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第八章

 

二 山羊和绵羊的异象 八127

  第八章系作者再以希伯来文写的第一个异象。从第八章到十二章的文体和词句均较前面的亚兰文差。这可能表示作者的亚兰文比他的希伯来文好。有人则认为第八章到十二章系出自另外的一位作者。本书最后几章作者以分析当代的历史情况为目的,特别在安提阿哥四世统治下的列国情势,以及犹太人的苦难和危机。当然,我们也不必依此断定第一章至第六章的故事和第七章是在安提阿哥四世以前的作品。第一章至第七章的文体和资料实与主前第二世纪的历史情况有关。第一章至第六章的故事虽有古老的资料,但其信息却以象征和比喻的方法表达出来。

  第八章是作者依据第七章的主题,以不同的文学体裁和语言再一次的阐述。可能这两章各适用于不同语言的读者。第七章较富于启示性和诗意的色彩,而第八章则较具实际历史的记述。因此,第八章可说是第七章的另一种诠释。作者从亚历山大的崛起,谈到当代的统治者西流古王朝的安提阿哥四世。他特别强调暴君在主前一六七年对耶路撒冷的迫害,和对圣殿的亵渎侮辱的行为。学者认为本章有些部分是后代的加笔,如1314161819,和2627等节。本章的主题在关怀犹太人的迫害何时才能终止,并神将如何解除这个危机。作者受到星象学的影响,在本章可看到许多星象学的用词。

1 导言 八12

  这个简单的导言有两个目的。其一是为连贯第七章和第八章,因第七章的异象发生于伯沙撒元年,而第八章的异象则发生于伯沙撒第三年。其二是为要标示异象的发生地,以表明对异象和信息的可信度。事实上,异象的时间和地点没有真正的历史价值。因为异象是超越时间,空间的限制。

{\Section:TopicID=328}1

  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 因为本章的异象有意安排在第七章的异象之后(在先前所见的异象之后),所以第七章的异象发生于伯沙撒元年,作者便将这个异象发生的时期标示在伯沙撒三年。前面已经提到,作者给予异象标示的时间实际无真正的历史价值。我们不知道作者为什么要选取伯沙撒在位第三年。可能作者认为伯沙撒统治巴比伦有三年之久,所以他将这异象标示于伯沙撒统治的最后一年。这样便可了解本章不是预言有关巴比伦帝国的情势,而是以绵羊来象征玛代波斯帝国。

  有异象现与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见的异象之后 现代中文译本的经文是“我看见第二个异象”。前面的导言已提到,本节的目的为要连贯本章和第七章的关系。使异象发生时间呈现特殊程度上的关连。作者想要让读者认为异象似乎是发生在第七章的异象以后的第二年。事实上他的同胞均知道这些时间只是一种文学的障眼法,没有历史的价值。

{\Section:TopicID=329}2

  我见了异象………又如在乌莱河 前章的异象,但以理是在巴比伦;但这章的异象,但以理的身体虽在巴比伦,他的灵却被提至波斯的书珊城外的乌莱河边。作者可能受到先知以西结的影响(参照结一1,八3,四十1)。以西结在巴比伦时,他的灵曾数次被提升到耶路撒冷。在他受召为先知的异象里,他的灵在巴比伦的加巴鲁河边看见耶和华的荣耀。作者将异象安排于伯沙撒统治的第三年,为要使人不会误会以为但以理是在书珊城看到异象,而是看到出现在书珊的异象。早期的解经者常误以为但以理真实地在书珊看到异象。

  以拦是波斯帝国的重要省分,其主要城市书珊是波斯帝国冬季的首都。作者适当地选取书珊来谈论波斯帝国的崛起和没落,因书珊不仅是个要城,也是个要塞地。乌莱河是以拦省距书珊不远的一条河。书珊城的东门便叫乌莱城门。但以理看到象征玛代波斯帝国的公绵羊就在书珊城东的乌莱河边。

2 山羊和绵羊 八38

{\Section:TopicID=331}3

  有双角的公绵羊……更高的是后长的 在异象中但以理看到一只公绵羊有长短不一的双角。作者可能有星象学的知识,知道波斯是十二星座中的白羊座,所以公绵羊象征着波斯帝国。玛代波斯是波斯帝国的两个政权,两个王朝均甚强。但波斯王朝较为强大,国祚也较长。后来古列王所建立的王国西至巴比伦,南至埃及,北至亚美尼亚和吕底亚,国势强大,版图广阔。因此,作者以为波斯和玛代是帝国的两个分开的政治实体,而波斯比玛代的国势显得更强大。两角都高,这角高过那角,更高的是后长的。在旧约中角,常常表示力量。

{\Section:TopicID=332}4

  我看见那公绵羊往西,往北,往南抵触,兽在他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没有能救护脱离他的手的 波斯的军队骁勇善战,西征北伐所向无敌,没有一个国家能挡其锐锋。奇怪的是,作者没有提起波斯军向东的侵略行动。在斯一,曾提起波斯的东边国境达到印度。有人以为作者知道在那个时候,没有流散的犹太人在世界的东边,所以他没有提到波斯的东征。

  但他任意而行,自高自大 当波斯帝国国势富强,便为所欲为而自高自大。作者没有指出波斯帝国曾有那些自高自大的作为。

{\Section:TopicID=333}5

  见有一只公山羊从西而来 在第七章希腊帝国是以十角兽来代表;但在第八章,作者则以公山羊来象征希腊帝国。希腊帝国的西流古王朝是以魔羯星座为代表,所以作者以公山羊象征希腊帝国。希腊帝国是崛起于西方的马其顿。严格说来,公山羊应该指亚历山大大帝。

  遍行全地,脚不沾尘 亚历山大的军队强大无比,其南征北讨的军势正如脚不沾尘的快捷猛兽。作者以脚不沾尘形容亚历山大的雄风及其征服世界的速度。

  这山羊两眼当中,有一非常的角 这山羊具有一只巨大又引人注目的独角。这非常的角不是第七章的小角,而是表示拥有极大军队力量的亚历山大。他是一位勇猛伟大的国王(参八21,十一3)。

{\Section:TopicID=334}6

  大发忿怒,向他直闯 公山羊以其壮大的独角向那双角的公绵羊直冲过去抵牠。大发忿怒表示攻击敌人之前的气势,而不是通常的发怒模样。

{\Section:TopicID=335}7

  折断他的两角 公山羊击倒公绵羊,象征着亚历山大(希腊)彻底地击败波斯王大利乌三世,而结束波斯帝国。折断他的两角表示亚历山大的军队摧毁了波斯帝国的两国政治实体──玛代和波斯。希腊的军队曾在伊苏士(Issus 主前三三三年)和阿尔伯拉(Arbela 主前三三一年)致命地击溃波斯军,使波斯帝国逐渐衰微,毫无抵抗地结束其帝国。

{\Section:TopicID=336}8

  这山羊极其自高自大 亚历山大可能因其辉煌的战绩和所建立的帝国而会自高自大。希腊人也会显出胜利者的姿态,以及炫耀其民族和文化的优越性。亚历山大极为尊崇希腊的文化和精神,因此他在占领地区,移入希腊人来推行其希腊化政策。他的胜利和其致力的希腊化政策,使希腊文化习俗甚为影响近东的世界。

  正强盛的时候,那大角折断了 希腊军队在亚历山大领导之下,所向无敌,众方臣服,希腊帝国疆土广大,国势强盛。但是当这年轻智勇的国王正建立举世无匹的帝国时,突然患病而死(大角折断了)。作者对世上力量的消失常以为是因人的自高自大,目无神人,而遭致神审判的结果。换句话说,亚历山大因为他的骄傲自大而遭致天上的审判而死。

  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长出四个非常的角 山羊的大角折断了,但在角根上又长出四个角来,伸向四个不同的方向。这山羊使成为四角山羊。这节作者简要地述说亚历山大的突然死亡,和他的四位将军瓜分天下的局面。在主前三○一年伊仆苏士(Ipsus)战役之后,迦散达占据马其顿和希腊本土;利丝马哥占据特瑞斯,比西尼亚和弗拉果尼亚;西流古占领叙利亚、巴比伦;而多利买统治埃及。这“四个非常的角”是象征着这四位将军。

{\Section:TopicID=337}38

  但以理在异象中看到独角的公山羊和双角的公绵羊的触斗,是象征希腊帝国毁灭波斯帝国。山羊和绵羊常被圣经的作者取用来做比喻或象征的动物。但作者在此章可能受到近东星象学的影响而以公绵羊象征波斯(玛代)帝国,以公山羊象征希腊帝国。

  首先,但以理在异象中看到一只公绵羊生长着长短不一的双角。玛代波斯是帝国的两个联邦政权。两个王朝均甚强盛,后来波斯王朝逐渐凌驾玛代,统治时期也较长。古列大帝及后来几位统治者所建的帝国西至巴比伦,南至埃及,北至亚美尼亚及吕底亚。由此可知波斯帝国也曾叱风云,睥睨寰世一时。后来但以理又看到一只独角的公山羊从西方出现。这只独角的公山羊以其强盛的力量抵触那站在河边的公绵羊,击倒了公绵羊,并以脚践踏,使公绵羊完全屈服。这山羊是指希腊帝国,而那“非常的角”是指亚历山大大帝。在主前三三四年至三三一年间彻底击溃了波斯帝国。并以极快的速度横扫欧、亚、非三洲。当希腊帝国正处巅峰时期,亚历山大突患病而逝。亚历山大因没有后嗣,他死后帝国便被四位将军瓜分──埃及由多利买统治;叙利亚和小亚西亚由西流古统治;马其顿和希腊由迦散达统治;特瑞斯和比西尼亚由利丝马哥统治。这四位将军便是那“四个非常的角”。但以理书的信息背景只与南方的埃及和北方的叙利亚的政权有关。

3 小角 八914

{\Section:TopicID=339}9

  四角之中,有一角长出一个小角 作者没有指明从那一角长出小角。本章虽没提到安提阿哥四世的名字,但从资料(特别是八2325)显示,这个小角便是叙利亚的西流古王朝的安提阿哥四世。在第八节四个非常的角象征着希腊帝国分裂后的四个王朝;而在第九节,这位叙利亚的西流古统治者被作者描写为小角。

  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渐渐成为强大 由于安提阿哥四世的野心,他曾先后带兵向外扩展版图。主前一六九年至一六八年他带兵和埃及打仗(玛喀比传上卷一1619;玛喀比传下卷五110)。主前一六六年他带兵向东侵略帕提亚(Pathia)。当然他率兵南征埃及时,他必须首先征服巴勒斯丁(参耶三19;结廿615)。以色列人认为巴勒斯丁是流奶与蜜之地,所以荣美之地该指的是巴勒斯丁,特别是指以色列的土地。虽然安提阿哥四世的侵略行动曾遭到抵抗,但由于这些军事行动而得到较广大的领土。从外表看起来,他的国势似乎很强盛,而事实上,由于政治领导阶级的生活过于奢侈,政策不务实际而国库空虚,导致人民生活疾苦。再者,多次的战事实在让人民感到劳民伤财,疲惫不已。

{\Section:TopicID=340}10

  高及天象,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 许多注释者对本节都不能提出令人满意的解释。虽然但以理书作者常将异象和现实情况交织互用,但在本节他似乎完全在描写异象的现象。

  从公山羊的四角中的一角长出一个小角。这个小角逐渐长大,直达天际。这是奇异无比的现象。牠更以其奇长,奇高的独角攻击天上的军旅和星辰,将他们击落于尘世,然后再以其脚践踏侮辱。安提阿哥四世骄狂自大,在其南征北讨而稍获胜利之际,他似乎不满足于世上的事情,竟想干涉天上的事情。换句话说,他不但想控制人们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也想干涉人们的宗教和精神生活。从玛喀比传上卷一4142的隐示,安提阿哥四世为要推行其希腊化政策,他阻止其属民的社会习尚和宗教仪式。作者将安氏无知的干涉行为,形容为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

  天象是指天上的星辰(参申四19;王下廿一3)。近东世界,人们对天上星辰怀着敬畏的态度,认为每个星辰皆是天兵天将。这些天兵天将被认为是尘世的统治者。因此,天神或天上星辰常成为世人崇拜,信仰的对象。安提阿哥四世为推行希腊化政策,他不但限制或阻扰属民的宗教生活,更致力推出希腊的神像和宗教仪式。宗教信仰是不可强迫的;安提阿哥四世不尊重信仰的宗教政策定会遭到人民唾弃的。他不尊重人民的宗教信仰,常导致悲剧的发生,更成为咒诅的对象。安提阿哥四世的骄狂自大似如以赛亚书中的巴比伦王“……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赛十四1314)。

{\Section:TopicID=341}11

  作者在第10节描写小角在异象的景象,但11节至13节不是异象的描写,而是异象的说明,其中含有圣者的交谈。作者叙述小角在现实生活中自高和冒犯神的行为。当然在这三节里我们仍然见到在异象出现过的词句,但作者实际注重安提阿哥四世对犹太人的宗教迫害。他在这三节中列出安氏的罪行:(一)他自高自大,自以为“神”;(二)他禁止人们崇拜神;(三)他毁坏神的圣殿;和(四)他抛弃真理,践踏律法等。

  他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 安提阿哥四世为王子的时候,曾在罗马过了十四年政治性的人质生活。在那段时期,他深受罗马宗教和文化习尚的影响。在他登基为王后,改其名号为“伊皮法纽”(Epiphanes)意思是“神的显现”。他自以为是天神的化身,妄想被人们如神地崇拜。从但十一3637作者形容他任意孤行,自高自大,自以为超过所有的神。他甚至以奇异的话语侮辱犹太人所崇拜的神。他以为希腊的哲学和文化才是真正的智慧和真理,希腊的宗教才是真正的宗教。他认为丢斯(Zeus)才是真神,而他是丢斯的化身。

  天象之君 是象征着以色列的神,祂是天上的君王。在近东的世界,人们曾对天上的星宿怀有惊畏的心理。以色列人也以为主神是天上军旅的统帅(参书五1315)。有人以为这天象之君是天使的领导者,而不是上主的本身。但这种看法没有充分的证据让学者们接受。因为持这种看法的学者只从“王子”(sar)所做的字义研究所得的结果。但从历史的实际情况及本章异象的描述,可知作者因为政治的危险性不敢直接指明神,而以间接的方式指出暴君安提阿哥四世自高自大的行为。更从本节前后的经文可知犹太人不崇拜天使,而是给天上的君献祭。圣殿也称为君的圣所。安提阿哥四世公然攻击天上的君王,以色列的神耶和华。因此,天象是指天上的星辰或天上万象。君不只是指“王子”或“统帅”,也指“君王”。上主是万君之君(但八25),万神之神(但二47,十一36)。

  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 安提阿哥四世为推行希腊化政策,不但攻击以色列的神,更禁止犹太人的宗教活动。他禁止犹太人日常应对神所献的祭(参出廿九3839;玛喀比传上卷一45;但十一31)。犹太人每日早晨和黄昏以羊羔为祭物献给上主。

  毁坏君的圣所 安提阿哥四世曾抢夺圣殿的财物,也曾损毁圣殿的前庭和部分的殿院;但他没有完全毁坏圣殿的建筑。而这毁坏两字可能指安提阿哥四世以丢斯神像置放于圣殿,建立异教神明的祭坛,并以猪血泼洒在祭坛的玷污行为(参玛喀比传上卷一39,三45)。犹太人认为这种行为是历史上最为奇耻大辱的可憎行为。

{\Section:TopicID=342}12

  由于本节经文的词义很难了解,致使学者提出不同的翻译和注释。若按照和合本的译文,本节上半部的经文实在使人无法理解它的意义。现代中文译本似乎也未能有令人满意的译文:“人民在那里犯了罪,每天献不该献的祭”。希伯来文马所拉经文译为“以冒犯的态度将星象置放在日常献祭的地方”。而希腊文七十士译本译为“污渎的祭祀供奉在日常献祭的地方(祭坛)”。有人认为“军旅”是指政府军攻击犹太人的日常祭仪。我们可从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经文而译为“以罪恶的祭仪来代替常献的祭仪”。因为从但八13和九27,可知安提阿哥四世曾在圣殿建立丢斯神像和祭坛,并以猪血和不洁的祭品来玷污神的圣殿。这种亵渎行为,犹太人认为是可憎恨的毁坏行为。

  因罪过的缘故 应译为“以罪恶的祭仪”,指希腊宗教的仪式和象征物。希伯来文bepha{sha&可译为“以冒犯的态度”。安提阿哥四世以可憎的神像和仪式来代替日常应献的祭,触犯神的神圣和威严。

  军旅 通常指军队。但有时也指天上的星宿或神祇。从民四23和八24,军旅(sa{bh{a&)也可能指圣殿或圣所的祭仪。在此处的经文军旅应该译为“神祇和祭仪”。

  他将真理抛在地上 真理指以色列的宗教,包含其真理的启示──上主的律法。安提阿哥四世将犹太人的宗教和律法抛在地上,视若粪土。

  任意而行,无不顺利 他任意孤行,暂时来说,他的希腊化政策和迫害行动好像很顺利,没有遇到顽强的抵抗或外来力量的干预。

{\Section:TopicID=343}13

  我听见一位圣者说话 当但以理看到异象(八310)后,他听见一位天使说话。这位天使所说的话是记载于八1112,因为那不是异象的景象,而是针对第十节而说出的异象所显示的默示。圣者是指天使(参申卅三2;诗八十九57)。作者以天上圣者的谈话来表现犹太人当时最关切的生存问题: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才应验呢?

  和合本的译文完全误解原文的意义。现代中文译本较能抓住原文所表现的意义:“在异象中出现的这些事要持绩多久呢?那可憎恶的罪恶取代每天该献的祭要多久呢?天军和圣殿被践踏要到几时呢?”但是这种译文还是不能完全地表明作者的原意。从希伯来文的经文,较妥当的译文应该是:异象所显示有关废除常献的祭仪而建立可憎恶的祭仪,践踏圣殿和圣民的事,要持续到什么时候?这节的主要问题在探询小角冒犯神和迫害圣民的可恶行为要“到何时”才能结束。这节的词语大部分曾在八1112节中发现。

  施行毁坏的罪过 希伯来文 Sho^me{m 可译为可憎恨,可厌弃的。和合本圣经对这句话有误译;因此按照原文,应译为“建立可憎恨的祭仪”(参但十一31,十二11)。这是指安提阿哥四世在圣殿所建立的神像和祭仪(玛喀比传上卷一52),那是极其可恶的罪恶行为。

  将圣所和军旅践踏的异象 毁坏和玷污圣殿是犹太人实存所遭遇的迫害;而将……军旅践踏,则是作者以异象的景象描写小角攻击天象和星宿的狂傲行为。在此,军旅应了解为异象中的“天象”和“星宿”。小角将星辰摔落在地,以脚践踏。安提阿哥四世毁坏并污秽圣殿。他更自高自大,自诩为神,迫害犹太人的宗教信仰。这个异象描写小角自大的冒犯行为。天使的话语表示安提阿哥四世的邪恶罪行:(一)除掉常献的祭仪;(二)设立可憎的神像和祭仪;(三)破坏,玷污圣殿;和(四)攻击神的冒犯行为。

  要到几时才应验呢 和合本圣经不应该加上“应验”这两个字。因为这两字的加进而使经文的解释更趋复杂,容易使人误解作者的原意。现代中文译本较达意:“在异象中出现的这些事要继续多久呢?”启示文学家常谈论迫害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的时间问题(参但十二6;启六10)。作者以天使的对话,谈到安提阿哥四世于主前一六七年,在耶路撒冷所作的迫害和污辱圣殿的可憎行为,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是遭受迫害的犹太人最关切的问题。他们希望迫害能早些结束,神能尽早审判骄狂的迫害者。虽然启示文学家鼓励他们应该以忠贞的信仰来等待神的拯救,但因迟迟未见神的干涉,致使许多人产生信仰的怀疑和绝望的悲叹。因此,启示文学家常常预言在将来的某段时间内,神一定会审判敌人,拯救忠诚的子民。但是,启示文学家的问题也常因他们所预言的时期过后,人们并没看到预言的应验。所以他们才再次地预言,更改神拯救的日期。

{\Section:TopicID=344}14

  他对我说 虽然希伯来文马所拉的版本译为他对我说,但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和拉丁文的武加大译本都译为他对他说。一位圣者回答另一位圣者所提出的问题。

  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 二千三百日的原文是二千三百夜日。文章先提到夜,然后再提到日;因为犹太人计算“一天”是从这一日的黄昏到次日的黄昏。每天该献的祭是在黄昏和次日清晨应该供献的燔祭(出十九3842)。所以这种“夜日”的文章表现法是很特殊的。二千三百夜日即是二千三百夜日应献的燔祭。换句话说,二千三百次的献祭等于一千一百五十日(参但十二7)。这个时期约等于但七25所记的三年半的时间。作者预言圣殿将在一一五○日以后得到复建和洁净。这也暗示在这段期间里犹太人将继续遭受迫害和苦难,圣殿继续遭受污辱。每天该献的晚祭和早祭也不能供献给神。作者强调现时的迫害和灾难将会持绩着,但一切仍在神的掌握中,在不久的将来(约一一五○日),“小角”将被拔除,折断,圣殿将再洁净和复建,神的子民将得拯救。天使的回答纯粹是种希望的信息,为要回答那些遭受迫害的信徒的哀叹──到什么时候,神才会审判敌人,拯救祂的子民?

{\Section:TopicID=345}914

  这段经文可分为两个小段落,910节描写小角的横逆暴行,这是作者以异象的景象来描述,而1114节则是以异象和现实情况交织而成的文章。所以,读者若只以异象的景象去理解作者的文章内涵,就无法妥当地了解作者写作的方法和目的。虽然读者或许稍能窥见其主要思想,但很难理解其较详细的内容。可能作者在危机中不敢明确描写,而只以间接又含糊地叙述。不但如此,这段经文(910节)模糊不明,很难理解其意义。有人认为八1314是后人的附加,因这两节不是异象的景象而是提及但以理所听见的话。但我们不能接受这种看法,因从八1114是作者以现实情况描写犹太人所遭遇的苦难和暴君的罪行,更重要的是为要回答苦难中百姓所提出的问题──到什么时候迫害才会终止,神才会拯救祂苦难中的子民?

  作者在这段经文先提到“小角”的狂傲及其暴虐行为,然后提到迫害何时才能结束。作者继续描述异象的景象(八910)。当公山羊壮大的独角突然折断后,在其角根处长出四支引人注目的角,伸向不同的方向。然后从其中的一角又长出一支“小角”。这支“小角”向东,向南,和向华美之地扩展其势力。牠的力量逐渐强大,好像能触及天象去攻击天象星辰。果然,牠攻击天象,将星辰击落在地,并践踏他们。

  作者虽然在异象中没有提到安提阿哥四世的名字,但从圣经的数据和其它的历史数据,我们确知这个“小角”便是叙利亚西流古王朝的安提阿哥四世(主前一七五──一六四年)。四个非常的角象征着亚历山大死后瓜分希腊帝国的四位将军。安提阿哥四世便是狂傲自大,压迫犹太人的统治者,他是属于西流古王朝的统治者。本书作者形容他是那不引人注目的“小角”。

  安提阿哥四世登基为王后,曾先后出兵向外侵略,扩展其领土。主前一六九至一六八年他领兵南征,占领巴勒斯丁,进而攻击埃及本土。主前一六六年他领兵东侵帕提亚。虽然安提阿哥四世的侵略行动曾遭到抵抗,他确能从这些侵略行动,夺取了不少的财物和占领了许多领土。他的国势好像极其强盛,以致骄狂自大而自诩为神。进而,由于他的异常心理作祟,使他也妄想干涉人们的精神和宗教生活。他提倡所谓希腊化政策,而干涉人民的宗教生活和传统的习俗。他极力推崇希腊文化和宗教,也禁止属民的宗教仪式和宗教生活。为达成其希腊化政策的目的,他以严法酷刑来迫其属民。犹太人深受他的凌辱和迫害。

  作者在八1114不是以异象的景象来描写暴君的罪行,而是以犹太人所遭受的苦难来指摘安提阿哥四世的罪行,进而回答苦难中的子民最为关切的问题──迫害何时才会结束。安提阿哥四世深受罗马帝王崇拜以及希腊的文化和宗教的影响,自高自大,自诩为神,他轻视殖民的文化和宗教;以戏谑无耻的话语侮辱犹太人的神神。他禁止犹太人的日常献祭和传统的宗教生活,更以可憎恨的希腊神像和污秽的祭物污损耶和华的圣殿和圣坛。暂时,暴君的希腊化政策和迫害行动好像进行得很顺利,但他的未来命运在神的权能审判中会自食其果。神将审判这“小角”。作者预言约在一一五○日(约三年半)后,神将会审判暴君,拯救祂的子民。圣殿将再复建和洁净,恢复昔日的荣耀和地位。这是苦难中的子民所迫切希望的信息。从这信息的主题,可见作者为要回答那些苦难同胞内心的哀叹,苦难何时才会结束?光明何时来临?

4 异象的意义 八1527

  在第七章的异象,但以理向天使询问所看到的异象的意义,而在本章的异象,天使加百列向他解释异象的意义。这段经文大致可分为四个小段落:1517节谈到天使的出现;1822节在说明公绵羊和公山羊的象征;2325节谈到小角的象征;2627节是异象的结语。

{\Section:TopicID=347}15

  一位形状像人的 这个词语和七13的“一位像人子的”,在意义上是不同的。古时人们认为天上的使者向人显现时,常以人的形状出现(参创卅三2432;士六11)。这节没有提到天使的名字,但从本节的人字是以难得一见的 geber 来表示;这字和加百列的希伯来文的子音很相近,更从八16的提示,这位天使便是以色列的守护天使加百列。但以理虽看见了异象,听见了天使说的话,但他似乎仍不明白异象的意义。当他正在烦闷不解之际,天使的突然出现为要使但以理明白异象的意义。但以理在本节以后,他也再次看到天上的使者,再次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启示文学的特色也表现于天上神秘的存在,向特殊的世人揭露将来世事的变化。但以理要明白异象的意义,正是作者要让当代的人明白他藉着异象所要传达的信息。

{\Section:TopicID=348}16

  有人认为这节是后人所加的文笔,因为在15节但以理已清醒地想要了解异象。那时,他是在巴比伦。但按照16节的提示,但以理似乎仍然在书珊的乌莱河边的异象中。此外,15节描写但以理看到天使接近他;而16节描写但以理听到声音。但我们认为作者常将现实和异象,景象和声音交织互用。因此,不必视16节为后人的文笔。

  加百列 这是旧约圣经第一次提到天使的名字。从以诺壹书九章和廿章,犹太人认为加百列是天上天使长之一。他和米迦勒是神的使者,也是以色列的守护天使。在这个异象中,加百列是异象的解释者。犹太人的天使观念,可能受到波斯神话的影响,他们被视为神拯救和审判行动的使者。当然他们也是神信息和启示的传达者。后期的犹太教认为神在天廷有许多使者来服侍祂,供祂差遣,其中米迦勒和加百列是重要的天使长。

{\Section:TopicID=349}17

  惊慌俯伏在地 当天使加百列出现在但以理面前时,但以理惧怕而俯伏在地。这是人遇到神圣使者常有的反应(参结一28,三23)。这种因惧怕而伏在地上的反应可能是表示人对神圣存在的敬畏和仰慕。而且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会觉得自己的有限,污浊不洁,不配面对神圣的感觉。

  人子啊 这是天上的使者对人类的称呼(参结二1,三1;诗八4,八十17)。这种称呼表示人类为受造物的次等地位。这里的人子意义和弥赛亚式的人子意义不同(参但七1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312,Name=13})。

  关乎末后的异象 加百列的话表示这个异象的重要性,因为这个异象所要传达的信息是犹太人极其关心的事情。有些学者认为末后是指时间和历史的终局。现世的一切都将结束,神永琲国度将肇历史的新纪元,如此,使时间和历史富含末世论性的色彩。但根据本章的历史背景,这里的末后不但含有终末论性的时间和历史终局的意味,更直接谈及安提阿哥四世迫害犹太人的时间和重修圣殿的时间。作者认为安提阿哥四世的统治是最后的危机,是罪孽和邪恶的极致。神在不久的将来会显出祂公义的审判。第七章中的第四头怪兽和小角安提阿哥四世,将在末后的定期(八19)遭受神的审判,神将藉着审判敌人而拯救其忠实的子民。因此,根据八1719,九26,十一35,十二4913以及第七章的永国度,我们相信作者认为末后不仅是迫害的终期,也将是时间和历史的终局,并神永国度的开始。

{\Section:TopicID=350}18

  我面伏在地沉睡,他就摸我,扶我站起来 当加百列来到但以理身边的时候,但以理便害怕地俯伏于地上,而后来他又听到天使的话,更惧怕得浑然失去知觉。因此,天使便摸他,扶他起来,使他恢复理智和知觉。这种经验类似于先知以西结面遇神圣的经验(结二2),更成为后期启示文学的文学技巧(参以诺书六十三34;启一17)。假如按照希伯来文的字义解释,但以理因面对天使惊怕而失去知觉,晕倒在地。但从文章的脉胳来看,但以理并没有失去知觉或沉睡,天使并没有摇醒他,只有摸他、扶他起来。亚兰文的动词 demak 是卧倒和睡觉的意思。后来翻译成希伯来文时,译者错误地取用“睡觉”之意。事实上,但以理面对神圣的天使而惊怕晕倒在地,加百列便摸他,扶他起来,当然这种表现也含有惊畏的意思。

{\Section:TopicID=351}19

  恼怒临完必有的事 天使再次强调他要告诉但以理有关神的忿怒和百姓遭受苦难的时期。恼怒是表示神的忿怒。在先知文学中,za'am 是先知用以表示神的忿怒的特殊词语,神因百姓的罪孽表现其神圣的忿怒(赛十5;耶十10;结廿一31)。恼怒临完则是一个奇怪的词语,他在十一36再次出现。由于以色列的背逆和罪孽激发神的忿怒,所以祂以其公义去审判他们,使他们遭受惩罚和苦难。神常以外国的敌人来惩罚祂的百姓(赛十525),将祂的百姓交在敌人的手中。但经过一段时间后,祂的怒气将会息灭,然后公义的以色列子民将建立一个神所喜悦的国度。本书的作者相信神藉着安提阿哥四世来审判犹太人;但是这个外邦暴君却骄狂又过分地迫害神的子民。因此天使告诉异象中的但以理,在不久的将来神的忿怒会终止,暴君的迫害也将同时结束。天使虽表示神的怒气不久将结束,可是在结束之前,犹太人应体认还有一段遭受蹂躏迫害的时期(但十一36)。作者希望他的同胞知道,暴君的迫害是出自神的审判,不久的将来迫害将会结束,因一切均在神的控制之下。

  末后的定期 这里的末后和八17的末后是一样的意思,是指安提阿哥四世迫害犹太人的时期。在神所指定的时候,迫害将会结束,对于苦难中的百姓,这是他们最为关心的事情。这个异象所要显示的,是关于神所指定的时候不久将会来临,以及在定期未来临之前必会发生的事情。

{\Section:TopicID=352}20

  天使指出那有双角的公绵羊是玛代和波斯。在这节中的王是代表“帝国”(参但七17),波斯帝国含有玛代和波斯的两个政权,后来波斯政权显得更出色,更具有代表性。

  公山羊就是希腊王 天使又指出公山羊是希腊帝国。这个希腊帝国不是现代的希腊,而是包括波斯,埃及,叙利亚,巴勒斯丁,和小亚西亚的古希腊帝国。作者在后来特别以叙利亚的西流古王朝代表这庞大的帝国。

  两眼当中的大角,就是头一王 公山羊两眼当中的大角是指希腊帝国的开国君王。作者没有明白指第一个君王是亚历山大大帝,但无可置疑的,这大角是指亚历山大。虽然腓力浦建立强大的希腊城邦,但亚历山大则是希腊大帝国的创立者。两眼当中的大角也意味着公山羊的独角。这独角在后来不久便折断了。

{\Section:TopicID=353}22

  那折断了的角 亚历山大在主前三二三年的突然死亡,就如公山羊的大角突然折断了。作者不大关心亚历山大大帝的辉煌战功和雄伟的帝业,所以天使没有提示公山羊如何触倒公绵羊(波斯帝国)。在这里,作者只指出牠的大角突然折断,也没有说明为何突然折断。作者只想将亚历山大死后,他的帝国分裂的情形表现出来,在其根上又长出四角。

  这四角就是四国 亚历山大死后,帝国被四位有权势的将军瓜分为四个独立的政权(参照绪论部分的历史背景{\LinkToBook:TopicID=104,Name=四 但以理書的歷史背景})。这四个国家的国势均不如亚历山大所建立的帝国。亚历山大虽伟大,但没有多久,他便在历史舞台上消失了。

{\Section:TopicID=354}23

  这四国末时,犯法的人罪恶满盈 中文和合本的译文很不达意;现代中文译本的译文较适切达意。当这些国家恶贯满盈,渐趋灭亡的时候,那也是恶人猖狂之际,亦即是神审判将来临到之刻(参创十五16)。作者没有详细说明这些国家或君王的统治情形,他只隐约提到他们的权势比不上亚历山大,他们的罪孽满盈,将遭致神的审判。他只想很快地述说小角安提阿哥四世的丑陋嘴脸及其残暴骄狂的行为。

  面貌凶恶,能用双关的诈语 面貌凶恶的原文是粗鲁狰狞的外貌(参申廿八50)。作者以安提阿哥四世凶恶的外貌来形容他的狂傲、无耻、和残暴的个性。不但如此,安氏更善于玩弄诡诈的伎俩与权术。本来原文 hido^th 是谜语(士十四2)或暗语(诗四十九4)之意。但根据玛喀比传上卷一30的记述,学者咸认安提阿哥四世喜用模棱两可的语句和诈术(参但十一2132)。作者以这个词语形容暴君顽梗狰狞的外貌和其凶残,诡诈的心性。

{\Section:TopicID=355}24

  他的权势必大,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 在安提阿哥四世统治初期,他以残忍和诡诈的权术来建立权威和势力。他的侵略行动和迫害圣民的行动好像威猛无比,节节顺利,可是那不是靠着他自己的能力得来的。学者对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这个词语提出不同的看法。有人以为这个词语可能是从22节错置在这里,所以应该省略掉(有些版本将这句省略)。如果按照现有的经文去了解这个词语,则产生几个不同的看法。有人以为这是表示安提阿哥四世的权势比不上亚历山大的权势(参八22)。有人又以为安氏的权势不是他自己以其智慧和能力得来的,而是以诡诈的权术赚取的。另外,有人认为暴君的权势不是他自己所拥有的,而是神为审判犹太人而刻意的安排。我们以为这句词语有两个可能性:一是将此句省略而视其为22节最后的词语错置在本节的结果;另外,承认这个词语的真实性而否定安提阿哥四世权势的真实性,那是虚而无实的权势。

  非常的毁灭 安提阿哥四世的军队,在耶路撒冷和其它地方的屠杀和迫害行动,是空前绝后的毁灭(玛喀比传上卷一24;玛喀比传下卷五1114)。

  又必毁灭有能力的和圣民 安氏暴君不但追杀政敌和其它拥护政敌的军政贵族,他也致力于希腊化政策而迫害犹太人。

{\Section:TopicID=356}25

  他用权术成就手中的诡计 这个词语稍为误解原文的意思。现代中文译本的译文较为达意。由于安提阿哥四世的狡诈和善弄权术,好像他所计划的阴谋或骗局从未失败。而使他养成骄狂,自高自大,目中无人的个性。

  在人坦然无备的时候,毁灭多人 这句词语指出安氏的卑鄙作风,乘人不备的时候攻击“敌人”,并消灭了许多人。解经家认为这句词语是指主前一六八年夏天,阿波罗纽以税务员的身分带兵进入耶路撒冷,然后乘人熟睡之时,突击残杀许多耶路撒冷的居民(参玛喀比传上卷一2930)。

  攻击万君之君 安氏不但残杀犹太人,他更不自量力想攻击以色列的神。万君之君和八11的天象之君有相似之处。他摧毁神的圣殿,更以亵渎、狂傲的话语攻击以色列的神。

  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 因其残暴、狡诈、侮辱神和迫害祂的子民,安提阿哥四世后来(主前一六四年)突得急病而死。作者预言暴君将遭受神的审判。非因人手而灭亡表示作者对现世人为力量的绝望,更表示他对神以超自然的力量去惩罚暴君的期望。作者希望他的同胞知道,虽然暴君以其狡诈、权术使他顺利地完成了他的阴谋和欺诈,但终于被神的超然力量所毁灭。

{\Section:TopicID=357}26

  二千三百日的异象是真的 二千三百日其实是一一五○日的晚祭和早祭。天使的话异象是真的似是矛盾的语词,因为异象本属虚幻的现象,不可能是真实的。但天使强调异象所显示的意义是真实的。它表露出暴君的凶残,狡诈以及他如何迫害神的子民,攻击神等不法行为。更预示神在不久的将来会审判这凶恶的罪人,也应许苦难中的同胞不久将会得到神的拯救。这不是梦中的幻想,而是神的启示和应许。

  但你要将这异象封住 作者将异象的背景,置放于巴比伦伯沙撒统治时期,而异象的主题是在主前第二世纪,安提阿哥四世统治下的巴勒斯丁所发生的事情。所以但以理看到异象,又明白异象的意义后便暂时封住,而等待异象所预言的事情得到实现。这是启示文学家的文学修饰。如此,这可说明为什么当时的百姓不知道,也没听到这些预言,使他们以为他们所遭受的苦难早已预定,又苦难的时期也早已预知。他们所希望的拯救不是在遥远的将来,而是在特定的某时,神将会审判恶人,拯救祂的子民。有些学者认为这句词语是后人加进去的,因为假如但以理不明白异象的秘密,则没有理由保密。他们认为要封住的不是异象的意义,而是有关迫害的准确时间。

{\Section:TopicID=358}27

  作者以这节巧妙地使但以理从异象的境界回到现实的生活境界。但以理为所遭遇不平凡的经验而心身疲惫,竟然病了数日。他休养了一些时候,然后再次为王办理政事。

  昏迷不醒,病了数日 但以理心中烦闷,昏疲无力,在家静养了数日。所以和合本的“昏迷不醒”是误解了原文的意思。

  我因这异象惊奇,却无人能明白其中的意义 但以理自己表示他对所看见的异象惊奇烦扰不已,仍然无法充分了解异象的意义。我们会感到奇怪的,为什么但以理听到天使的解释后仍不能明白异象的意义?这可能是作者为要在后面几章(特别是第十一章)做更详细的解释。换言之,作者暗示读者,还有许多事仍然模糊不清,需要继续领取天上得来的默示,使他们能够坚持忠贞的生活见证而不屈服于恶劣的现实环境。

{\Section:TopicID=359}1527

  但以理看到异象,听到天使的交谈,他不明白异象所要显示的意义。天使加百列出现在但以理的面前为要解明异象的意义。加百列告诉但以理,异象是关于暴君迫害犹太人的情形和迫害将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因此,天使指出波斯帝国将遭到希腊帝国的致命攻击而灭亡。希腊帝国的开国君王亚历山大突然死亡(主前三二三年)。在他死后,希腊帝国被他的四位将军据地称王。希腊帝国从此变成四个国家。就在这些国家罪恶满盈,快要灭亡的时候,从四国之中的一国(西流古王朝)出现了一位凶狠、狡诈、狂傲的暴君。他以其残忍和诡诈的权术来建立权势和威望。在其统治初期,他似乎事事顺利,阴谋得逞,他消灭了他的政敌和敌对的势力。但他进而迫害神的子民(犹太人),更攻击万君之神耶和华,因而遭致神的惩罚而灭亡。这个暴君便是安提阿哥四世。他以阴谋诡计夺得政权,消灭政敌和反对的势力。由于他的野心,他带兵向外扩展领土,到处抢夺金银宝物。后来,为要推行希腊化政策,他迫害犹太人,侮辱攻击犹太人所崇拜的真神耶和华。所以作者预言将遭历一一五○日的迫害,无法在为神献上早祭和晚祭之后,神将审判恶君而拯救祂的子民。作者期望他的同胞在等待神的拯救来临之前,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心来承受苦难和迫害。因为神的拯救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实现,惟有忍耐等待者,终必得救。──《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