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第十章

 

另一个异象(十1-9

我们现在看到但以理书的末后异象,这和前几章的异象一样,是关乎末后的日子,以及进入那日子以前所发生的重大事件。它的描述包括三章,所以读者宜将这三章一口气读完;第十章形成一篇序言,十一章讲到这异象本身和它的解释,而十二章则作为结论。

(一)

预备1-3节)。‘波斯王古列第三年’(日期不十分重要),‘有事’(译者注,这个字在英文是‘有话’)显给但以理──是神的晓谕(参照:九23),而但以理就加以注意(不如说,他就‘明白’),这‘事’是‘真’的,含有神的晓谕的内容是可靠而不能更改的。这是(按字面说)‘一大批的天军’,这里所指的,是在经文中所提的在天使之间的‘大争战’,或者更可能是在他自身里面,藉着他的经验所带来的‘大争战’。

希伯来文的‘晓谕’(Oracle),在旧约之中有时可译成‘重担’,这点是重要的。当神对祂的仆人讲话时,在他们身上就有一种沉重的义务,既要明白神晓谕的意思,又要付诸实行。所以领受神的话语,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耶二十9)。它常常使人内心大大痛苦,灵里挣扎,直到这个问题解决以后才得平静。‘大争战’不是描述这种经验的一个太强烈的词语,凡面对这种情形的人,皆会清楚知道。

但以理领受了神的‘话语’以后,就想明白它的意义与所指的是什么。他为这件事求神启示,并准备自己,以便领受。在启示文学的书中,一般有几种准备,其中可能包括使用规定的饮食(请看:以斯拉续编下卷九章廿三节以下;巴录二书廿九章五,九节),或特别的饮料(以斯拉续编下卷,十四章卅八节以下)。在其它情况可能采取‘禁食’的方式,就是这里所用‘悲伤’这个词来暗指的。这一章所说的三个星期的禁食(悲伤),与以斯拉续编下卷六章卅五节有趣地相符合,在这两次禁食以后,都立刻获得重要的启示。我们已经看到,人的肉体上准备好,和灵性上能领受(参看:九3-19的注释──为国家祷告:祷文{\LinkToBook:TopicID=156,Name=為國家禱告:禱文(九3-19})是密切相关的两个要素。主耶稣的教训,和祂自己生活的见证,皆清楚说明,禁食是顺服神的一种表号,也是祷告的同伴(见可九29旁注)。

(二)

天使的异象4-9节)。正月二十四日,正是以色列人逾越节和除酵节的那一个月(请看:出十二1以下),但以理觉得他自己身在希底结大河边,突然之间,他遇见一位放光的有‘人’的面貌,在他面前。这个异象使人想起以西结书第一章所描述的。这种形像是一位天使,可把他认作加百列,在这一章的后面提到他的名字。他的面貌如闪电,眼目如火把,身体如水苍玉。

这位光明灿烂的人物临到但以理的结果,使他浑身无力,面貌失色。面伏于地好像做梦一样的沉睡了。他的同伴不像他,他们没有见到这异象,但他们深觉醒到有可怕的事发生,所以大大战兢,逃跑隐藏。这使我们想起记在使徒行传第九章与廿二章,扫罗在下到大马色的路上悔改的情形,他的同伴也没有看到他所见到的,但他们深深的觉得有不平凡的事发生。但以理虽也像扫罗一样,听到一个声音;但是也不像扫罗,他不能分辨这声音,因为天使的声音是‘深渊怒吼的大声’。

老一代的注译家认为,但以理所看见这位光明灿烂的人物,是荣耀的弥赛亚,即他们的主耶稣。因为启示录一章十三节以下,这一段经文和但以理书这一段的描述非常相似,所以他们觉得自己的见解获得支持,那里也描述‘有一位像人子的’,从死里复活,又得了荣耀的基督,他显出光明灿烂的形像,约翰一看见就仆倒在祂脚前,像死了一样(请看:八章十五至十九节注译)。就连主耶稣在世上工作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祂的门徒皆深深的认识祂光明的质素(路五8),使祂显为出类拔萃卓尔不凡的‘超乎一切的质素’,有如光照在黑暗里一样(约一7起)。祂在登山变相时显出的‘荣耀’(太十七2:可九2),不过是那更大荣耀的一瞥而已,那荣耀原来就是属于祂的,将来有一天要显明,反映神本身的荣耀(来一3)。属祂之人将来也要像祂,最后要变成祂的形状,并且‘荣上加荣’(林后三18)。

奉差遣的天使(十10-十一1

这里和本书别处所记的一样,但以理面对超自然也超乎人类的这一位,这是他的一个可畏的属灵经验。他在这位大君王以及众天军的气派不凡的威势之前恐惧战兢。但是到了末后,他知道他们乃是反映神的天威,而神是帮助以色列民的(请看下一段注释──米迦勒的救援{\LinkToBook:TopicID=165,Name=米迦勒的救援(十10-十一1)(續)}),他自己就是以色列民的代表。

(一)

这几节经文有三次提到,这位天使‘摸’但以理,使他重行有力量,并且恢复功能。

第一次是当他面伏于地、像梦幻一般的沉睡的时候,有一只神秘的手按在他的身上,使恐惧战兢的他,用膝和手掌支持微起。但是对于这一位‘大蒙神眷爱’的但以理来说,则不需要采取像牲畜那样的俯伏姿态,所以吩咐他‘只管站起来’,保持作人的姿态和尊严。他根本不须要恐惧战兢。他没有值得惧怕的事。相反的,他有充份的理由从神获得确据,因为当他一禁食,刻苦己心,在神面前谦卑自己的时候,他的祷告便立刻蒙神垂听,并且派一位天使到他那里。我们在这里又看到与第九章同样的保证,神会很快的垂听人的祷告,并且来帮助真正寻求祂的人。

第二次(来摸但以理)使他不安的,并不像第一次那样的是出于一种灵,乃是天使向他讲话。这位天使来向他解释,‘在后来许多日子’要临到以色列百姓身上的事。‘因为这异象关乎后来许多日子’。但以理将要领受先知哈巴谷所指的异象(二2以下),这异象‘必然临到’,到‘一定的日期’(末日)就要应验和显明。但以理再次大感惊奇。脸伏于地,哑口无声(请参照:出三26;廿四27)。但是有一位‘形状像人的’再一次摸他的嘴唇,使他有力气说话:正如以赛亚的嘴唇蒙神用火炭洁净(赛六7);以及耶利米的嘴,蒙神赐能力以后,他就能讲出先知的信息(耶一9);这样,但以理的嘴唇就能响应神的话语了。

第三次摸他的时候,他承认这异象使他浑身无力,毫无气息,他因见这异象就‘大大愁苦’,好像妇人将要生孩子的阵痛一样(这就是痛苦临到他的光景,这样的译法比中文的‘大大愁苦’意思强烈而明显得多,译者注)。他承认他的软弱,因为他是谁,竟配与这样一位尊贵的天使谈话呢?所以这位天使再一次摸他,使他重新有力量。天使再一次吩咐他不再惧怕。天使再用圣经时代惯用的话语和他交谈,好像朋友在通讯之中的问候一样。他开头的话是‘愿你平安’,接着则是结尾语‘你总要坚强’。这位天使是他的朋友。他没有理由惧怕他的尊严或是奥秘,实际上,但以理是大蒙神眷爱的。

这一段所用的这些话,强烈提醒我们,有一位‘比天使尊贵得多的’(来一4),祂一再的吩咐祂的畏惧的门徒不要怕(太十2628;廿八5),祂给他们祝福,赐他们平安(路廿四36;约二十192126)。这些经文使我们记住,在主耶稣的事工中,祂用手摸所表达的言语,和祂口中所讲出来的话是同样的感人而有效。祂轻轻地按手在这个或是那个人身上,为他们祷告(太十九13);当别人把孩童带到祂那里的时候,祂就把他们抱在怀中,‘按手给他们祝福’(可十12)。祂藉看着这种行动,不单单把自己与软弱无助之人,也与患病和被压迫之人等同起来。所以,祂拉着眶鲁女儿的手,使她复活(太九25;可五41;路八54);祂伸出手来,医好许多患病之人(何六5;路四40;十三13),使聋子能听见,哑巴能开口(可七32;八23);祂用手指一摸,就使瞎子能看见(太九29;二十34),也使长大痳疯的洁净(可一41)。

祂以前是那样,现在也是一样,祂用爱心与理解的轻抚,把生命与医治给与接受的人。祂使悲伤的人获得安慰;沮丧之人有盼望;使软弱的人得能力。藉着祂所作的,祂的无限的大能,赐给领受的人。

米迦勒的救援(十10-十一1)(续)

(一)

这几节经文里面有论到服役的天使的记载,使读者认识在天上众天军的‘大君’之间,也有非常希奇的争战(八11以下),神设立这些天使管理地上的各国。这一位天使解释,虽然从但以理第一日禁食祷告时,神已经应允,派他到但以理那里,但他被‘波斯国的魔君’拦阻了二十一日。这‘魔君’是看顾波斯国的天使,他可能恼恨这位服役天使的任务,以及他所要带给但以理关于神将为以色列人伸冤的启示。幸而在‘大君之中’有一位天使长米迦勒出现,他与波斯国的魔君争战,遂使这位服役的天使能继续前行。在他的任务一完成,一旦将启示告诉但以理以后,他要回去继续与波斯国的魔君交战,胜了他以后,他还要照样的对付‘希腊的魔君’,等他完成了这一项任务以后,他‘要将那录在真确书上的事告诉’但以理,那里面有许多关于未来的事,记在本书第十一章,那里面清清楚楚的预告波斯与希腊两国的失败,这些事接连发生,直到末了。无怪乎保护这两国的魔君反对传这种可怕信息的使者。但这两名魇君不会有机会反对这位服役的天使,因他得到护·以色列的天使米迦勒站在他一边。

(十一章的第一节看起来很难懂,它应当连在第十章的末了,并且作以下的读法:‘……至于我〔就是服役的天使〕自从玛代王大利乌元年一直帮助他,给他援手,和加强他’〔金士宝H. L. Ginsberg改译。〕)

(二)

在这短短的记述之中,藏有许多关于天使的知识,本书的最初读者对这种知识一定会非常熟悉。关于天使的这种信仰已被广泛的传开,就是说神已设立各国的守护天使,形成与地上相对的在天上的外邦众君王,而神透过这些权势,拯救祂的以色列百姓。在地上列国之间的争战,在天上各国的守护天使之间也有相同的战争,他们一起介入这战争。当一位特别的守护天使胜了他的同伴天使的时候,他所管理的这个国家,也会胜过他地上的邻国。这些守护的天使像地上的国家和君王一样,他们能掌握权柄,完全是出于神的许可旨意;他们使用自己的权柄要对祂负责,如有滥用,将要受审判和受刑罚。同样,他们所管理的国家也要受神的审判。这样看来,地上历史的关键,将从天上发生的大事发现。历史的意义,在超越历史、也在历史之上的灵界中可以找到。

关于各国皆有他们自己的守护天使这种看法,也见之于:禧年书(参见十五章卅一节以下),以诺一书(八十九章五十九节以下),拿弗他利之约(The Testament of Naphtali4-6),以及死海卷轴(战争卷轴,第一卷)。在这种概念的背后,有申命记的一段经文:‘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邦……就照以色列人的数目,(或者,照希腊文的译本:‘照神众子的数目’,)立定万民的强界,因为耶和华的分、本是祂的百姓;祂的产业本是雅各’(卅二89)。希腊文的译本暗指地上的万国,皆交给天使的权力去管理,唯独以色列是留给神的。

(三)

这一段经文使我们见到加百列所称呼的‘你的大君,米迦勒’,就是守护神子民以色列的天使长。这是最早一次论到米迦勒的名字。在以诺一书九章一节;二十章五节;七十一章九节,以及战争轴卷第十四卷之中,称他为天使长,是与‘黑暗之子’交战的领袖,正如在以后的启示文学和拉比的著作之中也常常见到他。在新约之中有两处特别提到他,一处是在犹大书第九节,暗指他与魔鬼为摩西的尸首争辩,那似乎是出自摩西升天记(Assumption of Moses)著作中的故事,并且在以后的拉比著作之中提到这件事。第二处是在启示录十二章七节,那里说他与其它的天使,与那代表魔鬼的大龙战争。这个故事摘要记载在英国康文德里主教堂(Coventry Cathedral)的正面,伊匹士丁(Epstein)的宏伟巨像之中,在那里米迦勒拔出剑来,站着准备给予这一个大仇敌(Great Adversary)以致命的打击。

(四)

与这个故事有关的经文,乍看起来似乎不太明显,但是这种想象与对于天使的学问,是主前第二世记的一种有力的信息,它对于主后二十世纪的读者,也不是毫无意义的。

(甲)例如,如何把旧约当作整体来看,它讲得非常清楚,不单单是每一个人,乃是所有国家与民族,神都关心。但是但以理书和在以后的启示文学更进一步的说明,地上的国家与他们的统治者,是在超越他们的势力管理之下,那种势力常常与神的百姓作对,并且威胁想破坏神的旨意。然而,我们可能想法解释这些‘势力’,事实是许多国家,正像个人与机构,发展起属于他们自己的‘个性’,这种个性可能常常与神的旨意争战。

(乙)它认定神一定要保·祂的百姓,不管他们看起来是多么的脆弱和无助。软弱无助的但以理,代表微小的以色列民族,和波斯与希腊的大能魔君天使成一个强烈的对比。但是真正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神的使者米迦勒帮助他,要保护他,拯救他。这当然是凭着信心,而不是凭眼见;因为神从来没有把但以理介绍给米迦勒,他甚至也没有见过这位天使。他必须以信心接受,认定蒙天使保护的确据,知道米迦勒在为他争战。这使我们想起以利沙的仆人的故事,他和主人以利沙在多坍被围的时候心里惊慌,以利沙求神开他的眼睛,他就看见‘在以利沙的周围,满山的火车火马’(王下六17)。受压迫者就以这种精神可以高唱:‘我们至终……必然得胜’,而主基督的子民也以这种精神,能够说:‘主耶稣阿,我愿你来,阿们’(启廿二20)。

(丙)它宣告神的百姓所作的争战,已经得胜。加百列满有把握的把米迦勒留下来独力应战。他本人以后要回去对付仇敌,然后再对付希腊国的魔君。他们藉着伟大的帝国与强大的军兵所表现的力量,一点也不能阻吓他。他在紧急的时候,正当战争激烈之际,抽空来到但以理那里,向他和神的百姓保证,在末后的日子,一切的事必然顺利,并且结局快要来到。这使我们再一次记起,有一位比米迦勒伟大得多的主耶稣,藉着祂从死里复活,向神的百姓保证,藉着祂‘已经得胜有余了’。正如保罗所说:‘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罗八38以下)。我们藉着祂与祂复活的大能,也要得胜。――《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