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讲 牧者的哀歌

 

(经文:结卅四1-611-1923-27

  感谢主!耶和华是我们的牧者。

  以西结接受神的命令,传信息的内容是要责备那个牧人,因以色列的牧人失败了,以致羊群四散,牧人没尽其责。

  人虽失败,但神却不失败;耶和华要亲自为牧人,耶和华的旨意要祂的儿子成为好牧人;且希望属祂的人,跟随好牧人的脚踪行。

  本章是一首牧人的哀歌。耶和华是牧人,为以色列的悲哀;为许多属祂的人悲哀,为各时代的教会悲哀。求神怜悯!让教会在这时代,完全转向我们的牧者耶和华;让祂亲自来牧养我们;而且让教会在这时代,能看到我们的需要。

  旧约时代的牧人,不像今天教会的牧者,不是专责牧养工作。以色列人有君王牧养他们,所以这里的牧人,是指以色列的君王;我们若略知历史背景,就有助我们明白。当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到旷野,一般观念都认为摩西是他们的领袖;不错,摩西在属灵方面领导他们,但在行政上,却非他们的领袖,也非他们的王。以色列人的王是耶和华,其它的人是耶和华的仆人;都是服事祂的,也是服事众人的。

  在耶和华为王的整个神权观念里,神权政治,是以色列民族的信仰。若在这方面偏差,就整个都偏差;若这方面对了,就完全正确了。所以当以色列民进入迦南美地之后,他们从半游牧生活而进入到农业社会,他们是无法适应的,于是神就兴吉士师来照管他们。士师也非君王,不过是耶和华的仆人作神的工;耶和华才是他们真正的王。可惜以色列民不尊耶和华为王!

  在士师记有句重复的话:“当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十七6,廿一25)那些士师也不能作耶和华的工人,故当时非常混乱。以色列人心中切望有王,到了撒母耳的时候,百姓求撒母耳为他们立王;撒母耳心中很难过,觉得他们的态度不对。我们读这段圣经时,很容易会发生误会,以为以色列人不可有君王;其实不然,以色列人需要君王;但这君王必须为耶和华的仆人,因为最主要的是耶和华作王。并非他们求立王不对,乃是他们的态度不对,他们不尊耶和华为王。

  我们想到教会需要仆人的领袖,我们需要牧者,需要领袖;但最重要的务必尊重我们的牧长耶和华,尊祂为王。若在这方面失败,问题就发生,正像当时以色列人的失败一样。当他们有了王之后,虽有先知指导那些君王,但有的君王很差。

  神是信实的神,让大·的王位得坚立。(记于撒下七16)神虽与大·立约,可惜他死后,以色列国南北分裂了,以致失去了合一的精神。北国完全偏离了神,而南国亦软弱无能。以色列国王朝失败,因他们不尊重耶和华为王。

  我们可以把以色列民族,失败的历史经验,应用于历代的教会,特别是应用于今日的教会。这是我们读旧约主要之目的。从以色列民族历史信仰的经验中,可以看到教会的分裂,而应用在我们各人的身上。耶和华是王,耶和华作王之时,才有真正的平安,有真正的秩序,然后才有和平的生活。

  在本章中,先知得着神的命令,要攻击责备那些牧人,那些君王领袖们;他们自私,没有关怀别人,没有真正尊耶和华为王的态度。

  请看今的教会,我们有否尊耶和华为我们的王,有没有尊基督为教会的元首,有没有尊重神的全能呢?

  以色列的牧者失败了,他们自私,不尊重耶和华为王;只注意自己,不关怀别人。全民族败亡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是因为工人软弱。

  在座有很多神的工人,我们当在神前坦白,谦卑承认我们没有作好的牧人,致令教会大受损失!瘦弱的没有养壮,有病的没有医治,受伤的没有缠裹,隶属的没有领回,失丧的没有寻找;作为教会的教牧同工们!求主怜悯!我们多么需要在神面前认罪悔改!因我们的失败,软弱,自私;让好多弟兄姊妹也失败软弱自私;教会不兴旺,以致不能复兴,不强壮,也不刚强。靠着主的大能大力,我们工人须切实在神面前认罪;弟兄姊妹也要在神前认罪。有时牧人失败,乃因信徒没有让牧者好好地事奉神;有时信徒软弱,因牧人没有好好地带领。神为今日教会哀哭,我们有没有听到牧者的哀歌在教会里?神的心焦急,因祂的工人失败,羊群分散。受伤的不得医治,软弱的不得帮助,是谁之责?我们在神面前当加以省察。

  在这时代环境中,牧人受了重大的压力,饱受困难,这些都不成理由。我们若真正作神要我们作的牧养工作,必须在神面前忠心。很多弟兄姊妹,在教会中感到失望;因牧者不负责任,有时确实如此;但有时信徒对牧者的认识不够,观念不正确,要求不合理;不尊重牧者,没有让牧者有机会发展工作。这是值得我们深切思想的,常听见有人投诉说,他教会牧者不行。这样到底对不对?我们当省察,到底是哪方面不行呢?你有没有为他祷告,有没有补充他作不到之处。到底你是仰望他的牧养,还是仰望主的牧养呢?这里圣经说:王要亲自牧养我们。有时我们以为牧者无助于我们,我们就失望;我们没有仰望耶和华作我们的牧者。有时我们没有好好地为我们的牧人祷告,没有尊重他,以致他失败了。

  有一次我在韩国,看见那里教会的光景,信徒都非常尊重传道人,那些传道人也不一定显得完全;但信徒们因尊重耶和华,因主的缘故,他们尊重神的仆人。我发现,信徒若尊重牧人,牧人不能不自重。这是华人教会少有的,所以牧人失败,很可能是因信徒们不尊重他。我们有否尊重神呢?若有,我们必须尊重神的工人;并非尊重他的个人,乃是尊重他的职份。当他被尊重,他就没法马虎随意自私,他晓得必须尽力而为。

  扫罗仇视大·,大·有几次机会可杀害他,但是却没这样做;并非扫罗人格高尚使大·尊重他,大·尊重他乃因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大·不是尊重人而是尊重神,所以也尊重神的仆人,尊重耶和华的受膏者。

  让我再说,我们首先要尊重耶和华;因祂是我们的牧者,我们的牧长;因重祂,我们也尊重教会的牧者。若教会牧者不如理想,我们要以祷告来帮助他,而且我们当作他所忽略的;寻找失丧的,我们也有责任,失散的我们也当领回。我们应作医治和缠裹的工作,靠着主的恩典,让瘦弱的得以强壮。关怀别人,不仅是牧者之责,也是我们每个人所当作的;若得不到教会牧者之助,耶和华是我们的牧者,祂必亲自带领,我们必须仰望祂。

  有人说,牧师喜欢强调权柄,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因为大家都是神的工人,每个工人应当谦卑在神前服事;若神的工人教会的牧者强调自己的权柄,恐有偏差之处。另一方面,虽然他不该强调权柄;但我们当尊重他三方面的权柄:

(一)蒙召的权柄,他是蒙神选召的;若非神选召的,当然就没这权柄;虽在教会工作,迟早要被挪开。

(二)因受过特殊训练,所以他有权柄。教会中虽有长执,亦有许多教会领袖们;但对于属灵方面却不甚了解。至于蒙神选召者,他们曾经受过神学训练,长期造就,属灵的事理应明白更清楚。

(三)事奉的经验,生命的经历,或者你说:“我们的传道人不属灵,经历不行。”那就他们应当自己向神负责,因为一个真正事奉神的人,应有生命的经历,事奉的经验。

  一个神的工人,固然不应强调权威,但是我们却当尊重他的权威。这是教会的次序,有了次序才有和谐。有时教会信徒的权力太大,甚至作王,要管理传道人;他们忘记了耶和华作王,牧师和其它的,不过是仆人。信徒必须尊耶和华为大,尊重神也必定尊重神的工人;神的工人既被尊重,若他自暴自弃又自私,神怎能容许他们呢?如果他们不悔改,终必被神弃绝,所以不必信徒来对付,因我们的神有绝对的权柄。最要紧的,我们须彼此认罪。传道人有很多的软弱,不洁,亏欠;不但当向神认罪,也当向信徒认罪。信徒也当向传道人认罪,这样才能看见圣灵的工作,看见复兴的异象。

  有一次,某教会请我去培灵会讲道。会前牧师告诉我,那是他在该堂最后的一周,因他已提出辞职。弟兄姊妹为了对付牧师,而安排数日聚会;特别有研讨会,提出许多问题,让讲员作出答复;然后根据作答的话,来对付牧师,当面指责他。我听了颇为难,到时我好像个审判官;但是我又不能不照圣经的话讲。我惟恳切祷告仰望神,使我有智慧诚实不迁就任何人。那天的聚会人数众多,真是来势NN;可是,神作了极奇妙的工作;那班人完全没有责备牧师。翌日,我在主日讲道完毕,牧师起来讲话,当众承认自己的软弱亏欠,流泪认罪。那时弟兄姊妹们并不因此沾沾自喜;他们也都起来认罪。那场合实在太感动人!当他们彼此认罪后,教会就因此而特别蒙福。

  教会须要彼此认罪,我们都有很多的软弱;工人也有很多的软弱。有时因工作太忙,缺少顾及弟兄姊妹的需要;弟兄姊妹也忘了顾及工人的需要。有时工人只注意弟兄姊妹的需要,顾不到自己的需要;工人有很多需要,工人的家庭有很多需要;但弟兄姊妹没有关怀,我们觉得有很多的亏欠。求主怜悯!求主的圣灵感动我们的心,让我们深深感到必须认罪;不但向神认罪,而且要彼此认罪,惟有这样,教会才能得复兴,神的工作得发展。

  当我们读到此章牧人哀歌时,好像看见神含泪为我们叹息说:“我要亲自牧养我的羊群。”牧者失败了,教会工人失败了,弟兄姊妹失败了;但神没有失败,神是我们的牧者,要亲自看顾我们。神说:“我必在美好的草场牧养他们,他们的圈必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场吃草。”(14)正如诗篇廿三篇“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羊若饥饿不吃饱是不躺卧的。

  感谢主!耶和华是我们的牧者,祂叫我们饱足,叫我们没有惊骇,叫我们有平安,叫我们在溪水旁。我们一定要仰望神,尊重祂是我们的王是我们的牧者。这样,不但我们的需要得到满足,也会顾及别人的需要。若我们单仰望教会的牧者,我们将会失望不得满足。我们当彼此勉励,一同在神面前受祂牧养。

  第16节说:“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只是肥的壮的,我必除灭。”上述最后的一句话,我们实在不明白。在手抄本,特别是旧约翻的希腊文,乃说肥壮的,还要继续看顾他们。当我们生命健壮时有两种可能,一是继续需要神保守我们;另一可能是当我们生命稍为坚强,就骄傲自大。18节说:“用蹄践踏草地……用蹄搅浑清水。”强壮力量很大。这是今天教会的问题。软弱的须刚强长进。有的人长进之后更加谦卑,更愿意服事;但是有的人稍为长进,就以领袖自居,自以为了不起。表面上好像帮助人,其实就如肥壮的羊,把草地踏践,把溪水搅成混浊。我曾提过,教会有问题,不是出于那些软弱,不热心的信徒;因根本他们不参与,问题乃出于热心事奉者。在教会有职份有参与者,义工们长执们;按理他们生命岂非长进吗?可是肥壮的,反而践踏草地,搅浊清水。求主怜悯保守我们!让我们真正知道谨慎,不然我们易于失败。

  有的人愿意事奉,但却要照他的意思作。我们别选择来工作,当选择作神的工人,作神的仆人。我个人最反对领袖这名词,唯有主是我们的领袖。虽然牧师可带领我们,但牧师也不是领袖;长执以及所有负责的弟兄姊妹,都不是领袖。我们都是工人,都应有工人的心态。工人没有自己的选择,没有自己的意思;只能照主的意思,工人是要服事的,不是领导的。那么,牧师长执及负责的弟兄姊妹,可否领导?我想可以,不过途径方面当注意,我们是藉着服事来领导;正如主耶稣基督一样,祂并没有对门徒说你们要服事;乃是祂亲身作服事的榜样,为门徒洗脚。并说:你们现在不明白,将来一定会晓得。我们若照样作,一定蒙福的。

  各位!我们别选择服事。很多人的服事有所选择;随己意服事,要人听他的话。这样算是服事吗?他不是作仆人,而是作了主人。

  教会的人太多,仆人太少;神无法工作,无法施恩,我们没有让神与我们同工。我们当尊耶和华为我们的王,让基督作教会的头;我们只作工人,工人要顺服。我们当彼此服事。

  教会在这时代,是服事的团体,我们每个人必须服事;务必尊耶和华为大,为圣,祂是我们的王,是我们唯一的牧者。我们若真正有此态度,教会事工才能发展,教会兴旺,得复兴。愿神这样恩待我们吧!

  教会在这时代,我们特别想到本章圣经末段说:“我必使他们与我山的四围,成为福源;我也必叫时雨落下,必有福如甘霖而降。”(26节)

  我们希望神向我们施恩典,我们期望恩雨大降,期望神赐福给教会。那么,我们今日当作什么呢?── 唐佑之《从以西结书看教会在这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