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一章  希腊帝国的兴亡

 

壹 波斯帝国的灭亡

      “又说,当玛代王大利乌元年,我曾起来扶助米迦勒,使他坚强。现在我将真事指示你,波斯还有三王兴起,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他因富足成为强盛,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腊国”(但十一1~2)

      这段是接在第十章后面,所以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波斯王古列第三年。所提的还有三王是指亚达薛西,大利乌一世,亚哈随鲁等三位。亚哈随鲁是从古列算起的第四位,所以称他为第四王。在亚哈随鲁作王时,波斯帝国从印度直到古实统管一百二十七省,国富民强,使他觉得荣耀,威严,尊贵集在一身(参照帖一)。他于主前四八○年曾率水陆大军征伐希腊。但水军被希腊的撒拉米王打败,因此无功而返。那时希腊的国力还不足于追击,所以暂时维持了相峙不动兵的状态。兹后波斯虽然尚有七王才灭朝;但可能和时代的演变关连不大,所以未提及。

 

贰 希腊帝国的兴起

      “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执掌大权,随意而行。他兴起的时候,他的国必破裂,向天的四方分开,却不归他的后裔,治国的权势也都不及他,因为他的国必被拔出,归与他后裔之外的人”(但十一3~4)

      这一段是说到马其顿王腓力之子,亚历山大兴起,佐其父兴起国势,俟腓力王崩之后继他王位,东征,南伐,战无不得胜,于主前三三一年灭玛代•波斯帝国,建立了希腊大帝国。可惜正当英年(年仅三十三岁)夭折。亚历山大帝崩之后他手下的四个将军瓜分希腊大帝国。各自独立称王。其中叙利亚称为北方王,埃及称为南方王;两国之间常有战事发生。

 

叁 南方王与北方王之争

      “南方的王必强盛,他将帅中必有一个比他更强盛,执掌权柄,他的权柄甚大。过些年后,他们必互相连合;南方王的女儿,必就了北方王来立约,但这女子帮助之力,存立不住,王和他所倚靠之力,也不能存立;这女子和引导他来的,并生他的,以及当时扶助他的,都必交与死地”(但十一5~6)

      南方的王是指埃及的多利买一世•梭得(Ptolemy Soter)。他将帅中有一个叫作塞琉卡斯•尼卡特(Seleucus Nicator)的渐渐得势,摆脱了他,成为叙利亚王,就是这里所称的北方王。后来过了二代之后,多利买二世•非拉铁夫斯(Ptolemy Philadelphus)在位的时候,南方王将他的女儿贝莉耐斯(Berenice)嫁给塞琉卡斯•尼卡特的孙安提阿库二世(Antiochus Theos),似藉婚姻南北两国立和约,彼此修好。北方王安提阿库二世曾经废了元配王后,而以新婚的南方王的女儿来作王后,但过不久,于主前二五○年时北方王又恢复了元配的后位,处死了南方王的女儿;南北两王遂又交恶。

      “但这女子的本家,必另生一子继续王位,他必率领军队进入北方王的保障,攻击他们,而且得胜;并将他们的神像,和铸成的偶像,与金银的宝器掠到埃及去;数年之内,他不去攻击北方的王。北方的王必入南方王的国,却要仍回本地”(但十一7~9)

      贝莉耐斯王后被害死后,她的弟弟多利买三世•幼爱及底斯(Ptolemy Euergetes)于主前二四六~二二二年间作了南方王,率领军队入侵叙利亚,击败北方王,掳掠大批金银财宝及庙中的偶像,为死去的姐姐报仇之后回埃及去。此后数年没有战争是因为北方王新败尚无能力还击。大约于主前二四○年北方王塞琉卡斯二世•加里尼基(Seleucus Callinicus)曾出兵攻打埃及,但未能如意,无攻而退。

      “北方王的二子必动干戈,招聚许多军兵,这军兵前去,如洪水泛滥,又必再去争战直到南方王的保障。南方王必发烈怒,出来与北方王争战,摆列大军,北方王的军兵必交付他手。他的众军高傲,他的心也必自高,他虽使数万人仆倒,却不得常胜”(但十一10~12)

      大约于主前二一七年北方王塞琉卡斯二世的二子,西路库三世•撒拉努斯(Seleucus Ceraunus)及安提阿库三世(安提阿库大帝Antiochus the Great)曾率大军去攻打南方的城塞迦特,被南方王多利买四世•非路帕德(Ptolemy Philopator)击败。南方王因一时的胜利,自高自大,任意放纵,不专心治国,因此国力渐渐衰弱。

      “北方王必回来摆列大军,比先前的更多,满了所定的年数,他必率领大军,带极多的军装来,那时必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王,并且你本国的强暴人必兴起,要应验那异象,他们却要败亡。北方王必来筑垒攻取坚固城;南方的军兵必站立不住,就是选择的精兵也无力站住。来攻击他的,必任意而行,无人在北方王面前站立得住;他必站在那荣美之地,用手施行毁灭”(但十一13~16)

      十四年后,就是主前二○三年南方王多利买四世刚刚去世,他的幼子多利买五世•伊比法(Ptolemy Epiphanes)继承王位不久,南方的国家尚未稳定的时候,北方王安提阿库大帝趁人之危,与马其顿王腓立联盟攻打埃及。并且有但以理本国的强暴人,就是不法的犹大人也参加了北方王的联军,一同攻打南方王的西顿城,他们虽然战胜了南方王的军队占据了西顿城,但不法犹大人的参军,引狼入室,北方王的军队顺势攻进犹大人的美地。这是犹大人自食其果。

      “他必定意用全国之力而来,立公正的约,照约而行,将自己的女儿给南方王为妻,想要败坏他,这计却不得成就,与自己毫无益处。其后他必转回夺取了许多海岛;但有一大帅,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并且使这羞辱归他本身。他就必转向本地的保障,却要绊跌仆倒,归于无有。那时必有一人兴起接续他为王,使横征暴敛的人,通行国中的荣美地,这王不多日就必灭王,却不因忿怒,也不因争战”(但十一17~20)

      这时罗马的势力渐渐强壮,出来阻挡北方王扩大领土的野心,所以安提阿库大帝计划将自己的女儿克丽娥佩脱拉(Cleopatra)嫁给埃及王多利买五世为埃及王后,藉此拉拢南方王归属他,谁知弄巧成拙,女儿婚后,专心爱丈夫,处处为南方王着想,使他的如意算盘完全落空。在主前一九○年左右安提阿库大帝占领了地中海内的诸海岛之后,兴兵攻打罗马,结果被罗马的将军西比阿亚细亚地克斯(Lucius Cornelius Scipio)击败,羞羞惭惭收兵归国。返抵叙利亚后,因妄想占有庙中宝器,被人刺杀身亡。安提阿库大帝死后,塞琉卡斯四世•非路帕德(Seleucus Philopator)继位;在位十一年(主前一八七~一七六年)。因安提阿库大帝战败之后,叙利亚国需要按年付给罗马赔款,所以施行横征暴敛,向全国人民搜括钱财,至终被替他征敛的人毒死。

 

肆 安提阿库•爱比法尼丝

      “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人未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但十一21)

      安提阿库四世•爱比法尼丝(Antiochus Epiphanes)是塞琉卡斯四世•非路帕德的弟弟;塞硫卡斯四世的王位,应该是由他儿子继位;但安提阿库•爱比法尼丝用巧言说服了朝臣,篡了侄子的王位。

      “必有无数的军兵势如洪水,在他面前冲没败坏;同盟的君也必如此。与那君结盟之后,他必行诡诈,因为他必上来以微小的军成为强盛。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他必来到国中极肥美之地,行他列祖和他列祖之祖所未曾行的,将掳物,掠物,和财宝,散给众人;又要设计攻打保障,然而这都是暂时的”(但十一22~24)

      无数的军兵指迦勒底和埃及结盟的联军,他们来攻击叙利亚,但是被叙利亚打败。安提阿库•爱比法尼丝就是但以理第八章第9节异象中的小角。小角的意思是在开头的时候,他的势力并不怎么强大,但后来成为强势,应验了向南(埃及),向东(迦勒底),向荣美之地(迦南地),渐渐成为强大。希腊帝国据说因亚历山大看到了但以理的预言里有指着他说的话,且照着预言所说的都应验了;所以善待犹大人,以后的诸王也大多善待犹大人,未曾有人作过像安提阿库•爱比法尼丝所作的那样,来到犹大地杀死了大祭司,阿尼亚斯(Onias III),另立雅逊为祭司,以掳来的财宝收买人心;他这样的行为是“行他列祖和他列祖之祖所未曾行的”。因他企图以此作跳板,继续南侵攻打曼非司城。但他这些作为只是暂时的手段。这是他第一次的南侵,大约是主前一七三年所发生的事。

      “他必夺勇向前,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南方王也必以极大极强的军兵与他争战,却站立不住,因为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吃王膳的,必败坏他,他的军队,必被冲没,而且被杀的甚多。至于这二王,他们心怀恶计,同席说谎,计谋却不成就,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但十一25~27)

      这一段是爱比法尼丝假意与埃及王多利买六世•非路米德(Ptolemy Philometor)和好,欲伺机占领埃及。但是非路帕德并非不知道他的诡计,将计就计,虚与委蛇。他们表面上彼此同意订和约,而暗地里各进行布置。爱比法尼丝买通了非路帕德的人,作内应,说服许多人背叛了他们的王,另一面调兵来攻击埃及,在路军方面北方军战胜了埃及军;而非路帕德也暗中预备战船来攻击叙利亚军,虽然击退了叙利亚军,却因损伤过多,也无余力追击,成了两败俱伤的结果。

      “北方王必带许多财宝回往本国,他的心反对圣约,任意而行,回到本地。到了定期,他必返回,来到南方,后一次,却不如前一次,因为基提战船,必来攻击他,他就丧胆而回,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但十一28~35)

      北方的叙利亚王爱比法尼丝,撤退时带了大量的财宝返回本国,在主前一七○年,爱比法尼丝据报在耶路撒冷有叛变,便亲自带兵征讨耶路撒冷,杀死了四万多人,掳掠了许多人及财宝。于主前一六八年第三次南侵攻打埃及。但这一次罗马国不愿意看到叙利亚国坐大,所以从基提(现今的塞浦路斯岛)派战船阻截北方的军队。爱比法尼丝的军队被打败撤退回国。他在北还的路上,恼恨犹大人,逼迫他们改信希腊神,不顺从的处死刑。他联络背弃犹大教的人毁坏圣殿的设备,禁止犹大人的祭祀,用不洁的母猪污秽圣坛,并在殿中设立偶像等,行毁坏可憎的事。就在那时犹大人当中出现了认识神的子民,被神兴起来刚强行事。那就是犹大的祭司马他提亚(Mattathias),是爱神的犹大人;他集合了民间的智能人,举起反抗的旗帜。有许多忠心的犹大人牺牲性命,马他提亚死于主前一六六年,但他的儿子马家比•犹大(Judas Maccabaeus)继父志领导犹大人继续反抗暴力。

      “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 成就。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但十一36~39)

      爱比法尼丝自高自大,攻击耶和华神及信靠祂的犹大人;凡是顺从他的,他就优待他们,给他们地位,财物,及生活上的好处。他的情形,正好是世界末期将要出现的敌基督的描写。(参照启十三15~17;帖后二3~4;但七25,八9~1423~25,九27;太二十四15)。虽然在爱比法尼丝身上已经得着应验了。但真正的应验,有待世界末期,敌基督的出现时。

      因敌基督的预表,在但以理书分别记载于第七章8~1224~26节;第八章9~1423~25节;及第十一章21~45节;而第七章是指罗马帝国中的王;第八章及第十一章却是指希腊帝国中的王;所以世界末期的敌基督,他到底要出现在复兴的罗马帝国呢;或是希腊帝国呢;颇令人困惑。但是我们若参照启示录,就不难发现,会出现在旧罗马帝国版图中的一个小国。其理由如下:

         ()爱比法尼丝所预表的王,叙利亚国,后来也是成为旧罗马帝国时代的附庸国之一。所以把北方王说是复兴的罗马国的王之一也是对的。

         ()第八位王的身分是该撒尼罗王的魂,详情已在第七章之()──将来必成的事──中详细说明,故不再重述。

      “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吕彼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但十一40~45)

      但以理第十一章21起至39节是说到爱比法尼丝在历史上实际所作的事迹,及由他所表征的敌基督将来有待应验的必成之事的两方面。爱比法尼丝对犹大人的逼害,于主前一六五年就结束了。历史记载,马家比•犹大是有军事天才的领袖人物;他领导犹太人屡次打败叙利亚的军队,于主前一六五年攻克耶路撒冷,洁净圣殿,重新献祭。从圣殿被爱比法尼丝污秽之后,经过了三年多,终得洁净。此后一直到主前六十三年是犹太独立的时代。所以本段记载(40~45)似乎是专指世界末期的预言。而以北方王表征敌基督,说出将来的敌基督会出自以色列的北方。末世时敌基督的势力必是非常强大。他会拥有陆海军,所到之处像洪水泛滥一般,没有人能抵挡。以色列国会受他的侵略。他的军队所到之处,多国必被打败。但以东,摩押,亚扪诸国免遭受侵占。吕彼亚,埃及,及古实等都被纳入他的势力之下。他的军队把耶路撒冷团团围住,而他自己则把大本营设在耶路撒冷的西边不远的地方。然而当基督第二次再临的时候,就是他的结局到了的时候。他的军队会全军覆没,一个也无法逃脱,全部被击杀,他会被天使擒拿,活活的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 黄共明《但以理书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