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要义》序言

     

      但以理书是揭开外邦人日期演变的乙卷书,旧约三十九卷经书中,它是最富有神奇色彩,满了预言的一卷,可以说,是启示录的上集,而启示录是但以理书的续集。正因为但以理书所记载的内容,情节,太广泛,太奥妙,预言各项皆得应验,准确无讹,神奇,不可思议,所以就难免有些存着不信的恶心者多般毁谤,诬蔑,攻击,说,是有人事后冒名捏作的。因为除非出于圣神的灵启示,即使智慧超凡者也绝写不出这样的书。

      但事实上,当公元前二八○年,七十译士把旧约圣经从希伯来文译成希腊文时,但以理书就已被包括在内。那时希腊帝国正昌盛,罗马帝国尚是弱小国的时候,预言中将要亵渎圣地的北方王安提阿库•爱比法尼丝尚未出生,所以无从冒充。

      不但如此,主耶稣也曾引用本书的记载(参照太二十四15;对照但九27,十一31,十二11),使徒保罗也引用过同样的经节(帖后二3~4)

      但以理书和启示录一样,预言的中心和总结是主耶稣基督;可是当但以理写书时,那一位历代以来神所应许,祂的选民都指望得着的救主(徒二十六6~7),旧约律法的真像(来十1),预表人事物的形体(西二17),永生神的儿子基督尚未显明出来,因而但以理奉命把一些话隐藏,封闭,未曾完全写出来。所以但以理书不像启示录,是幔子已被揭开,完全启示出来,完全透明的书;而是刻意隐藏某些将来必成的事,封闭某些部分的书(但十二4)。然而我们不是活在旧约,预表,影子,隐藏,封闭的时代;而是活在神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出来的时代,是新约恩典的时代,神在祂儿子里向我们说话的时代,幔子已裂开,神的旨意,永远的计划,已经完完全全启示出来,都证明出来的时代。我们若把但以理书对照启示录,我们都会完全明白;只要有心“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启一3)

      另一面,启示录虽然把基督的再来及再来之前,将来必成之事,清清楚楚启示出来,但有关外邦人的日期,时代演变方面的事,却不像但以理书那样记载得很清楚。基本上但以理书的记载是,从外邦人的时代至基督第二次再来为止的外邦人时代之演变为主要内容。

      外邦人的日期开始于巴比伦王的兴起及神的选民被掳,当初耶和华神拯救以色列人脱离埃及法老王辖制的手,尚未带他们进入迦南美地,建立国度,还在旷野旅途中时,曾经向他们说“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5~6)。他们进入迦南地后经过了士师时代;后来由于撒母耳专心跟随神,终于带进了以色列国的时代;经过大卫的建国,所罗门的建圣殿,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殿。在天下万民敬拜偶像,被鬼魔蒙蔽,玷污,败坏的世界中,以色列国民蒙神圣别,敬拜独一的真神,创造天地的主,作荣耀的见证。他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他们宣扬那召他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可惜那种荣耀的光景未能维持长久;从所罗门的晚年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被外邦人诱惑,去随从别神,敬拜可憎恶的偶像,导致以色列国的分裂,从此,一代不如一代,一直往下坡走。虽然神差遣祂的众先知屡次警诫他们,要他们悔改,不走灭亡的路。但他们硬着颈项,不听神借着众先知的警诫,仍然拜偶像,所犯的罪,越犯越大,惹神的发怒。至终神不得已兴起巴比伦王,把以色列民掳至巴比伦;藉外邦人的手管教惩处祂的子民。神说,“我必使他们交出来,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遭遇灾祸,在我赶逐他们到的各处,成为凌辱,笑谈,讥刺,咒诅。我必使刀剑,饥荒,瘟疫,临到他们,直到他们从我所赐给他们和他们列祖之地灭绝”(耶二十四9~10)。以色列国灭亡,子民被掳,圣洁的国度,不复存在,这就是外邦人时代的开始。但以理和他三个朋友的被掳正是第一批的开始。所以但以理书是外邦人时代演变的记载。

      我个人读但以理书的心得,最受吸引,最被扣心弦的,不是那些神奇的预言,超凡的智慧,而是看见被掳的子民当中,神仍然保守了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罗十一4;王上十九18),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是荒凉中的得胜者,男孩子,他们都有殉道者的灵;他们为神的旨意,为神的国和主的见证,虽被摆在死地,也不爱惜性命(启十二11),略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主的道,没有弃绝主的名(启三8)。当极大部分的以色列民堕落到极点,拜外邦偶像,与世界同流合污,被掳到异国,受辖制,奴役,羞辱,因而变节,过得罪神的生活时,他们仍然爱神,毫不妥协,绝不变节,在君王面前作美好的见证,大放异彩。他们在那弯曲悖谬的世代,作神无瑕疵的儿女,显在那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甚至世上的君王也因着他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神(腓二15~16;太五16:对照但三28,六26)。他们正像使徒保罗所说,“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一20)的典型榜样。无论是但以理,或是使徒约翰,他们向着神是绝对的,至死忠心,所以都是大蒙眷爱的(但十1119),神的心意向着他们是敞开的;神是绝对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在他们的心里(加一16)。难怪他们的启示是空前的。

      但愿神恩待我们,赐给我们同样的心志,好叫我们读经的时候,借着真理的圣灵之引导,能和他们一同明白,这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是如何安排的(弗三9),且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并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我们(弗三18~19),阿们。── 黄共明《但以理书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