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章  至高者管教世上的君王

 

壹 尼布甲尼撒王的第二个梦

      “我尼布甲尼撒安居在宫中,平顺在殿内,我作了一梦,使我惧怕:我在床上的思念,并脑中的异象,使我惊惶;所以我降旨召巴比伦的一切哲士到我面前,叫他们把梦的讲解告诉我;于是那些术士,用法术的,迦勒底人,观兆的,都进来,我将那梦告诉了他们,他们却不能把梦的讲解告诉我。末后那照我神的名,称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来到我面前,他里头有圣神的灵,我将梦告诉他说,术士的领袖伯提沙撒阿,因我知道你里头有圣神的灵,什么奥秘的事,都不能使你为难,现在要把我梦中所见的异象,和梦的讲解告诉我;我在床上脑中的异象是这样;我看见地当中有一棵树,极其高大,那树渐长,而且坚固,高得顶天,从地极都能看见,叶子华美,果子甚多,可作众生的食物,田野的走兽,卧在荫下,天空的飞鸟,宿在枝上,凡有血气的,都从这树得食;我在床上脑中的异象,见有一位守望的圣者,从天而降,大声呼叫说,伐倒这树,砍下枝子,摇掉叶子,抛散果子,使走兽离开树下,飞鸟躲开树枝,树株却要留在地内,用铁圈和铜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让天露滴湿,使他与地上的兽一同吃草,使他的心改变,不如人心,给他一个兽心,使他经过七期;这是守望者所发的命,圣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或立极卑微的人执掌国权;这是我尼布甲尼撒王所作的梦”(但四4~18)

      这是令尼布甲尼撒王惧怕又惊惶的梦。这一次的梦和第一次的梦大不相同;第一次的梦是关连到整个外邦人时期的梦,但这一次的梦是直接说到尼布甲尼撒将要遭受的处罚;若是仅仅梦到大树,或许不易领会,但加上守望者所发的命令,就不难察知,这梦是直接指明尼布甲尼撒自己的遭遇;巴比伦的哲士们本来最善于谎言乱语,胡编故事,自圆其说,但这一次他们不敢,因为无从说吉语,只能说凶言,而且必须指出王逆天行事等;逆耳的话,易遭灭门之灾,只好推说不能解梦。正如古时亚哈王定意要去和亚兰王争战,攻取基列的拉末时,除了真正的先知米该雅说实话以外,其余的人都编造谎言齐声说吉言(王上二十二)。但那时亚哈王并未作了将要阵亡的梦;所以那些假先知才敢随便编造谎言,胡说吉语。至于尼布甲尼撒王本人,我信他心里有数;因为在他的时代,只有他是权势及全地的执掌国权者;所以他才会惧怕又惊惶•只是他不敢面对现实,希望另有对他有利之解释而已。

      第一次作梦时是尼布甲尼撒王在位第二年,也就是主前六○三年。但这一次的梦,可能至少相隔三十四年,就是尼布甲尼撒王年老的时候,在那以前,尼王一直马不停蹄地东征西伐(根据历史记载,尼王于主前五八八年设大本营于利比拉,开始围攻犹大国;又于主前五八七年围攻推罗,历时十三载于主前五七四年始灭推罗;主前五七二年率军入侵埃及;主前五六八年再度进攻埃及);在此其间根本抽不出有七期之空挡时间,此后的战事记载则已失,无稽可查。尼布甲尼撒崩于主前五六二年,其子以未米罗达继王位登基(耶五十二31)。所以主前五六八年至五六二年之六年期间,最有可能是他第二次作梦之事发生时。但是作了梦之后过了十二个月才被赶离开世人七期,聪明复归之后又复王位,所以若把七期解释作七年则超过八年以上,无法符合上述的空挡期间。因此七期之说,很可能是按照当时巴比伦人的习惯,把一年分为冬夏两期,七期共为三年半之说,较为可靠。

 

贰 但以理为王解梦

      “王阿,这渐长又坚固的树就是你,你的威势渐长及天,你的权柄管到地极;王既看见一位守望的圣者从天而降,说,将这树砍伐毁坏,树株却要留在地内,用铁圈和铜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让天露滴湿,使他与地上的兽一同吃草,直到经过七期;王阿,讲解就是这样;临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于至高者的命;你必被赶出离开世人,与野地的兽同居,吃草如牛,被天露滴湿,且要经过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树柸,等你知道诸天掌权,以后你的国必定归你”(但四22~26)

      巴比伦帝国由于尼布甲尼撒王的雄才经略,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国家,其版图之广大,东至印度,西至小亚细亚,及欧洲的东南部,南至埃及,吕彼亚等整个非洲的北部,加上波斯,犹大,以东,叙利亚等诸国都是巴比伦帝国的属地。尼王喜好兴土木建筑工程,把巴比伦城建成既宏伟高大,坚固又华美达到威荣之颠峰;城墙方形,共长六十英里,每边十五英里,高三百英尺,厚八十英尺,基深三十五英尺,皆以一英尺见方,厚四英寸的砖筑成。城墙上有二百五十处堡垒及警卫室,铜门一百个,城墙之外有宽而深之护城濠。城内有宏大的马达克神庙,以坚固的内城形成王宫,有游行大道,有古代七大奇观之一的空中花园。伯拉河流经城内,两岸皆筑有砖墙,以渡船相通。另有一大桥架于石堤之上,长达半英里,宽三十英尺,两端附设吊桥,夜间收起,断绝桥梁交通。河底有隧道,宽十五英尺,高十二英尺。工程之大,华丽,令人叹为观止。

 

叁 但以理的谏言

      “王阿,求你悦纳我的谏言,以施行公义断绝罪过,以怜悯穷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长”(但四27)

      巴比伦国的兴隆是出于至高者的旨意。因为以色列人堕落到极点,与外邦人完全同流合污,敬拜外邦人的假神,鬼魔;神虽然再三差遣祂的众先知警戒他们,希望他们回头,悔改,归向耶和华神,但他仍然硬着颈项,不肯悔改,越发犯罪,惹神的愤怒,因此神不得已,兴起尼布甲尼撒王,藉他的手管教惩戒祂的子民。既是出于神的安排,所以神说,“我必召北方的众族,和我仆人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来攻击这地,和这地的居民”(耶二十五9)。从成全神旨意这方面来说,尼布甲尼撒王是神的仆人;所以他战无不胜,“因王与军兵是为我勤劳;这是主耶和华说的”(结二十九20),“我必使巴比伦王的膀臂有力,将我的刀交在他手中...我必扶持巴比伦王的膀臂...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结三十24~25)。经过但以理多次的启蒙开导,尼布甲尼撒王早已知道,耶和华神是万神之神,万王之主,祂是至高神。他本来应该敬畏神,谦卑俯伏在神的手下,秉公行义,善待神的子民;那就更加蒙神祝福。可惜,功名成就太大,被荣光败坏了他的智慧,心高气傲,灵也刚愎,甚至行事狂傲,可能也恶待了以色列人,所以神就定意要惩诫他。正因但以理知道神作事公义的法则,也认识神是有恩典,有怜悯的神,有丰盛的慈爱,所以向王谏言,能以改过自新,或者神后悔不降所说的灾,使他的平安可以延长(参照拿三5~10;王上二十一27~29)

 

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过了十二个月,他游行在巴比伦王宫里,他说,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么”(但四29~30)

      尼布甲尼撒王可能听了但以理的谏言,收敛狂傲的态度,谨慎行事,因此,神未曾立刻惩罚他,他的平安延长了十二个月。可惜他未能像昔日的尼尼微王彻底改过;尼尼微王听到神藉约拿的灭城警诫,立刻下了宝座,脱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他又使人遍告尼尼微通城说,王和大臣有令,人不可尝什么,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与牲畜,都当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或者神转意后悔不发烈怒,使我们不至灭亡,也未可知。于是神察看他们的行为,见他们离开恶道,祂就后悔,不把所说的灾祸降与他们了(拿三)。十二个月是尼布甲尼撒王能约束自己的最大限度。过了这个限度,他看到巴比伦京都的宏业,自高自大的故态复发,忘记了神的恩典,忘记了神是大而可畏的神,他马上升高自己要与至高者同等(赛十四12~15)。他立刻宣告他自己的大能大力,威严荣耀。受撒但玷污败坏过的人性真是无能之至。他胜不过撒但借着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之试探。

 

伍 神的惩罚

      “这话在王口中尚未说完,有声音从天降下说,尼布甲尼撒王阿,有话对你说,你的国位离开你了;你必被赶出离开世人,与野地的兽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经过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当时这话就应验在尼布甲尼撒的身上,他被赶出离开世人,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头发长长,好像鹰毛,指甲长长,如同鸟爪”(但四31~33)

      箴言说,“骄傲来,羞耻也来”(箴十一2)。那狂傲的话尚未说完,神的惩罚马上就临到,正如希律王不归荣耀给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徒十二23)。不过神在尼布甲尼撒王身上所作的乃是管教,不是处死;所以他得了癫狂丧心病,以为自己是牛,于是吃草如牛。尼布甲尼撒这棵高大顶天的树是被砍下来了;但是神对他仍有怜悯,未曾挖掉树株,所以仍有复原的机会。没有人可以窃据神的荣耀,“那狂傲的人,正心里妄想,就被祂赶散了。祂叫有权柄的失位”(路一51~52),这就是神的管教,机会教育。

 

陆 学了功课,认识神

        “日子满足,我尼布甲尼撒举目望天,我的聪明复归于我,我便称颂至高者,赞美尊敬活到永远的神,祂的权柄是永有的,祂的国存到万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祂手,或问祂说,你作什么呢。那时我的聪明复归于我,为我国的荣耀威严和光耀,也都复归于我;并且我的谋士和大臣,也来朝见我;我又得坚立在国位上,至大的权柄加增于我;现在我尼布甲尼撒赞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为祂所作的全都诚实,祂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动骄傲的,祂能降卑”(但四34~37)

      尼布甲尼撒王借着已过的但以理替他解梦,以及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三人抗王命不拜金像,被扔进烈火的窑中,蒙神保守,毫无损伤等的神迹,屡次受了教训,使他认识,真神与巴比伦宗教的假神之不同,但他只是承认“你们的神,诚然是万神之神,万王之主”(但二47),或是“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之神”(但三29);神并没有成为他自己的神。但经过这一次他自己所受的管教,神成了他的神,成了他的至高者,不再是客观的神,而是很主观的神。尼王的晚年很可能从这一次的教训中,真的学了功课,认识神,敬畏神,不再狂傲行事,怜悯穷人,特别是善待被掳之犹大人。过不久,尼布甲尼撒王逝世,其子以未米罗达继王位之后,马上使犹大王约雅斤抬头,提他出监,又对他说恩言,使他的位高过与他一同在巴比伦众王的位,给他脱了囚服。他终身常在巴比伦王面前吃饭。王赐他所需用的食物,日日赐他一分,终身都是这样(王下二十五27~30)。以未米罗达善待被掳之犹大王,很可能是受了尼布甲尼撒王改过自新的影响,也许是出于他的遗命。── 黄共明《但以理书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