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第十一章

 

历史的一课(十一2-20

(一)

到了最后,这个时刻终于来临,这位天使把本书十章一节所指的话,向但以理说明。那是从古列王到安提阿哥之间的‘精简’历史,是一篇容易学习的课文。‘启示’虽令人读起来沉闷,但是对但以理来说,它宣告一个绝对真实事件,尽管迹象与之相反,但神掌握世人的万事,祂必要拯救祂的百姓,脱离压迫他们之人的手。‘结局’已经临近了,那时神对祂的百姓所有的永远的目的,必要显明。

这里的信息,除了没有用想象的或是象征性的词语来帮助以外,和以前几章的一样。这里以明白的不变的历史事实,给出神拯救祂百姓的保证。这里虽然没有提出人的名字,但是不同的人物,当他们昂首阔步的走过政治舞台时,是不难认出的。他们一个一个的站在大众面前,照射灯光在他们身上,受到批众的鼓掌,只是短短的数年,一代过去,一代又来……以后还有另一代……又是一代。权柄,财富,与成就,皆是光辉耀目而骄人的事,但是,这只像小孩子手里所玩的‘火花’一样,一燃就熄,一无所有。所以强大而气焰不可一世的君王和国家,也是如此。神以祂的智慧,容许他们在舞台上活跃、控制世局,以自己的伟大为夸耀,只是短短的时间,最后的行动仍属于神和祂的百姓以色列,神的子民到了最后,必要承受神的国度。

(二)

这里所讲的故事大多数都是已往的历史,不过用预言式写出来,从波斯时代开始,直到安提阿哥.以皮法尼的时代,再到本书作者的时代(2-39节)。从四十节起,就不再是历史,而是正式的预言,我们看到它所讲的事,很难确定各样的事实是什么。

这里面没有多提波斯王古列(2节)的权力,以及亚力山大大帝的惊天动地的成就(3-4节)。只用一节描述他们的成就──似乎神对伟大的解释,和世人的看法完全不同。亚力山大的国度被粉碎,被别人分裂(4节)。多利买一世是(‘南方的王’),和西流古一世(‘他的朋友’之一)赢得控制权(5节)。在某一时候,他们两家藉着婚姻而联盟,安提阿哥二世休了他的妻子劳迪丝(Laodice),而娶多利买二世的女儿贝丽里丝(Berenice),劳迪丝则兴兵攻打贝丽里丝和她的儿子以泄愤报复。贝丽里丝的哥哥多利买三世(‘这女子和本家必另生一子,’原文作‘这女子的根、必另生一枝’)、攻击西流基(Seleucids)王国的保障,并掠夺圣殿的金银宝器(7-8节),击退了敌方的反攻(9节)。安提阿哥三世(被称为‘大安提阿哥’)在以前被多利买四世在拉非亚(Raphia)击败以后(10-12),又招聚许多军兵(13节),赢得不满政府之人的支持,其中有些是犹太籍的叛乱分子(‘你本国的强暴’,14节),最后终于控制了巴勒斯坦(‘那荣美之地’15-16节)。他的女儿克里奥帕特拉(Cleopatra中文和合译作‘自己的女儿’,英文是‘妇人的女儿’)嫁与多利买五世,却与自己毫无益处(17节),但是最后在主前一九○年,他在马格尼西亚(Magnesia),终于被罗马的‘将军’锡比奥("Commander" Scipio)彻底打败,他被逐出,归回‘他自己的地方’(18-19节)。这里所指的是安提阿哥三世之子与继承人西流古四世和他的大将海里奥多罗(Heliodorus,‘横征暴敛的人’,20节),最后也指这一名恶棍,安提阿哥三世的另一个儿子,安提阿哥四世,就是以皮法尼本人,我们在下面几节要更多的讲到他。

(三)

作者在写这历史大事的概览之中,仙他有丝毫的傲慢;只是安静的相信,‘神使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祂的人得益处’(罗八28)。从历史的伟大运行,和神的百姓以色列身上,都可以看到神在动工,并且看到神的百姓至终必要得胜,这是旧约传统所留下来的最伟大的贡献之一。这并不意味着以色列人可以免除受苦和被剥夺。相反的,以色列人正是藉着受苦,才达到他们的目标。在神的安排之中,被掳与被救赎出来是密切相关的两件事。他们是神事工之中的凹凸两面。在这两件事之中,我们皆看见神的手,紧紧的掌握住万事的运行,绝不会让他们出轨,不受控制;总要叫他们在最后达成祂的旨意。

这种祟高的信仰,也被基督的教会承袭下来,并且在新约之中充分的说明,在主耶稣基督的生活和见证上,有最美好的表现。对祂来说,受苦与受死并不否认神慈爱看顾,而是加强之,并藉着这些,才使神的公义得胜。神永远作王管理一切。当主耶稣在彼拉多面前受审的时候,这种情形戏剧化的表现出来。彼拉多代表罗马帝国的权柄与能力,他向主耶稣说:‘岂不知我有权柄释放你,也有权柄把你钉十字架么?’主耶稣的答复,归纳了但以理以及历世历代对神忠心之人的信仰,祂说:‘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约十九10以下)。但愿各国的政府和首领皆以此为鉴戒!独裁者与专制暴君也应当小心!谋事在人,成事在于神!

安提阿哥:卑鄙的人兴起(十一21-35

作者现在讲到一个是读者太过熟悉的人物。他在八章二十至廿五节,已经用生动的词句,在公绵羊与公山羊的异象之中描述了他。他在这一段再用更为清晰的笔法,讲述他的情形,作者有充分的信心,宣布他的末日近了。经文之中虽没有提到他的名字,但他的读者一看就会知道他正是这个暴君,安提阿哥.以皮法尼本人。

(一)

他的暴露:圣经描述他是一个‘卑鄙’的人,他用‘谄媚的话’得国(21节)──这并不是不常见在政治、商业、或其它方面获得权柄或地位的方法。他势如洪水,‘冲没败坏’的敌军,包括‘同盟的君’(这当然指大祭司阿尼亚三世),他必继续的行诡诈(22-23节)。他表面上装作为和平而来,却抢劫掠夺,把掳物散给各人(24节)。他满有把握的预告他下一步所要采取的行动(25节)。他在主前一六九年,借口支持他的外甥非罗米托.多利买,而进兵埃及,假意友好,其实全是谎言,但计谋‘却不成就’。他没有办法改变神的‘定期’(26-27节)。他听到在耶路撒冷有骚动不安,他就认定这是出于犹太人的宗教,因为‘他的心’反对犹太的宗教(‘圣约’)。我们知道他杀了那里的许多人,又劫掠圣殿,带了许多财宝回往本国(28节)。过了几个月之后,他发动对埃及的第二次的攻击,但是他这一次被罗马的军队迫回(‘基提战船’,在死海卷轴之中,也提到一件相类似的事西)(29-30节)。

这是一幅非常熟悉的图画,同样很好地描述一个专制暴君,不管是个人或是集体;是属于这个世代,或属于其它任何世代。他从默默无闻开始,踏上显要的地位,凡不顺从他、抗拒他的都被他打倒在地。他以巧言勾引,得人喜欢,又以两种不同的面孔,获得权势地位,他对于较小(软弱)的人类一点不顾惜,他除去阻碍他的人。他极其贪图权力,抢掠了许多的财富。他用礼物和贿赂收买到‘许多朋友’。他对他自己的能力满有信心而去攻击他的仇敌,并使用各样借口,企图达到目的。所以,他常常不理他们的恳求,攻击那些被他憎嫌的宗教,以为那些宗教反叛他的统治。

(二)

他的迫害:安提阿哥现在定意要彻底消灭犹太人的宗教(30节)。他亵渎圣殿;在那里设立一个祭坛,以及宙斯的崇拜表号,他就是‘那行毁坏可憎的’(参见八13-14注释──几时才应验呢──痛苦的呼声{\LinkToBook:TopicID=149,Name=幾時纔應驗呢──痛苦的呼聲(八13-14};九25-27的注释──还有一个七{\LinkToBook:TopicID=162,Name=還有一個七(九25-27)(續)}),他要‘除掉常献的燔祭’(31节)。有些犹太人在压力之下屈服;另外有些人,在经文之中称为‘民间的智慧人’,不畏他们的生命财产受攻击和逐出家园与国境而流放异地的威胁,坚守自己的立场(32-33节)。他们获得帮助──这个暗示无疑是指玛喀比家族的起义,就是在玛他提亚和他的儿子犹大的领导之下,反对安提阿哥的统治的──但这只是‘稍得扶助’,这句话暗暗指他们的真正帮助乃在于他们的神(34节)。在他们中间虽然有‘谄媚人’,但忠心的‘智慧人’无疑是有的。他们中间有些人被刀杀,但是藉着他们的受苦与受死,却要‘熬炼’并洁净他们整个的民族,直到神所预定的‘末了’(35节)。

(甲)对于神的‘忠心子民’之逼迫与困扰,有一种对现代相类似的警告。宗教──尤其是犹太教与基督教──是渴望获得权力的专制暴君或极权国家,无法抵制的目标。不管他们是左派或是右派,皆想要拔除之。他们定出条例,把这些‘祟拜’纳入控制之下,教会和祭坛被拆毁;圣经被没收,传这种教训要受到禁止,作见证被划定界线范围;会众要‘登记’;宗教活动受到调查;违背条例者,可能被判以徒刑或充军,或者两种刑罚兼有。这一类的政府皆把宗教看成对他们安全的威胁;在所有否认神的权威,或者说,否认神存在的极权企图之中,宗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颠覆破坏。他们必然要对付这些宗教。他们虽使用谄媚,假意奉承,以及让步,但是,那样只是笑里藏刀,丝绒包着铁腕,外柔内刚。

(乙)暗指玛喀比家族起义使人产生一个痛苦的问题──为自己的百姓、或是为别人维持或者赢得自由应否使用武力?对这个问题不容易答复,尤其是本身没有介入这种冲突之人更难答复。有些邪恶的事,应大声疾呼的要求改进,但是任凭你用尽和平的手段,想改变那环境,它们依然如故。诉诸武力维护人类的自由与权利,惹起了道德的问题,以及在良心方面的难以决定,现代的基督徒对这些事继续感到痛苦,得不到结论,而‘忠心的基督徒’也因这件事而意见分歧。

但以理书的作者不谴责人使用那样的方法,以获得自由。但在另一方面,他也似乎没有太过着重于这方面。对他来说,这种事只是‘稍得扶助’。他觉得他的同胞不应当不顾事实,即他们在本质上是参与一场属灵的战争,他们的信心不应当放在刀剑这方面,乃应当放在神的公义与大能上。到了神的‘定期’,祂能使他们的争战告一段落。

(丙)我们知道,某些‘智慧人’因采取反对压迫者的立摥而被杀。但他们的死绝不会归于徒然。他们那样的殉道,是为百姓作了挽回祭,是洁净和熬炼他们如金属被火熬炼一样的发出光泽,并且好像一块布一样的漂得洁白(请看:启三18)。

这里所用的言语,使人强烈想起以赛亚书的‘仆人之歌’(五十二13;五十三11),一种替人牺牲的精神(赛五十三3以下)。藉着这位‘智能人’的死,‘许多人’被洁净了。库穆兰立约者看到他们自己应验这位‘受苦的仆人’,完成祂和但以理书称为‘智慧人’同样的事工。他们相信,藉着他们的顺服与受苦,可以为百姓赎罪,并使他们归回公义(赛四十三1)。

但是有比他们更伟大的另一位,祂看到在自己身上,以及弥赛亚的职事上,真正完成了以赛亚所预言的仆人和但以理所预言的殉道者。耶稣在十字架上甘愿为全人类舍去祂的生命,作为‘赎价’(罗五11)。藉着祂所流的宝血,祂成为全人类的‘挽回祭’(罗三25;约壹二2;四10)。

安提阿哥的任意而行(十一36-39

在异教徒作者笔下的安提阿哥的一生和所作所为,记载他是一个最渴望虚名之人;他想为许多神广建庙宇,并献上大量礼物给他们而享盛名。但是对但以理书的作者,他的唯一特点是一个全然狂傲之人,并且亵渎以色列人的神。

他是一个善于理事的人,根据当时环境的要求,使政治优先于宗教。

(甲)他不惜付任何代价,必使他的国家强大且统一,所以不容有地区性和各省的神祇存在。那些神是使国家分裂的因素,有太大的危险。

安提阿哥当然不是最后一名征服巴勒斯坦的君王,对那里的一切敏感之事,皆以高压手段制服,不理别人能否同意都一意孤行。他为了‘国家的安全’或者说‘全国的统一’起见,对于被他征服了的文化和信仰,也要以高压的手段来对付。不管他们的传统是怎样的神圣,也不管他们对那些‘神’是怎样的尊崇,他们皆必须因顺从他的独一统治,而将那些放在一边。

(乙)但是当事情适合他的心意时,安提阿哥则马上会承认这个神或是那个神。举一个恰当的例子来说,他使罗马人所敬拜的神犹皮得.加比多连(Jupiter Capitolinus,就是‘堡垒之神’)和宙斯.奥林匹欧斯合并在一起崇拜,他在安提阿为它们造了一个庙宇,献上‘名贵的礼物’。更有甚者,他竟为着外邦神的百姓,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地的堡垒之中驻兵(这似乎是三十九节的意思),讨好他们。

这‘堡垒之神’现在还继续大得人的尊崇,虔诚敬拜他的人更献上许多贵重的礼物。他既然是战争之神,所要人献上的,就是高贵的礼物,那种代价不仅以庞大的军费开支来衡量,而且更为贵重得多的,甚至是千万人的生命。

(丙)但是安提阿哥对外邦神的尊崇,并不表示他承认他们或敬畏他们。他认为他自己高过他们,他要‘超过所有的神’。他称呼自己为‘安提阿哥.以皮法尼’,就是‘真神的显现’,并不是毫无意义的事;在钱币上他把他的像铸造得更像宙斯神本身,也不是偶然的事。

这样的宣称自己是神,当然使犹太人震惊,因为他不单单宣称自己比所有的外邦神都高,甚至连这位‘万神之神’本身,祂不是一般的神,而是以色列人的独一真神,他都对祂‘说话骄傲’(玛喀比传上卷,一章廿四节)。但他的骄傲狂妄受到了限制。神‘发怒’的时候快要过去。神已经‘定下了’他的结局。

狂傲与亵渎相似,因为在它本质上皆是否认神,并且僭取神所独有的地位。在通常的道德方面,它是可卑可耻的。对君王和政府来说,它是当面向必要带来报应的神挑战。任何人或任何机构把他自己‘扮演成神’,都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但现在仍然有人这样──显然的和继续进行。照着神形象所造的人,应当受到人所当受的待遇;但许多人被剥夺做人的尊严;失去自由;没有基本的人权。否认人的人性,就是否认神的神性,并且把我们自己放在神的地位,这样的狂傲就是亵渎,必要招致神的震怒,像安提阿哥那样,导致自己的结局来到。

预言与信心(十一40-45

(一)

历史叙述到这里正式终止,而开始预言的部分。安提阿哥虽然受到埃及王(南方王)的攻击,但是他会给他一个沉重的反击。他向南推进,占领巴勒斯坦的‘那荣美之地’,使成千上万的人死亡。他朝约但河与海岸之间的地带进发,越过以东、摩押与亚扪。他征服埃及,夺取他们的财宝。然后从东方和北方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的撤退,好像古时的西拿基立攻击耶路撒冷时撤退一样(王下十九7)。神百姓的仇敌,最终必要在‘以色列地的山上’被歼灭(结卅八14-16;卅九2-4;珥三2;亚十四2),安提阿哥则死在锡安山与地中海之间,无人能帮助他。

(二)

这几节所描述的事件,在其它对安提阿哥最后的史实的著作中,得不到证实。例如:我们看到在他污秽圣殿和迫害犹太人以后,他在主前一六五年初,往东边去建立他的边界线,以防帕提亚人的威胁。他就在那一年的冬天,在波斯的太拜以患奇症而死。这件事说明但以理书的作者,还没有听到这个消息,或者玛喀比犹大在耶路撒冷洁净圣殿重行祝圣的消息──简单的只因这些事还未曾发生。如果这是对的话,那么我们在研究但以理书,确定它现在组成的内容写成的日期,是重要的因素。

(三)

这几节经文的价值,并不在于它的精确无误,或者预言毫厘不差,乃是它所给的保证,说到专制暴君的末日已经近了,神对祂子民的旨意,快要成就。诚实而虔敬的基督徒读者,有时会关心预言之中‘尚未应验’的内容,或者觉得那些经文所指的‘不够精确’。我们需要知道,在圣经里面还有许多预言或预告的事,显然还没有应验,需要按照世代环境改变重行解释。我们也需要认识,预言性的预告之真正的价值,在于它不仅仅是对于未来的推测,而更大的意义乃在于他们宣告对全能的神不可战胜的旨意的信仰。他们的属灵价值,并不在于找出其中的预言‘应验’于历史的记载,或藉以推算出一个准确的日期,或把它投射到遥远的将来,以‘证明’它们的准确,使用他们作为认定现代所发生的大事之密码,声称这些是在我们的时代,‘末世’临近的朕兆;我们乃是要把圣经的预言,满有把握的看作信心的确认,相信神在控制管理一切,祂一定是把所定的成全,祂也要使恶人的计谋归于乌有,在祂所定的时间,要建立祂公义的统治,并且使祂的忠心子民,在世人眼中被称为义。这几节经文照这种观点来看,预测安提阿哥的末日是有极大的价值。本书作者的信心,要比任何准确的推算更值得人注意,更留给我们深刻的印象。――《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