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西结书第四十一章

 

(k)圣殿的面积(四十一1-4

在殿那里的量度,殿的墙柱与廊子的墙柱(四十四18)不同,内殿的墙柱(四十一3)也不同。

“他带我到殿那里量墙柱,这面厚六肘,那面厚六肘,宽窄与会幕相同。”(四十一1

殿的墙柱尺寸,宽窄与会幕相同,在四十至四十八章内,除这里以外,从来不提会幕,这就引起学者们的质疑。在亚兰文译本与叙利亚文译本中的用字,似指会幕。拉丁通俗文译本也指明为会幕。希伯来文提到,在七十士译者似视之为附注,所以就省略了。有的七十士译本的古卷仍译出“会幕”。有一种希腊文译本(Aquila)也曾译出。以西结异象中的圣殿,似与回忆中的所罗门圣殿比较相连。这圣殿被毁还不太长久,所以记忆尤新,不能忘怀。然而这两者仍有差异。

“门口宽十肘,门两旁这边五肘,那边五肘。他量殿长四十肘,宽二十肘。”(2节)

门口全宽十肘,两边只五肘,十分平衡与均匀的正中,可见气象豪大。

殿长四十肘,宽二十肘。这平衡的长方形,是会幕,也是圣殿的形状,一似往昔的传统。

“他到内殿,量墙柱,各厚二肘。门口宽六肘,门两旁各宽七肘。”(3节)

如果门口宽六肘,门两旁似应各宽三肘。此处的门两旁是指侧墙,两边的侧墙的宽度各为七肘。

这里还是内殿的门口。内殿应为至圣所(下一节即为说明)。但是此处的“内殿”用词(H-y-kh-l),也可作圣殿的整体,如本书八章十六节。这也可参考列王纪上六章十七节,“内殿”就是至圣所,内殿前的外殿,长四十肘,正与以西结书四十一章二节相同。

“他量内殿,长二十肘,宽二十肘。他对我说,这是至圣所。”(4节)

内殿是见方的,长宽均为二十肘,可谓传统的尺寸,因为会幕与所罗门圣殿都有见方的至圣所。这里引导先知的那位特别指明至圣所,也是值得注意的。

从四十章一节至四十一章四节整体的叙述,作概括的研究,可以比较所罗门圣殿之异同。所罗门圣殿的外围,有大院(王上七912)。但是此处的圣殿外围是有三个大门- 东门、北门与南门,在门内有外院与内院。这些门的结构,有门洞及·房,有廊子及墙柱,都是特殊的。列王纪下十五章卅五节:耶和华殿的上门。耶利米书廿六章十节:耶和华殿的新门。但这些门并未有详细的数据,有关结构与尺寸,可能不若此处那么宏伟。

门的设计,在巴比伦是十分讲究的。此是否受其影响呢?但是在巴勒士坦等地,如列王纪上九章十五节,所罗门建造夏琐、米吉多并基色的城墙,也十分讲究,考古的发现可以左证。这些城墙十分坚固,建造为积货城,并屯车和马兵的城,必固若金汤。此处的门,如军事设施的城门一样,有几重迢道,外敌甚难攻取,而防守方面尤其巩固。列王纪上十四章廿八节,有謢·房。在此处以西结书四十章有·房,二者的性质相似。

在以西结书四十章叙述,有门洞,却未提门楼,但此处特别强调门廊。门廊却不是所罗门圣殿所着重的。事实上,此处门廊与门坎一样宽,都为一竿。这也是以西结书中圣殿的特色。

此处(结四十17),外院的四围有铺石地,似与所罗门圣殿相似(代下七3)。有两根柱子,也是相同的,此处的圣殿是比较与所罗门圣殿相似,但也有人认为更接近所罗巴伯的圣殿。但我们对第二个圣殿知道的很少。在以斯拉记六章三节,殿高六十肘,宽六十肘,显然有极大的差别。

这里的记述究竟有什么用意?先知在被掳之地,被带到耶路撒冷,看见新的圣殿,作一番量度。这是在异象之中,有一位指示他,他必仍有回忆,忆及所罗门的圣殿。但是旧的已经毁坏了,神的旨意必促先知展望新的,使他宣告新的信息。

这新的圣殿是否在耶路撒冷旧的圣殿废墟上呢?如果读十七章廿三节及二十章四十节,那以色列高处的山,这是圣山,已经超过地理的环境(赛二2)。这新的圣殿已看不见人的计划与劳力。没有王或他人提倡与督导。只有一位神所差来的,引导先知量度与观察。这一位必来自天上(四十3),可见没有人的成分,足以建造这个新殿。在先知的感受中,神的应许已经来到,圣地必将恢复,被掳的以色列要归回,是一种新的“出埃及”的经验。他们民族必复兴,在敬拜的事上也更新了。

这种新的希望在用语上也不同。正如诗篇四十八篇所描述的:“你们当周游钖安四围旋绕,数点城楼,细看他的外郭,察看他的宫殿,为要传说到后代……”(12节起)。这是钖安的歌,在神的城中,在祂的圣山上,赞美耶和华。在以西结书四十章四节,先知受命有同样的涵义。

在旧的圣殿景象来看,不是唯一独特的,因为还有王宫及其它建筑物。但是在此处,先知看见的圣殿是唯一的。在旧圣殿中,有触动主怒的偶像等物之点缀(八310)。新的圣殿完全有圣洁的美,只有神的荣耀。

此处描述门的结构十分周全,在结构方面好似王城的防御工事一段,两边有三重通道,有守·者严紧的防守,为抵御敌人。此间强调的目的,可能在于宣告一项重要的信息。神的圣洁是独特的,不容侵犯,不可亵渎,应有严格的防范,不是人力或政治的力量可以从事这防务。有门廊,却无门楼,因为没有眺望的必要。这是圣殿,只为敬拜的地方(四十四3,四十六1-3)。只有门需要防守,使进来的人都有敬虔与谨慎的心,来到圣洁之所在。

东门是入口,面向着圣所。八章十六节拜偶像才是相反的方向,他们恶者朝东,是对着日出,拜天象或自然神是愚妄的。但是敬拜耶和华是向西的,圣所是西边。人不可从后面过来,必需面向着神,来敬拜祂。

每一道门,必量门、门洞、·房、柱子、廊子、窗棂以及台阶。这七项好似象征七日。第七日是圣日,顺台阶拾级而上。除了“七”数字以外,还有“二十五”或倍数,禧年为五十年,为大释放之恩年,二十五正是一半。台阶有七层,八层,十层,加起来又是二十五。祭司登高,因为耶和华是至高之神,祂为至高(诗四十七9)。

以西结书四十章,从现代人心理来研读,可能不易明白记述的隽永。其实整体有均衡的美,说明神的心意是何等的完美。耶和华的应许是信实的,祂为失望的人民建立圣所。神的百姓必可找到明确的方向,因为神指示他们正确的路。称谢进入他的门,赞美进入他的院(诗一○○4)。我们必需彼此鼓励:“来阿,我们要屈身敬拜,在造我们的耶和华面前跪下。”(诗九十五6)。

 

(l)旁屋的构造(四十一5-15

本段是将上文加以补充,在文体的形式上却与上文不尽相同。上文中,“他带我到……量”,不再在本段中重复了。这里直接了当说:“他量……”,正如四十章廿四、卅五节相同。在这段中又可分为两段,五至十二节自成一单元,十三至十五节描述空地的面积。

“他又量殿墙,厚六肘,围着殿有旁屋,各宽四肘。”(5节)

在上文并没有量殿墙,本章一节已经提到同样的尺寸,是殿的墙柱,现在的殿墙是圣殿与廊子之间的,廊子的墙柱只五肘(四十48),稍有差别。

旁屋应在内殿,所罗门圣殿也有类似房屋的建筑物(王上六5815等用字与此处相同)。这可能是木造的,所以在列王纪,这样的旁屋有三层。列王纪上六章八节叙述,在下层可以开放。这与以西结书的记述,就完全不同了。

在本段,旁屋有时是单数字(5911节),有的却是多数字(六、八节)。单数字可能以旁屋的性质笼统论述,但多数字指它的结构方面来说,可见作者的用意十分精细,值得注意。

“旁屋有三层,层迭而上。每层排列三十间。旁屋的梁木搁在殿墙坎上,免得插入殿墙。”(6节)

旁屋有三层,所以用多数字,即有三层的旁屋。列王纪上六章六节十分相似,只是三层作下层、中层及上层,下半节的形式完全一样。每层有三十间,不同的译本有不同的算法。照希伯来文的文法,可作两种译法,三层每层三十间,或三十又三间。拉丁文古代译本作三十六间,因为三十间之外,再加两个三间。这样三十六间每层应为十二间。在犹太注释书中,有三十八间,三层每层有五间,共十五间各在北南两边。西边有八间(在下端两边各有三间,在上端两边各有二间)共计应为三十八间。可见计算起来各不相同。

旁屋的梁木搁在墙坎上,不插入,怕被弄污,不洁净。所罗门的圣殿也是如此。

“这围殿的旁屋越高越宽,因旁屋围殿悬迭而上,所以越上越宽,从下一层,由中一层,到上一层。”(7节)

越高越宽,是由于旁边有阶梯盘旋而上,看起来似乎很宽。照犹太注释本,悬迭而上的是在殿的东北角,即在右边,然后转向南边,再向东才到上一层。所罗门的圣殿似无这样阶梯。列王纪上六章八节,只有门内旋螺的楼梯,可能仍与以西结书相似。

“我又见围着殿有高站台,旁屋的根基高足一竿,就是六大肘。”(8节)

上节着重宽度,越高越宽,越上越宽。本节的重点在高度,有高的站台,有高的根基。这部分是高耸出来,是否为引人注意,还有其它作用,不得而知。

“旁屋的外墙厚五肘,旁屋之外还有余地。”(9节) 

这外墙大概是指殿墙。这些旁屋是向东的,还有余地空间,空间也许并不很大,但将旁屋分开,稍有距离,也为必要。

“在旁屋与对面的房屋中间有空地,宽二十肘。”(10节)

旁屋中间有二十肘宽的空地,是在殿的右边周围之处。因为下节提到房屋的门向北与向南,可见那空地必坐落在右方。

“旁屋的门,都向余地,一门向北,一门向南,周围的余地宽五肘。”(11节)

这旁屋的门是否通往南北呢?照列王纪上六章八节,只描写旁屋门内有楼梯上高层。但此处只指门外通向各方的余地。

这里的余地有五肘,如果加上二十肘,共有二十五肘正符合在四十章所记述的尺寸。

“在西面空地之后有房子,宽七十肘,长九十肘,墙四围厚五肘。”(12节)

西面空地之后的屋子,有很大的面积。这房子是什么性质呢?似乎仍是旁屋。这西面的屋似对着禁区,所喟禁区,就是圣殿的本身。希伯来文的用词(G-z-d-h)在中译词显然是省略了。英译词直接译为“圣殿”。

“这房子是对着圣殿的。”七十士译本特别注意这样的描述。圣殿成为禁区,因为人必须敬拜与献祭,才可进入,由祭司引导,圣所不能随意进入,至圣所更加不准。所以在量度方面,只在圣殿之后面空地来看。西面是圣所的位置。

“这样他量殿,长一百肘,又量空地,和那房子并墙,共长一百肘。殿的前面,和两旁的空地,宽一百肘。殿的前面和两旁的空地宽一百肘。”(13-15节)

这里所量的,是从内院的西边两个空地来量圣殿。在四十章四十八节至四十一章四、五、九节,算起来应有一百肘。另一种说法,由圣殿的禁区空地对面的房屋算在一起有一百肘。但此处所论,圣殿长一百肘,空地一百肘,殿的前面和两旁空地宽一百肘,都以一百肘见方来衡量,可谓十分均衡。

四十一章五至十五节的圣殿外围,与所罗门的圣殿不尽相同。所罗门的圣殿的外围,多为木质的建筑。此处并未作如此的说明,但看来都是石头造的,且看墙垣之厚度必不是木质。此处的尺寸,以一百肘与五十肘,也是十分特出的。

在圣殿后有一百肘的空地,五分之四已占有“房屋”即旁屋。至圣所是在圣殿区域中的盘石上,就是在高处,就形成这样的形态。本章所叙的旁屋面积,已经大过所罗门的利巴嫩林宫,因为照列王纪上七章二节,面积为一百肘与五十肘长宽,可见这理想的圣殿实在庞大与宏伟。

照列王纪上六章,历代志上廿六章廿八节以及列王纪下廿三章十一节,原有的圣殿小得多。当时约西亚在宗教改革中,曾在殿门旁靠近游廊的屋子废除偶像,看来那些旁屋也没有这里所说的那么大。当时看守圣殿的,只有四个利未人看门,大概是在殿的西边,还有两个利未人在旁屋之内。值班的人数少,照管的范围一定不大。但是照以西结书所描述的,范围一定十分大。所罗门圣殿的设置似乎与这理想的圣殿相似,虽然仍有差别。所罗巴伯的圣殿无详细的资料,希律圣殿似乎也没有那么大的设施。以西结的真是理想的圣殿。

四十一章五至十五节,在面积方面的均匀平衡之外,似还有一个重点,就是着眼于西边,那是在圣殿的后面。三个方向,向东,向南与向北有三门,已作详细的描述。这三个门只指向圣殿,并不着重空地的中心。圣殿是在内院的西边。后面是没有进口的,既无通路,又无门口可以进入。可见圣殿是敬拜与事奉者面对的。人是不可从后面来见神,虽然摩西曾看见耶和华的背(出卅三23),但那是着重神部分的启示。神呼召人就近神,人应有正当的途径。

 

(m)圣殿的内部(四十一16-26

在圣殿的内部有适当的装饰,现在先知不再是量度,而是观察。这些内饰必有表象的意义。在文体方面来看,似乎与上文不甚衔接。先知也没有天上的使者引导着他,但是在廿二节又有一些量度,仍记下细节。这是上文的重复。在廿二节,“他对我说。”也像四十一章四节。可见这段不是那么特出。

十六节的内殿,十七节的内殿和外殿,廿五节的外头,可见本段是在将内外扼要叙述,至于至圣所(2123节),与四十一章四节并不完全相同的用词。此间用词本身应译为圣所。材料方面是木质,在十六、廿二节(两次)及廿五节。

这里提到内外的对比,甚与列王纪上六章廿九节起的叙述十分相似。此处仍不能与第二圣殿比较。

“内殿、院廊、门坎、严紧的窗棂,并对着门坎的三层楼廊,从地到窗棂,(窗棂都有蔽子)。”(16节)

这些圣殿内部的装置,都有精心的设计,以木质加以·护,正如列王纪上六章九节,七章三、七节所叙述的。木料也在约雅敬的王宫建筑物中,可参阅耶利米书廿二章十四节;哈该书一章四节。内殿的实况就有以下的描述,院廊门坎与窗棂,当然都是木质的,楼廊也是如此。

窗棂可能是居高的地位,所以从地门窗棂,就会通到门,这是在下节提及的。此处没有像所罗门的圣殿那样特别提到地皮与天花皮。在列王纪上六章十五节,圣殿的地皮铺松木,天花皮用的是香柏木。这里就全没有提到。

“直到门以上,就是到内殿,和外殿内外四围墙壁,都按尺寸用木板遮蔽。”(17节)

木皮遮蔽,以求保护。这是像所罗门的圣殿。殿内的墙壁有木皮并不寻常,但在外殿也用木皮遮盖,就十分讲究了。

“墙上雕刻基路伯和棕树。每二基路伯中间有一棵棕树,每基路伯有二脸。这边有人脸向着棕树,那边有狮子脸向着棕树。殿内周围,都是如此。”(1819节)

根据列王记上六章廿九节,所罗门圣殿中,周围的墙上都刻着基路伯和棕树,且有初开的花。但这里在以西结书中只有基路伯与棕树,却没有初开的花。

基路伯有两个,这两处的记载都一样。在列王纪上六章,只提到各有两个翅膀,并没有提到他们各有两个脸面。在以西结书一章与十章,他们应有四个脸面,向四个方向。这里只有两个脸面,人脸与狮子脸。他们是相对的,都朝着棕树。

棕树是代表生命树的,有近东传统的背景。1基路伯的形态,与第十章的似不相同,因为在第十章,基路伯有轮子可以转动。在这里墙饰上并无轮子。

“从地至门以上,都有基路伯和棕树,殿墙就是这样。”(20节)

在殿内的地皮,至门以上。“至门以上”在十七节也曾提及,都有这样的装饰。殿墙是指大厅的墙,即内殿的圣所。七十士译本加注“圣所”,这样加注似极为合理,内殿需要有这墙饰。

“殿的门柱是方的,至圣所的前面,形状和殿的形状一样。”(21节)

在列王纪上六章卅三节,提的是外殿的门框,此处是门柱,该处说是有四分之一,此处的方形,实则是四方的。两者有相似之处。在列王纪上六章卅一节五分之一,是指五重的门框,引往内殿的里面,可能到达至圣所前面,仍与此处相近。

“坛是木头作的,高三肘,长二肘。坛角和坛面并四旁都是木头作的。他对我说,这是耶和华面前的桌子。”(22节)

在列王纪上六章二十节,坛是用香柏木作的。但此处只说是木头。坛的尺寸在四十章四十二节的“桌子”是凿过的石头,高一肘,长一肘半,可见是不完全相同的。

“他对我说,”在本章四节,已经有这短句,指明这是至圣所,在四十章四十五节也有。“这是……”一定是重要的对象,才需要特别指出。桌子是祭坛,正如四十章四十二节。但该处是预备祭牲的桌子,此处是实际献祭的坛。只是此处二者似为并用。这是在耶和华面前,那么这桌子不是祭坛,而是陈设饼的桌子,作为纪念的(参利廿四7-9)。

“殿和至圣所的门,各有两扇。每扇分两扇,这两扇是折迭的。这边门分两扇,那边门也分两扇。”(2324节)

在列王纪上六章卅一节起,与此处记述的相仿。门有两扇,每扇又分两扇,而且是折迭的。这门扇在门链上可以自由转动,或向前,或向后,两扇折迭的门也可有转动的余地。看来两扇是向内转,通往内里。另两扇是向外转,可以出来,走向殿墙。

照犹太注释书所述明的,希律殿中的至圣所,没有门,只有幔子隔开,有一肘的距离,南边一幅,北边一幅。

在本处看来门饰,要比列王纪上六章所记述的简单,在下节可资说明。

“殿的门扇上雕刻基路伯和棕树,与刻在墙上的一般。在外头廊前有木槛。”(25节)

在所罗门的圣殿,门扇有包金,但在此处没有提到。基路伯和棕树,是第一座圣殿有的,此处只是重复。这些门饰与墙饰是一样的。

在外头廊前有木槛,使人们在行走时十分谨慎,尤其是至圣所,是禁区,人们不可随意侵入。“木槛”有的译作盖顶,不易明白,“木槛”较为明了。2

“廊这边那边,都有严紧的窗棂和棕树,殿的旁屋和槛就是这样。”(26节)

这是指外面的廊子,可在列王纪上七章六节记述中可以明白,廊子有保护的顶盖。木槛或指栋梁。3也有人译为门坎,即廊前有木槛,与中译词相同。4在廊前或将入口关闭,就使人无法进入。

这里又提旁屋,只是并未详述,是否与上文所记的旁屋相同呢?此处并无结论。

照此处(四十一16-26)的记述,似不如列王纪中的圣殿那么华丽,已经朴素得多了。没有包金,墙饰也没有延至天花皮。此处只提木头,并未指明香柏木。这些是否有特殊的神学教训呢?

廿二节:“他对我说”,正如三节那样指示至圣所,必是有特殊的用意与重点:这是耶和华面前的桌子。以祭坛开始,以桌子结束,从蒙受救恩,至社会关顾,都是在神面前,在至圣所前,为尊荣神而献上供物。这可与所罗门献殿的祷告比较。以色列的神,再在祂子民中间居住,接受他们的敬拜与奉献,神伟大的救恩再具体地显示了。

 

1 M. Noth, Ko/nige, 1964-68, 125f; Anton Moortgat, Tammuz, 1949, 4-9.

2 J.W. Wevers, Ezekiel, 308.

3 A. Cohen, "Studies in Hebrew Lexicography," American Journal of Semitic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40(1924) 153-185.

4 J. Levy, Worterbuch u/ber die Talmudim und Midraschim, 1924.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以西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