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第五章

 

伍 伯沙撒的筵席(五1-31

        (一)伯沙撒大摆筵席(五1-4{\LinkToBook:TopicID=158,Name=(一)伯沙撒大擺筵席(五1-4}

        (二)伯沙撒吩咐哲士解释墙上的字(五5-9{\LinkToBook:TopicID=159,Name=(二)伯沙撒吩咐哲士解釋牆上的字(五5-9}

        (三)太后向伯沙撒举荐但以理(五10-16{\LinkToBook:TopicID=160,Name=(三)太后向伯沙撒舉薦但以理(五10-16}

        (四)但以理为伯沙撒解释墙上的字(五17-28{\LinkToBook:TopicID=161,Name=(四)但以理為伯沙撒解釋牆上的字(五17-28}

        (五)伯沙撒提升但以理(五29-31{\LinkToBook:TopicID=162,Name=(五)伯沙撒提升但以理(五29-31}

        总结{\LinkToBook:TopicID=163,Name=總結}

(一)伯沙撒大摆筵席(五1-4

1伯沙撒王为他的一千大臣、设摆盛筵、与这一千人对面饮酒•

2伯沙撒欢饮之间、吩咐人将他父〔父或作祖下同〕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银器皿拿来、王与大臣皇后妃嫔、好用这器皿饮酒•

3于是他们把耶路撒冷 神殿库房中所掠的金器皿拿来、王和大臣皇后妃嫔、就用这器皿饮酒•

4他们饮酒、赞美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

1.“伯沙撒王”:这名字的意思是:“‘伯’神保护了皇帝”。1他是拿波尼度的儿子;拿波尼度因常驻守于他玛城,故于主前五五○年任命伯沙撒为巴比伦大军的统帅,一同执掌王权。当玛代波斯大军攻陷巴比伦城的时候,伯沙撒被杀。2

有学者认为伯沙撒未曾独自作王,但以理书的作者称他为“王”是错误的,3这说法我们不能苟同;因如我们所指出伯沙撒替拿波尼度摄政超过十年,被称为“王”没有任何不妥之处,(虽然他的地位低过父王拿波尼度)。何况对于生活在巴比伦的犹太人来说,伯沙撒才是真正的巴比伦的统治者,而不是住在远方的拿波尼度,故作者称伯沙撒为“王”最自然不过。4

“一千大臣”:“一千”是一个约数,衬托出赴宴者人数众多;古时皇帝喜欢设宴款待客人,例如波斯王曾经每日宴客一万五千人,亚力山大的婚筵参加者也有一万人。5亚述王于主前八七九年立宁录为首都,曾宴请69574客人。6

“对面饮酒”:皇帝通常不与大臣共室饮宴,祇有在特别的庆典和节日才会如此做;但仍会分席而坐。

2.“伯沙撒欢饮之间”:酒后失性,做出一些不寻常的傻事。

“他父尼布甲尼撒”:作者为什么称尼布甲尼撒为伯沙撒的父亲呢?第一,拿波尼度娶了尼布甲尼撒的女儿为妻,故伯沙撒本是尼布甲尼撒的外孙,但亚兰文和希伯来文没有“孙子”一词、故通常以“儿子”统称。7第二,伯沙撒本为尼布甲尼撒的儿子,被拿波尼度收养,故作者称尼布甲尼撒为伯沙撒之父。拿波尼度在巴比伦作王时,尼布甲尼撒祇死去七年,他儿子为拿波尼度收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8综合来说,第一种说法较为合理。  作者提出尼布甲尼撒与伯沙撒的关系,把前者的谦卑悔改(第四章)和后者的骄傲亵渎神两相对比。

“用这器皿饮酒”:用别国的祭器饮酒,表示轻慢和亵渎该国的宗教,中东各国都避免这样做,因被视作极为不敬的行为。

4.“他们饮酒赞美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他们饮酒含有宗教意味,不仅是作乐取兴。这里所提的“金银铜铁木石”叫人想起第二章造大像的材料“金银铜铁泥”。第五章列出“六”种材料,回应第二章那大像的高度与宽度的数字,那就是“6”。

本段是第五章的前奏。首先,伯沙撒邀请了许多臣仆参加他的宴会(以斯帖记也是以宴会作开场白)。今回皇帝破例与臣仆共室畅饮;他背壁而坐,面向批臣。9

正当他们狂欢痛饮之际,伯沙撒竟醉了,且下令搬出尼布甲尼撒所收藏的耶路撒冷圣殿的器皿(一2),肆无忌惮地以这些器皿盛酒。他妄用圣物,亵渎神的举动已是令人发指;更甚的是,他竟然用这些属于神的器皿饮酒赞美假神(4节)

他罪上加罪,必要遭受刑罚。

 

1 Bel-s%ar-usur: Bel是巴比伦的一位神,s%ar是“皇帝”,而usu{r乃是“保护”。

2 ZPEB, I. 517; C.J. Gadd, "The Harran Inscriptions of Nabonidus" Anatolian Studies 8: 35-92.

3 H.H. Rowley, "The Historicity of the Fifth Chapter of Daniel" JTS 32: 12-31; 可参R.D. Wilson, Studies in the Book of Daniel, 83-95的反驳。

4 有关这问题其它方面的探研,可参Young, 116-118; 还有G.A. Barton, Archaeology and the BibleSunday School Union, 1937,481f.

5 Montgomery, 250; Young, 118.

6 Walvoord117)引述Mallowan的研究。

7 Wilson, 117f; 指出“儿子”一词在中东可指十二种不同的关系,包括曾孙和养子;Pusey, 346.

8 Walvoord, 118.

9 考古学家高德伟(Koldeway)发掘巴比伦的遗址时发现。怀疑是伯沙撒摆设筵席的房间;该房间长约一百六十五呎,宽五十五呎,面对入口墙壁有一稍高的平台,相信是伯沙撒所坐的地方,参加者无论坐得多远都可以看见他;胡里昂,63.

 

(二)伯沙撒吩咐哲士解释墙上的字(五5-9

5当时忽有人的指头显出、在王宫与灯台相对的粉墙上写字•王看见写字的指头、

6就变了脸色、心意惊惶、腰骨好像脱节、双膝彼此相碰、

7大声吩咐将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进来、对巴比伦的哲士说、谁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他必身穿紫袍、项带金炼、在我国中位列第三•

8于是王的一切哲士都进来、却不能读那文字、也不能把讲解告诉王。

9伯沙撒王就甚惊惶、脸色改变、他的大臣也都惊奇。

5.“在王宫与灯台相对的粉墙上写字”:当时,王坐在宴会厅的一边,前面有大灯,而大灯与粉墙相对,灯光照在墙上,显得格外光亮;就在粉墙灯光明亮的地方,忽然有人的指头写字。“粉墙”:考古学家掘出来的巴比伦皇宫的墙壁确实涂上石灰粉,与圣经记载吻合。10

“王看见写字的指头”:“指头”是指手掌和手指,不包括手臂。11

6.“就变了脸色”:脸色变得苍白;尼布甲尼撒听了但以理三友的回答也同样的“变了脸色”(三19),祇是伯沙撒变脸色是因惊慌丧胆,而尼布甲尼撒则因怒气填胸。

“腰骨好像脱节,双膝彼此相碰”:描写人因战兢恐惧而全身颤抖(鸿二10;诗六十九23;赛廿一3),这两句话常用来刻划因战败所导致的惊恐。12希伯来人认为“腰部”(彷若中国人的肾)乃是“害怕”这种情绪的所在地。13

7.“大声”:反映出伯沙撒的惊慌,希望立刻可以找到人把文字的意思讲解出来。

“身穿紫袍”:紫袍是皇帝御用的颜色(参斯八15)。

“项带金炼”:颈项穿戴金炼是贵族的装饰,特别是朝见君王时,更要穿戴金炼。约瑟被立作埃及宰相时,法老把金炼戴在他的颈项上(创四十一42)。

“位列第三”:有两种解法;第一,因为伯沙撒自己是代父王拿波尼度摄政,他祇是位列第二,故“位列第三”是他以下最大权的官员。第二,“第三”是一个官阶的名称,本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高官。14两种解释分别不大。

8.“却不能读那文字”:有学者认为这些文字是用腓尼基字母写成的,故巴比伦的哲士不懂得读,15但腓尼基文却与希伯来文相似,所以但以理可以轻易把文字读出和解释。16墙上的文字可能十分怪异,如果没有神的指示,人绝不懂其读法。另一方面,巴比伦哲士可能晓得这些文字的读法,却不知道它们的意思(15节)。

9.“脸色改变”:如第六节所描述的一样。他起初或许满有信心,相信他的哲士能助他渡过难关,现在却发现他们也是束手无策,不禁又感到惊惶失措,脸色变得苍白,而他的大臣们也都和他一样吃惊。

前一段(1-4节)的气氛充溢着欢乐,人人开怀畅饮,得意忘形。本段(5-9节),所见却是战兢恐惧,各人手足无措,等候那逃不脱的厄运降临。

神用人的指头在墙上写字,宣布伯沙撒要受的刑罚;这种宣判是公开的,在一千名大臣面前宣布;它更是神秘的,叫伯沙撒和大臣惊惶失措。17

出埃及记八19第一次记载神的指头(和合本作“神的手段”,吕本翻作“神的手指头”),那里的指头是刑罚的指头,降灾于埃及人身上。神的指头第二次出现是写十诫于两块石板上(出卅一18);这是施恩的指头,为人预备了律法。今回在本章内,神用人的指头在粉墙上写字,也是刑罚的指头,它宣告了伯沙撒要受的刑罚。

巴比伦的哲士面对着垂手可得的大奖赏(名副其实的升官发财的好机会),却无法解释墙上的文字,而不知道那将要来临的审判究竟是什么。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这一次却没有一个巴比伦哲士挺身而出作勇夫!

 

10 Montgomery253)引自Koldewey, Das wieder esstehende Babylon,103.

11 Young, 120; Hartman, 185. 作者故意用pas y#dah, 而不是祇用y#dah,强调手腕至手臂没有出现;Ibn Ezra称之为"a detached hand", Lacocque, 91.

12 Lawrence Boadt, Jeremiah 26-52 Habakkuk, Zephaniah, NahumMichael Glazier, 1982, 256-257.

13 Young, 120; TWOT, 292.

14 列王纪上九22节把类似的希伯来文字译作“军长”(和合本)。

15 乍眼看来,7节与8节互相冲突,因第七节“王已对巴比伦的哲士说话”,假设他们已进来朝见王,但第八节却说:“于是王的一切哲士都进来”。其实,王的哲士接到传令进去见王,不一定是同时被带进去,有些先进去,有些后进。王在第七节乃是对第一批哲士讲话,第八节的哲士乃是后来的一批;两者没有矛盾。Leupold224 )建议把八节第一句翻作“于是王的一切哲士接续进前来”。

16 Young, 122; Charles, Daniel, 57-59; Keil, 184-185.

17 苏佐扬,68-69.

 

(三)太后向伯沙撒举荐但以理(五10-16

10太后〔或作皇后下同〕因王和他大臣所说的话、就进入宴宫、说、愿王万岁•你心意不要惊惶、脸面不要变色•

11在你国中有一人、他里头有圣神的灵、你父在世的日子、这人心中光明、又有聪明智慧、好像神的智慧•你父尼布甲尼撒王、就是王的父、立他为术士、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袖•

12在他里头有美好的灵性、又有知识聪明、能圆梦、释谜语、解疑惑、这人名叫但以理、尼布甲尼撒王又称他为伯提沙撒•现在可以召他来、他必解明这意思。

13但以理就被领到王前•王问但以理说、你是被掳之犹大人中的但以理么•就是我父王从犹大掳来的么•

14我听说你里头有神的灵、心中光明、又有聪明和美好的智慧•

15现在哲士和用法术的、都领到我面前、为叫他们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无奈他们都不能把讲解说出来•

16我听说你善于讲解、能解疑惑•现在你若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就必身穿紫袍、项戴金炼、在我国中位列第三。

10.“太后”:她是尼布甲尼撒的妻子,伯沙撒的外祖母;18也有解经家视她为拿波尼度的太太,是伯沙撒的母亲。19后者的解释更合理。相传拿波尼度的太太乃是尼布甲尼撒的女儿李道葵斯。

因为太后地位崇高,故不必等候皇帝召见,亦可直接入宫向王进言。

11.“他里头有圣神的灵”:参四章九节,有超人的透视力。

“心中光明”:看透万事,什么都不能隐瞒他(参二22)。20

“聪明智慧”:“聪明”指“卓见”和“洞察力”,“智慧”原意是“稳安坚定”,描写人有主见,不会随波逐流,任人唆摆,21此处却与“知识”同义(12节)。

12.“美好的灵性”:优秀的才能,尤其是思想方面的优秀。22

“能圆梦”:解释梦的意思。

“解疑惑”:善于处理难题;是不折不扣的解铃人。23

正当伯沙撒和批臣充满了惧怕,又无计可施之时,王的母亲前来解围,向王推荐了但以理。

她指出但以理有超人的透视和才能,可以解决任何难题;故此,墙上所写的文字不会难倒他。值得注意的是太后虽然万分推崇但以理的才干,却只字不提他曾两次为尼布甲尼撒解梦之事(第二章和第四章);这又是面子的问题在作祟。

伯沙撒立刻召见但以理,首先重复太后所提出的有关但以理的超人才能(祇是他把第11节的“圣神”的“圣”字删去,参14节),然后再述他所应许过的奖赏,希望但以理能为他解说墙上的文字(伯沙撒也是只字不提但以理本是尼布甲尼撒时代的哲士领袖)。

为什么伯沙撒自己没有想起但以理呢?第一,伯沙撒可能早已知道但以理擅长于解梦,祇是不想找他帮忙,故意忘记但以理的存在,因但以理所说的预言都是凶多吉少,不是伯沙撒想听的。24第二,伯沙撒自己没有主动找但以理,因为但以理已年纪老迈(八十岁了),处于半退休状态,不再属于巴比伦哲士的一分子;故此,伯沙撒一时记不起他来。第三,从伯沙撒见但以理时所说的第一句话:“你是被掳之犹太人中的但以理么”,反映出伯沙撒的偏见,若不是到了最后关头,仍没有出路,他也实在不想借助于一个外籍人。无可否认,他偏向于倚靠自己的哲士,多过倚赖掳回来的外籍人。

 

18 不少学者赞同此看法,Montgomery, 257; Young122)指出约瑟夫也持此论点。

19 Towner69)列出六个理由证明他是伯沙撒的母亲;Baldwin,121-122; Young, 122; Hartman, 184; 其实,以色列皇帝的母亲拥有很大权力(参王上十五13;王下十13,廿四12;耶十三18),彷如清朝的慈禧太后;有关以色列太后的资料,可参Roland de Vaux, Ancient IsraelMcGraw-Hill, 1965, V.I., 115-117; 韩承良,圣经中的制度和习俗(思高,1982),91.

20 TWOT, 560, 可参考Youngblood一篇近作,R.F. Youngblood, "Qohelet's Dark House" JETS 29: 397-410.

21 James L. Crenshaw, Old Testament WisdomSCM, 1981, 16-21.

22 TWOT, 836; 作者建议第20节的“灵也刚愎”也是指思想的顽梗。

23 “疑惑”原指“绳子的结”,比喻不能解决的困难;有关这词与当时的人如何用绳玩弄法术,可参Montgomery, 259.

24 Lacocque, 97; 他甚至认为出埃及记一章的新王并非不认识约瑟,乃是"刻意"不想去认识约瑟。

 

(四)但以理为伯沙撒解释墙上的字(五17-28

17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说、你的赠品可以归你自己•你的赏赐可以归给别人•我却要为王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王。

18王阿、至高的 神曾将国位、大权、荣耀、威严、赐与你父尼布甲尼撒•

19因 神所赐他的大权、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战兢恐惧、他可以随意生杀、随意升降•

20但他心高气傲、灵也刚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夺去荣耀•

21他被赶出离开世人、他的心变如兽心、与野驴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等他知道至高的 神在人的国中掌权、凭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国。

22伯沙撒阿、你是他的儿子、〔或作孙子〕你虽知道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

23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将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嫔用这器皿饮酒•你又赞美那不能看、不能听、无知无识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却没有将荣耀归与那手中有你气息、管理你一切行动的 神•

24因此从 神那里显出指头来、写这文字。

25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

26讲解是这样•弥尼、就是 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

27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

28毘勒斯、〔与乌法珥新同义〕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与玛代人和波斯人。

17.“你的赠品可以归你自己”:但以理讲解墙上的文字,不是为了要得奖赏;纵然没有奖赏,他都要讲解,这是他的责任(王下五15-16)。25亚伯拉罕也曾拒收所多玛王的赠品(创十四23)。

18.“国位、大权、荣耀、威严”:“大权”指治国的权柄,“荣耀、威严”乃是治国成绩辉煌所带来的光荣和人的敬重。

19.“他可以随意生杀,随意升降”:但以理指出尼布甲尼撒拥有莫大的权柄,也暗示伯沙撒的权势虽然远远不及尼布甲尼撒,但为何还会这样狂妄高傲。尼布甲尼撒所操的生杀大权乃是源于神,而真正随意升降人类的亦只有神自己(四17)。故此,大权如尼布甲尼撒也不可以在神面前狂傲自夸。

20.“心高气傲,灵也刚愎”:这是尼布甲尼撒最基本的问题;他骄傲顽梗,不可一世,甚至要凌驾神。

21.“与野驴同居”:是第四章所没有提到的。本节记载了尼布甲尼撒受刑罚的惨痛经验,反映出世界真正的统治者乃是神;越是高傲的人,祂对付得越是厉害。

22.“你心仍不自卑”:没有谦卑你的心;近代心理学家鼓吹人不可自卑,有时矫枉过正,叫人不知不觉失去了谦卑的美德。26自卑的心不可有,谦卑的心却不可无;一个人表现狂傲,可能因为他有极大的自卑感。

23.“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伯沙撒不仅没有在神面前谦卑,反而高抬自己,向神发出挑战,故意亵渎圣殿的器皿,又赞美假神与神作对。他实在愚蠢,毫无智慧。

“手中有你气息”:回应创世记二章七节“神将生气吹在人的鼻孔里”;人的生命源于神,也为祂所掌管,因受造之物的生命自然由造物主掌握。27

25.“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这有不同的解释。第一,它们是三种重量的单位或货币的名称,28“弥尼”相等于“弥那”(结四十五12),29“提客勒”是希伯来文的“舍客勒”、“法珥新”(“乌”是亚兰文的连接词)却指半个“弥尼”;“弥尼”代表尼布甲尼撒、“提客勒”是伯沙撒,而“法珥新”即是玛代波斯,这二国加起来相等于尼布甲尼撒。这理论在二十世纪初期颇为流行。30第二,“弥尼、提客勒、法珥新”是不同重量单位的名称,代表三个皇帝:尼布甲尼撒、拿波尼度和伯沙撒,31或是尼布甲尼撒、尼布甲尼撒的儿子以未米罗达(王下廿五27)和伯沙撒,32也有学者认为“弥尼、弥尼、提客勒、法珥新”代表五个皇帝,因“法珥新”是复数,预表两个皇帝。这五个皇帝就是在尼布甲尼撒死后统治巴比伦的五王。33第三,“弥尼、提客勒、法珥新”的确是三种重量单位或货币的名称,只不过但以理却把它们当作动词去解释;34这一来,“弥尼”即是“被数算”,35“提客勒”是“被量称”,“法珥新”是“被分裂”。36第三种解法最合理。

本段是但以理一篇伟大的讲章。37他首先叫伯沙撒回想尼布甲尼撒的经验,后者虽然伟大,满有权柄,却因骄傲而被神刑罚,活得像野兽一样,直至他悔改复元后,才明白到世间真正的掌权者乃是神。

但以理旋即一针见血地指出伯沙撒的问题;他既然洞悉祖父因骄傲而受罚的惨痛经历,应引以为鉴,不该重蹈覆辙。可惜,伯沙撒未学到谦卑的功课,(本章称伯沙撒为尼布甲尼撒的“儿子”,强调他们关系密切,应可以受到警惕)反而比尼布甲尼撒更加妄自尊大,直接敌对神,罪不可赦,必遭刑罚。“骄傲”是尼布甲尼撒和伯沙撒共有的问题;而伯沙撒更犯了妄用圣殿器皿、拜假神、不把荣耀归给神的罪行。

墙上的文字清楚宣告:伯沙撒国度的年日已被数算,而且日子已满,伯沙撒已被放在天秤上量称,显出太多亏欠,故他的国要被粉碎,为玛代和波斯人瓜分。

但以理在第四章曾给尼布甲尼撒进谏,这里却直接宣告神的审判,没有劝伯沙撒悔改,因为伯沙撒罪大恶极,刑罚立刻要来到。

本段的但以理大而无畏指斥伯沙撒,就像以前的先知(如亚摩司、耶利米)向君王宣告审判的信息。

 

25 但以理并没有像太后一样先向王请安,反映出他不满王亵渎神,用圣殿的器皿饮酒;在第六章,但以理与大利乌王谈话,却先请安说:“愿王万岁”(21节)。但以理两次和尼布甲尼撒说话,也没有先问安(二27,四19),但第四章却先称王为“我主啊”,比较第二章客气得多。

26 C.M. Narramore, Encyclopaedia of Psychological ProblemsZondervan, 1966, 129-131.

27 笔者一位友人,年仅三十多岁,最近忽然中风,半边身体瘫痪,不能动弹;病发前他身体健康,没有患过高血压和心脏病,到现在医生仍找不出他中风的原因。他的经历让笔者再一次体会:人的生命在神手中,一点也不能自夸。

28 Prince所撰写的博士论文;J.D. Prince, Mene Mene Tekel UpharsinJohns Hopkins, 1893.

29 一“弥尼”等于六十“提客勒”;有关25节应是一个抑是两个“弥尼”参O. Eissfeldt "Die Menetakel Inscrift und ihre Bedentung" ZAW 63: 105-114.

30 有关反驳这理论的理由,参Young, 126; Leupold, 236.

31 D.N. Freedman, "Prayer of Nabonidus," 32.

32 Louis Ginsberg, 24-26.

33 E.G. Kraeling, "The Handwriting on the wall" JBL 63: 11-18.

34 这种用动词解释名词的方法,死海古卷的注释也有采用;M. Delor, 131.

35 先知虽曾指出一个国家在天秤里""过后发现有亏欠,则会被"分裂";但把国家"数算",却祇有在启示文学才出现;S.B. Frost, Old Testament ApocalypticLondon, 1952, 186.

36 “被分裂peres可解"毁坏",这是犹太拉比(Saadia, Rashi, Ibn Ezra)的解释;参J. Steinmann, 96. 28节的“毘勒斯”是“法珥新”的复数。

37 King, 148.

 

(五)伯沙撒提升但以理(五29-31

29伯沙撒下令、人就把紫袍给但以理穿上、把金炼给他戴在颈项上、又传令使他在国中位列第三。

30当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杀•

31玛代人大利乌、年六十二岁、取了迦勒底国。

30.“当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杀”:“迦勒底”指巴比伦人,伯沙撒被杀应验了但以理的预言,巴比伦国随着灭亡。

31.“玛代人大利乌”:即是波斯王古列。38

本段记载伯沙撒履行他的诺言赏赐但以理,虽然但以理事先表示他不在乎这些奖赏,祇想解释墙上的文字。奇怪的是本段并无提及伯沙撒听了但以理那番话后的反应,因此,他是否相信但以理的预告、承认自己得罪了神,则不得而知。可能是时间太急促,他还来不及消化但以理的说话,巴比伦城已被攻陷。

希腊的作家告诉我们,玛代波斯的联军把幼发拉底河改道,沿着河床而上,乘巴比伦人狂欢饮宴之时突击,夺取了巴比伦。这与但以理第五章吻合。

巴比伦的记录告诉我们,当时是主前五三九年十月十二日。39

38 古列王曾详细记下他攻陷巴比伦城的过程;ANET, 315-316.

39 米勒德,778.

 

总结

Ⅰ 学者指出本章的记载,准确地把所发生的事记录下来。40

无疑,本章主要描写伯沙撒的狂妄,亵渎神圣殿的器皿,导致神的刑罚。神刑罚伯沙撒,反映出祂掌管一切,包括君王的“气息与行动”(23节)。对于被掳的犹太人来说,这又是一个安慰的信息;他们所事奉的神不但在耶路撒冷作王,也在普天下作王,统管全世界,连伯沙撒也在祂的掌管之下。

Ⅱ 伯沙撒基本的问题是“骄傲”,不把创造万物的神放在眼内。今天不少基督徒也落在相同的景况里;我们倡建了一种新的“神死了”的运动,虽然口中歌颂赞美神,心目中却没有神,也没有真心相信和承认我们是在神的掌管之中。对于我们来说,神是名存实亡。我们事业稍有成就,就自以为了不起,觉得信仰无关重要,可有可无。我们自负,忘记了自己祇不过是受造之物,而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本于造物主。我们高抬自己,虽然口中不敢承认,但在心里已视自己为生命的主宰。我们觉得没有依靠神的必要,因靠自己能胜过一切。难怪有时神要施行管教的手,使我们回转,知道自己在神面前并没有什么可夸。“心中骄傲”是我们最大的通病,也是神最不喜悦的。41什么是“骄傲”呢?以赛亚给它下了一个适切的定义:就是“不尊崇耶和华”(赛二11)。真正谦卑的人衷心接受神的主权,承认祂的伟大和崇高。

Ⅲ 伯沙撒骄傲的表现,就是妄用圣殿的器皿;他这样做是因为他藐视神,以为祂在巴比伦没有任何权力,可以任由他羞辱。他妄用器皿,亵渎了神。

我们有时忘记了对神应有的尊重,落入这种微妙的亵渎行为(太廿一13);特别对圣餐(林前十一27-29),和教会的生活与崇拜(林前十一17-18,十21-24;徒五1-5),42我们忽略了应持有的尊重。

Ⅳ 伯沙撒妄用圣殿的器皿与“酒”有关;他因酒醉失性,下令拿出圣殿的器皿盛酒,这是他平常不敢做的。43

圣经警告我们,醉酒可以造成许多悲剧,例如挪亚(创九20-27)、罗得(创十九30-38)、便哈达(王上20章)、亚哈随鲁王(斯一10-11)。箴言书的作者也屡次指出醉酒的害处。(箴廿一17,廿三19-21,卅一4-7

Ⅴ 本章与第二和第四章相连。第二章的尼布甲尼撒做了一个梦,需要人为他解释,但巴比伦的哲士都束手无策,后来透过亚略推荐但以理,才获得梦的解释。本章中伯沙撒找人讲解墙上的文字,哲士们又是无法可施,后来透过太后举荐但以理,才揭示这些文字的含意。

本章与第四章的内容更接近。第四章记载尼布甲尼撒做了一个梦,哲士们不能提供任何解释,直至但以理出现,将梦的内容解明。尼布甲尼撒的梦与伯沙撒所见的文字内容性质相同,都是审判的信息;受审判的原因也相同,都是因骄傲与不承认神的权能。但是,他们的结局却截然不同。

尼布甲尼撒受审判后得着智慧,对掌管宇宙的神有深一层的认识,也重掌王权。伯沙撒却不然,他受了审判后就灭亡。前者经历到审判与恩典,后者却祇尝到刑罚的苦杯。不但他自己受刑罚,巴比伦国也受到审判,国家灭亡了。

无论如何,第二、第四、第五章都有相同的主题:神才是人间真正的统治者;祂可以废王立王(二21),祂在人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四17,五21)、祂手中掌握了人的气息,管理人一切的行动(五23)。故此,人在神面前“不可自高,反要惧怕”。(罗十一20)。而那些敬拜神的人可以释怀,因为无论环境如何,神仍坐在宝座上掌管一切。

Ⅵ 神当日数算巴比伦的日子,提醒我们也要学习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一颗智慧的心(诗九十12;弗五15-17)。44

40 R.P. Dougherty, Nabonidus and BelshazzarYale, 1929, 199-200; Porteou&s, 76.

41 基督教强调不可骄傲,要存心谦卑,其它宗教都没有这样强调IBD, 1265,奥古斯丁、亚奎那、米尔敦都称“骄傲”为人类最基本的罪恶,“成功”可以成为我们最大的试探;参H.T. Armending, A Word to the WiseTyndale, 1980, 105-112.

42 华勒斯,104.

43 虽然伯沙撒酒后失性,做出愚蠢的事,但我们没有证据说他“饮酒放纵肉体的情欲,极度荒淫”(丁立介,182),或视他为“好色之徒”(何慕义,64)。有关醉酒的害处,可参Criswell, 36-39.

44 翟辅民,44.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但以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