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章  巴比伦帝国之灭亡

 

壹 巴比伦帝国之兴亡

      一、拿布普拉撒王(Nobopolassar):于主前六二五至六○五年作巴比伦王;他奠定了巴比伦帝国之基础。

      二、尼布甲尼撒王(Nebuchadnezzar):拿布普拉撒之子,任父军之元帅,于主前六○六至六○五年和父王共同摄政,主前六○五年大败埃及,忽闻父王噩耗,班师回国,正式登基继父王位作巴比伦帝国之王。自主前六○五至五六二年之间作巴比伦王,将巴比伦开拓成为举世无匹之大帝国;崩于主前五六二年。

      三、以未米罗达王(Evil-Merodach又称Amel-Marduk):尼布甲尼撒之子,主前五六二年继尼布甲尼撒登基作王。他善待被掳之约雅斤王,惜于主前五六○为戚属所弒。

      四、尼立克立撒王(Nergal-shar-usur):主前五五九至五五六年作王。

      五、拉白书马达克王(Labashi-Marduk):尼立克立撒之子,主前五五六年作王。

      六、拿波尼度王(Nabonidus):主前五五五至五三八年作巴比伦王,他是巴比伦帝国最后之王。他有二子,次子拿波乃得二世,被他封为哈兰王;而他的长子,就是本章中的伯沙撒(Belshazzar)于主前五四四年,被他封为迦勒底王与他一同摄政。在本章中伯沙撒虽被称为迦勒底王,但他并非巴比伦帝国之王,所以他只能应许但以理若能读文讲解就在他国(迦勒底的部分)位列第三。

 

贰 伯沙撒王干犯神,遭神天谴

      当伯沙撒王设盛筵饮酒作乐时,巴比伦已被玛代波斯联军围攻四年。但他以为巴比伦城是难攻不落的要塞,他深信敌军绝不可能攻进来,为要安定民心,所以他设摆盛筵;并且放肆到一个地步,吩咐人将尼布甲尼撒王从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银器皿拿来,王和大臣皇后妃嫔就用这器皿饮酒;他们饮酒,赞美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但五1~4)。然而他们用来饮酒取乐的这些器皿,本来表征神的选民是神的器皿。为要盛装神,器皿必须是圣洁的,因为神是圣洁的。所以神为要保存这些器皿的完整,在约雅敬和约雅斤年间(代下三十六710),容许这些器皿先被掳至巴比伦,以免后来在西底家年间迦勒底人焚烧神的殿,拆毁耶路撒冷的城墙,用火烧了城里的宫殿,毁坏了城里宝贵的器皿的时候(代下三十六19),使这些器皿也一并遭受毁坏。如今伯沙撒王把这些器皿糟践,玷污了,他大大干犯了神的圣洁,严重得罪祂;就在那时,忽有人的指头显出,在王宫与灯台相对的粉墙上写字(但五5)这是神宣判他的罪状与刑罚。王看见写字的指头,就变了脸色,心意惊惶,腰骨好像脱节,双膝相碰,吓得魂不守舍。他能安然面对围城大军,仍然饮食作乐;但在神的审判手下,全然丧失傲劲,既恐惶又无所适从。将来就是在世界的末期又有谁能在神的审判下站立得住呢。但神的审判来临时,“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罢,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为他们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启六15~17)

 

叁 但以理对王宣判罪状和神的刑罚

      属天的字,属地的人无人能看懂;巴比伦的哲士,用法术的,观兆的,和那迦勒底人都不能读那文字,也不能把讲解告诉王。就在这时候太后想起国中有一人,他里头有圣神的灵,伯沙撒王的祖尼布甲尼撒曾立他为术士,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袖;在他里头有美好的灵性,又有知识聪明,能圆梦,释谜语,解疑惑,这人名叫但以理,尼布甲尼撒王又称他为伯提沙撒;现在可以召他来,他必解明这意思(但五10~12)。但以理本来是大臣,是尼布甲尼撒王和以未米罗达王的宠臣;可是他们逝世之后,巴比伦历代的王,可能不太重用他,甚至把他遗忘了,除了太后以外,没有人能想起来,于是但以理被召来为王读壁上的文字,并讲解字义。

      但以理知道这是神的刑罚,且无可挽救;已往他不但解梦且对尼布甲尼撒王进谏言,希望他能改过自新,蒙神宽恕。

      但是这一次他对伯沙撒王没有谏言,只有解释字义,及宣告他的罪状与神的刑罚。但以理责备伯沙撒王的自高,使人将祂殿中的器皿拿到面前,和大臣皇后妃嫔用这器皿饮酒;又赞美那不能看,不能听,无知无识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却没有将荣耀归与那手中有他气息,管理他一切行动的神;因此从神那里显出指头来,写这文字(但五23~24)。接着但以理解释说,“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讲解是这样;弥尼,就是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毘勒斯,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与玛代人和波斯人”(但五25~28)

 

肆 巴比伦帝国之灭亡

      “当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杀;玛代人大利乌,年六十二岁,取了迦勒底国”(但五30~31)

      神对于尼布甲尼撒王容忍了十二个月之后才执行刑罚,而且七期之后,赦免他,复其王位。用现行法律来说,先有一年的缓刑,后来才执行三年半之有期徒刑,褫夺公权三年半,刑毕之后赦免出监,并恢复其公权及原职。

      但神对于伯沙撒王则非常的严刻,判了死刑之后,当夜就执行刑罚。由此可见,他的罪状是何等的严重。神是大而可畏的神,谁也轻慢不得。巴比伦城墙虽然高大出奇,玛代•波斯军却将流入城内的伯拉河水改道,引入一新河道,然后沿已干之河床攻进城内;难攻不落之要塞城,竟一夜之间被攻陷。大巴比伦帝国就如此灭亡了。

      当时古列王正率大军,忙于北方及西方的战事,所以率兵攻进巴比伦城的乃是玛代人大利乌,在古列平定巴比伦四围残余势力之前,大利乌暂时代他统治了巴比伦地区,大概有二年之久(主前五三八~五三六年)

      至于谁是大利乌,有人认为是古列的部将柯比利亚,也有人认为是古列的岳父薛亚塞利。玛代•波斯的主力虽然是波斯,但圣经早已预言,“耶和华定意攻击巴比伦,将他毁灭,所以激动了玛代君王的心”(耶五十一11,参照28;赛二十一2,十三17),所以巴比伦大帝国的京都巴比伦城,果然是陷落于玛代人的手下。── 黄共明《但以理书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