提的安息。

这次大异象,正是在五十年之中间第二十五年,为预早准备大释放的日子(参照赛六十1)。新年的大日又与圣殿的建造有极重要的联击。4更是犹太历法重点。

有关耶路撒冷城攻破的事,在卅三章廿一节特别提及。在八至十一节叙述耶和华的荣耀离去,是预言圣殿被毁。城破之后以色列人必长期盼望着新的圣殿再建,这个新圣殿的异象必须公然提出,不容迟缓,至为重要。

“耶和华的灵(或手)在我身上”是在每一分段必有的方式,可参阅一章三节,三章十四节,卅七章一节及八章一节。神的灵带动先知,在此处之外,还在卅七章一节。

这是“神的异象”,在下一节再出现,但在一章一节,八章三节及十一章廿四节都有。神的手将先知带到以色列,这也是异象中的经验,正如下一节所重述的。

此处再强调先知是处在被动的地位,他在神面前只有候命,然后才可御命宣讲或警告,在行动方面也完全顺从耶和华的指示。

“在神的异象中,带我到以色列地,安置在至高的山上。在山上的南边有彷佛一座城建立。”(2节)

先知似为神的灵强制,被带至以色列。神要先知看见圣地复兴的实况,这实况现在是以异象来表达的。

以色列地,在此处不是着重它的地理环境。所以耶路撒冷的名字也不提及,地点纯粹是理想的,不需指出任何特别的地方。

至高的山上,是否指十七章廿二节“极高的山”呢?这是以色列高处的山(23节)。照本书二十章四十节,以色列高处的山是圣山(廿40),当指耶路撒冷的城与圣殿山。以赛亚书二章二节叙述最清楚,耶和华殿的山,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可见此处(本节)必指耶和华殿的山。在四十三章十二节只提“山顶”,可能都指同一座山。

圣殿是建造在山的南边,彷佛一座城,因为圣殿的山上原看不见耶路撒冷城。事实上,耶城确在圣殿之南。圣殿为什么像城?因为圣殿照此处所描绘的,是有围墙,好似城墙一般,可见其规模之大,工程宏伟,在内工作的人似有特别的权利,令人深羡。

先知必须有十足的好奇,不知圣殿与圣城如何建立的,又有怎样的功用?

“他带我到那里,见有一人,颜色如铜,手拿麻绳,和量度的竿,站在门口。”(3节)

先知在异象中所看见的,一个人必是灵界中的,因为他的容貌像铜,必有属天的身分,在一章七节可资说明。5是天使还是神自己,没有说明,但都是出于神的心意,则为事实。

这人手中握有两种量器,一种是麻绳,似为量度面积广大之处。另一种是竿,为量短小的窄处。撒迦利亚书二章五节的准绳是属前者。照五节,一竿为六肘,每肘是一肘零一掌。于是一竿也自成一单位。

这位站在门口,是为量度,可见量度是从城门口量起。看来这是近东古代量度的方法。6

“那人对我说,人子阿,凡我所指示你的,你都要用眼看,用耳听,并要放在心上。我带你到这里来,特为要指示你。凡你所见的,你都要告诉以色列家。”(4节)

在没有量度以前,先知必须受命,作细心的观察,然而要存记在心中,牢记并且分析。如果没有细心的观察与分析,没有属灵的体验与见解,是无法向以色列人传出信息的。先知既受命传道,必对道有真切而且彻底的了解。指示以色列家,是先知的重任(四十三10)。

 

1 关于列王时代的历法,可参考 J. Begrich, Die chronologie der Ko/nige von Israel und Juda und die Quellen des Rahmens der Ko/nigsbu/cher, 1928. 66-90 该书论以西结书四十章一节在87f.有关新年的说法,可参阅 S. Mowinckel, Zum israelitischen Neujahr und zur Deutung der Thronbes teigungspsalmen, 1952, 27f; N.H. Snaith, The Jewish New Year Festival; its origin and Development, 1947, 131-133.

2 A.G. Barrois, Manuel d~arche*ologie biblique, 2 vols, 1939, 1953.

3 Martin Noth, Leviticus; a commentary, tr. J.E. Anderson, 1966, 187; K. Elliger, Leviticus, 1966, 351ff. 利未记25:10实 际为第四十九年,即为七个七年,与五十年有一年之差。这可能由于 阳历与阴历之差别。

4 Julian Morgenstern, "The Three Calendars of Ancient Israel," Hebrew Union College Annual 1 (1924). 36ff.

5 Willy Rautenberg, "Zur Zukunftsthora des Hesekrel,"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che Wissenschaft 33 (1913) 92-115.

6 Andre* Parrot, Babylon and the Old Testament, tr. B.E. Hooke, 1958. 145f.

 

(b)东门(四十5-16

量度东门,是站在门前,作为起点,量过去一直到圣殿的范围。先知是尾随着那人,将量度的记录下来。四十一章三节起,也是同样的过程。

量度的事是井然有条的,先是上门的台阶,走向门坎(6-9节),再到殿门的廊子(910节),之后才量幅度。最后才量门洞与廊子(1315节),以及窗棂(16节)。

有关长度与幅度,不是以走过道的角度。在记述所罗门建殿的面积也是如此(王上六2起)。这纯然是以客观的方法对整体的量度。

“我见殿四围有墙,那人手拿量度的竿,长六肘。每肘是一肘零一掌。他用竿量墙,厚一竿,高一竿。”(5节)

那量度的人,照第三节所说,是站在门口。这段经文清楚指出,这是东门。四十三章一节起,记述耶和华的荣耀是从东门而进入,正如十章十九节,荣耀也是从东门离去。在第八章记述中,先知回城到达圣殿,是从此门进入的。有关诸门的记述,是在四十章一至卅七、四十七至四十九节,四十一章一至四节,但综合起来,似不完全统一。但各门附加方向,就可确定它的位置。如在十一章一节:耶和华殿“向东”的东门,原为“向东的门”。在本章及十章,就在中译本直接为“东门”。本章内有时清楚指出“朝东”(622节),“朝北”(20节)。朝东的门显然特别注意(四十二15,四十三4)。

“他到了朝东的门,就上门的台阶,量门的这槛,宽一竿,又量门的那槛,宽一竿。”(6节)

门的台阶,在廿二节,记述登上七层台阶。廿六节再重复,可见这台阶共有七级,似可确定。所以量起门坎,有六肘的深度。五节所记的墙都以六肘为度,高与厚完全一样,此处的门坎面积也相同。

“又有·房,每房长一竿,宽一竿,相隔五肘。门坎就是挨着向殿的廊门坎,宽一竿。”(7节)

·房就是在走廊两边伸张的。在十节说,共有六间,每边三个。“·房”可能是外来语,为亚甲文的字源,原意为退隐(Recess),好似休息室。7每房相隔五肘,但每房本身的面积又是长宽各六肘,十分均匀。

照四十四章十一节,这些休息室是为那些照管殿门,在殿中供职的仆役们使用的。所以译为“·房”也表达了词意,因为那些仆役可谓圣殿的·士,他们守·圣殿的外围,注意安全,不让闲杂人进入,保持圣殿的圣洁与清静,没有嘈杂的声音。

“他又量向殿门的廊子,宽一竿。又量门廊,宽八肘,墙柱厚二肘,那门的廊子向着殿。”(89节)

“廊子”照亚甲文的字源,原意为“前面”(Ellamu),这也是在“首先”(亚拉伯文为~awwalu)。8廊子确是在圣殿建筑物的前头,首当其冲。从那里可以通往宽大的门。墙柱形成一个入门的通道。

廊子仍有同样的面积,而门廊与墙柱就不尽相同了。

“东门洞有·房,这旁三间,那旁三间,都是一样的尺寸,这边的柱子和那边的柱子,也是一样的尺寸。”(10节)

·房一边有三间,照希腊文译本,每边有六间。每间都隔开(7节),隔开之空间,在此处作“柱子”,因为柱子作为间隔。这也可能是指间隔的墙,甚至译为“门墙”。9有人认为这是每一·房的围墙。10

“他量门口,宽十肘,长十三肘。”(11节)

门的长度指门楼,而门本身的幅度应另行计算,为十肘,可见入口为十分宽大,长度是引往门口的通道。这是一般性的解释,可以接受。其它推测未必可靠,似无甚必要。有人应为十三肘应包括门墙的厚度,可能尺寸的不同在此没有特别必要。11

“·房前展出的境界,这边一肘,那边一肘。·房这边六肘,那边六肘。”(12节)

·房前面还有些范围,可能有若干区分的方法,使人容易识别的境界。这境界的范围是固定的,有相等而且相同的尺寸,也许以栏杆或其它装饰的设备,给予清楚的画分。有人认为这栏栅本身有一肘的高度与厚度。12

“又量门洞,从这·房顶的后檐,到那·房顶的后檐,宽二十五肘,·房门与门相对。”(13节)

这些·房似乎是相对的,因为门与门相对。而·房的距离,是以房顶的后檐量度。这样量法似较奇特。但是有人认为尺寸不是最重要的。这既是在异象之中,数字只有象征的涵义。13

“又量廊子六十肘,墙柱外是院子。有廊为界,在门洞两边。”(14节)

廊子有六十肘,似乎不甚合理。七十士译本作二十肘,仍有问题,不易理解。这也构成经文评鉴的困难。有人根据前节,不照希腊文译本的二十肘,而是二十五肘。这里是指南北的方向来量度的。14

十三、十四节两节似成一单元,似一起连络,只说明·房与廊子。

“从大门口到内廊前,共五十肘。·房和门洞两旁柱间并廊子,都有严紧的窗棂。里边都有窗棂,柱上有雕刻的棕树。”(1516节)

门的长度,整体的计算,共有五十肘。在十六节没有量度,却有两项细则。窗为透光的,使门内不致昏暗。门里的柱上尚有雕凿的花样。

严紧的窗棂,原意为关紧的窗,可参照列王记上六章四节。亚兰文译本加一番解释,认为紧闭的窗是紧闭的,只能在里面开,向外开放得很有限,十分狭窄。15

在柱上刻着棕树,在所罗门圣殿的,也有这样的雕刻。16可参考列王记上六章廿九、卅二、卅五节,七章卅六节。此处提及棕树,必可联想本书第八章。17

本段的记载,有关内部的一切,与圣殿的门,在目前为止一切考古发现中,尚未有类似的。但那些却与所罗门圣殿,却有许多雷同之处。一九五○年,有人研究米吉多的北门,有两大门楼,在后面还有通道,且有三个大的·房,似可与此处(结四十)雷同。一九五七年夏琐的发掘,有门楼的结构,很像所罗门时代的殿。门楼之墙两旁通道上各有三座·房。那称为玛可比营房(Maccabean Castle)门楼的形式也差不多。18

 

7 W. von Soden, "Akkadisch ta~u^ und hebra/isch ta{~ als Raumbezeichungen," Die Welt des Orients, 1, 5(1950) 356-361.

8 M. Noth, Ko/nige, 1904-68, 97 批注列王记上六章三节。

9 Loc. cit., 批注列王记上六章三十一节。

10 J.F. Boettcher, Neue exegetisch-kritische Aehrenlese zum Alten Testament, 21864, 183-191. 同一作者 Proben alttestamentlicher Schrifterkla/rung nach wissenschaftlicher Sprach-forschung nit Kritischen Versuchen u/ber bisherige Exegese und Beitru/gen zu Grammatik und Lexicon (1933), 218-365, (XII, "Exegetisch-Kritischer Versuch u/ber die ideale Beschreibung der Tempelgebaude Ezechiel c. 40-42; 46:19-24.

11 参阅 W. Zimmerli, Ezekiel II, 351.

12 A. Bertholet and K. Galling, Hesekiel, 13, 1936.

13 C.G. Howie, "The East Gate of Ezekiel's Temple Enclosure and the Salomonic Gateway of Megiddo," Bulletin of the American Schools of Oriental Research, 117 (1950) 13-19.

14 J.W. Wevers, Ezekiel, 300.

15 W. Zimmerli, Ezekiel, II, 336.

16 J. Pritchard, Ancient Near East Pictures, 654.

17 W. Zimmerli, Ezekiel, II, 352.

18 米吉多的发现是由 C.G. Howie 依照 Albright 的说法,参注十三。夏琐的考古,是由 Yadin 详作报导,参阅 Roland de Vaux, Ancient Israel, its Life and Institutions, tr. John McHugh, 1961, 234.

 

(c)外院(四十17-19

“他带我到外院,见院的四围有铺石地。铺石地上有屋子三十间。铺石地,就是矮铺石地在各门洞两旁,以门洞的长短为度。”(1718节)

东门之外,在此处有清楚的描述。现在先知是出东门向北,要经过外院与内院,有新的量物可以叙述。在整个外院,都是铺石地,且有屋子三十间。铺石地的幅度与门的长度相等,为五十肘。

有关三十间房子,在四十章卅八至四十六节,四十二章一至十四节(四十一10,四十四19,四十六19都提及,只是没有指明数目)。在耶利米书卅五、卅六章,被掳之前的圣殿供职人员,都在那些屋子办理殿的公务。耶利米的文士巴录,曾在基玛利雅屋内,念书上耶利米的话(耶卅六10)。这屋可能就是与此处的屋类似。在被掳后重建的圣殿,尼希米对那些屋子也有相当的管理(可参阅拉八29,十6)。此处在以西结书四十章,并未提及圣殿仆役使用这些屋子,对屋子也未作详尽的安排。

这三十间屋子面积,在此处未加说明。每间可能并不很大。但在四十二章一至十四节,有两间大屋子,专供祭司使用,那就大得多,这称为圣屋的,长一百肘,宽五十肘,在那处也有记载,铺石地是矮铺石地。历代志下七章三节所提及的铺石地,可能也类似。在被掳后归回,以色列人在圣殿外院敬拜,也可能就在铺石地。

“他从下门量到内院外,共宽一百肘,东面北面,都是如此。”(19节)

当他向北,东门就成为下门,再从外院到内院,通到内院,就高起来,距离是一百肘左右。这在廿三节及廿七节再行重复。下门也可译为矮门,因为居于较低的位置,可见内院与外院二者高度不一。在卅一、卅四、卅七节,还有八级台阶,可通向内院。

 

(d)北门(四十20-23

“他量外院朝北的门,长宽若干。门洞的·房,这旁三间,那旁三间。门洞的柱子和廊子,与第一门的尺寸一样。门洞长五十肘,宽二十五肘。”(2021节)

北门大致与第一门的尺寸一样。第一门就是东门。这里提到门洞的·房,柱子与廊子也都一样。但没有提到门坎,与·房前的境界。北门既与东门相同,不仅使整个面积相等地均匀与平衡,更可显出其完美与规律,在整齐中有秀美。

“其窗棂和廊子,并雕刻的棕树,与朝东的门,尺寸一样。登七层台阶上到这门。前面有廊子。内院有门与这门相对,北面东面,都是如此。他从这门量到那门,共一百肘。”(2223节)

这里仍是十六节的重复,因为在十六节提窗棂,并有雕刻的棕树。但此处加上登七层台阶的进路,看来这不仅在北门,也在东门。在各门可能都是这样,以求画一。

内院有门,与这北门相对。这在东门也是这样,可见在设计上完全画一。

 

(e)南门(四十24-27

“他带我往南去,见朝南有门,又照先前的尺寸,量门洞的柱子和廊子。门洞两旁与廊子的周围,都有窗棂,和先量的窗棂一样。门洞长五十肘,宽二十五肘。”(2425节)

南门与东门、北门都一样,是“照先前的尺寸”。所以这一切叙述都与前面相同,但是在门洞的·房每边三间,却没有提及,未必没有,只是没有重复,看来仍会是相同的。

南门在此处是朝南有门,在第廿八节才提起南门。这只是叙述的巧妙,虽然这些尺寸似是千篇一律的,仍以完美为标准。

“登七层台阶,上到这门,前面有廊子,柱上有雕刻的棕树,这边一棵,那边一棵。内院朝南有门。从这门量到朝南的那门共一百肘。”(2627节)

此处值得注意的是雕刻的棕树,一边一棵。在东门与北门,并未说明有两棵,虽然在东门柱上雕刻的棕树是多数字(16节)。

 

(f)内院(四十28-37

“他带我从南门到内院,就照先前的尺寸量南门。·房和柱子并廊子,都照先前的尺寸。门洞两旁与廊子的周围都有窗棂。门洞长五十肘,宽二十五肘。周围有廊子,长二十五肘,宽五肘。廊子朝着外院,柱上有雕刻的棕树。登八层台阶,上到这门。”(28-31节)

内院仍与外院相同,这三门,即东门、北门与南门也都一样,都照先前的尺寸。

内院是从南门而入,而面向着东门(32节)。此处圣殿有外院与内院之分,可能在外院只为一段的敬拜者,而内院才只为祭司。

前文的叙述,台阶有七层,但此处有八层,可说是唯一不同之处。第三十节在七十士译本是省略的,因为这只为补充第廿九节。

“他带我到内院的东面,就照先前的尺寸量东门。·房和柱子并廊子,都照先前的尺寸。门洞两旁与廊子的周围都有窗棂。门洞长五十肘,宽二十五肘。廊子朝着外院,门洞两旁的柱子,都有雕刻的棕树,登八层台阶上到这门。”(32-34节)

东门的面积,既与南门相同,所叙述的也无甚差别。在廿八节,先知是从南门到内院,而此处却到内院的东面。又廊子是朝着外院的。所以这段完全集有于中关东门的量度,只是重复的记述而已。

“他带我到北门,就照先前的尺寸量那门,就是量·房和柱子并廊子。门洞周围都有窗棂。门洞长五十肘,宽二十五肘。廊柱朝着外院,门洞两旁的柱子,都有雕刻的棕树,登八层台阶,上到这门。”(35-37

在内院中又转自北面的门,可见量度都是在内院进行。面积仍完全相同,所以在记述方面也无任何差异。面积在这三门都相等,使先知在观察上有一个整体的印象,而且感受方面也非常完整。在面积上有了这样概念,以下的描述就转向祭司的活动。这是从静态至动态(四十38-46)。本章四十七至四十九节,以及四十一章一至四节,又再回到静态的面积。

 

(g)献祭在内院(四十38-43

论圣殿内的动态,加插在本章内,共有两段。一段是有关在内院献祭的事(38-43节)。另一段是关于祭司与供职者的屋子(44-46节)。这两段不再提及有人引领先知的行动,也不提量度。但是显然先知是走向门洞与门廊,仍与那位在一起,因为那位在旁曾予以解释(45节)。

这些都是在内院的北门(40节),献祭的事连细节都一并提及,却甚有意义。

“门洞的柱旁有屋子和门,祭司在那里洗燔祭牲。”(38节)

这里有屋子和门,可能是向着廊子,从廊子可以通到外院。在上一节,原提说八层台阶上到这北门。这屋子是否在较高的阶层呢?阶层的高低在四十二章一至十四节才可研究,不是本节记述的重点,重点在洗燔祭牲。参考列王记上七章卅八节以及历代志下四章六节,在所罗门殿内有铜盆(也称铜海),是专为祝燔祭牲之用。在利未记一章九十三节,洗燔祭牲,是洗脏腑与腿。这两部分最不干净,所以在焚烧之前,先应洗净,这似不在礼仪之内,但祭司对这事十分郑重。

“在门廊内,这边有两张桌子,那边有两张桌子,在其上可以宰杀燔祭牲,赎罪祭牲,和赎愆祭牲。”(39节)

照八节起的记述,门廊有八肘深,二十五肘宽,两张桌子放在一边,另一边还有两张,是为宰杀祭牲之用。这三种祭是最主要的,至于素祭与平安祭是附加的祭,在此处没有提及。在四十五章十至十七节再有论述。

“上到朝北的门口,这边有两张桌子,门廊那边也有两张桌子,门这边有四张桌子,那边有四张桌子,共八张,在其上祭司宰杀牺牲。”(4041节)

除了两边各有两张桌子之外,又加了每边两张。这些附加的,可能是在廊子的外面,已在外院的范围了。门这边的廊子,显然与殿前的廊子(48节)有别。那么每边四张桌子可能也不是相连的,可能是两张桌子一起,另两张桌子摆在一起,稍有距离。

这些都是在朝北的门口所作的献祭的事。在利未记一章十一节,燔祭牲是在祭坛的北边宰杀的。所以北边是宰杀祭牲之地点,似无可质疑了。

自四十二节起,这些桌子的性质才加说明,那些是石桌,洗涤比较方便,血污也容易清除,可见这些桌子功能很重要。

“为燔祭牲有四张桌子,是凿过的石头作成的,长一肘半,宽一肘半,高一肘。祭司将宰杀燔祭牲和平安祭牲所用的器皿放在其上。”(42节)

为燔祭牲的桌子,在内墙两边各有两张,外墙两边各有两张,所以每边有四张,全部应有八张桌子。这里的量度主要是指在里面的桌子,为宰杀祭牲之用,长度与宽度都为一肘半,只有高度为一肘。这桌子大概是凿过的石头筑成的。在卅九节,提及宰杀燔祭牲、赎罪祭牲及赎愆祭牲。在本节,却提平安祭。这是中文特别加注的,“平安”在原文只作祭品,而这用词(z-v-h)应为素祭,或只指祭牲的通称。在四十六章十九至廿四节,祭牲处理的地方分为两处。

“有岸l宽一掌,钉在廊内的四围,桌子上有牺牲的肉。”(43节)

这岸l实际为有帚漱e子,不是钉在廊内,而是悬挂其上,照七十士译本,是指桌子边的石头凿出来的。亚兰文译本作“盛祭肉的盘”,宽有一掌,即六公分。19

“牺牲的肉”在本书内,只有二十章廿八节提及,作者是否有特别的用意,就不得而知了。20

照七十士译本,这桌子还有上面的盖,在用词可作“屋顶”,可能为避免雨水与炎热。此处可能强调祭牲的处理应该郑重其事。

 

19 W. Zimmerli, Ezekiel, II, 366-367.

20 R. de Vaux, Studies in Old Testament Sacrifice, 1964, 30.

 

(h)祭司的屋子(四十44-46

“在北门旁,内院里有屋子,为歌唱的人而设。这屋子朝南,在南门旁,又有一间朝北。”(44节)

祭司的屋子是在内院,但只是在北门与南门之侧,这些大概就是所谓的·房(四十7节)。

为歌唱的人而设,亚兰文译本作“利未人”,是指歌唱的利未人。“歌唱”(Sh-r-m),有人译为“二间”(Sh-th-m)。如果照后者,那么内院有二间屋子,南门与北门旁各一间,似乎也是很合适的译词。但是如果看下节,指明看守祭坛的祭司,本节述明为歌唱者所设的屋子,更为合理的叙述。

“他对我说,这朝南的屋子,是为看守殿宇的祭司。”(45节)

“那朝北的屋子是为看守祭坛的祭司。这些祭司是利未人中撒督的子孙,近前来事奉耶和华的。”(46节)

这两种祭司有不同的职任。根据列王纪下廿三章九节,原不在耶路撒冷供职的祭司,是居次要的地位,是在约西亚宗教改革之后(622年后)的实况。看守祭坛的祭司比较重要,是撒督的子孙,这是在四十四章十五节特别指的。关于四十四章六至卅一节,是根据民数记十八章的说法。

卅八至四十三节着重献祭牲需用的设备,四十四至四十六节重点在祭司需用的屋子。有些学者认为是以后加插的,因为四十章全部是述面积的,指圣殿的外围,没有描述献祭等的事宜。但是这两段似乎说明这些空间因祭司经理献祭的事,是在这些圣洁的地方。

 

(i)内院的面积(四十47

“他又量内院,长一百肘,宽一百肘,是见方的,祭坛在殿前。”(47节)

本章十七节起,量度外院。现在是专量内院。量度的起点应在北门(35-37节),一直量到燔祭坛(四十三13起)。但这只提到殿前的祭坛。祭坛应在内院的中心位置。内院是见方的,其实圣殿也是见方的。

祭坛在殿前,究竟离开圣殿有多远,此处并未指出。照列王纪上八章六十四节,所罗门在奉献典礼中,他站在耶和华殿前院子当中,这祭坛是铜坛,将所有的祭品都摆不下。这祭坛未必在正中央的位置,可能更近圣殿的建筑物,只是仍在露天的空地。除此之外,就无法再作进一步的臆断。

 

(j)殿前的廊子(四十48-49

现在先知已经由祭坛到殿的前面。上节叙述祭坛是在殿前,可能不是很靠近殿的本身。从祭坛再向前走,才到殿的前面。这里是不再在露天了,已有廊子,可通往殿的内部。

“于是他带我到殿前的廊子,量廊子的墙柱,这面厚五肘,那面厚五肘。门两旁,这边三肘,那边三肘。”(48节)

廊子有墙柱,是在下节所描述的。但是这里的面积,两面各厚五肘,似指墙,而不是指柱子。事实上,墙柱是七十士译本修订的字(将~-l 改为~-y-l)。在这希腊文译本还再附加一项,门的宽度有十四肘,门通往廊子的两旁,各有三肘。可能是根据另一卷的希伯来文古钞本。

“廊子长二十肘,宽十一肘,上廊子有台阶,靠近墙柱,又有柱子。这边一根,那边一根。”(49节)

关于廊子的宽度,大多学者根据七十士译本,更改为十二肘,因为从整个的面积来研究,十二肘较为合理。所以七十士译者将“十一”的一改为二(`s-th 改为 sh-th),也为拉丁文所采取。21

上廊子有台阶,七十士译本将连接词(~sh-r)改为“十”(`s-r),译为“十层台阶”,也为一般解经家所接纳的。

如果比较所罗门的圣殿,可以看出差别来。在列王纪上六章三节,殿前的廊子长二十肘,与殿的宽窄一样,阔十肘。此处宽度就有十一肘或十二肘。柱子有两根,与所罗门殿一样(王上七15-22)。圣殿的建筑是略高的,因为有十层台阶上去。

 

21 W. Zimmerli, Ezekiel II, 342.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