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章  得胜者的代祷()

 

      波斯王古列第三年就是主前五三四年,这时神的圣民因着但以理的代祷,神激动了古列王的心,得以归回耶路撒冷从事建造圣殿的工作。但以理没有归回耶路撒冷是因为他已经老迈(注:他被掳时,只知他是少年人,究竟几岁,圣经并无记载,也无旁经可稽,所以无法确定。若是参照出三十三11;民十四29~30;撒上二十一4~5,几处的记载,已经超过二十岁的约书亚,大卫等,圣经也是称他们为少年人。由此可推定,被掳七十年后的但以理,可能也有九十岁左右了。而且波斯王重用他,赐他总长之首位,也不可能轻易让他离开),无法胜任老远的旅途;而且留在王的身边进美言,对于回国的圣民更有帮助。圣民虽然是归回了,但是任重道远,前途困难重重;神器重得胜者的代祷,乐意启示更多有关将来许多日子的事;要但以理接受更多的负担,摆上更多的祷告,与神同工。

 

壹 荣耀基督的异象

      “正月二十四日,我在希底结大河边,举目观看,见有一人身穿细麻衣,腰束乌法精金带。祂身体如水苍玉,面貌如闪电,眼目如火把,手和脚如光明的铜,说话的声音如大众的声音。这异象,惟有我但以理一人看见,同着我的人没有看见,他们却大大战兢,逃跑隐藏,只剩下我一人;我见了这大异象便浑身无力,面貌失色,毫无气力。我却听见祂说话的声音,一听见就面伏在地沉睡了”(但十4~9)

      这一段的经文若对照启示录使徒约翰所看见的异象,“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祂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脚好像在炉中煅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祂右手拿着七星;从祂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我一看见,就仆倒在祂脚前,像死了一样”(启一13~17),就不难发觉,但以理和使徒约翰所看见的,正是要执行公义审判的荣耀基督的异象。“身穿细麻衣”说出祂的行为是完全公义有完全的美德;金带说出祂的圣洁;“身体如水苍玉”说出属天的性质,且是看得见的;“面貌如闪电”,或是如烈日放光,表明主的荣耀和权能;“眼目如火把()”说出祂能鉴察人的肺腑心肠,能显明人暗中的隐情;“手和脚如光明的铜”,说出祂要照祂的公义圣洁施行审判;说话的“声音如同众水(大众)的声音”,说出祂的大而可畏,满有威严能力。基督第一次来临是赐给人恩典的时代,祂愿意万人得救,不愿意一人沉沦;是好牧人为羊舍命;是罪人的朋友,寻找失丧的人;祂心里柔和谦卑,口里满了恩言。因此,马利亚在祂的脚前坐着听祂的道;使徒约翰靠着祂的胸膛和祂说话。

      但是在世界末期,恩典的门就要关了。祂第二次再来时,不是来传福音,报告禧年;而是要按祂的公义施行审判。对于今日拒绝祂救恩的人,那日祂要来执行忿怒的刑罚。但以理和使徒约翰所看到荣耀基督的异象,是大而可畏,令人恐惧颤兢的主。难怪连大蒙眷爱的但以理见了这大异象便浑身无力,面貌失色,毫无气力。大约六百三十年后,那一位蒙主所爱,曾经侧身挨近祂的怀里说话的使徒约翰,看到同样的异象时,就仆倒在祂脚前像死了一样。

 

贰 得胜者的代祷

      “波斯王古列第三年,有事显给称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这事是真的,是指着大争战,但以理通达这事,明白这异象。当那时,我但以理悲伤了三个七日。美味我没有吃,酒肉没有入我的口,也没有用油抹我的身,直到满了三个七日”(但十1~3)

      第一节说到荣耀基督向但以理显现,启示将来必成的事,以及神的选民所要遭遇的患难。但以理是真正爱神,爱同胞,爱国的得胜者。他和后来的使徒保罗一样,为弟兄,骨肉之亲,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罗九2),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也是愿意的(徒二十一13)。所以一得启示,心里悲伤,负担沉重无比,三个七日,就是二十一日,废寝禁食,默想,祈祷,恳求神;渴望祂大施拯救。

      那时的但以理受王的敬佩,宠爱无以复加,位极人臣,大可享受自己的晚年。但是但以理不像今日的基督徒,容易被富贵安逸的生活,遗失了自己。他不是好宴乐的寡妇(提前五6),而是真正的寡妇,昼夜呼吁神(路十八3~7);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提前二1)。他的心情正如诗篇一百三十七篇所描述的,一追想锡安就哭了,在耶路撒冷遭难的日子,他无心弹琴,无法不记念。这是今日的信徒所缺乏,该向但以理学习的。

 

叁 神的回应

      “忽然有一手按在我身上,使我用膝和手掌,支持微起。他对我说,大蒙眷爱的但以理阿,要明白我与你所说的话,只管站起来,因为我现在奉差遣来到你这里;他对我说这话,我便战战兢兢的立起来。他就说,但以理阿,不要惧怕,因为从你第一日专心求明白将来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语已蒙应允,我是因你的言语而来。但波斯国的魔君,拦阻我二十一日,忽然有大君中的一位米迦勒来帮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诸王那里。现在我来要使你明白本国之民日后必遭遇的事,因为这异象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但十10~14)

      对于但以理这样专心求明白,刻苦己心的祷告,神不忍心让他再受熬苦,所以立刻差派加百列(或者是天使长中之一位)去告诉他,加添力量给他;但在途中被管辖波斯的空中掌权者拦阻,拖延了二十一日,后来得到天使长中之一位米迦勒(名字的意思是“谁是像神的”。他是负责保佑以色列民与魔鬼和他的使者争战的天使长。后来要把撒但从天上打下来的,也是这一位天使长(参照犹9;启十二7)的帮助,摆脱拦阻,及时传送神的话。

 

肆 天使长的安慰和供应

      “他向我这样说,我就脸面朝地,哑口无声。不料有一位像人的,摸我的嘴唇,我便开口向那站在我面前的说,我主阿,因见这异象我大大愁苦,毫无气力。我主的仆人怎能与我主说话呢;我一见异象就浑身无力,毫无气息。有一位形状像人的,又摸我使我有力量。他说,大蒙眷爱的人哪,不要惧怕,愿你平安,你总要坚强;他一向我说话,我便觉得有力量,说,我主请说,因你使我有力量”(但十15~19)

      天使长二次对但以理说,“大蒙眷爱的人”,安慰他“不要惧怕”,“愿你平安”;三次用手按在身上,摸嘴唇,摸他,把力量传输给他;使但以理有力量站起来,能说话,得着加添给他的力量。是神借着天使长传达神的喜爱,并且加添力量给他:好叫但以理靠着那加添给他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四13)。因为神启示给他的异象之关联太大,是关乎今世的结局,神选民将来的遭遇,撒但的结局,神国度的来临等等;既骇人听闻,又是重大的演变,对于他是过分沉重的负担,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的。若不是神赐恩力,但以理可能会被压垮,完全崩溃。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需要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弗六1210)。这就是当日但以理所经历的属灵的争战。

 

伍 但以理所领受的启示

      “这事是真的,是指着大战争,但以理通达这事,明白这异象”(但十1)

      “现在我来要使你明白本国之民日后必遭遇的事,因为这异象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但十14)

      “他就说,你知道我为何来见你么,现在我要回去与波斯的魔君争战,我去后希腊的魔君必来。但我要将那录在真确书上的事告诉你;除了你们的大君米迦勒之外,没有帮助我抵挡这两魔君的”(但十20~21)

      第十章,十一章与十二章所记载的,都是但以理在这一次的异象所看到,蒙启示的。表面上看起来,好像仅指将要发生的波斯国与希腊帝国时代的演变,与以色列民的关系;其实是关连到基督第二次再来之前的,将来必成的事。“将那录在真确书上的事”,应该是指启示录第五章的书卷;在但以理的时候可能因着,历代所隐藏的救恩之真体,基督耶稣尚未显现出来,尚未把那书卷完全启开,所以有关世界末期的部分,不像启示录那样的完全透明;即使但以理个人能领略,也不许他公开的。

      新约时代的圣徒因有福念启示录其中所记载的,所以回头过来,看但以理书就更容易明白,借着时代演变中所发生应验的事项,有些是含有表征的意义,在末期还要再应验一次(指有关敌基督的部分)。── 黄共明《但以理书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