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第六章

 

嫉妒与陷害(六1-9

(一)

如果要说有比但以理在狮子坑中的情形更坏的事,那就要算是狮子在但以理的坑中!这位英雄人物但以理面对这种裁判,已不止一次,这是他的第二次了,他在王的朝廷供职,就与国王所用的一班哲士、占卜的、星相家、术士等面对面。他现在已经准备好,来面对另一次的──以同样的泰然处变不惊来应付。但以理是一头和平的狮子,这句话一点也不错。尤其当他面对自己所热爱的信仰原则,他是毫不退让。作者在第三章的热火@中的故事里,就表现出这种特色。现在面对被扔进狮子坑里的威胁时,再一次表现这种精神。

(二)

第三章与第六章两个故事,确然有许多相同之处。在这两个故事之中,神的忠心仆人们,皆宁可受严重的试炼,而不愿出卖他们对神的信仰和所奉行的宗教生活;他们不理会王的命令,仍然忠心的敬拜神;他们皆受到仇敌的嫉妒,而被出卖,又被定罪;耶和华派一位使者来拯救他们;控告他们的人皆遭遇到他们设谋想害这几个犹太籍青年之命运;在他们得胜以后,国王则赞美他们所敬拜的神,国王并且下诏,叫全国的人皆遵奉以色列的神。

这两个故事(其实从本书一至六章其余的所有故事),没有一个是犹太人受那样逼迫的背景。在第三章中,尼布甲尼撒严重的处罚了他们,不是由于他们是犹太人,乃是由于他们不服从王的命令,不肯俯伏敬拜他所立的金像。现在在第六章更少有‘迫害’的凭证。相反的,大利乌亲自对但以理表示好感和关切,在但以理知道他自己遭遇危险的时候,大利乌王也很忧愁,他想尽的方法要可能解救但以理。我们很难想象,但以理书的作者在安提阿哥作王的时候,面对着当时王朝的可怕的迫害,能够编造出有这种着重点的故事。这就进一步说明,这一个特别的故事,和我们所已经见到的其它故事,最少有几个,皆属于波斯王朝的传统数据,作者把他们写下来,以符合他自己的讲故事的目的。而这个目的乃是再一次鼓励并坚定忠心的犹太人,在面对试炼和苦难时,也像他们一样。这是一种被人嫉妒、被出卖、被胁迫至死的故事,他们在这个故事之中,正如在以前所讲的故事一样,也会获得神的安慰与保证──不单单是当他们受试炼的时候,神与他们同在,而且直至最后,那时他们必定在胜利上有份。

(三)

这个故事的开头是讲到朝廷里面设阴谋的情形,这类事在东方的有势力者的经验之中,是太过普遍了。在大利乌作王的时候,我们得知他在全国设立了一百二十个省长,好使他省去许多不必要的处理政务之烦琐。他又在这些省长以上,立三位‘总长’,而但以理为他们之首。由于但以理的工作表现得非常卓越,所以大利乌王想立他治理通国,有如首相之地位。因为这个缘故,另外的两名总长,以及所有的省长,皆感到他们的安全受到威胁,所以他们想找但以理的误国的把柄,政务上的过失,是一点也找不到。他们在他身上找不到‘值得抱怨的余地’,那就是说,他们找不到可以用来反对、指控他的事件──或者可以显明他在职务上疏忽的任何‘过处’。

他们在他的公务上既无懈可击,于是便开始探索他的私生活──这是人所深知的,一种嫉妒而挟恨陷害人的人所想出来的计谋。这种人时时都有,他们不尊重别人的家庭生活,以及别人家中的隐密事,而实行偷窥、窃听。他们的盼望乃是,在‘他神的律法之中’能找到一种把柄。这里亚兰文所用的‘律法’这个字,相当于希伯来文的妥拉,就是指摩西五经,这在犹太人的早期著作之中,指‘启示’,或者是神启示的‘律法’。但是用在这里则指作‘宗教’,或‘实行信仰’的意思。他们既然找不到他在政务上的任何把柄,因为他在这方面毫无错误过失,于是想在他私人的宗教观上来找,但这种事如果没有国家正式授权的话,就不算是可指责的罪。虔诚人的原则在别人窥视之下,很容易成为他们的陷阱,而在他对神的信念最坚强之处,就正是他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地方。

(四)

我们知道这一班控告但以理的人,‘纷纷聚集’来见王,他们把处心积虑所想出来的阴谋,用来劝大利乌王采取行动,好对付但以理。他们敦促国王立一条禁令,三十日内不拘何人不准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什么,这一道圣旨是以极其认真的,不可违背的誓言公布的(请参看:斯一19;八8)。这件事在大利乌方面,虽然没有历史的凭证,但是首次读到但以理书的这一部分,很容易的看得出来,这样的宣布,符合安提阿哥和其它的一些君王所作的宣称,那正是把自己比作神的骄横狂语。初读但以理书的(犹太)人,会准备把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同胞,与他们的英雄人物但以理并列,并且切盼知道这故事的结局──正如现在处于同样环境的许多读者也会这样做;因为在许多的国家中,仍然会实施那同样的阴谋,并且有同样的命运,等候守正不阿之人,他们为宗教或者为政治的缘故,不肯‘俯伏敬拜’。现在仍然有些人,随时会向当地政府举报别人,甚至是他们自己家里的人(请参看:太十36),他们竟然蠢得失去人性。这一段经文和但以理书的别处一样,讲出一句很是实际的话,鼓励在受试炼之中的人。

但以理书的作者说,对于违背王的命令之人的刑罚,是将之扔在一个槽子里或一个坑里,给狮子吞吃。他们已经设下这个陷阱,以下的几节就会告诉我们,这些阴谋之人捕捉他们的猎获的情形。

阴谋(六10-17

(一)

当但以理听到那些人用阴谋陷害他的时候,他的内心依然是毫无惊惶。控告他的人想造成一个假像,说他公然的倨傲不逊,违背王的诏令。实际上他一点也不是。他既不是倨傲不逊,又不是畏缩强权。他只是继续的行他日常所行的个人灵修。他这样行的结果,可能违背了当地的律法,就是国王所颁的诏令,但是他的内心里,有一个比那更大的律法应当遵守的。

有些事虽然可能是合法的,但是那不能作为在神的眼中看为合宜的理由。历世历代以来,属神之人常常与但以理有同样的左右为难的问题,并且也面对同样的后果。‘地上的律法’和‘良心的定律’,这两种律彼此冲突,几乎在每个世代都使人看出对神忠心而英勇的典型例子,就好像在但以理身上的这个例子一样。有些时候‘在上有权柄的人,人人当顺服他’(罗十三1);但是另外也有些时候,我们应当‘顺从神,不顺从人’(徒五29)。要分辨这两项,就需要勇气和信心,但以理就具有这两者。

鲁铁(Walter Lu/thi)注释这几节经文说:‘如果这个故事的开始,就告诉我们,但以理不是在狮子洞里,而是健壮和在王宫的心腹,我们就须要为他担心,比他已经在狮子洞里的情形担心还多。但是,我们要注意!但以理在大利乌王的朝廷里,已经升得非常的高,再没有更高的地位可以升了,这时就有一个神迹出现:但以理持守信仰依然故我。他仍然是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的成员之一,他仍然是万王之王的一个臣民,他在祂面前,仍然一日三次屈膝敬拜。’第二个神迹接着出现了,神把他从狮子口中拯救出来──和惧怕下狮子坑来比较,但以理则一点也没有这种恐惧,他蒙神保护,既没有出卖他的宗教信仰,又没有出卖他所信的神。信心就是针对恐惧的答案,但以理的信靠神之心,远胜过他对狮子的惧怕。

(二)

但以理是一位虔诚的人士,他的倚靠神,是扎根于特别的遵守虔敬的礼仪,每日有经常祷告的自律。他每日三次,按习惯上到顶楼,楼上的窗户大开,对着耶路撒冷双膝跪下来,向神祈祷。这并不是他突发的英勇行为。这乃是他经常性的和训练有素的操练,他藉着这种方法,来到神面前。有规定的时候祷告,虽然能使灵修陷于刻板,但是也能增强信心。但以理既觉得需要固定时间的祷告,并且必不改变放弃。

在旧约中常常提到房顶上是一个祷告的地方(请看:士三20;王上十七19;王下四10;耶廿三14)。而祷告时所采取的姿态,许多处的经文记载也各不相同。圣经之中常常提到人站着祷告(请参看:撒上一26;王上八22;太六5;可十一25;路十八11),双手高举过头,向天举手祷告(请参看:王上八22;拉九5;诗廿八2;六十三4;一三四2;一四一2;赛一15;哀二19;三41;次经玛喀比传下卷三章二十节;提前二8)。还有其它的祷告样式,包括俯伏在神面前(请看:创廿四26;出卅四8;王上十八42;尼八6)。但以理书这一章,和别处的一些经文一样(请比照:拉九5;诗九十五6;路廿二41;徒七60),他们皆是采取跪的姿势,这是一种谦卑,尊敬,顺服神的表示。

但以理面对着耶路撒冷祷告。这是旧约时代希伯来人祷告的习惯;他们祷告的时候,朝着耶路撒冷的圣殿(请看:王上八354448;诗五7;一三八2;结八16;次经多比传三章十一节;以斯拉续篇上卷四章五十八节)。后来,犹太人被分散到世界各地的时候,被分散的犹太人就想到朝向自己的故国以色列,在以色列地的犹太人则朝向耶路撒冷,而在耶路撒冷之犹太人,则朝向圣殿。耶路撒冷和圣殿不单单是宗教的‘地方’,而在这里同时也是宗教的‘表号’,代表永生的神在他们中间,并且也代表以色列人信仰的合一,以及将来要把外邦人聚集到‘神之城’。

但以理‘一日三次’祷告。这当然说明在希腊时代,也可能在波斯时代,在虔诚的犹太人中间的一种模式。诗篇五十五篇十七节说,这位诗人‘晚上、早晨、晌午’一日三次向神祷告,不过,这不像是说明已有了固定的祷告时间。那要到以后才有。而反映在但以理书中,那里说到一日三次献上祷告,那一定相等于早晨向神献祭(请参看诗五3;五十九16;八十八13;次经的所罗门智训十六章廿八节),戏晚祭(请看王上十八36;拉九5;诗一四一2;但九21;次经犹滴书九章一节)以及在日落时的献祭。

(三)

串谋陷害但以理之人,有了他们所需要的一切的证据。既然证实了但以理向他的神祷告,就来见大利乌王,提起他曾经庄严的应承,并且要求他惩罚敢违背这条法律之人。到了阴谋成功之时,他们才透露要处罚的名字。大利乌王于是大大的忧愁,并且想尽一切方法来拯救但以理,但是最后终于向他们的压力让步。照他的命令,但以理被扔进狮子坑中。据说在古时东方有些君王,养些动物放在园中,有些臣仆就猎取狮子作为游戏。这里的故事可能说明国王把狮子养在坑中的目的,既是为着娱乐,同时也为着用做行刑的工具。有一块大石头辊在狮子洞口,并且加上国王的封印,可能是一块胶泥‘填上去’,以禁止任何介入。但以理就听天由命了。

有些解经家注意到卞真(Bentzen)所提出的一种看法,他说,但以理被扔下狮子坑这件事,可能与古代神话中的君王,降到下界有关;狮子代表威胁他的魔鬼。在诗篇中,照这种看法,把狮子坑或陷阱当作死亡的境界,而但以理就身受这种危害。不过,如果真有这样暗示的话,那是很不可能成为事实,因为超过人的想象或使用专门术语。这是一个清楚的故事,其意义也清楚。

基督徒读者可能想到,比但以理更伟大得多的一位,祂也花很多的时间祷告;同时也想到在但以理和耶稣身上相似的地方。耶稣也面对着耶路撒冷,和在那里的圣殿。祂离开市区,退到宁静的客西马尼园,并且在那里祷告了三次。祂在那里被自己的一个门徒出卖,被交给官府,在祂身上虽然找不到丝毫的过失,祂还是被判处了死刑。祂下到阴间的深处,有一块大石头辊在祂坟墓的洞口,外面有印封住。当第三日的清早,这大石头从墓门口辊开的时候,别人看见祂已经复活了,那是神的大能,使祂从死里复活。这是一种幻想的对比吗?可能是,但是但以理书的作者在这卷书的以后一章(请看第十二章),表明他对复活的信心,对于这样的推想,提出进一步的概念,并且注明他的信息说,神不会把祂的子民留在死亡的阴间,乃要拯救凡信靠祂的人。

救出狮子坑(六18-24

(一)

大利乌王从狮子坑回到王宫,终夜禁食,并且睡不着觉。他拒绝任何的‘声色之娱’──这是一个有好多种不同译法的字,指食物、音乐,或者是跳舞的少女,或者(给它的意思稍为加以修改)指妃嫔之伺候。他在一清早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急忙起来,去到那狮子洞边,哀声呼叫但以理,他称呼但以理为‘永生神的仆人’。他既听到但以理在狮子坑中回答他,说神差遣使者,封住狮子的口,他心里当然非常高兴。吼叫的狮子,因神的良善,竟然被变成‘纸老虎’!因为但以理在神和王面前,皆是正直而无辜的,所以狮子一点也没有伤害他。王再下命令,人就把但以理从狮子坑里檕上来。但以理好像被扔在烈火@中的三个犹太青年一样,蒙救了出来,他身上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这一次也正如上一次一样,控告他的人,连同他们的妻子、儿女、也陷入自己所掘的坑──他们被扔进狮子坑里。作者在这方面,加了一句戏剧化的润饰──在那些人远没有落到坑底的时候,他们的身体就已经被狮子抓住,并且把他们的骨头咬得粉碎。

(二)

在我们想到这个令人庆幸的故事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会想起某些经文‘好像丛林中的一只狮子’(一句和司布真的话对应的话)。作者心目中,一定有像诗篇五十七篇第四节以下的一段经文:

我躺卧在狮子之中,

仙们凶残的吞吃世人之子;

他们的牙齿是枪、箭;

他们的舌头是快刀……

他们在我面前掘了坑;

自己反掉在其中。

他心里或者有诗篇九十一篇十一节以下的经文:

因他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

在你行的一切道路上保护你……

你要踹在狮子和虺蛇的身上;

践踏少壮狮子和大蛇。

我们在但以理书第六章所见的,正如他所写出来的,是这些诗句戏剧化的叙述,宣告作者对神的信心,和对神的拯救大能的保证。

值得我们注意的一件事,就是在但以理书第三章和第六章所提到的两个相关的故事,实际上在希伯来书十一章三节以下一并提到,作为纪念以色列人古代的英雄:‘他们因着信,堵住狮子的口,灭了烈火的猛势’,而这些故事以后又用到领导犹太人争取独立的玛喀比身上,他‘脱了刀剑的锋刃,软弱变为刚强,争战显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军’(来十一34;请比照玛喀比传上卷五章一节以下)。

把狮子指作为邪恶,或作为危险;而神因祂的怜悯,把属祂之人从狮子口中救出来的经文,也见之于新约之中。例如,彼得就说:‘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保罗对提摩太说:‘我也从狮子口中被救出来,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提后四1718)。他从以弗所写信给哥林多的教会,说:‘我……在以弗所同野兽战斗’(林前十五32),他因蒙神的拯救与有活泼的盼望而喜乐。在哥林多后书一章八节以下,他可能响应这种经验,说:‘我们……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他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并且我们指望他,将来还要救我们’(林后一8-10)。

(三)

我们知道,这一班阴谋想陷害但以理之人,他们自己遭遇到他们为但以理所安排的命运,正如以斯帖记之中,哈曼为末底改预备了一个五丈高的木架,他本来想把末底改挂在其上,但这木架反而是他为自己所预备的(请看:九10以下)。我们在这里有一个lex talionis,就是‘一报还一报’(tit for tat)之定律的例子,这种事在古代的世界非常普遍。就在起初和用意上来说,人看出这是一种怜悯的定律──一条命抵一条命,并不是用全家人来抵偿一条命;但是到以后一而再的实施上,对于全家一致同谋的背景,并且对作恶之人不单单对他个人,为实施报复起见,也祸及他的全家及亲属(请参看:书七24以下;撒下十四5以下;二十一5以下;斯九10以下)。在以色列民中,已经发出反对为报复别人的罪而刑及无辜之人的呼声(请参看:民十六22;申廿四16;耶卅一29以下;结十八1以下)。但以理书的作者,在这方面最低限度,比以色列的宽宏大量之人,要落后得许多,他还

没有获得‘爱之律法’的异象。那是见之于新约之中,那种律法主张与仇敌和好,来代替报复,并且主张以善胜恶(请看:罗十二17以下)。

大利乌王与以色列的神(六25-28

这一章的结束时,记载大利乌王下诏,称颂但以理的神掌权,祂的国度永不败坏。至于但以理本人,则一直到波斯王古列在位的时候,大享亨通。这个圣旨由大利乌王颁下,与第三章由尼布甲尼撒所颁的圣旨,有一个密切的相似之处。在每一道的圣旨之中,巴比伦王都承认以色列的神,并且也吩咐地上的各族皆要尊崇这位神。在这一章之中的承认,反映出主前五三八年的情势,那时波斯王古列征服了巴比伦以后,颁下诏书,准许犹太人重行回到巴勒斯坦,在那里建立他们的宗教(请参看:拉一2以下;四8以下;六3以下)。

在这一章大利乌承认但以理的神,是永远长存的活神,祂也搭救人的生命

(甲)‘活神’这一词,是旧约之中一个有特色的名词。如果与无用的偶像比起来,祂则为祂的百姓积极作工,自从祂领他们的祖先出离埃及地以来,祂就在他们的悠长历史里,一再的显出凭证。‘祂不是从人的生活之中想象出来的概念,乃是在人的生命之中显明出来的一位……祂乃是耶威,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们从祂的作为,就能认识祂是怎样的一位神’(摘自罗宾生H. Wheeler Robinson之言论)。

(乙)祂也是‘忍耐的神’,祂的国和祂的权柄永不败坏,而祂的权柄永久稳定。祂是一位神,新约描述祂是‘众光之父,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一17),祂的信实既没有改变,并且也不改变祂的原则。

(丙)这位永远长存的活神,并且是‘搭救人的神’。祂‘在天上和地上’所行的神迹奇事,皆是为拯救但以理得以‘脱离狮子的权势’,两者完全是一体。每一项在它本身都是奇妙的,并且显明神的良善与大能。因为但以理‘信靠他的神’(23节),所以神拯救了他。

大利乌王的谕旨,当然会忠实的反映但以理书之作者的信念,他生活在一个有挑战性的转变时代,并且面对生命的危险。他的读者在动荡不定,并且受到威胁与试炼之际,一定会从圣经的这些保证之中(正如我们一样),找到某种盼望的依据。――《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