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章  四个大兽的异象

 

      第七章的异象与第二章尼布甲尼撒王的梦,配合成对;预言外邦人的日期及将来必成的事。第二章的人像与第七章从海中上来的四个大兽是一对,说明外邦人日期的演变;第二章的非人手所凿出来的石头与第七章的人子是第二对,都是说明将来必成的事。

      按着灵意,海都是指外邦人说的,而地都是指犹太人说的;所以从海中上来的四个大兽,就是指着将要兴起的四个外邦人的时代说的。耶利米也曾说,“万国的王阿...因为在列国的智慧人中,虽有政权的尊荣...他们尽都是畜类(兽类)(耶十7~8)。由此可见,四个大兽,就是四个外邦的政权。

 

壹 有鹰翅膀的狮子──巴比伦帝国

      “头一个像狮子,有鹰的翅膀,我正观看的时候,兽的翅膀被拔去,兽从地上得立起来,用两脚站立,像人一样,又得了人心”(但七4)

      人像中的金头如何表征巴比伦帝国的尊荣,照样,百兽之王──狮子──表征巴比伦帝国的凶猛威武。在耶利米的预言中也曾经把巴比伦比喻作狮子,他说,“有狮子从密林中上来,是毁坏列国的”(耶四7);把军队移动的快速比作鹰而说,“看阿,仇敌必如云上来,他的战车如旋风,他的马匹比鹰更快”(耶四13)。总而言之,巴比伦帝国,特别是尼布甲尼撒王是狮子,是百兽之王,也就是世王各国之王。神曾赐给他威严,尊贵,荣耀;他却不将荣耀归给神,反要有鹰的翅膀,要升到天上,要高举他的宝座,要坐在聚会的山上,要升到高云之上,要与至上者同等(参照赛十四12~17),要窃据了神的荣耀;所以他的翅膀被拔去,被革去王位,夺去荣耀,他被赶出离开世人,他的心变如兽心,与野驴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等他知道至高的神在人的国中掌权,凭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国时,才又赐给他人心,聪明复归于他(参照但四)。巴比伦帝国的盛衰正好说明第一兽的情形。

 

贰 旁跨而坐的熊──玛代•波斯帝国

      “又有一兽如熊,就是第二兽,旁跨而坐,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有吩咐这兽的,说,起来吞吃多肉”(但七5)

      银胸银臂如何表征继巴比伦而兴起的玛代•波斯帝国,照样旁跨而坐的熊,正是玛代•波斯帝国。玛代•波斯帝国的国力如同凶残的熊;虽然攻倒了巴比伦帝国,却没有狮子的行动快速及威严。旁跨而坐说明,倚重一侧;虽然以玛代•波斯联合而成,但波斯的国力远胜于玛代;常以波斯王称呼玛代•波斯帝国的王。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可能指着征服了构成巴比伦帝国之三主要地区──巴比伦、埃及、吕底亚;吞吃多肉则指吞并多方多国之民。

 

叁 豹──希腊帝国

      “此后,我观看,又有一兽如豹,背上有鸟的四个翅膀,这兽有四个头,又得了权柄”(但七6)

      豹就是人像中的铜肚腹和铜腰所表征的希腊帝国;豹的力气虽不如狮熊,但其动作敏捷;皆因牠的肚腹,腰部的肌肉运用自如。亚历山大帝是难得之军事天才,行事敏捷;攻敌之时,直如疾风迅雷,歼灭敌人如扫落叶,行军有瞬息千里之势,犹如加上四个鸟翅膀。亚历山大帝崩后,希腊帝国,由他手下的四个元帅分治他的国土(参照但八7~8),成立了马其顿,叙利亚(北方王),埃及(南方王)和小亚细亚四国。

 

肆 第四兽──罗马帝国

      “其后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第四兽甚是可怕,极其强壮,大有力量,有大铁牙,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这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头有十角;我正观看这些角,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他拔出来;这角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但七7~8)

      “那时我愿知道第四兽的真情,他为何与那三兽的真情,大不相同,甚是可怕,有铁牙铜爪,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头有十角,和那另长的一角,在这角前有三角被他打落,这角有眼,有说夸大话的口,形状强横,过于他的同类”(但七19~20)

      圣经本身已解释说,第四兽是地上必有的第四国,与一切国大不相同,必吞吃全地,并且践踏嚼碎(但七23)。而这个第四国,就是第二章人像中的铁腿所表征的罗马帝国;它的政权有时是议会制,有时帝制,有时集团传统治制,五花八门,和前面那些帝国大不相同。但是强壮如铁,能打碎压制列国,又好像凶残的兽,吞吃,嚼碎,践踏其余的动物一样。第二章里的十个脚指头,就是第七章的十角。有一位天使告诉但以理说,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但七24)。是世界末期要迫害神圣民的敌军。又长起的一个小角就是后来又兴起的一王,就是世界末期要显现出来的敌基督,有关十角及又长起的小角,到目前为止尚未显明,等到世界末期的七年,特别是最后的三年半,才会完全显明出来。

 

伍 将来必成的事

      “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祂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其轮乃烈火;从祂面前有火像河发出,事奉祂的有千千,在祂面前侍立的有万万;祂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那时我观看,见那兽因小角说夸大话的声音被杀,身体损坏,扔在火中焚烧。其余的兽,权柄都被夺去,生命却仍存留,直到所定的时候和日期。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祂;祂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祂的国必不败坏”(但七9~14)

      “后来又兴起一王...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然而审判者必坐着行审判,他的权柄必被夺去,毁坏,灭绝,一直到底。国度,权柄,和天下诸国的大权,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祂的国是永远的,一切掌权的都必事奉祂,顺从祂”(但七24~27)

      这些有关将来必成的事,若仅凭这里片断的记载,甚难洞晓,其中奥秘。正如序言中已题及,但以理书在有关将来必成的事方面,是奉命隐藏,封闭个中奥秘,因为那时只有在永远里的基督,神子;而道成肉身的过程尚未实现,基督尚未有人性,谁也不知道那一位像人子的究竟是谁。但如今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已经显现出来;凡是新约时代的圣徒都知道,基督耶稣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腓二6~11)。这一位得着天上地下所有权柄的耶稣(太二十八18),就是但以理在异象中所看到的人子;祂在世界的末期还要再来,歼灭所有的敌人,在地上建立基督的王国,就是千年国度;而千年国度属天部分称为天国,就是得胜的信徒与基督一同作王的部分;其余的部分叫作弥赛亚国,就是复兴的以色列民和善待神的子民之世人(太二十五的绵羊)的部分。那时不再有外邦人的王,政权,他们都被这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就是基督)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场上的糠秕,被风吹散,无处可寻;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十一15)

      注:启示录是完全启示出来,完全透明的书,为要完全明白但以理书预言中的将来必成的事,最好配合启示录来读就能清楚。

 

   一 十角

      第二章的十个脚指头,就是第七章的十角,也是启示录中所提的十角(启十三1;十七312);就是十王。从古罗马帝国版图中,将来会出十个王是专与圣民对敌的;他们被敌基督利用,在世界末期三年半之初,先攻击并毁灭宗教的大巴比伦,就是罗马天主教,是大妓女,坐在多民多人多国之上的(启十七),后又围攻神的选民,就是现今的以色列国,要践踏圣城四十二个月(启十一2),最终被再来的基督歼灭(启十四18~20;十六16;十九11~21)

 

   二 又长起一个小角

      这一个又长起的一个小角(但七8),或说后来又兴起的一王(但七24),就是世界末期要出现的敌基督。用又长起一个小角的描写,说出,敌基督在起头的时候,不是一个统治各国各方各民的大人物,如同十一章所说的,“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人未曾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但十一21)。然后他因有撒但的灵在身上,越来越强大,成为敌基督率领众敌军攻击圣民。我们若参照启示录第九章,十一章,十三章,十七章的记载,更容易明白,谁是敌基督。第九章告诉我们在世界末期的三年半敌基督会公开出现;是因撒但被摔下来,开了无底坑;十一章说敌基督就是从无底坑上来的兽(7);第十三章说,兽是从海中上来的。“海”的意义一面是指外邦,另一面海的深处是无底坑的出口,所以是指从无底坑上来。这兽有十角七头。七头在第十七章说明,从一面来说,是指“七座山”(启十七9);从另一面来说,又是指七位王。而罗马城是被称为“七山之城”因此,我们可以推定,将来要出现的敌基督,是从复兴的罗马帝国出现的(古罗马帝国版图中的)。从指人的方面来看,“又是七位王;五位已经倾倒了(倾倒了之字义是不得善终,就是被杀),一位还在,一位还没有来到;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就是第八位;他也和那七位同列,并且归于沉沦”(启十七10~11)。在使徒约翰写启示录的时候,五位已经被杀不得善终的王是犹留,‚提庇留,ƒ克提鸠来,„革老丢,…尼罗等的五位该撒皇帝。一位还在是指那时还在,后来被杀的该撒多米田。一位还没有来到就是将来要出现的小角。他出现的时候,不甚显明,他会和神的选民以色列国保持一段友善的时期,同意重建耶路撒冷的圣殿,献祭等等。他后来也会被杀,却藉从无底坑出来的第八位之魂还魂(第七位的身体,第八位的魂)。所以使徒约翰才会说,“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启十三3)。因为第八位的魂是凶暴的魂,所以那位原来对以色列民尚算友善的第七位,他后来会忽然大改变态度,自高自大,说夸大亵渎神的话,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但七25),除掉常献给君的祭,毁坏君的圣所(但八11),毁坏耶路撒冷城和圣所(但九26;参照太二十四15;可十三14;帖后二3~4;启十三14~15)。根据启示录第十三章18节,“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我们不难推断,第八位是该撒尼罗的还魂。因为第八位是“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而先前有的五位被杀的该撒当中,只有该撒尼罗名字的数目是刚好六百六十六(注:希腊文及希伯来文的字母均可以当作数目来计算,而该撒的数目是三百零六,尼罗的数目是三百六十,共计六百六十六)。── 黄共明《但以理书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