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章  主为殉道者封闭了狮子的口

 

壹 王的重用与奸臣的陷害

      大利乌王虽然宠爱但以理,重用他,立他为治理通国的总长三人之一,且因但以理有美好的灵性,所以显然他的治国才干,处事能力,超乎其余的总长和总督,王又想立他治理通国,等于是立他作宰相(但六1~3)。这时的但以理已经历了六十八年的被掳到异国的他乡生活,可能将近九十岁左右,是年高得劭,治国经验圆熟的时候。但是撒但恨他,因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世人也恨他,因他不属世界,乃是神从世界中拣选了他,所以世界就恨他(参照约十五18~19)

      “那时总长和总督,寻找但以理误国的把柄,为要参他;只是找不着他的错误过失,因他忠心办事,毫无错误过失”(但六4)

      一个事奉主的人,该有的行为是“何等圣洁,公义,无可指摘”(帖前二10,指保罗,西拉,及提摩太等人);“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提前四12,保罗对提摩太的要求)。事奉主的人该如同主耶稣祂为那设立祂的尽忠,也该如古时的摩西,他在神的全家尽忠(来三1~2)。但以理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们找不着他的错误过失。

      可是信徒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撒但是从地上走来走去(伯一7,二2),寻找把柄,然后在我们的神面前昼夜控告圣徒们(启十二10);他不达到目的,岂肯轻易罢手,他继续蛊动那些控告者,想尽办法要陷害但以理。“那些人便说,我们要找参这但以理的把柄,除非在他神的律法中就寻不着”(但六5);他们就在律法中的除了耶和华以外不可有别的神,不可敬拜偶像的事上,着手设下陷阱。“于是总长和总督,纷纷聚集来见王,说,愿大利乌王万岁;国中的总长,钦差,总督,谋士,和巡抚,彼此商议,要立一条坚定的禁令;三十日内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什么,就必扔在狮子坑中;王阿,现在求你立这禁令,加盖玉玺”(但六6~8)

      这是何等狡猾又恶毒的陷阱;既利用在上有权柄的王,希望人人独尊他的欲望;又是那些真正爱神的人,绝不可能顺从的事。一旦布成,是万无一失的网罗。大利乌王是非常敬重但以理,宠爱他无以复加。但他一时失察,未能洞晓,这是专为陷害但以理而设的圈套,所以就同意立此禁令,加盖了玉玺。依照玛代•波斯的例,凡是加盖了玉玺的谕旨,人都不能废除(参照帖八8)

 

贰 殉道者的心志

      “但以理知道这禁令盖了玉玺,就到自己家里(他楼上的窗户,开向耶路撒冷),一日三次,双膝跪在他神面前,祷告感谢,与素常一样”(但六10)

      这是多么感人的乙节,我们从这短短的一节中可以学到一些正常基督徒的生活原则。

 

        爱神是甘心为神殉道的原动力

      “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太二十二37~38;可十二29~30;路十27;申六5)

      “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差祂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约壹四10)

      “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林前八3)

      “若有人不爱主,这人可诅可咒”(林前十六22)

      圣经中有关爱神的经节不胜枚举,我们无法一一列出来;神爱我们,所以喜欢、渴望我们也爱祂。但以理是典型的爱神者。“但以理知道这禁令盖了玉玺,就到自己家里”,说出他已心里有数,风雨欲来,无处可躲,只好准备殉道。他爱神,心尊主为大,没有任何的势力,法令能禁止他爱神,摇动他亲近神的生活。他觉得现在被浇奠,离世的时候到了(参照提后四6)

 

   二 爱神的居所,爱神的见证

      “万军之耶和华阿,你的居所何等可爱。我羡慕渴想耶和华的院宇...(诗八十四)

      “我必不进我的帐幕,也不上我的床榻;我不容我的眼睛睡觉,也不容我的眼目打盹;直等我为耶和华寻得所在”(诗一百三十二3~5)

      “耶路撒冷的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我听见这话,就坐下哭泣,悲哀几日;在天上的神面前禁食祈祷...(尼一3~4)

      ...耶路撒冷阿,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耶路撒冷遭难的日子...(诗一百三十七)

      凡是爱神的人,自然就关心神的居所,神的见证。“他楼上的窗户,开向耶路撒冷”说出,但以理是何等关心神的居所,神的见证,神的选民。虽然神的选民被掳掠至异国,但他自己却位极人臣,王的宠爱在一身,无以复加。他本来大可置身度外,享受世上的荣华富贵。但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意暂时享受罪中之乐;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巴比伦、玛代•波斯的财物、地位更宝贵(参照来十一25~26);我们的主耶稣要用自己的宝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这样,祂的子民也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参照来十三12~14)。我深信,这就是但以理当日的心境、负担,与准备要殉道的灵。

 

   三 活在神面前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我仍要寻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在祂的殿里求问”(诗二十七4)

      “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七25)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

      但以理是一个活在神面光中的人;他知道大难将要临到他,但他毫不伸出人的手,设法补救;他本来可以先到王面前求救助,设法解脱危机,然而他认识神,知道祂作事的法则,他不愿意越过神作事;因为人的尽头就是神的起头。所以他仍旧安安静静地“一日三次,双膝跪在他神面前”,他把自己完全信托给一生牧养他的神,能拯救他到底的神。

 

   四 祷告,感谢

      “祷告感谢,与素常一样”(但六10)

      祷告是神赐给祂子民的特权。信徒有权柄,靠着祷告与神相交;祂是我们生命的源头,祷告如同呼吸,藉此吸进生命的供应。祷告也是信徒运用神所赐的权柄,经历祂的大能,取用祂的恩典,执行天上已经定意的。凡我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我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十六19)。祷告甚至可以吩咐神作工(赛四十五11)。神是无所不能的神。但是祂喜欢信徒借着祷告与祂配合,与祂同工。众圣徒的祈祷和基督馨香之气一同升到神面前的时候,神才允许吹响七枝号(启八2~6)。信徒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他们的心怀意念(腓四6~7)。但以理是一个很会祷告的人,有信心,并且认识神和祂作事法则,以神的心意为他的心意,向神祷告的人。不但如此,他也是一个常常感谢神的人。在那逆境中,他不但没有埋怨神,一日三次感谢神,与素常一样。“一日三次”说出他的日常生活中,他把一定的时间分别出来献给神,借着祷告、感谢亲近神,经历神,这是他一生素常的生活。“要常常喜乐;不住的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信徒)所定的旨意”(帖前五16~18)

 

叁 大利乌王的焦虑

      当那些控告但以理的人,进到王前,题王的禁令,但以理的违令,及引用玛代和波斯人的例,要求王惩办但以理的时候,大利乌王始发觉他已中了朝臣的圈套;王甚愁烦,一心要救但以理,筹划解救他,却想不出办法,不得不把但以理扔在狮子坑中(但六11~18)。玛代•波斯人的例,说明在玛代•波斯帝国,王权远不如巴比伦帝国的王权。这就是金头与银、铜、铁不同之处。

 

肆 神的保守

      “次日黎明,王就起来,急忙往狮子坑那里去,临近坑边,哀声呼叫但以理,对但以理说,永生神的仆人但以理阿,你所常事奉的神,能救你脱离狮子么。但以理对王说,愿王万岁。我的神差遣使者,封住狮子的口,叫狮子不伤我,因我在神面前无辜,我在王面前也没有行过亏损的事。王就甚喜乐,吩咐人将但以理从坑里系上来;于是但以理从坑里被系上来,身上毫无伤损,因为信靠他的神”(但六19~23)

      大利乌王既喜爱并重用但以理,定必查明过在前朝时期,神借着他及他的同伴,所显明的各样神迹奇事;虽然不会有但以理同样的信心,总是有相当程度的信心,否则他就不会于执行前先说,“你所常事奉的神,祂必救你”,又于黎明就急忙到狮子坑来探明但以理是否安然。他一得悉,神果然差使者,封住狮口,保守祂的仆人安然无恙,就欢然下令,立刻将但以理从坑里系上来;反将控告但以理的人,连他们的妻子儿女都带来,扔在狮子坑中。神再一次在但以理的身上得着荣耀。大利乌大受感动,“那时大利乌王传旨,晓谕住在全地,各方各国各族的人,说,愿你们大享平安;现在我降旨晓谕我所统辖的全国人民,要在但以理的神面前,战兢恐惧,因为祂是永远长存的活神,祂的国永不败坏,祂的权柄永存无极,祂护庇人,搭救人,在天上地下施行神迹奇事,救了但以理脱离狮子的口”(但六25~27)

      撒但再一次,失败在男孩子的手下,蒙了羞辱;“弟兄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生命”(启十二11)

 

伍 转移时代的得胜者

      “如此,这但以理当大利乌王在位的时候,和波斯王古列在位的时候,大享亨通”(但六28)

      神在得胜者身上所显出的荣耀,大大折服并感动了世上的君王,改善了他们对待神子民的态度;我深信,但以理这一次所作的见证,及以后他在古列王面前所作的生活见证,就是神“激动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说,波斯王古列如此说,耶和华天上的神,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又嘱咐我在犹大的耶路撒冷为祂建造殿宇...(拉一)的导火线。在神凡事都能,但是神等待着祂的子民与祂配合,祂找到了特选的器皿──但以理。他如此成为转移时代的得胜者。神的子民得以迈入归回的时代,但以理实在是居首功。他的生活见证柔软了波斯王的心,开启了王的心胸,而后又借着禁食,祈祷,恳求耶和华神,蒙神垂听,悦纳他的祷告,圣灵作工激动了古列王的心,遂有下诏准许犹太人回国建殿的新时代。

      没有各各他的十字架,就不会有五旬节的圣灵浇灌;这是属灵的原则,是神作事的法则。

      圣灵只能在不随从肉体,只随从灵的人身上工作;所以当主耶稣指示祂的门徒,祂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之后,接着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魂生命的,必丧掉魂生命;凡为我丧掉魂生命的,必得着魂生命(太十六21~25原文)。使徒保罗也说,“我们若在祂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祂同钉十字架”(罗六5~6)。正常的信徒日常生活是,接受十字架的工作,否认老旧的自己,操练敬虔,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从他们身上活出基督的生活,就是宣扬那召他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之生活。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义人,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五16),无论向父求什么,祂就赐给他们。但以理的榜样,正是这样;难怪他是大蒙眷爱的人(但十1119)。── 黄共明《但以理书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