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第十一章

 

{\Section:TopicID=415}十一1

  又说……元年 又说这两个字是不必要的。十一1所显示的历史标题可能是如七1,八1,九1和十一1的标题一样,指出异象前后两部分是平行相对的。奇怪的是天使以一个异国王朝来标示其行动;那行动是指米迦勒帮助加百列的战斗。现代中文译本省略了玛代王大利乌元年,也改写了和合本的译文。这种省略和意译使经文意义较清晰明了。

  我曾起来扶助米迦勒,使他坚强 这节是后人所加的,为要指出那位帮助米迦勒的天使,是神的使者加百列(参八15)。加笔者不明白十章和十一章是连续的,而任意加上历史的标题。这个历史标题如前面的历史标题一样,没有显著的历史价值。

{\Section:TopicID=416}1∼十一1

  第十章至十二章是一个文学单元,以一个异象来提出重要的历史资料和启示。这个重要的默示异象由三个部分组成。这段经文是异象的序言部分,描述天使的显现,但以理的反应,和天使向但以理显现的简要内容。

  作者关心民族和同胞的苦难,因这些苦难是异族暴君疯狂的宗教迫害所造成的。由于现实严重的迫害,使许多人丧失信仰、生命,和生存的希望。作者藉异象的默示来宣扬神是历史的主宰,一切均在祂控制之下。忠贞的信徒应坚持信仰,忍耐等候神的拯救。

  本段经文是异象的导言部分,其中包含但以理的禁食祷告,天使的显现,但以理对神圣显现的反应,和天使表明显现的主要目的等主题。

  但以理用三个星期的禁食祷告,为的是准备自己接受天上的启示,他的禁食祷告是为了探求神的启示,让人明白解决苦难和重获希望的来源。三个星期后有位天使向他显现。当他遇见以人类形状出现的天使时,惊惧地伏在地上,浑身乏力。天使看他惊悸软弱的情形,便出手扶他起来,鼓励安慰他。并告诉但以理,他是受差遣前来启示有关犹太人将来所要遭遇的事情。本来在但以理开始禁食祷告,询求天上的启示时,神便已垂听他的祷告。神差遣天使(加百列)来向但以理显现,回应他的祷告;但天使遇到波斯的守护神而发生战斗因而延误了二十一天。后来加百列得到米迦勒的帮助,才能脱身前来向但以理显现。而以色列的守护天使米迦勒,仍然和波斯守护神继续战斗。当时人们认为每一个国家都有其守护神,这是从多神宗教而产生的意思。犹太人认为米迦勒是他们的守护天使,是神所差遣来保护以色列的使者。虽然这种偏属多神思想和以色列宗教的唯一神论有点冲突,但这是启示文学的特征之一。在此,重要的是指以色列有一位强而有力的守护天使,而且暗示着一个国家的命运是操在天上而不是操在地上。因此,犹太人虽在政治上,宗教上遭受异族的欺压凌辱,但最后他们会得到拯救和胜利。

  但以理虽受天使的鼓励和安慰,但他仍然害怕,不安,哑口无言。最后,天使再次的鼓励和安慰,使他恢复说话的勇气和能力。作者以这种重复鼓励和安慰,来表示但以理的悲苦焦急和异象意义的重要性。当但以理恢复理智和说话的能力后,天使扼要地说明历史的过程和将来的情形。当波斯帝国沦亡后,希腊帝国将继而兴起。在希腊暴君的残酷迫害下,神的子民虽经历诸多苦难和压迫,然而神将差遣天使米迦勒来保护他们。神是万物和历史的主宰,所以真理书上的事完全在神神圣计划之中。神的子民惟以忍耐、忠贞的信仰态度来面对当前的苦难,方能看见神的拯救和荣耀。

2 将来的默示 十一2∼十二4

  在这个最后的异象中,这段经文是最重要也是最长的部分。简述和犹太人相关的国际历史,从波斯帝国到希腊帝国分裂后的西流古王朝,重点却在叙述安提阿哥四世残暴极权的统治。虽然他利用种种方法压迫信徒,破坏信仰和宗教习尚,但神的子民将因坚持信仰而能名录于真理书之上。真理书在启示文学里,被看成神对过去的历史和未来事件的记录。但作者所要宣扬的信息是:历史的过程和未来的命运完全在神的摄理中。在危机重重的境遇里,信仰的价值应得重新的肯定。

  这个回顾历史的主要结构如下:(一)十一2:波斯时期,于这个时期犹太人返回故土,建立神圣的社会制度。(二)十一34:亚历山大和其分裂的帝国。(三)十一520:多利买王朝和西流古王朝的争霸简史。(四)十一2125:暴君安提阿哥四世和其残酷的迫害。(五)十二14:神的子民最后的胜利。

A 历史的回顾 十一220

{\Section:TopicID=418}十一2

  我将真事指示你 真事原文是“真理”、“真理书”之意。天使要将“真理书”上的事告诉但以理。启示文学家认为神统治世界是按照祂的神圣计划来执行。这些计划是记录在“真理书”上。因此,“真理书”是过去的历史和将来的事件的记录。在旧约其它地方,个人的行为和命运也被记录在神的书里(参出卅二3233;诗四十8,一三九16)。有人认为“真理书”是“命运书”或“生命书”。我们无法确知“真理书”是什么?也许是圣经作者的文学杜撰或神学假设。但重要的是,作者清楚表示,世上的历史和将来的事件皆在神的主权控制之下。神是历史的主宰;忠贞的信徒,不管遭到任何横逆迫害,他们终会得到神的赞赏。

  波斯还有三王兴起……希腊国 作者对波斯时期只概要地讲述。学者对波斯帝国的君王素存有不同的看法。古列大帝是波斯第一位国王;在他后面有三位国王相继统治波斯帝国。如果第四王是指自古列以下的第四位国王,则波斯帝国自开国后仅有四位君王。但第四王若指那三王以后继起的国王,则波斯帝国自开国后有五位君王。从波斯帝国不只有五位君王(参前面历史年录表{\LinkToBook:TopicID=106,Name=但以理書歷史年錄表})来看,作者甚为熟悉第七章的经文和意义,在七6中波斯被形容为四个头的豹子,我们认为四个君王较合经文的意义。在波斯古列大帝以后的三个统治者是:刚比亚斯(Cambyses),大利乌一世(Darius I)和薛西一世(Xerxes I)。作者不太关心这段历史,而且他可能利用不太可靠的历史数据。所以我们不必为无法解决的历史花费时间去争论。从史料(叁 Herodotus vii 2021)可知,薛西一世(主前四八六至四六五年)是位雄才大略的统治者,在他的统治下国家富强,社会安定,可说是波斯帝国的黄金时期。他在主前四八零年至四七九年曾率领强大的军队进攻希腊,而且他曾拥有极大的财富。

{\Section:TopicID=419}十一3

  勇敢的王 是希腊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作者只提起亚历山大所建立的权势,国势强盛举世无匹,致使他能任意而为。随意而行可能指他的希腊化政策。虽然亚历山大拥有广大富强的帝国,他可随意而行,但作者认为人类永远无法保持所拥有伟大的成就。在亚历山大的权势达颠峰之际,他突患热病而亡,享年只三十三岁。辉煌的远景和理想的目标,亦因他的死去而烟消云散。

{\Section:TopicID=420}十一4

  他的国必破裂,向天的四方分开 亚历山大死后,帝国被他的将领所瓜分。虽然有许多将领据地而自封为王,但重要的有四位将军建立四个较具规模的国家。从这时候开始,权力和管辖地区之争频频发生。到了主前三○一年在弗吕家(Phrygia)的叶索士(Ipsos)所发生决定性的战争,情势渐趋明朗。利丝马哥(Lysimachus)控制了特瑞斯(Thrace)和小亚西亚,迦散达(Cassander)控制马其顿和希腊本土。多利买(Ptolemy)控制埃及和巴勒斯丁,而西流古取代安提格奴统治巴比伦和叙利亚。天的四方如八8一样指天地的四个方向,东南西北。

  却不归他的后裔 亚历山大大帝的后嗣或亲戚没有获得任何权位和版图。他的兄弟,腓立普.亚希戴斯(Philip Arshidaes)在主前三一七年被杀。他的儿子亚历山大(从 Roana 所生)和里拉克勒(Herakles 为使女巴琪拿“Barsine”所生)先后被其部属将士所杀。希腊帝国便如此被瓜分而归于别人。

  因为他的国必被拔出 作者认为亚历山大是受到神的审判,他的帝国便被人瓜分而四分五裂。

{\Section:TopicID=421}十一5

  南方的王 指统治埃及和巴勒斯丁的多利买王朝。在主前三○五年多利买,拉结(主前三二三至二八五)自立为王,国势甚强。

  他将帅中必有一个比他更强盛,执掌权柄 西流古.尼克达(Seleucus Nicator)本来是巴比伦的总督,但在主前三一六年为要逃避叙利亚总督安提格奴(Antigonus)的追杀而逃到埃及,要求多利买的保护。西流古使成为多利买的将军。在他服侍多利买三、四年后,在主前三一二年得到多利买的帮助,在迦萨打败安提格奴的儿子低米丢(Demetrius),再次取得巴比伦的统治权。后来他又在主前三○一年在叶索士的战争中杀死安提格奴。如此,他也控制了叙利亚;后来更扩张其版图直达印度边境。他建都叙利亚的安提阿,帝号为西流古一世,他统治了二十年,国势强盛,是希腊帝国分裂后最成功的统治者。作者描写他是比南方的埃及王更出色的统治者。

{\Section:TopicID=422}十一6

  过些年后,他们必互相连合……死地 过了数年间,约在主前二八○年到主前二四八年之间,南北二国的统治者均已易位换人。埃及是由多利买二世(Ptolemy II Philadelphus 主前二八五至二四六年)统治;叙利亚则由安提阿哥二世(Antiochus II Theos 主前二六一至二四六年)统治。多利买二世假藉为阻止两个国之间不断的战争,提议一个政治性的婚盟,实则为施展其野心政治。他将其女儿白蕊妮丝(Bernice)嫁给叙利亚王安提阿哥二世。但这个婚姻是有条件的,就是安提阿哥二世必须和其王后拉欧笛丝(Laodice)离婚,并且驱逐他们所生的二个儿子。不但如此,安提阿哥二世应保证,惟有白蕊妮丝所生的儿子是合法的王位继承者。出乎意料之外,安提阿哥二世竟然接受这些条件(附有庞大嫁妆)而决意娶白蕊妮丝为皇后。但多利买二世死后(主前二四六年)安提阿哥二世违约,而将其皇后白蕊妮丝打入冷宫,重新迎回废后拉欧笛丝并恢复其王后的身分,重修旧好。拉欧笛丝王后表面上虽然迎合安提阿哥二世,其实她已不再信任他了。她处心积虑计划着报复以前所遭到的冷落。她毒死了皇帝安提阿哥二世,派人杀死白蕊妮丝和她的儿子以及她的埃及随从人员。她让她的儿子西流古二世(Seleucus II Calliuicus 主前二四六至二二六年)登基为王。这是第六节所隐含的历史事实。

{\Section:TopicID=423}十一7

  但这女子的本家,必另生一子 白蕊妮丝的娘家埃及王室,必有一位王子继位为王。这位埃及统治者是白蕊妮丝的兄弟攸尔基思(Ptolemy III Euergetes 主前二四六至二二一年)。正当北国皇室发生残忍的流血事件,南方的埃及王多利买三世得悉北方皇室内部的危机,乃率领军队攻击北方许多重要城镇。虽然他的军队节节胜利,攻克许多城镇,仍未能及时阻止其姊姊白蕊妮丝杀身之祸。后来他的军队攻破了西流古的首都安提阿,并杀死王后拉欧笛丝为其姊姊报仇。西流古二世抵挡不住埃及军的攻势,节节败退,使埃及占领了小亚西亚北部大部分的领土。

{\Section:TopicID=424}十一8

  并将他们的神像……他不去攻击北方的王 多利买三世突然决定班师回埃及(也许是埃及内部发生的叛变),因而使他不能乘势消灭西流古王国,也不能妥善地处理所攻克的城镇和领土。但他却带走了无以数计的战利品,包括金、银、神祇和宝器。正因为他辉煌的战绩和掠掳的战俘及战利品,埃及人便尊称他为攸尔基思(euergetes),即大善人(benefactor)的意思。

{\Section:TopicID=425}十一9

  北方的王必入南方王的国,却要仍回本地 由于埃及没有彻底毁灭叙利亚,给予西流古二世有振兴国势的机会。他东山再起,招兵整军收回了许多的国土。甚至举兵进攻埃及的领土,然而受到埃及强烈的反击,无功而返回安提阿(主前二四二至二四○年)。后来西流古三世(Seleucus III Ceraunus 主前二二六至二二三年)继位为王。几年后在小亚西亚的一次战役中被人谋杀而死(主前二二三年),乃由其弟安提阿哥三世(Antiochus III the Great 主前二二三至一八七年)继位为王。继位后他清除内部危机,重振国势;对外他征服南叙利亚(包括巴勒斯丁和腓尼基),其最大的敌人乃是南方的埃及王(Ptolemy IV Philopator 主前二二一至二○三年),安提阿哥三世乃于主前二一九年起兵攻打埃及,夺回安提阿之重要海港(Seleucia&),而后挥军南下,大败埃及军而控制巴勒斯丁。在他的统治期间,国家复兴,国势富强。

{\Section:TopicID=426}十一10

  北方王的二子 这是指北方的叙利亚王西流古三世(Seleucus Ceraunus 主前二二六至二二三年)和安提阿哥三世(Antiochus III the Great 主前二二三至一八七年)。这两位都是西流古二世的儿子。这两王的事迹于前节已有交代。安提阿哥三世具有超人的智慧和能力,一心一意指望能击败南方的敌人埃及王。

  必动干弋,招聚许多军兵 西流古二世的两位儿子先后为要振兴国势,他们招兵买马铲除异己准备向外侵略。西流古三世因其突然的死亡而未能如愿地举兵攻击埃及。实际上,安提阿哥三世才是作者描述的对象。他继位后,雄心勃勃地扩大军备,屯积兵粮,招募佣兵,鼓舞军队士气。然后依其计划,伺机行动,打击敌人。作者生存于安提阿哥三世的时代,所见的都是极为可靠的历史资料。从十节至十九节大部分是描述安提阿哥三世一生的重要事迹。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将十一10的二子改为“他的儿子”。本节所说的干戈可能是指安提阿哥三世在主前二一九年和主前二一七年对埃及的两次战争。

  如洪水泛滥 是形容叙利亚军队锐不可当的强盛攻势。主前二一九年安提阿哥三世兴兵攻击埃及,击溃多利买四世的军队,夺回安提阿的重要海港和巴勒斯丁大部分领土。

  又必再去争战,直到南方王的保障 主前二一七年安提阿哥三世再次领军攻击在迦萨(Gaza)南方的埃及边境要塞拉腓亚(Raphia)。

{\Section:TopicID=427}十一11

  南方王必发烈怒……交付他手 多利买四世看到安提阿哥三世的野心甚是震怒,亲率精锐大军出来应战。在他和他的将军尼古老斯(Nicolaus)的领导下,埃及军击溃了北方叙利亚军,再次收回巴勒斯丁和腓尼基。但埃及王未能趁势北伐,只收回了失去的领土而和北方言和,这可能是埃及王的优柔寡断的个性使然。

{\Section:TopicID=428}十一12

  他的众军高傲,他的心必自高 埃及王和其军队因战争的胜利而骄傲。埃及王掳获许多战利品并收回失土。王也杀死了许多叙利亚军士,但他的胜利只是短暂的。有人以为12节是后期一种解释性的加笔。

{\Section:TopicID=429}十一13

  北方王必回来摆列大军,比先前的更多 安提阿哥三世虽然战争失利,但和埃及订立和平协议,这种关系维持十四年。在这期间,他领兵向小亚西亚和波斯国进犯,节节胜利,版图直达印度边境。由于他成功的扩展领土,国库充实,国势强盛,使他声誉隆盛而被尊称为“大帝”。

  满了所定的年数 原文为“在某些时间,数年的终期”。有人认为时间和数年是词义上的重复,有的则删掉“时间”,有的则删掉“数年”。但这个词语所要表达的是在战争失败的数年后,反击的时机已到了。在主前二○三年多利买四世死后,他五岁的儿子多利买五世(Ptolemy V Epiphanes 主前二○三至一八一年)继位不久,叙利亚王安提阿哥三世认为这是攻击埃及的最好时机。

  他必率领大军带极多的军装来 安提阿哥三世在适当的时机,以优良的军力和装备向埃及进攻。这些装备可能是指从东征所得的战马和大象。

{\Section:TopicID=430}十一14

  那时必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王 这句话表示多利买五世所遭遇的内忧与外患。年幼的埃及王必须摆脱国内的摄政大臣的控制,并建立他的权威形像。他更担心北方强敌的侵犯。

  并且你本国的强暴人必兴起 当安提阿哥大帝在主前二○三年联合马其顿王腓立浦进兵攻打埃及时,有些犹太高阶层人士赞助安提阿哥大帝的侵略行动。作者认为反埃及的犹太人,是自私自利的人。作者认为由于这些人的赞助使叙利亚军得到胜利,使犹太人成为西流古王朝的殖民地。这是造成安提阿哥四世宗教迫害的间接因素。

  要应验那异象 这个词语的意义很不清楚。或许这是指古代众先知所预言国家复兴的异象。那些帮助安提阿哥大帝的犹太人,认为帮助安提阿哥大帝可使犹太人脱离埃及的桎梏,更期望建立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他们未曾料到这种行动是导致犹太人遭到安提阿哥四世暴政的远因。有些学者则认为犹太人的不智行动,正应验但以理在本章所看到的异象。

  他们却要败亡 虽然犹太人的帮助,可是埃及军在司果帕(Scopas)将军的领导下击溃了叙利亚军。他们背叛埃及没有成功。败亡是失败的意思,而不是死亡的意思。

{\Section:TopicID=431}十一15

  坚固城 司果帕率领埃及军攻取西顿这个城镇要塞。后来司果帕将军在主前一九九年在巴尼亚战败,带领残兵退守于这个埃及要塞。安提阿哥大帝在主前一九八年攻破西顿城,俘掳了司果帕将军。

{\Section:TopicID=432}十一16

  来攻击他的 安提阿哥三世(大帝)来攻击埃及的多利买五世。这是指主前一九九年巴尼亚的战争。安提阿哥大帝自从这次战役之后,周围的国家已没有能力可以抵挡他的强大军队。因此,他可任意而行(参照第3节)。埃及已退守埃及本土,巴勒斯丁当然成为安提阿哥大帝的统治地区。

  荣美之地 如八9:指巴勒斯丁。

  用手施行毁灭 这是根据希伯来马所拉经文所得的译文。若是根据此经文,这个句子意思指安提阿哥大帝的强大军队,在巴勒斯丁造成极大的毁坏。近来学者认为安提阿哥大帝,并没使巴勒斯丁遭受重大的毁坏。且他们认为文章脉络不太贯串,所以他们依照七十士译本,将 Ka{la{h(毁坏)译成 Kulla{h(它的全部)之意。用手的原文也可译成“在他的手中”,“在他控制之下”。因此,这句应译成“全地在他的控制之下”,或“他控制了全地”。这种修正后的经文较适合文章的脉络。

{\Section:TopicID=433}十一17

  他必定意用全国之力而来 安提阿哥大帝决意要征服埃及,因此他策动全国的兵力,攻击埃及在小亚西亚南方的三个沿海城市(Cilicia, Lycia, Caria),然后他率军经巴勒斯丁远征埃及。虽然他攻破了埃及边境要塞迦萨城,但不知为什么他没有继续进攻埃及的本土。学者猜想他可能害怕罗马的干涉;罗马和埃及似有密切的关系。

  立公正的约,照约而行 这句话的原文令人困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好像是:他要和他建立公正的约。学者根据七十士译本而读成:“他和埃及建立了和平的盟约”。安提阿哥大帝不能以军事力量攻击埃及,所以他想以和平的渗透战略消灭埃及。他和埃及建立和平的协议,并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年轻的埃及王。

  想要败坏他,这计却不得成就 安提阿哥大帝想藉着他的女儿克丽佩脱拉(Cleopatra)来控制埃及。但他的计谋彻底的失败,因他的女儿背叛他。克丽佩脱拉深爱她的丈夫和她的国家。她甚至鼓励多利买五世和罗马结盟。如此,由于她的忠实和智慧摧毁了她的父亲的迷梦——建立一个如亚历山大所统治的伟大帝国。

{\Section:TopicID=434}十一18

  其后他必转回夺取了许多海岛 安提阿哥大帝以为他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征服南方的埃及,所以他专心致力于西部的国家。在主前一九六至一九二年,他先后征服了小亚西亚的几个重要城镇和特瑞斯(Thrace,本来是利丝马哥的统治地区)。他也占领了马其顿的几个城镇,后来马其顿王腓力蒲才出兵击败叙利亚军。在特瑞斯,罗马的使者曾警告安提阿哥大帝必须远离小亚西亚,但他也警告罗马不必干涉小亚西亚的情势。

  但有一大帅,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 主前一九二年安提阿哥大帝不理会罗马的警告而进兵攻击希腊,意图侵略欧洲。叙利亚军遇到顽强的抵抗。一年后,希腊得到罗马的帮助,在帖模派里(Thermopylae)大败叙利亚军队。罗马的舰队也在海上击败安提阿哥大帝的舰队。主前一九○年,罗马的将领斯吉比阿(Lucius Corneius Scipio)率领大军在士每拿(Smyrna)的马内夏(Magnesia)彻底地击溃叙利亚军,将他们逐出小亚西亚的地区。这次的战争使安提阿哥三世完全失去雄风霸势,更粉碎了他建立大帝国的梦想。罗马人侮辱他,要求大量的赔款和土地,且命令他将他的王子送到罗马当人质(安提阿哥四世便是在这次的战役被送到罗马为人质的王子)。安提阿哥三世完全接受罗马的要求,灰心丧志地返回本国凑集赔偿金。有一大帅系指罗马将领斯吉比阿,他是马内夏之役的统帅。

  并且使这羞辱归他本身 学者认为这个结语是后期的加笔,改述前面的子句。加笔者以这个结语,强调安提阿哥三世所受的羞辱和应负的责任。斯吉比阿不但制止安提阿哥三世的骄狂和野心,更迫使他接受该得的惩罚。

{\Section:TopicID=435}十一19

  他就必转向本地的保障,却要绊跌仆倒,归于无有 安提阿哥三世战败后便带着残兵退回本土。主前一八七年当他到以拦之伊力买斯(Elymais Elam)的彼勒(Bel)神庙,劫取神庙宝器时,被人刺杀而死。他一生南征北战,威名显赫,被人尊称为“大帝”,但因野心和骄狂使其饮恨而终。

{\Section:TopicID=436}十一20

  必有一人兴起接续他为王 安提阿哥大帝死后,他的儿子非罗巴达(Seleucus IV Philopator,主前一八七至一七五年)继位为王。因他昏庸无能,使战败后的国家处境益形穷困恶劣。

  使横征暴敛的人,通行国中的荣美地 叙利亚国库空虚,又须缴纳庞大的贡钱给罗马,所以国王必须派员到各地,去凑集钱财以充实国库。因此,税吏强课重税,横征暴敛,搜刮民膏,使人民穷苦困厄,生活疾苦。

  横征暴敛的人,是指那些被派到各地的税官。荣美地可能是指犹太地,或巴勒斯丁。学者根据玛喀比传下卷三140,叙利亚的财政官员希利奥多鲁(Heliodorus)曾被派至耶路撒冷圣殿,欲夺取殿中的金银宝器。据说,当他想夺取那些金银宝器时,突然遭到超自然的干预而未能如愿。

  这王不多日就必灭亡 主前一七五年腓罗巴达被人暗杀。不多日是指短时期或不久的意思。虽然他统治了十二年,可是将他的父亲三十六年的统治互相比较,这十二年的统治可形容为“不久”或不多日了。

  却不因忿怒,也不因争战 这个词组可能受到亚兰文的影响。be'appayim 虽是忿怒的意思,这字是 'aph“鼻子”的复数,但亚兰文 be'appin 意思为“在面前”或“公开的”,意思是他不是公开地光荣战死于沙场,他的死因不是和政敌光明正大的对决,或光荣地战死于沙场,而是被人阴谋刺杀。他是被他的财政官希利奥多鲁所杀。史家认为这次的暗杀是安提阿哥四世所设计的阴谋。当时他正由罗马返回叙利亚的途中,可能是在雅典。

B 安提阿哥四世 十一2139

{\Section:TopicID=438}十一21

  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 西流古四世被人杀死后,他的弟弟安提阿哥从罗马回国继位为王。作者形容他为卑鄙的人,可能是指他的阴险诡诈,残酷狂傲的性格。

  人未曾将国的尊荣给他 安提阿哥四世本是安提阿哥大帝的次子;他被送到罗马当人质。后来,西流古四世改派其长子底米丢(Demetrius Soter)去罗马代替安提阿哥四世为人质。改派人质的原因为何并不清楚,也许是要让他的弟弟回国帮助他治理国家,以度过难关。但安提阿哥返国途中却在雅典停留了二年之久。当他获悉西流古四世被人暗杀后,便从雅典返回安提阿。他不是合法的王位继承人;在罗马的底米丢才是真正的王位继承者。

  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 安提阿哥从雅典返回叙利亚时,希利奥多鲁正阴谋拥护西流古四世的幼子登基为王(实际上,他想夺取政权代理幼王来摄政)。安提阿哥回来后很快地平息这个阴谋;希利奥多鲁随即潜逃到国外。安提阿哥以阴险狡猾的手段杀死其侄儿而篡夺王位,并且以曲意的说词和谄媚的态度来赢得人民的拥护。作者叙述他如何以不正当的手段夺取王位。

{\Section:TopicID=439}十一22

  必有无数的军兵势如洪水,在他面前冲没败坏 安提阿哥四世夺取王位以后,便开始整肃异己。他杀死了许多反对他的政客和军人。作者形容这些军人被国王铲除如被大水淹没而失败。

  同盟的君 和合本误译为同盟的君;应该是“契约的王子”。耶路撒冷的大祭司乌尼亚三世后来被他害死。乌尼亚三世在主前一七五年,被安提阿哥四世废除大祭司的神圣职务,并在主前一七一年被门尼老斯杀死。

{\Section:TopicID=440}十一23

  与那君结盟之后 这子句的受格错误,那君应改“其它国家”。译文应是:“当他和其它国家缔结盟约后”。安提阿哥四世曾主动地和其它国家缔结友好关系。但他暗地里则以阴谋欺诈从中谋求私益。他和埃及王,也就是他的妹妹克丽佩脱拉的儿子非罗密多(Ptolemy VI Philometor, 主前一八一至一四六年)联盟,而从埃及夺取许多属于埃及的巴勒斯丁城镇,使其国家渐渐富强。他利用权势、财物和世上的荣华富贵以赢得某些人的支持。虽然如此,作者郑重的告诉读者,这神秘怪异阴险而又狡诈的统治者只能炫耀一时,神将要灭除他。

  因为他必上来以微小的军成为强盛 译文可修改为:“他必从微弱的国势,逐渐变成为强大的国家”。

{\Section:TopicID=441}十一24

  他必来到国中极肥美之地 他必遍行国内各个富庶地区,搜刮财物和宝器,特别是他抢夺各个神庙的金银宝器。他将掠夺的财物充实空虚的国库,也将其中的一部分犒赏他的部属。作者当然也暗示安提阿哥四世在耶路撒冷圣殿的抢夺。

  又要设计攻打保障 他也计划以军事夺取其它国家的城镇要塞。“保障”是指堡垒要塞地。读者可能知道作者心中所想到的要塞堡垒。现代的解经者皆同意那可能是埃及的边境要塞。主前一六九年安提阿哥四世曾率兵夺取埃及的要塞地裴鹿秀(Pelusium)(参十一25)。

  然而这都是暂时的 虽然安提阿哥四世是狡猾、富裕和拥有强大的军力,但他的日子不会长久,一切均操在历史的主宰的手中。

{\Section:TopicID=442}十一2124

  主前一九○年安提阿哥大帝被罗马在马内夏打败以后,他不但要缴交赔偿金,而且每年要负担庞大的贡银,且必须把他的一位王子安提阿哥送到罗马做为政治人质。安提阿哥在罗马住了十四年。这段期间,他不是被关在黑牢里,而是活跃于上流社会阶层中。他深受罗马文化、宗教,和生活习尚的熏陶。西流古四世被暗杀前不久,他突然差派他的长子底米丢去罗马代替安提阿哥四世为人质。当安提阿哥返国的途中,热衷希腊的文化和习尚的他,在雅典停留了一些时日。由于他的风度和其政治常识,甚受雅典人的爱戴和欢迎(有人认为他被选为雅典的行政官)。

  当他获悉他的皇兄西流古四世被杀的消息后,便立刻整装返回叙利亚的安提阿城。刺杀国王的主谋者是国家的财政首长希利奥多鲁(Heliodorus),他已拥立西流古四世的幼儿为王,而他自己担任摄政大臣。安提阿哥回国后立即展显他的政治智慧,并扮演重要的角色。希利多奥鲁眼见情势不妙,便乘机潜逃至国外。后来,安提阿哥便协助其年幼侄儿摄理国政。然后他再以其阴险奸诈的手段,杀死幼王而夺位登基称王。他以自圆其说和谄媚的态度来赢得人民的拥护。事实上,他不是合法的王位继承人;在罗马当人质的底米丢才是真正的王位继承人。作者以轻视的笔法来描述安提阿哥四世夺取王位的非法行为。

  当他夺取王位以后,自封名号为安提阿哥.伊皮法纽,意即天神显现。换句话说,他是天神的代表。然后,他展开整肃异己的权力斗争。他逮捕并杀死许多反对他的政客和军人。神所膏立的大祭司,乌尼亚王世(主前一九八至一七五年)也被他害死。乌尼亚极力反对安提阿哥四世的希腊化政策,这种政策与犹太人的宗教和文化产生极大的冲突。主前一七五年安提阿哥四世登位不久,乌尼亚的兄弟耶孙,以三百六十他连得(talents)的银子和煽动性的情报,来贿赂安提阿哥四世。因耶孙热衷皇帝的希腊化政策,答应积极推行。他要求国王废除乌尼亚大祭司的职务(玛喀比传下卷四8)。耶孙请安提阿哥四世封他为耶路撒冷的大祭司。安提阿哥四世接受耶孙的贿赂,废除乌尼亚的职位,改派耶孙为大祭司。但在主前一七二年,一名叫门尼老斯(Menelaus)的政客,偷取圣殿的圣具和大量银子,向安提阿哥四世求得大祭司的职务(玛喀比传下卷四2324)。安提阿哥四世因其国库空虚,欣然接受门尼老斯的贿赂,于是废除耶孙的职务,而让门尼老斯为大祭司。耶孙早获情报急忙逃亡。乌尼亚三世因知道门尼老斯偷取圣殿的宝器而挺身,公开抗议,谴责门尼老斯。主前一七一年门尼老斯在达夫内(Daphne)的圣所杀死乌尼亚三世(玛喀比传下卷四3234)。

  安提阿哥四世继位后,为振兴国势,推行希腊化政策来谋求全国的团结,提高生活水平。他曾主动和其它国家结盟;但他在结盟后却以阴谋欺诈而从中谋求私利。他曾和埃及王非罗密多(Ptolemy VI Philometor 主前一八一至一四六年)缔结盟约。可是在他们结盟后,安提阿哥四世却从埃及夺取许多属于埃及的巴勒斯丁的城镇。他又千方百计地遍行国内各地搜刮民物,强取各个神庙内的宝物。由于他狡猾奸诈的政治手段,他的国家逐渐从衰弱的国势变成为强大的国家。但作者认为,不论安提阿哥四世有多大的财富、奸智,和雄厚的兵力,他的日子不会长久,只能炫耀一时,公义的神不久会审判他。

{\Section:TopicID=443}十一25

  因为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 南方埃及王非罗密多是安提阿哥四世的外甥。他的母亲克丽佩脱拉(Cleopatra)曾以其超群的才智和良好的外交方针,协助她的儿子振兴国势,稳定民心。那时北方的安提阿哥四世不敢轻举妄动去攻击埃及。主前一七二年埃及皇后克丽佩脱拉死后,年幼的埃及王听信两位野心的奸徒煽动,竟出兵侵巴勒斯丁。这两人是太监尤拉尤斯(Eulaeus)和利拿尤斯(Lenaeus 他是叙利亚人)。作者没有说明这两位拥有实权的埃及要员,为什么要设计陷害埃及王,或许只是由于他们的无知和野心。

{\Section:TopicID=444}十一26

  吃王膳的,必败坏他 埃及王最亲密,信赖的人竟然煽动国王出兵攻击巴勒斯丁和叙利亚。安提阿哥四世获得情报,便率领军队经过腓尼基和耶路撒冷。主前一六九年,安提阿哥四世的军队击败入侵的埃及军队,夺取了埃及边境要塞裴鹿秀(Pelusium);大军进入埃及境内。那两位煽动者眼看大势已去,便劝埃及王逃向撒摩瑞斯(Samothrace)。但是他们遭到叙利亚军的追击而被掳。非罗密多被他的舅父安提阿哥四世软禁,刻意保护。但当时埃及的贵族便拥立王弟腓斯孔(Ptolemy VII Euergetes II Physcou )在亚历山太城登位为王。非罗密多的失败实因其采信不妥的建议。

{\Section:TopicID=445}十一27

  至于这两王,他们心怀恶计,同席说谎 这两王是安提阿哥四世和被他俘掳的埃及王非罗密多。当腓斯孔在亚历山太城登基时,安提阿哥四世带兵乘胜追击埃及军,攻取了孟非斯(Memphis),再挥军逼近亚历山太城,可是徒劳无功。因此,安提阿哥四世便利用埃及王位的权力斗争来挑拨埃及人。他故意释放埃及王非罗蜜多,以盛大的宴会来招待他。而且他毛遂自荐,志愿为非罗蜜多王冠的保护者。非罗蜜多虽然年轻,却深知其舅父的阴险狡诈,看他是个极可怕的敌人。他洞悉敌人的阴谋,却不道破,反而将计就计,欣然同意接受安提阿哥四世的建议,两人联合起来公开反对腓斯孔。

  计谋却不成就 安提阿哥四世的恶计不能如愿达成。因为他的外甥女克丽佩脱拉(Cleopatra II)妥善地调解两个兄长之间的误会和敌意,使他们联合统治埃及。这种结果使安提阿哥四世恨得咬牙切齿。作者以其宗教性的断言,强调神是控制历史的主宰,祂不会让安提阿哥四世的恶谋得逞。

  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 和合本的译文不太妥当。这句可译为“因为到了特定的时候,还有一段的时候”。暴君的猖狂和暴行不会长久的,不久将被消灭;只是时候未到,而不是神不会审判他。作者以命定论的语气表示暴君遭受审判的日子还没有到,但不会太长久。

{\Section:TopicID=446}十一28

  北方王必带许多财宝回往本国 安提阿哥四世将带回许多战利品返国。这些战利品有些是他停留在耶路撒冷时所掠夺的。安提阿哥四世的奸计失败,致未能如计去颠覆埃及。那时,罗马已正式出面干涉他的侵略行动。虽然他心里很不甘愿,且非常生气,但也不得不命令撤军返国。

  他的心反对圣约,任意而行 在耶路撒冷有人谣传安提阿哥四世已在埃及战死了。耶孙想重新夺取大祭司的职务,便和他的党徒杀死许多门尼老斯的支持者。耶路撒冷的情势非常混乱。安提阿哥四世在其返国途中,听到耶路撒冷混乱的情形,便挥兵进入耶路撒冷。他屠杀了许多犹太人,抢夺了许多圣殿的宝器。他为要树立权威而重申门尼老斯的地位,恣意反对真正的宗教,因他关心的不是真理而是权威的问题。所以作者指出他反对圣约(宗教),任意而行。

{\Section:TopicID=447}十一29

  到了定期,他必返回,来到南方 作者认为一切皆操在神的手中,所以安提阿哥四世的军事行动也在神的计划中。可是对安提阿哥四世来说,他判断那是出兵攻击埃及的最佳时机。安提阿哥四世回国后,听到南方的前埃及王非罗密多不但和其弟弟腓斯孔和好,共同治理埃及,且他们并声明要同心协力和叙利亚奋战到底。愤怒无比的安提阿哥四世不理会罗马的警告,于主前一六八年第二次出兵南侵埃及的亚历山太城。但这次的情况跟以前不同,因埃及得到罗马的帮助。

{\Section:TopicID=448}十一30

  基提战船 基提(kittim)是指塞浦路斯(Cyprus 和合本译为居比路),在死海抄本基提指罗马人。罗马派遣波比留(Popillius Laenas)率领战船来协助埃及攻击叙利亚军。

  他就丧胆而回 波比留递给安提阿哥四世一张罗马政府的信函,命令他停止攻击埃及。史家指出这波比留在众人面前侮辱他,讥笑安提阿哥四世曾在罗马为人质。波比留叫安提阿哥四世到海边沙滩,画一个圆圈,命令安提阿哥四世在退出圆圈以前必须答应不再攻击埃及。安提阿哥四世非常恼怒,可是又不敢得罪罗马人而不得不屈服。丧志、恼怒的安提阿哥四世,极不甘心地带兵回国。

  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 在失意返国途中,安提阿哥四世满怀怨恨地寻找发泄的对象。他听到犹太人不满其政治和文化措施而常有抗议的行动,乃挥军直入耶路撒冷。他让其将士任意杀人,抢掠放火,奸杀妇女,污损圣殿和拆毁部分城墙。他命令其将士搜捕抗议分子,凌辱而处死他们。

  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 自从安提阿哥四世控制巴勒斯丁后,犹太人形成两个对立的党派。保守派是由大祭司乌尼亚所领导的;他们坚守传统的信仰和生活方式,排斥希腊或异族的宗教和文化习尚。对于希腊化政策,他们采取不妥协的态度,忍受权威的迫害(玛喀比传上卷一1315)。另外一派是亲皇党,以多比雅、耶孙,和门尼老斯等为领导者。他们是背弃信仰,投机,自私自利之徒。他们不但接受官方的希腊化政策,更致力推行希腊文化习尚。安提阿哥四世便利用这些背信投机的犹太人,帮助他横征暴敛,倒行逆施地欺压善良的百姓。

{\Section:TopicID=449}十一31

  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 主前一六九年,安提阿哥四世从埃及战胜班师返国途中,曾选派一位残酷冷血的腓力浦为耶路撒冷的总督(参玛喀比传下卷五22)。但是犹太人的反对行动使腓力浦难以应付。主前一六七年他调派阿波罗纽(Apollonius)率领精兵到耶路撒冷帮助腓力浦(参玛喀比传下卷五2326)。残暴嗜杀的阿波罗纽命令其部属恣意屠杀,抢掠纵火,奸杀妇女,亵渎圣殿和损毁部分城墙。他又在圣殿附近建筑一个警·森严的营房。犹太人称它阿克拉(akra),即可憎可恨的象征。因在表面,犹太人看到邪恶残忍的叙利亚人和那些卖国求荣,背信负义的犹太奸徒。这种迫害自主前一六七年持续到一六四年。

  就是保障 有的译本将就是读为“和”,即“亵渎圣殿和保障”。这保障不是那个阿克拉,而是圣殿或圣城的意思。

  除掉常献的燔祭 腓力浦和阿波罗纽的任务,一方面是积极推行希腊化政策,捕杀反抗或不妥协的犹太人。另一方面,国王命令他们要禁止犹太人的宗教活动。

  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 阿波罗纽废除圣殿的祭仪,更在圣殿内竖立丢斯(Zeus)神像(参八13,九27)和异邦祭坛,强迫犹太人去崇拜和献祭。这个异邦偶像使圣殿荒废,也使圣殿遭受极大的污秽。

{\Section:TopicID=450}十一32

  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 那些背叛传统信仰的人为要赢得权威者的喜悦,便用威迫利诱,甜言蜜语去勾引人背弃信仰和认同。这些是丧失良知信仰,投机迎合之徒,他们贪生怕死,为虎作伥,专务告密谄媚坑人的臭事。

  惟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 作者期望那些信实忠贞的神子民,能在迫害的危困中,坚强智慧地表现出忠贞勇敢的生活见证。这些人大部分属于热心党的人士,他们的勇气和牺牲的精神,将会使他们`弱而欠缺信仰的同胞,发挥焚而不毁的信仰情操。

{\Section:TopicID=451}十一33

  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多人 智慧人是那些认识神忠贞的子民。他们平时是人们生活和信仰的指导者;在迫害中,他们是反抗暴政的领袖。在迫害的危机中,许多人彷徨迷惘,这些智慧者便以其信仰和智慧来教导人应该如何生活,才能得到神的喜悦。他们的信仰和勇气使他们常遭到杀身之祸。“多日”是指抗暴运动的某些时候。这些忠贞人士将遭到杀戮、掳掠、火烧和抢夺之祸。

{\Section:TopicID=452}十一34

  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 当他们从事抗暴的活动时,遭受迫害和杀戮,但他们却愿意为民族和信仰而牺牲殉道。他们的牺牲和受苦对抗暴运动将有所贡献。当然玛喀比运动稍有成就,可是作者认为这种人为的成就只是一点点的帮助。重要的是,这些人的牺牲可鼓励信仰,激发抗暴勇气。

  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 有许多犹太人以不诚实的态度和言语来附和他们。玛喀比的革命志士曾以残酷的手段,去对付那些出卖民族和信仰的小人,所以有些人支持他们,但这些支持只是形式上的赞同而已。因为其中有些人是摇摆不定,投机取巧的人。

  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 忠贞志士所流的血不但鼓舞人心,更是为净化团体,洗净团体的污秽。作者认为这些人的死亡不是神对他们的审判,而是出于神的神圣计划。这种迫害将会持续着,直到神所定的终期;这个终期不久便会来临。

{\Section:TopicID=453}十一2535

  这段经文中,作者提供有关安提阿哥四世对埃及的战争资料,和他对犹太人的迫害情形。南方埃及在多利买五世死后,王后克丽佩脱拉以其才智和良好的外交方针,帮助她年轻的儿子非罗密多稳定民心,振兴国势。埃及的强盛阻止了安提阿哥四世南侵的欲望。当主前一七二年克丽佩脱拉死后,埃及王非罗密多听信两位野心的奸徒的建议,而贸然出兵北侵巴勒斯丁。使安提阿哥四世有了南攻埃及的机会。主前一六九年安提阿哥四世率领大军痛击入侵的埃及军队。然后叙利亚军队乘胜追击,夺下了埃及边境要塞裴鹿秀,进而攻下了孟非斯。那两位奸徒眼看情势不妙,便劝埃及王逃向撒摩瑞斯,结果被叙利亚军追杀且被掳获。

  当埃及王非罗密多被俘掳,埃及的贵族和将领便拥立王弟腓斯孔在亚历山太城为王。安提阿哥四世便再次率领大军进攻亚历山太城,由于该城形势险要,叙利亚军徒劳无功。因埃及和罗马曾建立友好关系,且罗马又出面阻止安提阿哥四世的侵略行动。因此,安提阿哥四世便改变策略,不再力敌而想智取埃及。非罗密多并没有被囚禁,而是被他的舅父“刻意保护”。安提阿哥四世想利用埃及的王位斗争来挑拨非罗蜜多和腓斯孔。他决定要释放非罗蜜多回埃及。他吩咐摆设盛大的宴席为非罗密多饯别。在宴席中,安提阿哥四世毛遂自荐为非罗蜜多王冠的保护者。他希望非罗蜜多回国后夺回王位,并愿意支持非罗蜜多所需的一切。非罗密多虽然年轻,却深知舅父的阴险毒辣,是个可怕的敌人。他虽洞悉敌人的阴谋诡计,却不揭穿反而将计就计,欣然同意安提阿哥四世的建议,两人随即公开联合反对腓斯孔。安提阿哥四世以为如此便能控制埃及,乃撤军班师回国。由于战争的胜利,他掳掠了许多战利品回国。在他返国途中,他获知耶路撒冷情势混乱。当安提阿哥四世在埃及从事战斗的时候,耶路撒冷有谣传他已在埃及战死了。耶孙夺回大祭司的职位,随即和他的党徒出来搅扰,杀死了许多门尼老斯的支持者。

  安提阿哥四世挥军攻入耶路撒冷时,他命令军兵屠杀了许多犹太人,掠夺了许多财物宝器。耶孙和其党徒闻风而逃至国外,安提阿哥四世再次重申门尼老斯的地位。然后,他带着财宝班师回叙利亚。

  安提阿哥四世回国后,他听到南方的埃及王非罗密多和他的弟弟腓斯孔言归和好,共同统治埃及,且声明要同心协力来对抗叙利亚。遭受玩弄,愤怒无比的安提阿哥四世不理会罗马人的警告,于主前一六八年再次出兵进攻埃及。于是罗马派遣波比留所率领的船队前来帮助埃及。波比留在众人面前侮辱安提阿哥四世,命令他立即撤军回叙利亚。虽然他极其不愿屈服,但也不敢得罪罗马而不得不撤军回国。在失意的归国途中,安提阿哥四世满怀怨恨地寻找发泄的对象,他听到犹太人对其政治和文化措施不满而抗议的事层出不穷,他便挥军直入耶路撒冷,再次纵容其军队任意掳掠、杀人、奸杀妇女,亵渎圣殿和破坏部分城墙。

  自从安提阿哥四世统治巴勒斯丁后,极力推行希腊化政策。他曾派遣一位专员在耶路撒冷,帮助大祭司推行这个政策。当时犹太人产生两个对立的党派:亲皇派是那些支持希腊化政策的犹太人。这些人是背弃信仰,投机逢迎,贪生怕死之辈。安提阿哥四世便利用这些背信、投机的小人帮助他横征暴敛,为所欲为,迫害善良百姓。保守派较倾向埃及,他们坚守传统信仰和生活方式,排斥希腊化政策。他们采取不妥协的态度,抗议批评的行动时有发生。虽然他们遭受迫害,但大都能坚持立场,甘愿牺牲殉道。所以安提阿哥四世派遣每西亚的佣兵司令官亚波罗纽,带领军队到耶路撒冷,他假藉友好的关系进来,却趁着安息日命令军队屠杀百姓、抢掠、奸淫妇女和破坏全城的重要建筑,并在昔日大·城的旧址上建立一个警·森严的营房,驻扎叙利亚的军队。犹太人称它为阿克拉的·城,为可憎可恨的象征。阿克拉是异教徒和背信变节的犹太人出入的地方。他们在这里策画许多阴谋诡计,来推行希腊化政策和迫害忠贞的犹太百姓。这种残酷的迫害从主前一六七年持续到一六四年。

  亚波罗纽的任务,一方面是积极推行希腊化政策,捕杀反抗和不妥协的犹太人,另一方面是严厉禁止犹太人一切的宗教活动。他命令士兵搜索律法书,并在各地兴建异教祭坛。他们强迫犹太人参加偶像崇拜的仪式和食用猪肉。于主前一六七年十二月,奥林比亚的丢斯神像竖立在圣殿内。丢斯神坛也随之兴建,并且以猪血泼在耶路撒冷的祭坛上,以猪肉为祭物献给偶像。犹太人认为主前一六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是史上最耻辱的日子。

  安提阿哥四世采取严厉的手段来压制犹太人,但是他永远不能明白,犹太人不但不屈服竟而引起无比的敌意。那些忠贞的爱国志士以坚定的信仰、智慧,和勇气投身在反抗暴政的革命行列中。他们冒着被捕和被杀的风险,却表现出勇敢忠贞和希望的见证。他们的忠贞表现,激励了信心软弱的同胞,刚强壮胆,面对苦难,发挥焚而不毁的情操。更甚者,他们牺牲殉道所流的血,洁净了民族的生命。作者虽然肯定这些忠贞志士所做的贡献,但他认为那只是一点点的帮助,他只期待神的权能干预而能彻底的改变当前的情势。他也认清某些人只有形式或表面的附和或支持;当利害冲突,生命攸关之际,他相信这些摇晃不定的人,定会背弃同胞以求自保。作者确信一切皆有神的旨意,祂不久会审判恶人,解救祂的子民。

{\Section:TopicID=454}十一36

  任意而行 正如亚历山大和安提阿哥三世,安提阿哥四世随心所欲,为非作歹。对作者来说,暴君的所做所为是神人共愤的事。

  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 自夸他比国内任何神明更伟大,甚至高过创造和历史的神。这种心态充分表现其疯狂无知的行动。作者并不是承认在主神之外还有其它神明的存在。他只是为要指出安提阿哥四世的自大,冒犯以色列的神。从世俗宗教立场来看,安提阿哥四世不是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只是他以为自己是丢斯神的化身。因而轻视其它宗教的神明。根据这种想法,难怪他敢到国内各个神庙夺取宝器和财物。

  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 我们不知安提阿哥四世究竟说过什么狂言,攻击以色列的神,但不容置疑的,因犹太人的信仰反抗,他一定会说些狂妄、无知的话来亵渎犹太人的神。

  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 他必继续狂妄自大,为所欲为,似乎毫无阻挡。作者确信神忿怒的审判不久将会临到他身上,纵然他猖狂一时。

  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 神的神圣计划必定实现。叙利亚的终局已快来临了,暴君将遭到神圣的审判。

{\Section:TopicID=455}十一37

  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 因他受到希腊文化的影响,只崇拜丢斯,放弃他列祖的神明如阿波罗和塔模斯。

  妇女所羡慕的神 塔模斯是近东妇女所喜爱崇拜的神明(参结八14)。他是农业生产的神明。妇女常为他的死在河边哭泣。

{\Section:TopicID=456}十一38

  保障的神 学者对“保障的神”的意义没有确切的了解。但他们大致同意那是指希腊神话中象征战神的丢斯。安提阿哥四世在安提阿为丢斯建立辉煌雄伟的神庙,在全国许多地方也兴建丢斯神像和祭坛,让人供拜献祭。他自认为丢斯神的化身,而丢斯比任何神明更伟大。

  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 如果安提阿哥四世所敬奉的神是奥林比亚的丢斯,而丢斯是西流古王朝所不认识的神,西流古王朝的族神可能是阿波罗。

{\Section:TopicID=457}十一39

  他必靠……保障 这半节的经文和意思很难了解。按照马所拉的经文可读:他和外国的神明做成坚固的堡垒。但这个文句很不达意。所以有人将“和”('im)改其元音为 'am,即人民而译为:他将安置很多崇拜外国神明的人在他的堡垒内。另有人译为;他将让供奉外国神明的人来护·他的坚固堡垒。在38节,安提阿哥四世崇拜“保障的神”丢斯,以宝贵的财物来供奉他。安提阿哥四世曾派敬拜外国神明的外邦人或军队,住在耶路撒冷和其它犹太地重要城镇(玛喀比传上卷一33,三36)。

  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分地与他们 安提阿哥四世以威迫利诱的手段来应付他的部属。他对其部属或亲近他的犹太人非常慷慨。他所喜悦的人,他便封赐高官厚禄,并常以贵重礼物和土地贿赂他们(玛喀比传下卷四810,七24)。

{\Section:TopicID=458}十一3639

  作者在这段经文描述暴君的狂傲和亵渎的作为。作者也相信命定论,以为世上一切遭遇既然在以前就预定,到了某些特定的时候,神会实现一切命定的事情。本段经文主要记载于36节、3739节为要更清楚说明36节所提出的情节。虽是如此,我们不必看3739节是后期的加笔。

  安提阿哥四世是个心理异常的宗教狂徒。他自视为天神的化身,自夸他比任何神明更伟大。当然他也轻视、攻击犹太人所敬拜的主神。由于这种异常的心态,他做出了神人共愤的疯狂作为。他以狂傲的言词攻击神。他背弃了叙利亚的主要神明阿波罗和塔模斯;他们是安提阿哥四世的祖先所崇拜的神明。他受到希腊和罗马宗教的影响,供奉希腊的神明丢斯。他在安提阿为丢斯建立宏伟的庙宇,也在各地兴建丢斯神像和祭坛。他以贵重的祭物献给丢斯并强迫全国百姓崇拜丢斯。在耶路撒冷和其它重要城镇,安提阿哥四世派遣军队驻留,并致力推行希腊化政策。安提阿哥四世自认为丢斯的显现,他对那些接受他的人赐给他们高官厚禄,而且以贵重礼物和土地贿赂他们,暴君以宗教为手段来遂其政治欲望与目的。安提阿哥四世以尘世凡人竟自以为神,更攻击侮辱创造的真神。这个狂妄自大的暴君真是自取灭亡,无可救药。

C 预言安提阿哥四世的死亡 十一4045

{\Section:TopicID=460}十一40

  到末了 这是作者认为暴君的末日已到了。

  南方王 是指埃及王多利买六世,非罗密多。

{\Section:TopicID=461}十一43

  吕彼亚人和古实人 吕彼亚(利比亚)是在埃及的西部,而古实(埃提阿伯)是在埃及南方的国家。

{\Section:TopicID=462}十一44

  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 当安提阿哥四世在埃及作战的时候,他本国北方和东方(亚美尼亚和帕提亚)产生危机,使他突然决定撤军。

{\Section:TopicID=463}十一45

  海 大海或地中海。

  荣美的圣山 锡安山。

{\Section:TopicID=464}十一4045

  这几节经文是作者以信仰和敏锐的洞察力,来预测安提阿哥四世的末期情况。没有具体的历史资料可证明其预测的准确性。换句话说,这些事件纯粹是作者以信仰和智慧所激发的希望;因这些事件和实际历史不能薯X。史料没有显示安提阿哥四世再和埃及战争,甚至控制埃及。他也不曾再到巴勒斯丁。但作者郑重表示暴君的末日已到了。

  作者预言安提阿哥四世的末日(参2735节)已来临。那时安提阿哥四世必整军,疯狂地攻击巴勒斯丁和其它邻近小国,甚至侵入控制南方埃及,他将掠夺许多金银财宝,杀戮许多人。他将在所征服之地设置坚固壮伟的营垒,来管理那些占领区。可是正值他意气高扬的时候,其本国东方和北方的属国必发生叛变危机,迫使他突然撤军回国。作者最后以其信仰强调安提阿哥四世在末后的人生必孤独无助,忧病或疯狂而死。历史数据记载安提阿哥四世于主前一六四年,在波斯的塔白(Tabae)患一种神秘的疾病而结束其疯狂残忍的一生。这段经文的写作大约在玛喀比革命运动的前期,因作者似乎不知玛喀比犹大于主前一六四年在革命成功后的圣殿洁净仪式,似乎也不知暴君的死亡。──《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