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第四章

 

四 历史的主宰 四137

  本章目的在宣告以色列的神乃是宇宙历史的主宰,世上的君王和其权势皆在祂控制之下。这个信息也如第二章一样,以梦的方式来表达。尼布甲尼撒王以书信的形式自述他的梦和但以理如何为他解梦。他梦见一棵树,树高顶天而被砍倒于地,此梦的主题在表明神的尊严和主权以及人因无知和欲望所遭致的审判。但神也保留机会让人悔改而得拯救。当然作者也再一次宣告以色列的智慧是超越异邦人的智慧。这个故事充满神话因素,如树、牛和人之复杂转变情形,它的主题和创三堕落的故事及创十一巴别塔的故事有关,而其象征和比喻的语法和结十七与廿八也有密切的关系。

1 序言──国王的令谕 四13

  这三节虽是本章的序言,然而在马所拉的希伯来文圣经正确地依古传统,将这三节放置在第三章的最后几节(三3133)。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没有这三节,而以本章第四节前附上如下的词句:“当尼布甲尼撒王第八年”为本章的序言。可能这几节是为了连结第三章和第四章两个独立的故事而存在的。这三节是统治者告白以色列的神是至高权能的神,是宇宙万国之主。第一节的文字形式与古代的官方书信和令谕相似(参拉一23和五8),对神的颂赞列在新约书信(林后一35;弗一35)的导言有相似的语式。这个令谕即如现代的文告,有文告人(尼王),受文者(其统治下的人民)和请安(愿你们大享平安)。

{\Section:TopicID=206}1

  尼布甲尼撒晓谕住在全地各方各国各族的人说,愿你们大享平安 如三29一样,通知在其统治下的百姓。但在三29是国王的命令,含有严厉的警戒和威胁,而在此节国王是以文告的方式来祈愿百姓得享平安,并告白神的权能和其永远的国度。晓谕是通知诏示之意,在原文希伯来文圣经并没有这个动词。原文文字是尼布甲尼撒对住在地上各族、各国和说各种语言,意思是说尼布甲尼撒向在其统治下的各国、各族的人函告。各方各国各族的原文是各个民族,各个国家和说任何语言的人。这是一个惯用的词组。住在全地是指在其主权统治下的国境,而非指我们所了解的世界。

  愿你们大享平安 本来是愿平安越发增加在你们身上,意思是说愿你们皆能享受平安(参拉五7)。

{\Section:TopicID=207}2

  国王认为将他所体验有关至高的神,在他身上所行的神迹宣扬出来,是一件好事。

  我乐意 现代中文译本译文是“我很愿意”。但原文之意是国王认为宣扬神的权能是件好事,所以他希望所有的百姓能和他同享他对神的认识。

  至高的神 (参照三26

  神迹奇事 (参六29;申四34;赛八18),神迹奇事并非完全超乎世上所有法则之外,而是指某些事情对某些人的信仰和生命的意义产生极大的影响,因而特别是藉着这些神迹奇事,使人对神的权能和启示有更深远的认识。

{\Section:TopicID=208}3

  这节的主要内容在述说神的权能作为和神永远的国度,这节是全章的主题(参诗一四五13)。这是以荣耀颂的诗体表达出来,以平行对句来表达。

  神迹何其大 神在王身上所施出的神迹是多么伟大。奇事何其盛,祂所行的奇事是多么壮大。其实这上半节的思想主题是神的权能是多么伟大,而在国王身上彰显其伟大的神迹,但希伯来诗是以平行对句来表达,前后两小节以不同语词来表达相同的主题。

  他的国……到万代 神的国度是永远的,而祂的权柄是永远无尽的性质。这是这荣耀颂的主题,也是全章的主题(参四34;诗一四五13),这种真理是作者极欲宣达的信息。

{\Section:TopicID=209}13

  作者利用古老的近东故事,宣达其宗教的真理与信息的国度。他以异邦君王神奇的遭遇为背景来宣达神的权能和祂永远的国度。国王以文告的方式来晓谕其属下的百姓,了解他神奇的遭遇而能享有他对神和其永远国度的认识。王的文告先以惯常的语法向受文者祈安,然后以荣耀颂的诗体表达神权能的作为,以及祂永远的主权和国度。在苦难中受逼迫的同胞期望神的权能作为,更希望祂的国度早日降临地上,解放他们。

2 大树的梦 四418

  这段经文可分为两个段落,前部分(49节)谈到国王自述在征战胜利后所过的安逸奢侈的生活,为的是给予故事有个前提的介绍,后半部分(1018节),则描述尼布甲尼撒所得的梦,四4是希伯来文圣经的四1,而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则注明尼布甲尼撒王的梦发生于其统治的第八年(即主前五八七年,和第三章的时间相同)。

{\Section:TopicID=211}4

  我尼布甲尼撒安居在宫中,平顺在殿内 尼布甲尼撒以第一人称来自述。他在南征北讨后安逸地在其宫中享受其胜利和荣华富贵的生活。在诗卅七35和九十二1315,茂盛的树木象征着飞黄腾达的义人。形容词 vanan 在此是繁华满足之意;而在诗篇是茂盛和兴旺之意。和合本译为平顺实在不太达意。此节较好的译文是“我尼布甲尼撒在我的宫殿中过着又舒适又满足的生活”。

{\Section:TopicID=212}5

  我作了一梦,使我惧怕,我在A上的思念,并脑中的异象使我惊惧 较好的译文为“当我躺在A上睡觉的时候,作了一个噩梦,梦中的景象使我内心惧怕和困扰。”我作了一梦是说尼布甲尼撒王作了一个恐怖的噩梦。A上的思念,并脑中的异象皆在描述梦的景象和意义。A上的思念是因国王在思索梦的含意。脑中的异象是国王回忆梦的景象。异象不是指平常所了解的异象,而是梦的景象或梦景。现代中文译本的译文太过于简短而不达意。因它没有充分表达作梦的人对梦的感受和探索梦的意义。

{\Section:TopicID=213}6

  如第二章一样,国王召集所有的智者术士来为他解梦。在这节哲士代表一切的智者术士,用法术的,行邪术的,和迦勒底人(参二2710)。这些人是王的顾问和参谋人员,这些人代表异邦人的智慧。

  我降旨 (参三29)国王命令之意。

{\Section:TopicID=214}7

  当所有的智者、术士和哲人进宫朝见国王后,王便将梦景描述出来,但这些人没有能力为国王解梦。在此,国王将梦景告诉这些人,而在第二章国王没有将梦景告诉那些哲人术士。但同样的,这些外邦的智慧者没有能力为王解梦。

{\Section:TopicID=215}8

  末后,那照我神的名,称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 巴比伦的国神是玛尔杜克,其尊称为彼勒(Bel,主的意思),但以理官名为伯提沙撒(其意义参照一7

  他里头有圣神的灵 由于但以理智慧的表现,尼布甲尼撒在这书信中指出,但以理有神圣的灵和他同在。“圣神的灵”本文是神圣的神灵(创四十一38),而非三位一体论的第三位格圣灵。有神的灵同在的人是有智慧和有能力的人。当然作者希望指出这神圣的神灵是来自耶和华(参书廿四19;圣洁的神)。在下一节尼布甲尼撒王说他知道,至圣的神灵和但以理同在,为什么他知道但以理有﹝超然的能力之﹞神灵同在呢?是因为但以理曾经为尼布甲尼撒王解梦而表现其超于常人的智慧。

{\Section:TopicID=216}9

  术士的领袖 但以理被王称为智者术士的领袖,这可能和第二章的故事有关。但以理因为王解梦而能被晋升为智者术士阶层的领袖。读者会奇怪为何智者的领袖但以理没有被召来为王解梦。当然但以理也是被召,但作者将他和其它的哲人术士做个比较,以显出神的智慧是优于异邦人的智慧。

  什么奥秘的事,都不能使你为难 奥秘的事是指世上人类宇宙的疑难问题(参二18192730)。因为但以理赋有天上神圣的智慧,使他能解决世上任何神秘和疑难的问题。在近东的传统故事中,但以理的智慧是举世闻名的。我们若将这节和结廿八3作比较,便知道两者在思想上和文词上有某些关连。“你比但以理更有智慧,什么奥秘事都不能向你隐藏”。当时人认为只有神或神人才有如此超然的能力和智慧。假如有人自认能明白一切奥秘的事情或解决世上任何问题,将如推罗王一样,犯了自以为是“神化自己”的骄傲。这种自以为“神”的后果,将令世人唾弃和招致天谴。

{\Section:TopicID=217}10

  A上脑中的异象 A上脑中是一种词组,睡觉时所做的梦。

{\Section:TopicID=218}1112

  国王看见在大地的中心有一棵高大的树;那棵树渐渐生长,成为茁壮又高可顶天的大树。它的树叶茂盛,青翠美丽,树上结满果实,足够养活一切的生物。山野的动物可在其树荫下躺息,空中的飞鸟可栖身在它的枝头,一切生物都可吃它的果子。十节下半至十二节上半是以诗体来表达。

  地当中有一棵树 树在神话故事中常象征生命和宇宙,古时人认为生命和树木有密切的关系;他们认为树富含生命力并能供给一切生物生命的力量。原始人类栖息于山洞和树顶之中,他们以树的枝叶来遮风雨防日晒。他们以树枝为狩猎和工作的工具。他们的食物有时靠着狩猎。鸟兽的生长则赖于树草。若没有树木,鸟兽就无法生存,而人类将间接无法生存。人自呱呱坠地,便置于木制的摇篮,衣食住行均和树木有关,甚至死后身体也置于棺木之中。总括而言之,树在现实人生占有极重要的地位。

  古人以为树不像其它植物,容易枯萎而死,反而如石头那样坚固。树木似乎常胜死亡而复生。因为每年树木曾经落叶枯萎,但不久它又能从枯死中再生萌芽。更有些傲立于寒霜冰雪,长青树更显出其无比的生命力。有时人看见大树之高耸入天,奇大无比而感到有某种奇异不可思议的力量,进而视之为有神性的存在。又因树的生长形态可以象征宇宙。树的地下部分象征地下世界,地上树干、枝条象征地上世界,而高入云间的枝叶如天上世界覆盖地上,如此而产生宇宙树的圣树崇拜。由于树的生命力、生殖力、和其生长形态,产生生命树,多产的仪式和宇宙圣树的崇拜。

  在这梦境中,显而易见的,有古老的宗教神话的影响。这棵树生长于大地的中心,宇宙的肚脐,支撑着宇宙;它更具有生命树的色彩,万物可栖息于其枝叶和树荫之下。但最重要的,这棵大树是象征着尼布甲尼撒本人和其强盛统治的国度。近东世界常认为统治者的统治力量恰如一棵大树伸展至全世界。

  虽然这树和原始宗教神话的圣树有关,但它和先知以西结的思想似有更密切的关系。以西结将以色列比喻为香柏树的两枝嫩芽,被老鹰啄叼到贸易的城市。然后生长成为一棵低矮、枝叶茂盛的葡萄树(结十七36)。以西结更宣扬神能使高大的树枯倒;更可使矮树高大坚壮(结十七2224)。在结卅一,埃及法老和亚述王均被喻为一棵高耸入云的大树,高大、坚壮、青翠美丽,一切生物从它得到生命和安息。但因它的骄傲和邪恶而将被砍倒,枯死而坠入阴间,主会使有权柄的失势,使谦卑者高升。

  从地极都能看见 古人视天覆盖地面,土地被视为如平面的碟子一样,而地极是为地的边缘(参申卅三17;伯廿八24;诗廿二27,四十八10)。

{\Section:TopicID=219}13

  见有一位守望的圣者,从天而降 守望者是儆醒不眠之意。从天上而来的守望者,是后期犹太教所指的天使(ci^r)在旧约圣经只在此处和四17出现,但它出现于伪经,如以诺书八十5976,用于称呼天使长和堕落的天使。以“神圣”的守望者来形容这个天上的使者是神的天使,而非异邦的神灵。天使是神的使者,为祂宣扬祂的启示和执行祂的权能作为。

{\Section:TopicID=220}1415

  这位从天而降的神使者大声喊着说:把这棵大树砍倒,砍断树枝,剥落树叶,摇落它的果子,将树下的野兽和飞鸟驱散;祇留下残根在地里。更要以铁条和铜条圈住,使它残留于旷野的荒草地上。让它受雨露滴湿;使他和地上的野兽一起吃草。在这两节里我们看到作者从树的象征变换成为被夺去一切的受难的国王,他像一只被铁铜围住的野兽。因牠会吃草,所以人认为牠是一条野牛,在神话和异象中,由人变成树,再由树变成动物是种常见的象征表达方法。

  大声呼叫说 因为这个短句,有人认为不只是一位天使,但从13节可知只有一位天使。

  树@ 是残株和树根之意。

  用铁圈和铜圈箍住 残株和残根应以铁线和铜线圈住。这种语调暗示骄傲的国王将受之审判,在此象征物已由树木逐渐转变成为动物。

  在田野的青草中,让天露滴湿,使他和地上的兽一同吃草 将那野牛弃放于旷野之荒草中,让它遭受雨水晨露的淋湿;使他如地上的动物(野牛),一起吃草。

{\Section:TopicID=221}16

  将他的心改变成为野兽的心,这种情况将经过一段极长的时间。这种神话色彩和时间上的预测是启示文学的特色。

  使他的心改变,不如人心,给他一个兽心 使他失去心智和理性而如野兽一般,这是一种精神颠狂的状态。

  经近七期 七十士译本解为“七年”,但七期可能只表达一段不太短的时期。七的数目在启示文学中是一个约略而可伸缩的数目,并不是确实七的数目。

  这是守望……命……令 这是守望的天使所要完成的使命,这个任务是由所有天上神圣的守望者共同判定的命令。命和令是决定应执行之事,古人认为在天上有天上的议会,由许多守望者和天使组成(参伯一6,二17;诗八十九67)。对于尼布甲尼撒的惩罚是这些守望者共同决定的案件。在这节守望者和神圣者是复数而非如四14是单数。

  好叫世人…… 这是这个梦所要表明最基本的真理。神是历史的主宰,祂能控制人类的历史,操纵人类的国度。祂可将权柄和国权赐给祂所选择的仆人。即使微不足道的人,神也可高升他,让他掌权。

{\Section:TopicID=222}418

  读者应能回忆,在第二章尼布甲尼撒曾做了一个梦,他因为作了梦而不能安然入睡。所以他便召集他的智者术士来,为他指出梦境和解说梦的意义。但所有巴比伦的智慧人士都不能指出梦境并解说梦的意义。国王因此大怒而要斩杀一切智者术士。然后,但以理出现,以其超然的智慧和能力为国王解梦。第二章的故事是作者为要宣扬犹太人超然的智慧,也从梦来批评人类逐渐腐化的历史,进而希望神永远的国快快临到,使苦难的同胞坚持对上主的忠心而期待祂的拯救。因为人类的历史已临尽头,而神永远的国度已指日可待了。

  第四章的故事也是关于国王的梦,这个梦不只使他不能安然再睡,甚至使他感到恐怖惧怕。因他感觉到在梦中所显示的惩罚。他又召集所有的智者术士来为他解梦,但是,正如第二章的故事一样,这些外邦的智慧人士也无法为国王解说梦的意思。只不过在第二章,国王没有指出梦的景象。国王对众智者术士抱以严厉的责备。但在此,国王的态度温和,且将他所梦到的景象清楚地说出来,在这故事中,但以理被国王描写为具有神灵同在的智慧人物。

  当尼布甲尼撒王舒适地在王宫中,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时,神的审判临到他身上。他做了一个恐怖的噩梦。在梦中,他看见大地的中心有一棵树,这棵树逐渐生长,成为高大茂盛,青翠美丽,果子众多,一切生物从它得着食物。而且山野的走兽也栖息于树荫之下,空中的飞鸟也歇息于其枝桠之间。这样的树不是一棵普通的树,而是原始宗教中的宇宙或世界树。但作者不是为描写宇宙树的华美、雄伟和丰盛的果实,而是从这种兴旺、安逸和平安的境界中,指出神对它的审判,进而宣扬神无比的主权。

  国王又看到一位守望天使,从天而降,他来审判大树,他要把树砍倒,劈断其树枝,震落其树叶,摇落其果子;把栖息于枝上的飞鸟和树下的野兽都驱散,并砍倒了大树,祇留下残干和树根,将它以铁和铜条圈住,放置于旷野荒草之地。让它受风吹日晒,露水滴湿。突然,树木的景象转变为动物的景象,这根残株变成野牛一般会吃草。天使使那人失去心智和理性,如野兽一般。这种颠狂的情形必须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这棵树不论是象征统治者或是人类的国度,皆为要阐明一个重要的宗教真理──神有永远的主权,祂不但可在人类的国度掌权,更可使骄狂者失势,使卑微的高升而有权势,祂是历史的主宰。

  如上所提,这棵树和原始神话世界的宇宙树和生命树的象征有关。但作者更受先知以西结的思想影响,因他将统治者或国家比喻为树木(结十七和卅一章),而来宣达其宗教思想。我们看到结十七2224中的嫩芽象征着大·王朝的复兴;“他就生枝子,结果子,成为佳美的香柏树,各类飞鸟都必宿在其下,就是宿在枝子的荫下,田野的树木都必知道我耶和华使高树变矮小,矮树变高大,青树枯干,枯树发旺”。但四17则说:“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或立极卑微的人执掌国权”。

  若将但四15之树@却要留在地内和赛十一1耶西的根所发出的芽相比较时,我们知道以铁和铜线围圈于残树干上,不是为不让其裂开,而是为表示国王将受金属器具的枷锁。当然,残根仍然表示些许复兴的希望,国王和其国家没有完全被毁灭。

  在结卅一,先知将亚述王和埃及法老王比喻为黎巴嫩的香柏树,“枝条荣美,影密如林,极其高大,树尖插入云中……空中的飞鸟,都在枝上搭窝,田野的走兽,都在枝条下生子,所有大国的人民都在他荫下居住”(结卅一36)。但因其骄狂,心高气傲(11节),所以神将他砍断弃掉,他的枝条落在山间和一切的谷中……地上的众民已经走去,离开他的荫下(12节)。尼布甲尼撒因其权势而高傲,自以为是一切生物的生命源头,致被神惩罚而失去心智、理性,和权势。神有绝对的主权去控制人的命运和历史的演变。

3 梦的意义 四1927

  梦和异象的重要性不在于景象的描写,而在于象征的意义。虽然梦的情景充满神秘又不合理则,可是但以理却能从中阐明梦的意义,因他有圣神的灵和他同在。

  但以理因梦所要表达的信息而惊讶踌躇,不敢说出梦的意义。国王便鼓励他照实说出来。历史曾有明证,许多臣属常刻意地将坏的消息或情势,说成好消息或有利的情势,蒙骗他们的君主。

  惊讶片时,心意惊惶 有古抄本写成惊讶一个小时,但最好解为“一个短暂时候”。但以理明白梦的意义因而惊讶沉默,难以启口说出梦的意义。

  愿这梦归于恨你的人,讲解归于你的敌人 作为国王的臣属的但以理,知道国王的梦的意义时,本来不敢也不愿说出来,但经国王的鼓励,他终于决定要据实说出来,但他仍希望梦中的审判,不会临到国王而转移临到国王的敌人。但以理可能利用近东的惯用语,以避免邪恶的语式,他希望灾祸不会临到国王,同时希望国王能因而谨慎,逃避将要来临的厄运。

{\Section:TopicID=224}22

  王啊,这渐长又坚固的树就是你 虽然心情困扰惊惶,可是但以理终以断然的语气说:这树就是你(参二3637),23节则简要地重复圣洁的守望者的话。

{\Section:TopicID=225}24

  但以理明确地指出国王将遭遇到厄运,它是出自至高的神所决定的命令。虽然在17节记述那是神圣的守望者所决定的,但守望天使是在传达或执行神的信息或命令。神是权威和力量的真正源头。

{\Section:TopicID=226}2526

  国王必从社会人群中被驱逐,而至旷野,和野兽同居,如野牛吃草,受风吹雨淋之苦。换句说话,国王将丧失理智,疯狂而远离人群,和野兽同居,如野牛吃草。这种疯狂失去心智的状况,将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或作七年来了解)。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当你认识到真正的主权不在于尘世的君王而是在于至高的神时,你的国度会再赐给你。神有绝对的主权,祂可任意摧毁骄狂的暴君,更会使谦卑顺服的人得到祝福和权柄。

  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树@ 守望者命令残根遗留于地下,表示有复国的希望。

  诸天 诸天在此是代表神之意(参3134节),这种以诸天代表神的用语,在旧约其它地方没有发现,但在后期犹太文学(如玛喀比传上卷三1819;壹书九21),则很普遍。

  学者对于尼布甲尼撒的颠狂议论纷纷。史料没有记载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曾患颠狂而跑到旷野停留七年之久的记录。有人认为这梦所描述的国王颠狂住在旷野的人,不是尼布甲尼撒,而是巴比伦最后的君王拿波尼度。他曾不理国事,跑到沙漠绿洲提玛相当久的时间。这种故事可能传入巴勒斯丁境内。作者便利用这种故事加以删改,而藉此来宣扬其宗教信息。但这些只是一种臆测而已。然而,安提阿哥的骄狂及自诩为神,是犹太人所不能忍受的事实。

{\Section:TopicID=227}27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但以理建议国王改变其生活态度,追求公义,断绝邪恶的行为,如此或可避免将要临到的厄运而得到平安。

  施行公义 这里的公义似乎不是信仰团体所理解的公义,因为尼布甲尼撒不认识神,也不信仰神。这里所说的公义只是怜悯穷人的善行而已。不但如此,在这节有行善可逢凶化吉,避免遭受审判之意。这是两约之间的文学常有的看法(参便西拉智训廿九11;多比传四711)。这不是旧约圣经普遍所了解的公义,因圣经中的公义是指人和神之间,亲密正常的关系,且也表现在爱人、荣耀神的伦理生活。但在此,作者可能只期望异邦统治者能对犹太人表现友善的态度。

{\Section:TopicID=228}1927

  但以理听了国王所描述的梦,他立即就明白梦所象征的意义,由于他的谦卑和对国王的尊重,他迟疑惶恐,而不敢马上据实明说。当他受到国王的鼓励以后,他委婉地以祈愿的语气,希望梦中所预示的审判不致临到国王的身上,然后他清楚而不隐瞒地讲解梦的象征意义。

  他首先重述国王的梦,然后指出大树象征国王,王啊:这渐长又坚固的树就是你。树的坚固和高大,枝叶的华美和茂盛,象征着帝国的强盛和辉煌的业迹。但关于帝国的强盛,致使国王骄傲自大,而自诩为神——认为自己是众生的保护者和供给者,这种自大的心态将受世人的耻笑,和上主的谴罚。至高的神便差遣祂的使者攻击其帝国;更严重的是使自诩为举世无匹的骄傲国王疯狂,失去心智和理性,如同野兽一般。如此,这梦显示俗世的权势是那么微弱,是不值得人夸耀而目无天人的存在。真正的主权在神手中,祂是创造万物的主宰,更是人类历史和命运的掌管者。

  历史数据显示尼布甲尼撒王,不但有显赫的武功,且又建立雄伟辉煌的巴比伦帝国,但史料并没有记载他曾发狂离位,远离人群之事。近年来由于库穆兰洞穴资料的发现(叁 Barrows, More Lighton the Dead Sea Scrolls, p.400),其中有份抄本曾记载拿波尼度的祷告文(The Prayer of Nabonidus),使学者认为这份抄本对解释但四、五有很大的帮助。学者认为发狂生病而表现异常的国王,不是尼布甲尼撒(主前六○五至五六二年)而是巴比伦最后的国王拿波尼度(主前五五六至五三九年)。根据史料显示,拿波尼度曾因某种怪病而离开巴比伦近十年之久。他遁居于北阿拉伯沙漠绿洲提玛(Teima)。又从一九二四年发现的资料,学者相信拿波尼度不但生病也曾发疯过(Sidney Smith, "Verse Account of Nabonidus",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 pp.312315),这份资料是当时巴比伦的祭司表示,他们愿意顺服诸神的意愿,将巴比伦的政权交给玛代王古列大帝。他们批评拿波尼度的愚妄,无能和不尊重人民的宗教信仰。人们相信他是位疯癫的国王。

  但以理书的作者,利用尼布甲尼撒的荣耀权势和拿波尼度的疯狂经历,撰写历史的故事,以此警告当代的统治者,并安慰他的同胞,安提阿哥四世的性格骄傲自大,自称为 Antiochus Epiphanes(神的显现)。犹太人不叫他 Antiochus Epiphanes 反而叫他 Epimanes,意思是“狂人”。他们希望神将审判自谕为神的暴君(四37)。人若骄傲自大,凶残不义,不但会遭世人谩骂,神更会将他贬如野兽,使其失去心智和人性尊严。旧约中有个重要的主题,是神人混杂的问题(The Problem of hybris),因神人混杂不但侵占神的权柄和荣耀,更会为害他人(创三和六章)。作者极2833节是描写国王的发疯,而34节至37节是描写他的复原。

{\Section:TopicID=229}28

  在王宫里 照文字直译为“在其王国的宫殿里”,国王漫步说话之处大都是在王宫的走廊和阳台。

{\Section:TopicID=230}29

  大巴比伦 这是指他的帝国京城,尼布甲尼撒不但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军事家,也是一个杰出的建筑家。巴比伦的雄伟堂皇,可从新约启示录知其梗概(十四8,十六9),它有美丽的王宫、庙宇、花园、和古代伟大的城市,尤其它雄伟坚固的城墙,更是名闻遐迩。它真是巴比伦人的荣耀。但他们都归荣耀给他们的神玛尔杜克。有人以为我的威严的荣耀可能是指玛尔杜克的荣耀,但从卅六节可知那是在夸耀自己的能力和荣耀。

{\Section:TopicID=231}31

  有声音从天而降 在十四节是守望的圣者从天而降,在这里是天上的声音从天上下来。这是圣洁的天使的声音(如赛九8;太三17)。从天而降的声音通常是神的启示或是神审判的警告。后期强调神是一切的源头,是历史的主宰。人虽被贬为野兽或遭受惩罚,但若能悔悟而认识神的权能,将得到神的怜悯,使其恢复昔日的荣耀。保留残干树根隐含着神留给人悔改而复原的机会,守望的圣者的命令表示人类的权势和荣耀是有限的。

  人、树和动物的演变过程虽然神秘又复杂,但有其本体论的连贯性。不但如此,这种现象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表示人或国家的兴盛和荣耀完全在于神的意愿,而自然万象自有本质上的连贯性。树木及植物由于人的劳力和牛马的耕耘而长大;而人和牛马牲畜由植物树木得到食物。这种理解常含有浓厚的神话要素。但以理书的作者在探讨人类生存的源头从何处来?毫无疑问的,他的信仰告白表明一切均源于神。人的兽性或是奇异的行为表现,皆是神对异教权势的审判。作者期望看到人的悔悟,发挥人性的优美,弃恶从善,所以他警告国王或任何统治者不可像巴别塔的世人,和创三亚当与夏娃所犯自谕为神的罪。他建议国王改变其人生态度,秉行公义,眷顾受压迫的人们。如此,或许能蒙神的怜悯而得到平安。

4 尼布甲尼撒的发狂和复原 四2837

  有权位的人往往“忠言逆耳”,虽然他们得到警告和启示,或会稍为谨慎一些时候,但终又原形毕露挟势横行,高傲而自大。故事的进展应验了但以理智慧的言语。尼布甲尼撒在得梦一年后,当他看到雄伟辉煌的巴比伦城和宫殿,竟忘记以前所得到的警告而夸耀自大。本段经文可分成二个段落,犹太教常称这种从天而降的声音为 bath-qol(声音的女儿)。

  你的国位离开你了 现代中文译本的译文是“你的王权已被夺走了”。经文指出尼布甲尼撒的国位不是被人篡夺,而是因他有异常的疯狂行为而逊位。在1415节预告他(那大树)将会倾倒,将遭受神的惩罚。

{\Section:TopicID=233}32

  32节是重复25节,列出神对国王的审判;这个审判含有五个因素:(一)你必被赶出人群。(二)与野地的野兽一起生活。(三)像牛一样吃草。(四)让天露滴湿。(五)共经过七期。32节虽重复25节而列出审判的因素,但缺少了第四个因素。但最重要的是强调神的绝对主权。

{\Section:TopicID=234}33

  国王听受了从天而降的审判后,事情便立即发生在他身上。他被赶离人群,如牛一样吃草,在野地和野兽同居。

  身被天露滴湿,头发长长,好像鹰毛,指甲长长,如同鸟爪 因孤身在野地和野兽同居,而且自己想象如野兽一般。这是一种将自己幻想成为狼或其它动物的精神病(lycanthropy)。这种情况经过几年之久,身受风吹日晒,头发和指甲自然越生越长,成为山野的野人。有些学者认为头发长长,好像鹰毛,指甲长长,如同鸟爪和亚希卡的故事有很相似的地方(这个文件是在尼罗河的一个山岛叫伊里芬丁 [Elephentine] 所挖到的亚兰文件)。亚希卡是亚述王希拿基立的一位官员,他曾说:“我的指甲像鹰爪一样长”。

{\Section:TopicID=235}34

  日子满足 经过了七期的时间;或是说经过了一段预定的时期。神藉此在教训人,谁是宇宙的掌权者,当人了解这种教训后,神便释放了他,让他见证他所得到的真理。

  举目望天 国王举目望天是谦卑悔罪的行为,当然读者会质问疯狂的人,已失去心智和理性,怎能悔罪仰望神呢?作者对此并没有交代。

  我的聪明复归于我 疯狂的国王恢复了心智和理性,由于他在后面所表现的感恩表现,我们可确定他的复原是由于神的恩典怜悯。

  永远的神 永远存在的神,祂有永远的权柄和国度(参诗一四五13)。世人不可亵渎神,更不可以为神是不存在的。

  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虚无 世人都是微不足道的(参赛四十17),没有任何成就可值得世人夸耀而冒渎神。

  在天上的万军……你作什么? 天上的万军可能是指天上的使者和星辰。无人能拦住他手……什么是说没有任何人或力量能干涉或阻止神的作为。

  这个荣耀颂在告白至高的神,是永远的统治者和绝对主权的支配者。一方面它在表明世人的微不足道,实无可骄傲自大的理由;另一方面也向世人宣扬,神有永远的美意和主权,人不可因所受的苦难而背叛或轻视神的权能。祂不但是天上众星辰和使者的主,也是世人的统治者,由于体验到神的权能作为使他对神有更深的认识,而诚心献上感恩和荣耀,给予至高的神。

{\Section:TopicID=236}37

  国王以短短的荣耀神的词语来结束他的函示。

  赞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 他以敬畏的态度赞美尊敬天上的王,天上的王虽是一种外邦人对主神的称谓,但圣经中也常看到上主天上的君王(诗四十七,四十八),祂的行为公平、真实(参诗一○一7),祂将使任何骄傲的人降为卑微。

{\Section:TopicID=237}2837

  但以理为国王解梦的一年后,王忘记了梦所给他的警告。当他看到雄壮辉煌的巴比伦城宫,他便自大自满而夸耀自己,但他前所做的梦,所预示的审判便降临到他身上。他被逐出人群离开王位,到旷野和野兽同居,吃草如牛而成为长发长指甲的野人。经过七年的野人生活,他已悔悟并认识至高的神的权能和世人的卑微,所以神使他恢复理智、尊严和人性,进而重得更富强的国势和权柄。他因亲身体验神的权能作为而敬畏神。敬畏神是智慧的开端(箴一7)。这信谕不以通常请安问候来结束,而以国王衷心颂赞天上君王的智慧、公义和作为为结语。

  本章以书信的方式,记述国王所得的噩梦和但以理为他解梦的经过。故事的主题在宣告以色列的神乃是宇宙历史的主宰,而世上的君王和其权势皆在祂的控制和运作之下。世人的存在是微不足道的,没有什么值得夸耀自大的。神会惩罚和贬低任何骄狂自大的人,也会提升虔诚敬畏祂的人,“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根源”(箴一7),故事的历史背景很难探寻,它可能是综合新巴比伦国的故事,后来被本书的作者所引用,并再次撰写成新的故事,以配合主前第二世纪安提阿哥四世统治下的犹太社会。所以故事有些是真实的历史引证,但大部分都不是真实的。因为史料证明尼布甲尼撒不曾有疯狂症和异常的行为表现,可是巴比伦最后的一位国王拿波尼度曾患怪病,因而离位遁居于沙漠达几年之久。

  故事记述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梦见一棵大树,树高顶天,枝叶茂盛,众生栖息于其树枝和树荫之下。它也供给众生的食物。但后来这棵大树被砍倒在地,仅留残根于地中。残根终被遗弃在旷野的草地,遭受天露滴泾,风吹日晒。然后梦境转变,那树根竟变成吃草的野人。这异常的野人在旷野生活达七年之久。但以理以超然的智慧说明那棵大树象征着国王。他郑重表示一切主权在于神,祂有权干涉世人的生活,祂可随意贬低骄傲的人,也可高升卑微的人。人因无知和欲望,将遭致神的审判;但神给人保留悔改的机会,使人得到更丰盛的生命。──《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