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章  公绵羊与公山羊的异象

 

      第八章的异象,是第七章异象的补充说明。在第七章的异象中,重点在于第四兽及将来必成的事;而本章的重点则集中在第二兽及第三兽,只不过换成为以公绵羊及公山羊来说明玛代•波斯帝国与希腊帝国而已。

 

壹 公绵羊──玛代•波斯帝国

      “我举目观看,见有双角的公绵羊站在河边,两角都高,这角高过那角,更高的是后长的。我见那公绵羊往西,往北,往南抵触,兽在他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没有能救护脱离他手的,但他任意而行,自高自大”(但八3~4)

      双角的公绵羊,表明这个国家是二国联合成为一个国家,虽然威猛,但他对待神的选民温和如绵羊;这角高过那角,更高的是后长的,说出虽然二国都很强大,但后来才兴盛的国,比先兴盛的国更强大。玛代•波斯帝国的象征正是符合上述的情形。玛代王古阿洒利曾与巴比伦王拿布普拉撒联盟围攻尼尼微城,灭亚述国,且将其女嫁与尼布甲尼撒王,因此获得巴比伦帝国的保障,于巴比伦帝国早期就兴盛;玛代约于主前五五○年叛离巴比伦与后来兴起之波斯王古列结盟,因两国之民皆属亚利安种,故并为一国称为玛代•波斯。玛代•波斯往西攻巴比伦,往北攻吕底亚(小亚细亚一带),往南攻埃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于主前五三八年灭巴比伦帝国,取而代之,建了玛代•波斯帝国。当古列率领大军转战各地时,玛代人大利乌领兵攻克巴比伦首都,故他就成了第一位王(主前五三八至五三六年)。主前五三六年古列平定了全部残余势力,回京登基作波斯王(主前五三六至五二九年;他于主前五三六年下诏准许犹大人返耶路撒冷建圣殿)。其后历代的王乃是亚达薛西(主前五二九至五二二年;他受犹大人敌人的上本控告,失察下令停止建殿);大利乌一世(主前五二一至四八五年;他考察记录,找到古列王下诏的记载,准许继续建殿);亚哈随鲁(主前四八五至四六五年;他娶以斯帖作王后,重用末底改,善待犹大人);亚达薛西一世(主前四六五至四二五年;他下诏准许修建耶路撒冷城),亚哈随鲁二世(主前四二四年);大利乌二世(主前四二三至四○五年);亚达薛西二世(主前四○五至三五八年);亚达薛西三世(主前三五八至三三八年);亚撒斯(主前三三八至三三五年);大利乌三世(主前三三五至三三一年)。大利乌三世就是第八章中与公山羊相斗的公绵羊;他于主前三三一年在尼尼微附近之亚比拉战役中败于希腊的亚历山大帝,玛代•波斯帝国至此灭亡。

 

贰 公山羊──希腊帝国

      “我正思想的时候,见有一只公山羊从西而来,遍行全地,脚不沾尘;这山羊两眼当中,有一非常的角。他往我所看见站在河边,有双角的公绵羊那里去,大发忿怒,向他直闯。我见公山羊就近公绵羊,向他发烈怒,抵触他;折断他的两角,绵羊在他面前站立不住,他将绵羊触倒在地,用角践踏,没有能救绵羊脱离他手的。这山羊极其自高自大,正强圣的时候,那大角折断了;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长出四个非常的角来。四角之中,有一角长出一个小角,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渐渐成为强大。他渐渐强大高及天象,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并且他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因罪过的缘故,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他,他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我听见有一位圣者说话,又有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圣者,说,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才应验呢。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但八5~14)

      这段的经文非常奥秘,虽然从翻第1525节的经文,解释了一部分,但因为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所以在但以理的时代,他奉命将这异象封住,所以还有很多真相在旧约的时代,并没有解释出来。但如今新约时代,我们若是参照历史记载与启示录,几乎可以解释,推断所有的疑点。兹将上述经文解释如下:

 

   一 公山羊两眼当中的大角

      公山羊,就是希腊王,两眼当中的大角就是头一王。大角说出这一位王是大有能力者。历史告诉我们这一位王就是举世闻名的亚历山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他是马其顿王腓力之子,生于主前三五六年,二十岁父王崩(主前三三六年),他成为希腊军队的元帅,率兵转战于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各地,“脚不沾尘”,说明行军之快速,直如疾风迅雷,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于公元前三三一年击溃波斯王大利乌三世之军队于亚比拉,则乌莱河边(可能就是现在的格耳卡河),灭玛代•波斯帝国,建立希腊帝国。但“正强盛的时候,那大角折断了”,就是指他帝崩时正值盛年──三十三岁的时候(主前三二三年)

 

   二 长出四个非常的角来

      “这四角就是四国,必从这国里兴起来,只是权势都不及他”(但八22)

      亚历山大帝崩后,他手下的四个将军将希腊帝国瓜分为马其顿,小亚细亚,叙利亚及埃及四国。

 

   三 从四角之中的一角长出小角

      “这四国末时,犯法的人罪恶满盈,必有一王兴起,面貌凶恶,能用双关的诈语。他的权势必大,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毁灭,事情顺利,任意而行;又必毁灭有能力的和圣民。他用权术成就手中的诡计,心里自高自大,在人坦然无备的时候,毁灭多人;又要站起来攻击万君之君,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但八23~25)

      这小角所表征的一王所要行的是关乎末期的许多日子,所以显然不单纯指着第十一章的北方王安提阿库•爱比法尼丝,而是着重在末期将要出现的敌基督。因为安提阿库•爱比法尼丝是被人刺死的。然而这里所指的王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但八25;参照启十九19~20)。原由参照第九章、第贰大项、第四中项、第()小项的说明。

 

      四 二千三百日的异象

      “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但八14)

      “所说二千三百日的异象是真的”(但八26)

      第十二节说,“因罪过的缘故,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他”,可见末期重建的圣殿,在敌基督未曾污秽圣殿之前,犹太人自己因罪过已经污秽了圣殿,一如主耶稣在世时犹太人已将地上的圣殿,成为贼窝,污秽了圣殿一样(太二十一13;可十一17)。从那时算起至主耶稣第二次再来,毁灭敌基督的军队,洁净圣城为止,共有二千三百日。而根据第九章第27节,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一七之半是三年半。根据犹太人的日历,一年是三百六十天,三年半是一千二百六十日。又根据第十二章第11节得悉,从除掉常献的燔祭,并设立那行毁坏可憎之物的时候算起至圣殿得洁净的时候是一千二百九十日。那意思是当一七过去之后尚有三十日的时间是用在洁净圣殿。所以二千三百日中实际上被包含在一七之内的日数是减掉三十日之后的余数二千二百七十日。那就是从重建的圣殿被犹太人自己污秽算起,到世界的末了,主基督耶稣第二次再来之间的日子。然而世界末期的一七共有七年就是二千五百二十日。二千五百二十日减去二千二百七十日是二百五十日。换一句话说,当这个世界踏进末期那一日算起,不到二百五十日之内,耶路撒冷的圣殿就必须已峻工。

      如参照附表二,更易了解各日数之关系。

 

附表二

 

 

 

←──────────→

←─────────→

 

   一七之前半

   (1260)

 

   一七之后半(1260)

   共计2520日。

 

 

 

←─────────────→

 

  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

  与供献止息至圣殿

  洁净为止,1290日。

 

 

 

 

←─→

 

 

30

 

←────→

←────────────────────→

250

包括和约谈成

及建圣殿所需日数。

 

 从圣殿盖完至圣殿得洁净为止,共2300日。

 

 

 

 

 

 

 

 

      世界末期的七年,可以分作上半段的一七之半(三年半)及下半段的一七之半两段落。上半段是从第六印到第七印的第四号筒之间,就是普天下的人受试炼的时候。下半段是从第七印的第五号筒吹响算起,到第七号筒为止,这段期间叫作世界末期大灾难。主曾经应许,非拉铁非教会的信徒们说“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启三10)。而唯一能免去试炼的路,就是在试炼来临之前先被提到宝座前。这是主对得胜者的宝贵应许。有关主再来之前必须应验之预言,几乎只剩下,“一七之内,他必与许多人(包括与复国之后的以色列国)坚定盟约”(但九27),及建耶路撒冷的圣殿二个预言。然而这两个预言的应验皆会发生在一七之上半段内。这样看来,世界末期不再是遥远无期,如今实在是末世了。这个世界在不知不觉之中,随时都有可能进入世界末期。亲爱的圣徒们,岂不该谨慎,儆醒,预备迎见主的再来,共同蒙恩,有分于试炼临到普世之前的荣耀被提吗。── 黄共明《但以理书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