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第三章

 

骄傲的罪心(三112

  人类犯罪之始因,乃撒但引诱人说:“你们吃的日子……便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b)于是人吃了,从此骄傲、自负、目中无神的性情存在心里;就在人口多起来时,竟想建造一座通天塔,来传扬他们的名(参创十一4)。现在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个金像,要人俯伏敬拜“它”,其用心又是在于:

 .自视为神(17

  尼布甲尼撒王听完但以理的解梦后,曾称颂但以理的神是万神之神;可惜,现在他却造了一个金像,要人俯伏敬拜“它”(15),原因是在但以理的解梦中,他知道自己是像的金头,而且后起的国也不及于他(二3839);他就骄傲起来,自视为神,立了金像代表自己。从此,所有的一切也要服从他;朝中和各省的官员要替像行开光之礼(2);并“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要拜像,甚至各乐器也要为“它”吹奏(45)。

 .专制待人(812

  目中无神的尼布甲尼撒王,更是眼中无人,他下令“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时扔在烈火的@中”(6),可见他的专制、凶残,为满足个人自高的心,强迫人人都要屈膝在他脚下。然而,但以理三位朋友由于没有敬拜金像,而被人控告不事奉尼布甲尼撒的神(12)。倘若,尼布甲尼撒王当时仍有一点醒觉,他必会想到究竟他事奉的神大,还是但以理的神才是在众神之上。

思想 试想你每天所作的事情,有多少是为神和为人,还是只为自己。

至死忠心(三1323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人间最紧密的关系,莫过于夫妇,然而,在危急之际,也得放弃对方而独自逃生;既是如此,要求仆人一生忠心于主人,相信更难。曾有一份杂志记载一只黄狗奋不顾身地走进充满烟火的屋子去抢救主人的婴儿,牠实在对家主至死忠心啊!

 .危难临头(13151923

  但以理的三位朋友: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一而再的不听王命,拒绝向金像下拜,以致激怒尼布甲尼撒王,要立时把他们扔在火@中(15);王更吩咐人把@烧热,比寻常更热上七倍(19)。火焰之猛烈,加上王命之紧急,就使执行命令的几位军中壮士被烧死(22)。在那个立时和紧急的发令下,他们如何去面对呢?

 .忠心不移(1618

  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对王说:“……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中救出来……即或不然,……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见1718)他们正在危难当中,然而,神拯救的手却是未见伸出。可见他们虽不知道神是否要拯救他们,但他们对神的心是至死不渝的。再者,“我们”一字在这三节里出现五次之多,显示同心合意对激发事奉神心志之宝贵。

  从他们的表现中,体会到信心不是建基于得见神迹奇事,也不是在得着大恩惠之后;乃是不为什么,单单专一相信那位爱我们的神。

思想 在你属灵生命的旅程中,曾否有退却的时候,是为了什么呢?

至高神的作为(三2430

  半夜传来邻舍的呼叫声:“救命呀!火烛呀!”作父亲的就用绳捆起三岁儿子的腰,把他从六楼的窗子吊下,试问那儿子会否明白父亲的行动?是否相信父亲不会叫他跌死?同样,我们能否在任何事情上,信靠至高父神的作为,皆是叫我们得着造就和益处。

 .使外邦人惊讶(2425

  尼布甲尼撤王想把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烧死,然而,片刻间他被形容为“惊奇、急忙起来”(24),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是否他被@的火焰热得忍受不了而急忙起来?接着,他又对谋士说:“我见有四个人……在火中游行……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25)可能有人会说:“哦!那正好证实他被热昏了。”但当我们继续读完本章,就会明白到那乃是至高神的作为。

 .叫祂仆人得救(2630

  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三人同心立志,宁死也决不事奉别神;虽然他们曾一度被扔在烈火的@中,却没有丝毫的退缩,只是专心的仰望他们的神。神就差遣使者救护倚靠祂的人(28),这是外邦人也亲眼看见的,就是他们的“头发也没有烧焦,衣裳也没有变色”(27)。

  尼布甲尼撒王曾对他们说:“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15b)当时他们对王说:“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16)无疑,神的作为是最好的答案,叫王认识:没有别神如他们的神能这样施行拯救。(29

思想 神的荣耀曾否因着你的信心得着彰显,叫外邦人无话可说呢?──《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