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章  圣神的灵参透万事

 

壹 遗忘的梦

      神既然借着梦,将外邦人时代的演变展示给尼布甲尼撒王看,却使他醒过来之后,不复记忆梦景,这实在是出于神的智慧和主宰的手。惟有如此,才能引出但以理,凭着神所赐给他的属天智慧,正确预言,那将要演变的外邦人之时代是什么,最后的结局是什么。若不然正如尼布甲尼撒所说的,那些术士,用法术的,行邪术的,和迦勒底人,会预备了谎言乱语,向他说,要等候时势改变(但二9)。真正奥秘的事,不是哲士,用法术的,术士,观兆的人所能知道。他们只会故弄玄虚,或是擅长观颜察色,套话,而说出一些投其所好的话来欺骗人。

      然而尼布甲尼撒王虽然梦醒之后,把所作的梦完全忘记了,只因梦景太骇人恐怖,睡醒之后尚有余悸,且因事关重大,神不许他轻易了事,所以就让他觉得心里烦乱,不能睡觉,这样逼他郑重其事,追究到底,找出答案。

 

贰 得胜者的信心和同心合意的祷告

      但是尼布甲尼撒王又是一个心高气傲,刚愎,行事狂傲的人,因大权在握,随意生杀,随意升降惯了,一旦遇到挫折,就迁怒他人,吩附灭绝巴比伦所有的哲士。那时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已在王宫被养满了三年,正式被任为哲士,所以就被列入见杀名单内。就在眼看见杀,危机逼在旦夕之间,但以理遂进去求王宽限,他就可以将梦和梦的讲解告诉王。但以理凭着信心,把解梦的重大责任担代之后,立刻告诉他的同伴,要他们祈求天上的神施怜悯,将这奥秘的事指明,免得但以理和他的同伴与巴比伦其余的哲士,一同灭亡。但以理虽然有信心,确信神一定会向他显明梦的奥秘。但他认识神作事的法则。他知道在身体里彼此配搭,与清心爱主的同伴同心合意祷告的重要,正如以斯帖王后为神的子民要向亚哈随鲁王求情之前,先吩咐人回报末底改说,“你当去招聚书珊城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我违例进去见王”(帖四16)。借着他们的同心祷告,神作了工,祂使王听王后的请求,改变了恶劣的局势,拯救犹大人脱离撒但藉奸臣哈曼要向犹大人下的毒手,就是使犹大种族灭亡的恶谋。

      神是全能者,在祂凡事都能,但祂喜悦祂的子民用同心合意祷告祈求,配合神的工作。神把祷告的权柄赐给祂的子民,祂应许,“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太十八19)

      在教会的开头,约有一百二十名门徒聚集在一起,同心合意琱薊祷告了十天,蒙神的悦纳,带下了大祝福。五旬节那一天,神把所应许的圣灵浇灌下来,信徒们都被圣灵充溢,放胆作见证。主把得救的人天天加给教会。教会得着实际彰显,迈出了荣耀的一大步(徒一~)

      后来彼得被希律王囚在监里时,教会为他切切的祷告神,主就差遣祂的使者,救他脱离希律王的毒手(徒十二5~11)

      以上诸例充分说明,在任何时期,任何境遇,主的工作都需要身体里的配搭,同心合一的祷告。这是教会生活的原则。凡教会(信徒们)借着祷告,祈求,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教会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十六19)。但以理所认识的,所经历的功课,是信徒的榜样。

 

叁 神的回应

      这奥秘的事,就在夜间异象中,给但以理显明(但二19)。虽然王的命令紧急(但二15),可能得着宽限的日子(但二16)不多;但是我们的神是听祷告,不误事的神。圣经并未记载他们究竟祷告了多少天,而用“就在夜间异象中,给但以理显明”(但二19);究竟几天后的夜间,我们不得而知,说不定就是向王求宽限的当天晚上。但以理蒙神在异象中显明给他知道异象之后,便称颂天上的神;但以理说,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从亘古直到永远,因为智慧能力都属乎祂,祂改变时候,日期,废王,立王,将智慧赐与智能人,将知识赐与聪明人。祂显明深奥隐秘的事,知道暗中所有的,光明也与祂同居。我列祖的神阿,我感谢你,赞美你,因你将智慧才能赐给我;允准我们所求的,把王的事给我们指明(但二20~23)

      那时但以理虽然是尼布甲尼撒王的阶下俘掳,但他知道他们所遭遇的一切都在神主宰的手中。若不是神许可,连一只麻雀也不能掉在地上(太十29),何况是祂的选民,谁也不能从神的手中把他们夺去(约十28~29)。尼布甲尼撒虽然有生死与夺之权,但他只不过是耶和华的仆人(耶二十五9;结二十九20;三十24),为祂效力而已。祂废王,立王,若不是神设立,尼布甲尼撒就不会作王;另一面虽然作王了,他若不尊神为大,反而心高气傲,刚愎,行事狂傲,得罪神,那么迟早有一天就会被神废去王位。但以理在巴比伦王面前所表示的态度是不亢不卑,诚诚实实传达神的话,不愧是作神的仆人,是典型的得胜者。但以理所表现的智慧是超凡,不可思议的;但他一点也不敢归功与自己,清清楚楚的表达,是天上的神自己才能显明奥秘的事;他毫无夸耀,把一切的荣耀,智慧,颂赞都归给神。

      至于但以理所说的,神“将智慧赐与智能人,将知识赐与聪明人”(但二21);他并不是夸耀自己是智慧人,聪明人,而是传达,人若要蒙神启示显明所需的原则。凡是敬畏神,关心神,专心依靠神,遵行神旨意的人,就会蒙神赐给他智能和知识,成为智能人,聪明人。毫无疑问,但以理是真正的智慧人,聪明人。有人读过但以理书后,曾经下了这样的评语;“若以全世界的知识放在天平的左边,而把但以理的知识放在右边,则天平的右边必显得过重”,虽然未必人人百分之百同意这样的评语,但毫无疑问都会认为但以理是智慧人,聪明人。他是智慧人,有智慧敬畏神,所以得着属天的智慧,神的智慧。他是聪明人,有聪明拣选神,依靠神,关心神的旨意,所以神把属天的知识赐给他,叫他的爱心(爱神,爱人如己)在知识和各样的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他能分别是非(喜爱那美好的事),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腓一9~10)。因为圣灵(圣神的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林前二10),而圣灵的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但以理是不靠血气,不靠自己天然才干聪明的人;而是借着祷告寻求神的人。他是里头有圣神之灵(但四89,五11)的人,有美好的灵性(但六3),是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林前二15)

 

肆 梦的内容

      但以理对王说,“王阿,你梦见一个大像,这像甚高,极其光耀,站在你面前,形状甚是可怕;这像的头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银的,肚腹和腰是铜的,腿是铁的,脚是半铁半泥的;你观看,见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把脚砸碎,于是金,银,铜,铁,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场上的糠秕,被风吹散,无处可寻;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但二31~35)。原来是这样一个恐怖至极的梦,这就难怪尼布甲尼撒王被吓得魂不守舍,脑海里顿成一片空白,不复记忆梦景,却使他心里烦乱,不能睡觉。

 

伍 解梦──外邦人的时代及基督的再来

   一 金头──巴比伦帝国

      金头是指着尼布甲尼撒王及他所治理的巴比伦大帝国。大约起始于主前二千年,就是亚伯拉罕在世的时候,暗拉非(又名罕母拉比)作示拿王(创十四1)辖治巴比伦附近全地,当亚述国兴盛时曾经受其压迫成为副王,直至主前六二五年拿布普拉撒王(尼布甲尼撒之父王,他于主前六○五年逝世)时巴比伦国逐渐强盛,摆脱亚述,先把巴比伦地区完全纳入统辖下,后来灭亚述,正式建立巴比伦帝国。尼布甲尼撒长大之后成为父军元帅,于主前六○六年与父王共同摄政,主前六○五年奉父王差遣大败埃及军于迦基米施,扩拓边境,正欲继续挥军庭扫穴,忽闻父王逝世之噩耗,遂班师回巴比伦正式登基继王位。他曾于主前六○六年约雅敬王第三年时征服了犹大国,掳掠一批人民至巴比伦。他虽然准许约雅敬继续作犹大王,但犹大国从此沦为巴比伦之附庸国,神选民的国已名存实亡。此后于主前五九八年废约雅敬王,主前五九七年立约雅斤作犹大王三个月零十天就废了新王,过了一年把约雅斤掳至巴比伦,另立西底家作王,主前五八六年攻陷犹大国,将西底家王及国中之领袖人物都掳至巴比伦。犹大国正式灭亡。然后转师围攻推罗,历时十三载,攻陷推罗。主前五七二年,五六九年,五六八年,数度率兵攻埃及。在尼布甲尼撒王的时代(主前六○五年~五六二年),国势,荣华,达到极峰。巴比伦城成为上古世界最伟大,繁华,美丽的都城。尼布甲尼撒王不愧是金头,他是诸王之王,因为天上的神已将国度,权柄,能力,尊荣都赐给他。就着荣耀来说,巴比伦的繁荣,文化,尊贵,权势是举世无比的。他好像精金,比后来的诸帝国,就是银,铜,铁,都来得更珍贵。巴比伦王的命令就是法律,就是宪法;他有绝对的权柄,可以随意生杀,随意升降,不容任何大臣,高官,元老质疑,反对。这就是后来尼布甲尼撒王为自己立金像,自比是神,传令给各方,各国,各族的人,敬拜他所立金像的缘由。但是就着强度来说,军事力量来说,后者是越来越强,才会取代前者另建立新的帝国。

 

   二 银胸,银臂──玛代•波斯

“在你以后必另兴一国,不及于你”(但二39)

      这一国就是以银胸,银臂所表征的玛代•波斯帝国,正如胸与臂虽是有左右之别,却是一个人的,玛代,波斯也由二国连合形成一个帝国。这个国虽以强大军势推翻了巴比伦帝国,但就着王权来说,远不如巴比伦的荣耀,尊贵。有关这方面的事,从但以理被同事设计陷害他时,大利乌王明知是其它朝臣所设的圈套,因此极愿保护他,解救他,却仍受玛代和波斯人的例,及朝臣们的牵制,不得不忍痛把但以理扔进狮子坑乙事可以察知(但六)。在本章人像解梦中,虽然并未明言,那将要灭亡巴比伦帝国的是玛代,波斯。但等到伯沙撒在位第三年所看见的双角公绵羊异象中就明言是玛代和波斯王(但八20)。因尼布甲尼撒王娶了玛代王古阿洒利之女为妻,所以在巴比伦帝国的早期玛代与巴比伦联盟,大约于主前五五○年左右玛代才脱离巴比伦,与东南的波斯国结合对抗巴比伦;于主前五三八年将其灭亡,建立玛代•波斯帝国。

 

   三 铜肚腹和腰──希腊帝国

“又有第三国,就是铜的,必掌管天下”(但二39)

      虽然在本章中并未明言第三国是希腊帝国,但在第八章的预言中明言,将公绵羊(玛代•波斯)的两角折断,触倒在地,用脚践踏的那公山羊是希腊王(但八721)。希腊原为欧洲东南部之小国,以斯巴达,雅典,哥林多三大区为主,联合临近城市而形成。在玛代•波斯帝国正倡盛时期,亚细亚的希腊诸城,虽皆被征服,但欧洲希腊中枢区则极力抗拒未曾完全被征服。亚哈随鲁王时(主前四八○年),曾率水陆大军征伐希腊企图并吞,但被希腊王撒拉米的水军击败,未能得逞,无功而班师。直至主前三三六年亚历山大继父王位作马其顿王,他是举世难得的军事天才,征服特拉加,以利哩亚及希腊,于主前三三一年灭了玛代•波斯,攻克巴比伦,苏撒,及艾克巴他拿诸地之后,转东侵入印度而占其一部分后始凯旋巴比伦,完成建立希腊帝国的大业。

 

   四 铁腿,半铁半泥的脚──罗马帝国

      “第四国,必坚壮如铁,铁能打碎克制百物,又能压碎一切,那国也必打碎压制列国。你既见像的脚和脚指头,一半是窑匠的泥,一半是铁,那国将来也必分开;你既见铁与泥搀杂,那国也必有铁的力量;那脚指头,既是半铁半泥,那国也必半强半弱;你既见铁与泥搀杂,那国民也必与各种人搀杂,却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铁与泥不能相合一样”(但二40~43)

      第四国是罗马帝国。罗马是在主前七五三年时建国,罗母勒是第一代国王,当时国土狭小,后来渐渐强大,兼并邻国,到了第七代他昆纽苏伯王时,因历行虐政,民心离叛,废王,建共和体制,政权全操于少数贵族之手,平民再三争取,始获有议政之政权,在此共和时期中,国界得扩张至意大利全境(主前三四三至二七二年)。后来又克服迦太基(主前二六四至一四六年),及攻克希腊与小亚细亚(主前二一五至一四六),克服西班牙,高卢,不列颠,条顿族(主前一三三至一三一年)建立了罗马大帝国。但因罗马国内党派蜂起,互相忌妒,结果由该撒,克拉苏,邦贝的三巨头组成了三人政治。后来克拉苏逝世,邦贝在内争中失败之后,由该撒一人独揽大权,不久该撒于主前四四年被暗杀,发生内乱。由安东尼,奥他威安,李比都斯三人出来稳定局势,恢复三人政治。但是不久政权完全落在奥他威安一人的手中。奥他威安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之后,完全暴露了野心,自封为皇帝,取号亚古士督,从此罗马正式成为帝国制度。耶稣的降生就是在那时代(路二1~14)。罗马帝国于主后三九五年时分裂成为西罗马帝国及东罗马帝国两国,应验了但以理的预言,“那国将来也必分开”。西罗马帝国于主后四七六年沦亡于化外人之手;东罗马帝国则沦亡于主后一四五三年。

      铁与泥的搀杂,一方面是罗马的政体,有时是帝制,有时是议会制,共和制等搀杂不一,另一面是罗马人与各种人搀杂。罗马帝国因殖民地多,有许多附庸国,分封之王。分封之王是指派当地人,又因不放心另加派罗马人作总督,巡抚,率军驻境,久而久之就产生通婚混血,因而人种搀杂,却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铁与泥不能相合一样。

 

      五 非人手凿出来的一块石头──再来的基督

      “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你既看见非人手凿出来的一块石头,从山而出,打碎金,银,铜,铁,泥,那就是至大的神把后来必有的事给王指明;这梦准是这样,这讲解也是确实的”(但二44~45)

      人像的异象正是指明,这世界已经成为外邦人的时代,也就是世人的国,从那时起,外邦人的时代将会一直持续到将来基督第二次再来结束今世之前。主耶稣在地上时也曾经印证这个事实,就是这个世界,现在是外邦人的,需要直到日期满了(路二十一24)。然而撒但是今日这世界的王(约十二31,十四30),是管辖这幽暗世界的(弗六12),所有不信主的外邦人,都是卧在那恶者的手下(约壹五19)。所谓的巴比伦王,波斯王,希腊王,罗马王,除了被神使用的事上是祂的仆人(因为连撒但都是在至高神主宰的手下,为成全神的旨意而效力)之外,其余的大部分时候都是撒但的傀儡;他们背后的操纵者,掌权者,撒但才是真正的世界之王。波斯国的魔君与希腊的魔君(但十1320)都是指着幕后的空中掌权者(弗二2)说的。所有的信徒虽然暂时还在这世上,却不属于这世界,乃是主从世界中拣选了他们,所以世界就恨他们,逼迫他们(约十五19~20)

      当基督第二次再来,祂要打碎并灭绝地上一切的国(但二44;太二十一44;赛六十四1~2;诗二9),基督的国,千年国度在那时才会正式出现在地上。“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但二44),也就是启示录重申的“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十一15;参照十二10,十九15;赛九67)

      至于被石头打碎的铁脚十个脚指头,与启示录第十三章兽的十角及第十七章兽的十角所表征的十王遥遥相对。他们很可能是指着前身是受罗马帝国统治过的附庸弱小国,于世界末期将受敌基督的蛊惑,起来围攻神的选民以色列国;当以色列人被围攻,走头无路的时候,就是基督第二次公开再临的时候,那日祂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以色列人要从祂山的谷中逃跑,因为山谷必延到亚萨;他们逃跑,必如犹大王乌西雅年间的人逃避大地震一样。耶和华他们的神必降临,有一切圣者同来(亚十四4~5),以色列的大能者降临的时候,祂要审判四围的列国,祂要践踏他们如同酒醡(珥三12~13),把敌基督的军兵如同葡萄,丢在神忿怒的大酒醡中。那酒醡踹在城外,就有血从酒醡里流出来,高到马的嚼环,远有六百里(注;原文是一千六百后隆,大约是三百二十公里长),神发怒将他们踹下,发烈怒将他们践踏,又将他们的血倒在地上(启示录十四17~20,十九11~21;赛六十三1~6)。从哈米吉多顿(启十六16)至以东的波斯拉(赛六十三1),那些围攻以色列民的大军,在这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之下被打碎;结束了外邦人的时代。正如这一块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但二35),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启十一15)

      但以理有圣神的灵,得着属天的智慧,能看到尼布甲尼撒王的梦,并且从那梦,解释外邦人的时代将要如何演变,那将来必成的事是什么。基督如何再来结束地上外邦人的世界,带进荣耀的千年国度。这样的智慧,世上无处可寻!难怪连那心高气傲,刚愎,行事狂傲的尼布甲尼撒王也被心折,佩服,赞赏,无以复加,把荣耀归给但以理所事奉的神,说,你既能显明这奥秘的事,你们的神,诚然是万神之神,万王之主,又是显明奥秘事的。于是王高抬但以理,赏赐他许多上等礼物,派他管理巴比伦全省,又立他为总理,掌管巴比伦的一切哲士。但以理求王,王就派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管理巴比伦省的事务,只是但以理常在朝中侍立(但二46~49)

      我们是活在这世代末期的人,不但能证实当日但以理所预言的外邦人的时代演变是何等的千真万确!且有福念不隐藏,不封闭,完全敞开的启示录;岂不该,遵守其中所记载的,谨慎,儆醒,等候祂的再来么。── 黄共明《但以理书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