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第八章

 

捌 但以理见公绵羊与公山羊的异象(八1-27

        (一)引言(八1-2{\LinkToBook:TopicID=177,Name=(一)引言(八1-2}

        (二)异象的内容(八3-14{\LinkToBook:TopicID=178,Name=(二)異象的內容(八3-14}

        (三)异象的解释(八15-26{\LinkToBook:TopicID=179,Name=(三)異象的解釋(八15-26}

        (四)结束(八27{\LinkToBook:TopicID=180,Name=(四)結束(八27}

        总结{\LinkToBook:TopicID=181,Name=總結}

(一)引言(八1-2

1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有异象现与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见的异象之后。

2我见了异象的时候、我以为在以拦省、书珊城中•〔城或作宫〕我见异象又如在乌莱河边。

1.“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这是获得第七章的异象之后两年,即是主前五五○或五四九。在伯沙撒第三年,波斯王朝的创国者古列并吞了玛代,成为玛代波斯国。1但以理在第七章和第八章中所见的异象,比第五章所发生的事较早(圣经章节编排不一定按发生的次序;作者把第五章排在第七章之前,目的是要让第二和第七章、第三和第六章、第四和第五章、互相呼应;这三组的内容相似)。

“异象”:此处并没有提及“梦”(七1),故不是在梦中所见的异象。2

2.“我在以拦省书珊城中”:“以拦”位于今日的伊朗境内,古时本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后为亚述打败,成为亚述的附属国;后再为波斯并吞,变成波斯的一省。3“书珊城”本是以拦的首都,波斯王因为其风景秀丽,以它作为全国的首都和寒宫(尼一1;斯一2);汉谟拉比法典便是在书珊城发现的。“书珊”意即百合花,因该地盛产百合花。“城”亦作“堡”,描写书珊的皇宫是按堡垒模型建造,也可指整座书珊城像一座堡垒一样,十分坚固。4

“我在”有两种解法:第一,伯沙撒打发他前往书珊城办事(27节,这也解释他为什么在第五章这么晚才出现);5第二,他在异象中被送到书珊城,正如以西结在异象中由巴比伦被带回耶路撒冷(结八3,四十1),使徒约翰也曾有类似的经验(启十七3)。6但以理在异象中看见自己到了书珊城,观察当地所发生的事。从上下文看来,第二种解释比较合理。第一种说法乃基于主后第六世纪的传说,在书珊城有但以理的坟墓,故揣测但以理曾前往该城。

但以理称以拦为“省”,可能反映出但以理写下此异象时,以拦已经成为波斯的一省。另一方面,“省”基本上乃是一个有政府统治的地方,不一定指波斯时代的一百廿多个省份。7

“乌莱河”:书珊城的一条人工运河,运河本身十分宽阔,两岸相距九百尺;它贯通城中两条大河,8再流经城的东北。9有学者却建议“河”应解作“城门”,这就要把该字的希伯来响音修改,七十士、叙利亚文、拉丁文译本都这样做。10但希伯来文的“河”应该保留,因不必修改字的响音,况且,修改后的意思(乌莱城门)不比原来的(乌莱河畔)优胜。

本段交待异象的背景。第一,但以理看见异象的时间是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就是他见第一个异象之后两年(七1)。第二,但以理所见异象的地点乃是以拦的首都书珊城以东的乌莱河畔。

为什么但以理会在异象中看见自己在约二百三十里以外的书珊城?11这可能是暗示书珊城不久将成为玛代波斯联合王国的首都和行宫;另一方面,在波斯的首都看见波斯被希腊征服的异象(7节),犹如波斯的眼眉被剃,表示它将一败涂地,无法翻身。12

本段开始至本书末,作者再用希伯来文撰写。

 

1 Baldwin, 155; 米勒德,780.

2 Young, 165.

3 有关以拦的历史,可参G.C. Cameron, History of Early Iran,Chicago, 1936; ZPEB, II, 262-264.

4 bi^ra^ 可指耶路撒冷的圣殿(代上廿九119);参TWOT, 105; Young, 166; Montgomery, 326.

5 这是Rosenmueller的看法,参Young, 166; 苏佐扬,111.

6 G.R. Beasley-Murray, RevelationEerdmans, 1974, 251;他认为使徒约翰不是实际被带到另外一个地方,祇是他现在可以更清楚看见巴比伦的情景。

7 TWOT, 188; Montgomery326)认为此处的“省”与三2节一样,祇是指一个地区,不是波斯王所划分的各省;Young167)也赞成此看法。

8 两条河是ChoaspesCoprates; Young, 167.

9 亚历山大的舰队曾在此运河航驶前往波斯湾,参J.J. Finkelstein, "Ulai and its topography" JNES 21: 89f.

10 Hartman224)提议把 ~u^bal改为~abu^l视之为源于亚甲文的abulluCity gate, 但提出的理由不充分。

11 书珊城位于巴比伦东部二百三十哩,是在波斯湾以北一百二十里;胡里昂,97.

12 思高,133; Young, 168.

 

(二)异象的内容(八3-14

3我举目观看、见有双角的公绵羊站在河边、两角都高、这角高过那角、更高的是后长的。

4我见那公绵羊往西、往北、往南抵触、兽在他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没有能救护脱离他手的、但他任意而行、自高自大。

5我正思想的时候、见有一只公山羊从西而来、遍行全地、j不沾麈•这山羊两眼当中、有一非常的角。

6他往我所看见站在河边、有双角的公绵羊那里去、大发忿怒、向他直闯。

7我见公山羊就近公绵羊、向他发烈怒、抵触他•折断他的两角、绵羊在他面前站立不住、他将绵羊触倒在地、用j践踏、没有能救绵羊脱离他手的。

8这山羊极其自高自大、正强盛的时候、那大角折断了•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方原文作风〕长出四个非常的角来。

9四角之中、有一角长出一个小角、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渐渐成为强大。

10他渐渐强大、高及天象、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j践踏。

11并且他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

12因罪过的缘故、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他、他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

13我听见有一位圣者说话、又有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圣者、说、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军旅或作以色列的军〕要到几时才应验呢。

14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

3.“有双角的公绵羊”:表征玛代和波斯王(20节)。“公绵羊”在旧约可比喻能力或领袖(结卅四17,卅九18;亚十3)。13相传波斯王出征时喜戴上精金造的羊头头盔;14考古学家也掘出这些羊头状的冠冕。15绵羊是玛代波斯的国徽,曾出现在古钱币及其它古物上。故此,用双角的公绵羊表征玛代波斯是最恰当不过的。

“这角高过那角,更高的是后长的”:但以理见公绵羊有双角,而其中一角继续长高,故比另一角更长。无疑的,这是象征玛代和波斯势力的不均等,波斯虽比玛代较后才崛起,却在古列王的领导下,变得比玛代更为强大,后来还克制了玛代。

4.“往西往北往南抵触”:玛代波斯位于中东的东面,自然先向“西、北、南”进攻。直到大利乌作王时,波斯帝国才开始进攻国土以东的地方,且多数仅是战胜后,便立刻班师回国,没有永久的并合。16“西”是指巴比伦、叙利亚和吕彼亚;17“北”是指亚米尼亚和西古提;“南”是指埃及;18“西”也可指波斯王进攻希腊的战事(参6节的诠释)。

“兽”:其它的国家。用“兽”象征国家,响应第七章用四兽比喻四大帝国。

“任意而行”:这本是神独有的特权(二21,四2535,五21,六26),19故这句话暗示公绵羊的骄傲,与下一句“自高自大”相应。

“自高自大”:描写公绵羊把自己显大,强调牠的妄自尊大(本章81125节;耶四十八2642)。

5.“思想”:基本意思是“分辨”,也可解作“明白”(27节;十二8);但以理指出神把知识赐给那些能够分辨和明白事理的人(二21,和合本把同一个字译作“聪明人”)。20

“公山羊”:指希腊的君王(21节)。旧约圣经用“公山羊”比喻能力和国家领袖(赛十四9),而公山羊多被形容为比公绵羊更有力量(结卅四7;亚十3)。用公山羊来描写希腊的君王是十分适切的,因该国第一位君王亚历山大喜欢用公山羊代表自己,自称是利比安亚扪神的儿子,当时的人用公山羊的头代表该神。其实,希腊的“爱琴城”和“爱琴海”意即山羊城和山羊海。在希腊的古代碑石也刻有山羊的图画。21

“从西而来”:希腊位于中东的西面。

“[行全地”:到处进攻和征服,就如玛加比壹书描绘亚历山大的战迹说:“他打遍全地直至地极,征服了无数的国家;全地在他面前寒噤不敢作声”(玛加比壹书一3)。

“脚不沾尘”:形容亚历山大进军神速,瞬息间就战胜了无数的敌国,22正如一位希腊史家所写:“亚历山大的军队每次出征都不是步行,而是飞奔”。23

“非常的角”:指体积庞大(817节称它为“大角”),夺人眼目。24这角在公山羊两眼之间长出,并不是生于牠的头顶;另一方面,经文没有指出牠头顶上是否像普通的公山羊一样仍有两只角;这公山羊看来祇有生在两眼间的那一只显著的角。根据第廿一节,这角是指希腊第一个君王亚历山大大帝。

6.“他”:指“角”而不是指公山羊;本节描写亚历山大征服波斯的经过。

“大发忿怒”:亚历山大怒气膺胸,巴不得立刻取去公绵羊的命,故猛烈地撞击公绵羊。

为什么亚历山大大发雷霆呢?理由是波斯曾两次出兵攻打希腊人;25波斯帝国第一次远征希腊是在大利乌一世作王时,他于主前四九○年派将军达忒先占取了伊利特里亚;再挥兵进攻雅典;26波斯国第二次攻打希腊是亚哈随鲁执政时,他于主前四八○年派出精兵六万前往攻打希腊,许多希腊城市都纷纷投降屈服,而雅典城也被焚毁,但最后波斯军在撒罗米海峡败于希腊军;翌年(479 B.C.),波斯军在雅典西北三十哩的普拉提亚又吃一次败仗,之后无力量再出征了。

虽然波斯军两次都锻羽而归,亚历山大仍然记恨在心,誓志一雪国人的耻辱。

7.“折断他的两角”:主前三三四年,亚历山大将马其顿希腊本土交给他的爱将安提帕德管理,自己带着三万步兵、五千骑兵进入小亚西亚,在格兰尼古河大胜波斯军。27

翌年,亚历山大在伊索士大败波斯军,波斯王大利乌三世弃甲而逃,他的财宝与家眷都落在亚历山大手中,时为主前三三三年的秋天。28

主前三三一年,亚历山大横渡伯拉大河(即幼发拉底),经过尼西北再渡希底结河(即底格里斯),抵达尼尼微城东北的高加米拉;当时,波斯军正在高加米拉设防准备作最后的顽抗。29两军于十月一日正式交战;结果,希腊军大获全胜,继而长驱直入占领了巴比伦、书珊、波斯波立(当时波斯的首府)。大利乌三世在逃亡中被他的一个省长所杀;称霸二百多年的波斯帝国就此殒亡。30

亚历山大消灭波斯帝国的经过,薯X本节的描写:“公绵羊在公山羊面前站立不住,公山羊将公绵羊触倒在地,用脚践踏,没有能救绵羊脱离他的手”。此外,亚历山大第一次战胜波斯军是在格兰尼古河一带,叫人联想起异象中两次指出“公绵羊站在河边”(36节)。

8.“这山羊自高自大”:有两种解法:第一,像第四节形容亚历山大的骄傲狂妄;31第二,指山羊正在扩大自己的势力(吕本),32与下一句“正强盛的时候”同义。两种解法都与上下文薯X;第二种比较可取,因第一种解法涉及亚历山大的品性,这是经文没有明显提到的。

“那大角折断”:指当亚历山大的权力和成就达到巅k的时候,竟患上热病,于主前三二三年六月在巴比伦遽然逝世;一代英雄就此殒落,死时仅三十三岁。

“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长出四个非常的角来”:“角根”指大角原处;33四角代替了大角。“向天的四方”记述四角向着四个不同的方向长出来。“非常”与第五节同一个字,描写四角忽然代替大角长出来的过程叫人惊讶,且引人注目。34

“四角”指亚历山大死后,帝国被四个将军瓜分:加山得管治马其顿和希腊,吕西马加获得大部份的小亚西亚及特拉西,西流古则得了叙利亚及东面一大片土地(包括巴比伦),多利买统辖埃及。35在但以理书十一章,西流古称为北国,多利买是南国。

9.“一个小角”:指北国西流古王朝的安提阿哥四世;他生于主前二一五年,于主前一七五至一六三年作王。他是安提阿哥三世的次子,当他父亲于主前一九○年败给罗马军时,被逼与罗马缔结和约,规定安提阿哥三世交出部份领土,赔款一万五千他连得银子(可分十二年摊还,但要交付人质二十名作抵押,其中一位必须是王子)。36安提阿哥四世就在这条约下,以王子的身份被送到罗马为人质,约有十四年;他哥哥西流古四世作王后一段日子,于主前一七五年打发自己的儿子底米丢去罗马代替安提阿哥四世为人质,安提阿哥四世获释后赴雅典,出任地方官。37

当他在雅典获悉哥哥西流古四世被大臣希略多路谋杀,38立刻踹返叙利亚,杀掉希略多路。按当时的习俗,他应把王位交给西流古四世的两个儿子(在罗马作人质的底米丢和弟弟安提阿哥);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反而用卑鄙的手段夺取了王位(十一21)。他又自称为“以比反尼”,即神明(希腊丢斯)的显现。一般人却因他为人卑鄙可憎而称他为“以比马尼”,即狂人的意思。39

“小角”原文直译是“从一小处生出一角”,40强调安提阿哥四世本来没有资格成为皇帝,而且起初力量微小,却渐渐握大权(“成为强大”)。也有学者建议修改其中两个字母,则本句变成“从一角中生出另一个小角”,与七章八节完全一样。41安提阿哥四世是“小角”,与亚历山大的“大角”成强烈对比。

“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南”指埃及,安提阿哥四世曾远征埃及(十一25-30;玛加比壹书一16-19)。42“东”是位于东面的帕提亚(166 B.C.他曾攻打该地)和亚美尼亚(玛加比壹书三31,六1-4),即米所波大米一带(包括波斯帝国以前的领土)。43“荣美之地”是指巴勒斯坦迦南地(赛十九23;耶三19;结二十6);这是神赐给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对于选民(特别是那些被掳去巴比伦的犹太人)来说,迦南地是最荣美最上好的佳地。44安提阿哥四世于主前一六九年侵略埃及大获全胜,回国途中经过迦南地,大肆抢掠圣殿的宝物(包括金香坛、金灯台、陈设饼的桌子、一切贵重的器皿)。

10.“天象和星宿”:“天象”和“星宿”在此处是相等的。(耶卅三2245它们象征着些什么呢?这有两种可能:第一,“天象”乃指天上的日月星辰(创二1),常被人当作神明敬拜(耶八2;番一5),暗示安提阿哥四世命令人把他当作神明一样的尊崇敬拜,他要成为名副其实的“以比反尼”(神明的显现)。46他这样做法,重蹈明亮之星的覆辙;明亮之星曾说:“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赛十四13)。安提阿哥四世要高及天象,与神平等;他更要代替星辰成为人敬拜的对像(“把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

第二,“天象”乃指选民(创十五5,廿二17;出十二41;但十二3;太十三43),故“将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乃描写安提阿哥四世迫害杀戮犹太人(玛加比壹书一2430);据说,他曾一下子杀了约十万的犹太人。47

两种解释都合理;48第一种强调安提阿哥四世的狂傲,与第十一节的“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薯X;第二种解释偏重于他迫害犹太人,与十一节下半部至十二节的描写首尾呼应。

11.“天象之君”:指神;也有学者认为“君”可指大祭司,故“天象之君”即选民的大祭司,就是当时的大祭司奥尼亚三世,49他于主前一七一年被安提阿哥四世下令处决。祇是把“天象之君”解作大祭司有三个问题产生:第一,这里的介词“高及”表示安提阿哥四世骄傲自大,要升高像“天象之君”一样;如果“天象之君”祇是大祭司,有皇帝身份的安提阿哥四世又何必要高升成为大祭司呢?第二,如果“天象之君”是大祭司,怎样解释“献给君的燔祭,君的圣所”呢?50第三,“天象之君”解作大祭司,则“天象”祇能指犹太人,而不可以按字面解为日月星辰;因大祭司不可能是日月星辰的“君”。

总括来说,“天象之君”指神比较合理(25节);安提阿哥四世自诩为神明,与神平等。

“常献”:指以色列人早晚要献上的祭性(出廿九38-42),此处可象征选民所有献祭的礼仪。51安提阿哥四世曾下令:“凡在圣殿内所行的全燔祭、和平祭及奠祭,都应废止。安息日和节日一律禁止遵守。”(玛加比壹书一45)既然没有人前往圣殿献祭,圣殿就因而荒凉。不但如此,他还变本加厉在圣殿建立希腊丢斯神像和敬拜丢斯的祭坛,以猪肉为祭。他名副其实“毁坏了圣所”,污秽了圣殿。52他又禁止犹太人的儿童行割礼,强迫犹太人吃猪肉,又到处兴建外邦偶像的祭坛,命令犹太人参予拜偶像的仪式(玛加比贰书六18-31)。

12.“因罪过的缘故,有军旅和常献的燔祭交付他”:此两句原文意思不明,下列三种解释均可接受:第一,他在常献燔祭的地方安放了“罪过”,53“罪过”指希腊的丢斯神像(13节)。第二,“有军旅(指犹太人)交付他手,他站起来反对常献的燔祭”。54第三,他在常献燔祭的地方安驻军队,阻止人献祭。55无可否认,我们不能肯定原来的意思,但明显地这是继续描写迫害犹太人和污染圣殿的事情。安提阿哥四世曾纵容军兵屠杀犹太人,抢劫和毁坏耶路撒冷,连城墙也拆毁了(玛加比贰书一20-50)。

“真理”:指律法书(玛二6);56安提阿哥四世派官员赴各城各乡搜集律法书,然后把律法书付之一炬。他折磨犹太人,改变他们的信仰,并且强迫他们接受希腊的宗教;他这样做,目的是要统一犹太人,强迫他们希腊化。

有学者认为“真理”不是指“律法书”,57乃指安提阿哥四世废除献祭和污秽圣殿,就是把真理践踏在地。58而他可以这样“任意而行,又无不顺利”,是否表示真理已不复存在呢?59

13.“圣者”:天使(四10);撒迦利亚在异象中也听见天使的对话(亚一12f;二7)。两位天使可能是米迦勒和加百列。

“施行毁坏的罪过”:指“那行毁坏可憎的”(九27,十一31,十二11)。60“毁坏”可暗示一个人因疯狂做出的破坏行为,用此影射安提阿哥四世的别号(“以比马尼”──“狂人”)。61

“要到几时应验呢”:应作“要到何时呢”,选民受迫害和圣殿被污秽要多久呢?

14.“二千三百日”:原文直译为“二千三百个晚上和早晨”,如果是响应第十一节早晚的献祭,由于每天献祭两次(早晚各一次),二千三百次的献祭就是一千一百五十日,约等于三年半(一千二百六十日),故与七章廿五节“一载二载半载”;九章廿七节“一七之半”有关连,62都指圣殿被污秽至洁净那一段日子。有学者却认为此处乃指二千三百日,因为旧约其它地方的“四十昼夜”(创七4;出廿四18;王上十九8)不是指二十日,乃是四十日;“三日三夜”(拿一17;太十二40)也不是一日半,乃是三日。63“二千三百日”乃由安提阿哥四世于主前一七一年开始迫害犹太人起计算,直至他死于主前一六四年。

其实,无论是那一种说法(一千一百五十或二千三百日)都象征选民受迫害是有一个限期,64不会永无止境地继续下去。

“圣所就必洁净”:狭义来说,指圣殿必会恢复原状(参玛加比壹书四43f)。65

但以理在异象中首先看见乌莱河畔有一只公绵羊,牠有三大特点:第一,牠的外貌:牠有一双长短不一的角,长的角是后来长出的。第二,牠的行动:牠向西、北、南方撞去,没有兽可以抵挡牠。第三,牠的态度:牠因为战无不胜而十分狂傲。

但以理跟着看见一只公山羊,牠也有三大特点:第一,牠的外貌:牠祇有一只引人注目的角,这角长于两眼间。第二,牠的行动:牠撞击公绵羊,公绵羊无力抵抗被摔倒在地上,又被践踏。第三,牠的态度:牠也是狂傲自大。

公山羊的胜利叫人吃惊,牠的崩溃更令人惊讶。正当牠自高自大,大角折断了,取代大角的乃是新长出的四角,而四角之一又长出一个小角,这小角有下列的特点:第一,它向南方、东方和荣美之地扩充势力;第二,它自高自大攻击天象和星宿;第三,它公然对抗天象之君,不准人向祂献祭;并且毁坏祂的圣所,把真理抛在地上。第四,它任意而行,一切都顺利。

接着,但以理听见两位天使交谈,知道那四件事(献祭被废除,罪过被建立、圣殿被污秽、选民被蹂躏)要继续二千三百个早晨和晚上,这段日子过后,圣殿就会恢复原状。66

我们从下文天使的解释得知公绵羊象征玛代波斯帝国,公山羊是希腊帝国、大角指亚历山大、四角是亚历山大死后希腊分裂形成的四个政权,小角指北国西流古王朝的安提阿哥四世,他曾厉害地迫害选民,这是他们在信仰上受到的第一次严重的逼迫。67

安提阿哥四世迫害选民一段时期,玛加比的革命就暴发了,68祭司马他提亚的儿子犹大(别号“玛加比”,就是大锤的意思)成功地反抗安提阿哥四世,带领革命军攻入耶路撒冷,于主前一六五年十二月进行清洁圣殿的工作,一年后举行了圣殿奉献礼。“圣所得洁净”,恢复原来的光荣。

 

13 亚拉伯文kabs% 可指绵羊或战士;Montgomery, 328.

14 Delcor, 170.

15 M. Avi-Yonah and E.G. Kraeling, Our Living BibleJerusalem, 1962 , 224-225.

16 Young, 167; 故此,以斯帖记指出亚哈随鲁曾管辖印度(斯一1),与此处没有冲突。

17 “西”可指希腊,参Lacocque, 160.

18 “西、北、南”可否代表七5的“三根肋骨”呢?

19 神凭自己意旨行事,偶像却被敬拜它的人任意摆布;神随自己意旨行事,是祂与偶像截然不同的地方(诗一一五3-8)。

20 TWOT, 104.

21 “利比安亚扪”(Libyan Ammon)与亚历山大的传说记载于教父革利免的著作里,参Montgomery, 330.

22 Hammer, 85.

23 思高,133;以赛亚曾描写古列用刀击杀敌人如砍尘土,强调他不费吹灰之力瞬息间便战胜敌人,参C. Westermann, Isa. 40-66SCM, 1978, 64; J.L. Mckenzie, Second IsaiahDoubleday, 1968,26.

24 h]azu^t解作“抢眼”(Conspicuous)有七十士、叙利亚文、拉丁文各译本支持。

25 Lacocque, 160; 有关波斯希腊两次交战的经过,可参谢友王,61-64.

26 达忒(Datis)将军先灭掉伊利特里亚(Eretia)的军队,再前进到马拉松(Marathon)附近,马拉松距雅典二十三哩,马拉松有一长途跑家迅速将波斯的虚实通报给雅典,结果雅典大胜,希腊大败;这是世界驰名的马拉松长跑的起源;参谢友王,62.

27 格兰尼古河(Granicus River)的战役是在主前三三四年五六月间发生;谢友王,108.

28 这是有名的伊索士之役(Battle of Issus),谢友王,109.

29 谢友王,110-112.

30 相传亚历山大征服了波斯,继续挥军远达印度河(主前三二七年);据说,他在印度河畔痛哭,因再没有地方让他去攻占;John Bright, A History of IsraelSCM, 1981, 413.

31 Young, 169; Anderson, 93.

32 Leupold, 343; Hartman, 221; 思高"公山羊长的极其强大"

33 现中思高

34 Young, 169; Montgomery332)认为这个词是多加上去的,应该删除。也有学者建议把它改为 ``%ahero%tother, 即是“其它四角”,Hartman, 225.

35 Jerome, 85; 大多数学者都赞同此看法。这四个将军(Cassender, Lysimachus, Seleucus. Ptolemy)把国家瓜分为四是经过二十二年的争夺战形成的;胡里昂,99.

36 谢友王(168)详细记下麦尼西亚之役(Battle of Magnesia)的经过,以及和约的详情。

37 励德原、陈金镛,旧约历史(辅侨,1965),155.

38 相传希略多路(Heliodorus)曾被西流古四世派往耶路撒冷掠夺圣殿的财富去清还欠下罗马的赔款,这举动导致犹太人不满;戴业劳,旧约以色列民族史(光启,1951),338.

39 “以比反尼”本是(Epiphanes),而“以比马尼”则是(Epimanes),发音十分接近;谢友王,178.

40 "There went forth one horm from the little", Young, 170.

41 Montgomery, 333.

42 他于主前一六九至一六八年出兵攻打埃及;Hammer, 85; 玛加比壹书一16-20和玛加比贰书五1-14都记载安提阿哥四世远征埃及的经过。

43 Lacocque, 161; Anderson, 95; 玛加比壹书三27-37

44 Leupold345)认为迦南地称为“荣美之地”,因神屡次在该地显现,而神显现的荣光导致该地变为荣美;这说法祇是一种推想,此处的经文并没这样的意思。

45 “星宿”解释“天象”的意思;Hartman, 225.

46 这是十九世纪一位学者首先建议的;G.F. Moore, "Dan. 8: 9-14" JBL 15: 193-197. Baldwin, 157; Hartman, 236.

47 胡里昂,97;赞成“天象”比喻选民的还有Young, 171; Leupold, 346; Walvoord, 185.

48 还有第三种解释,就是把“天象”解作“天使”,强调人间的战争与灵界的争战同时进行(士五20); Collins, 88; 启示录十二4被认为也把“星”解为天使;G.R. Beasley-Murray, op. cit, 199.

49 这说法最有力的支持者是M.A. Beek, Das DanielbuchLeyden, 1935, 80; Lacocque162)指出历代志上十六15,卅四5;以斯拉记八24三处经文的s*ar都可解作大祭司。

50 他们把此两句解作:安提阿哥四世杀掉了大祭司亚尼亚三世,就是除了他献祭的权利,而“圣所”则指圣民,描写安提阿哥四世折磨圣民;Lacocque, 162.

51 Baldwin, 157.

52 伯来基,圣经历史手册(道声,1965),349-350.

53 Hartman224)把“军旅”放在第11节末,该节变成“毁坏君的圣所和天象”,“天象”与“军旅”原文同一个字。

54 NEB; 把“罪过”视为"兴起""站起"

55 Barr, 599.

56 Heaton195:"The meaning of the first half of v. 12 is lost beyond recall"

57 Lacocque163)认为罗马书二2的“真理”也是指律法书(全部的旧约)。

58 胡里昂,100.

59 Anderson, 96.

60 玛加比壹书(一54)指出这行毁坏可憎的乃是安提阿哥四世在圣殿所设立的丢斯神像。

61 H.H. Rowley, The Relevance of ApocalypticAssociation Press, 1963, 52.

62 Baldwin, 158; 米勒德781;唐佑之,47;本节先提“晚上”后才说“早晨”,因为希伯来人计算“一日”是从晚上开始(创一5“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故献晚祭先于早祭。

63 Young, 174; Keil, 304.

64 二千三百日是六年四个月,不够七年(完全的数目),故同样象征一段短时间。

65 w#nis]de{q 多指“被当作公义”、“宣告为无辜”,此处却指圣殿“得回清白”,即是恢复原状;Hartman227)认为用此希伯来字形容圣殿不大妥当,因此字多用来描写人,故猜想作者混淆了原来的亚兰文;但是:第一,我们没有证据说本章是由亚兰文翻译为希伯来文;第二,此字可表示圣殿现今再得响应有的权利,就是重新成为犹太人献祭和敬拜神的地方(即是“恢复原状”),故是十分恰切;Montogmery, 343-344; 有关s]dq的基本意思,参N. Snaith, Distinctive Ideas of the O.T.Schocken, 1964, 73.

66 Ford161-177)指出“圣所就必洁净”乃是和七26-27与九24有关,指基督洁净信徒的罪恶,开始了神的国度。

67 犹太人虽曾亡国被掳,却从未试过被强逼放弃信仰,直至安提阿哥四世的宗教逼害。

68 有关玛加比争战的详情,可参John Bright, op. cit., 422-427; Martin Noth, The History of IsraelHarper Row, 1960, 359-401; 谢友王,247-314.

 

(三)异象的解释(八15-26

15我但以理见了这异象、愿意明白其中的意思、忽有一位形状像人的、站在我面前。

16我又听见乌莱河两岸中有人声呼叫说、加百列阿、要使此人明白这异象。

17他便来到我所站的地方•他一来、我就惊慌俯伏在地•他对我说、人子阿、你要明白、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异象。

18他与我说话的时候、我面伏在地沉睡•他就摸我、扶我站起来、

19说我要指示你恼怒临完必有的事、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定期。

20你所看见双角的公绵羊、就是玛代和波斯王。

21那公山羊、就是希腊王•〔希腊原文作雅完下同〕两眼当中的大角、就是头一王。

22至于那折断了的角、在其根上又长出四角、这四角就是四国、必从这国里兴起来、只是权势都不及他。

23这四国末时、犯法的人罪恶满盈、必有一王兴起、面貌凶恶、能用双关的诈语。

24他的权柄必大、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毁灭、事情顺利、任意而行•又必毁灭有能力的和圣民。

25他用权术成就手中的诡计、心里自高自大、在人坦然无备的时候、毁灭多人•又要站起来攻击万君之君、至终却非因人手而灭亡。

26所说二千三百日的异象是真的、但你要将这异象封住、因为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

16.“加百列”:意即“神的勇士”,除了在本章解释公绵羊和公山羊的异象,他在第九章也用七十个七的预言向但以理解释被掳七十年的意思。在新约加百列显现给撒迦利亚预报施洗约翰的诞生(路一11-20),后又显现给马利亚预报基督降生。(路一26-38

但以理书是唯一的旧约书卷有提及天使的名字,除了此处的加百列,还有米迦勒(十13)。米迦勒负责保护犹太人(十13),加百列为神信息的主要传达者。

17.“惊慌俯伏在地”:当加百列走近但以理,但以理惊惶害怕,立刻俯伏在地(士六22;伯四十二5;赛六1-5),以西结见异象也因惊慌而俯伏在地(结一28,三23,四十四4)。“俯伏在地”包括尊敬的意思(启一17,廿二8)。

“人子啊”:暗示但以理祇是人,而不是神;以西结被称为“人子”一百多次(结二1368等),反映出他面对荣耀的创造主时,心中发出的脆弱、卑微和必朽的感叹。本节经文表明但以理和以西结有类似的经验。

“关乎末后的异象”:“末后”有被解作末世,即主耶稣第二次再来前那段日期,69但更合理的解释是把“末后”视为犹太人被安提阿哥四世迫害的末期(参19节,可比较摩八2与结七270,“末后”多指与神作对的人的末期,因神插手干预。

18.“面伏在地沉睡”:像一个沉睡的人一般失去了知觉(创二21,十五12);启示文学常有指出人因得知神的计划而惊慌昏迷(但十9;启一17)。71

“他就摸我,扶我站起来”:加百列摸但以理(赛六7;耶一9),使他苏醒,重新有力,可以站起来。主耶稣基督医治病人,常用手摸他们(太八15,九202129,十四36,十七7,二十34)。“站起来”正是一个人觐见君王的礼仪(斯五2),72也表明但以理不但要听见神的启示,更要准备根据所得的启示采取行动。73

19.“恼怒临完必有的事”:指神因选民犯罪不守和祂所立的约而导致祂“恼怒”;神曾用亚述作祂“怒气的棍”(赛十5)去惩罚以色列人,祇是亚述超越指定的范围,故同样遭罚(赛十15-19)。神所兴起刑罚选民的异邦,如果过份地对付选民,神的怒气就会转向他们(赛五十一21-23;亚一12-15)。而安提阿哥四世对选民的迫害是神“恼怒”的最后阶段;因为神的“忿怒就要完毕”(赛十24),“忿怒过去”后(赛廿六20),选民的历史揭开新的一页;那就是旧约过去,新约要来临。而这最后阶段的迫害是有“定期”的,74不会无止境地延长(十一36)。

21.“希腊王”:原作“雅完”源于希腊文的爱奥尼安,75这些爱奥尼安的希腊人居于小亚西亚,而亚述、波斯、埃及等国都是透过他们才接触到希腊的文化,故称希腊为爱奥尼安。

23.“犯法的人罪恶满盈”:指那些愿意被希腊文化所同化的犹太人,他们丢弃了祖传的信仰(玛加比壹书一11-15,四十三52),也骗及鼓励同胞与他们看齐,学效希腊的生活方式;当他们离经叛道的罪恶到达高k时,安提阿哥四世就兴起。76但是,更好的解法是把本节上半部译作:“这四国末时,就是当罪恶满盈的时候”。77神是公义的,祂等到一个人或一个国家恶满盈贯,才加以刑罚(创十五16;帖前二16)。

“面貌凶恶,能用双关的诈语”:“面貌凶恶”原指他为人厚颜无耻;“双关的诈语”形容他诡谲多端;祇要对他有利,他可随时易口,背弃诺言(参玛加比贰书四7-26)。78

24.“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是神让他暂时掌权,他祇不过是神怒气的工具(19节);但以理书强调一切王权都是源于神,是祂把国度、能力、尊荣赐给君王(二37),也是祂废王立王(二21)。有一些学者认为安提阿哥四世的权威“不是自己的能力”,乃是源于鬼魔的权能。

“有能力的”:指被安提阿哥四世征服的国家的掌权者或他的政敌;也有学者认为此词和“圣民”都指那些遭受安提阿哥四世迫害却仍然忠于神的选民。79

25.“心里自高自大”:指满肚子叫自己成功高升的大计。

“毁灭多人”:“多人”从本节开始常在但以理书出现(八25,九27,十一1433343944,十二23),这词在死海古卷可指“蒙拣选的团体”,80在但以理书则描写那些在患难中仍然忠于神的圣民。

有关安提阿哥四世怎样乘人不备而加以谋害,可参玛加比壹书一章十、廿九至卅六节。

“万君之君”:指神(11节称祂为“天象之君”)。

“至终却非人手灭亡”:“非人手”回应二章卅四节,卅五节那“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正如这石头可代表神的国度来自神;安提阿哥四世的灭亡也是来自神;他不是被人杀死的,乃是他在波斯战败,受刺激而忧郁而死(玛加比壹书六6-16;玛加比贰书九5-29)。81

26.“将这异象封住”:因为但以理见异象乃在伯沙撒第三年,有关安提阿哥四世的预言要几百年后才应验,故把异象封住,暂时保密。

“因为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因为是指很遥远的将来而说的(结十二27),82故把异象封住。

这一段经文(15-26节)主要记述异象的解释。第一,解释异象者(15-18节);天使加百列显现,跟着乌莱河边传来神或米迦勒的声音叫加百列向但以理解释异象,83指出这异象是有关安提阿哥四世迫害选民的最后阶段。

第二,异象的解释(19-25节);由于异象的焦点是安提阿哥四世的迫害,故加百列只是轻描淡写提过波斯、希腊、和由希腊分裂出来的四国,却集中描写安提阿哥四世;他有几个特点:(a)他厚颜无耻;(b)他为人诡诈,善用手段;(c)他势力越来越大,但不是靠自己的力量得来的;(d)他成功地消灭多人(尤其是犹太人);(e)他骄傲自大,攻击神;(f)他被毁灭却非经人手。

第三,异象的处理;加百列吩咐但以理封住异象(保密),因为在遥远的将来才应验。

 

69 Walvoord, 193.

70 Baldwin, 159; Hartman, 233; Young, 176.

71 还有以斯拉贰书五14-15; 29-33.

72 米勒德,781.

73 Baldwin, 159.

74 “定期”解作“一段时间”,是有期限的;Young 179; Hartman222)把l#emo^`e{d读作lammo^`ed 则变成“到了定期,事就了结”(参十一2735

75 “雅完”(Javan)来自“爱奥尼安”(Ionian; Hammer, 90.

76 Young, 179.

77 把“犯法的人”happos%#`'i^m改作“罪恶”happ#s%a]`i^m(祇须修改响音),上古的译本包括七十士、叙利亚、拉丁文都这样更改;参Baldwin, 160; 现中吕本思高都同样更改。

78 Hartman223)把这两句翻作"brazen-faced and skilful in trickery"十分适切

79 Lacocque, 165; 他没有提出支持这说法的理由。

80 IQS 20-23; Lacocque, 171.

81 希腊史家波尼比亚斯(Polybius)记载安提阿哥四世于主前一六四年在波斯患癫狂症而死;Hammer, 91.

82 考古学家发现在一块亚扪的碑文上刻有同样的一句话"关乎将来很远的日子"C. Krahmalkor, "An Ammonite Lysic Poem" BASOR 223: 55-57.

83 一般学者认为说话者是神,Young, 175; 但耶柔米却认为是米迦勒,因为犹太人传统认为第十三节那两位天使是米迦勒和加百列,Braverman, 95.

 

(四)结束(八27

27于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数日、然后起来办理王的事务•我因这异象惊奇、却无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27.“昏迷不醒”:原是描写但以理“晕倒”;因为异象的意义深远,对选民影响又是这么大,但以理如遭晴天霹雳,昏迷不省人事。84另一方面,他可能因极度难过痛心而病倒,因为得知同胞因犯罪而受严厉的刑罚。

本段描写但以理见异象之后的反应,他好像被异象“打倒了”,人筋疲力倦至卧病在床;几日后才有力量从床榻起来,回到工作的岗位上替王办事。

 

84 Ginsberg59)认为nihye^ti^ 本是翻译亚兰文~twht, 应解为"惊奇"

 

总结

Ⅰ 本章记录了安提阿哥四世的兴起和他对选民的残酷迫害,他不但折磨选民,更是自高自大攻击神(侵犯祂的子民和污秽祂的圣殿)。但是,神仍然坐着为王,掌管一切,安提阿哥四世终必灭亡(非人手所毁灭)。

本章继续发挥前七章的主题,一个狂妄的君王(就如尼布甲尼撒、伯沙撒、安提阿哥四世)终必遭受刑罚,因为整个世界都是在神的控制中,任何人(包括最有权力的君王)如果骄傲自恃与神作对,都不能逃出祂的手,必受祂的惩罚。

既然万物都在祂的掌管之下,选民受迫害自然也是祂所准许的(因为他们背弃圣约),这迫害也会在祂指定的时间内完结(“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其实,“圣所”可指“圣民”,“洁净”基本意思是“称为义”,85故时候将到,圣民会经历神的救恩,也会被称为义。

这些“圣民”乃指在逼迫中仍然忠心于神的选民,他们不像那些“犯法的人”(23节)不但接受希腊的文化,还放弃自己的信仰;“圣民”就像但以理和三个朋友一样,他们不肯让外邦的事物(第一章是“王的食物”)玷污他们对神的信心和忠心。

故此,本章再次提醒被掳到巴比伦的犹太人:不要忘记一切都是在神的掌管之中,他们要洁身自爱,不让任何事物影响他们的信仰;在任何环境下仍然要忠心于神,就算为此遭受逼迫,神也会按祂的时候插手干预。

Ⅱ 本章与第二章和第七章有密切的关系,因为本章也是讨论四大帝国的事情,祇是本章没有提及巴比伦,只论及玛代波斯和希腊,且把焦点放在希腊之后的安提阿哥四世。本章用两种家畜,就是公绵羊和公山羊来象征玛代波斯和希腊,与第七章所用的凶狠残暴的巨兽截然不同。作者在本章采用家畜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公绵羊与公山羊最适切用来表示该两个国家(参诠释);第二,本章比较偏重于外国与犹太人的关系,而波斯第一个君王古列和希腊第一个君王亚历山大都曾善待犹太人。古列王曾批准被掳的犹太人回国;而亚历山大也十分优待犹太人,相传他带兵抵达耶路撒冷时,大祭司率领人民出来迎接他;他发现大祭司的服装与一位曾在梦中预言他必征服世界的老人完全一样,他于是向大祭司下跪;他后来到处善待以色列人,并且鼓励他们移民往亚历山大城。86故此,用驯良的公绵羊和公山羊来象征波斯和希腊,比较把他们形容为凶暴的巨兽适切得多。

当我们讨论本章和第七章的关系时,必定要面对一个问题;就是本章的小角是否同等于第七章的小角呢?

第一种说法认为这两小角是截然不同的;理由如下:(a)第七章的小角拔出三角(8节),而第八章的小角并没有如此做。(b)第七章的小角像人“有眼、有口”(8节),而第八章并无此描述。(c)第七章的小角不像第八章的小角“渐渐成为强大”(八9)。(d)第七章的小角和第四兽经过审判后被“扔在火中焚烧”(11节),但第八章却没有提到天上审判那一幕,也没有指出公山羊的灭亡。(e)在第七章被小角折磨的圣民得国(2227节),但第八章却没有这样的描述。87

第二种说法却认为第七章和第八章的小角是相同的,理由如下:(a)两个小角都在帝国第二阶段生长出来(第一阶段帝国强盛,第二阶段则衰弱和分裂)。(b)第七章的小角“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25节),第八章的小角亦“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1125节)。(c)第七章的小角“折磨至高者的圣民”(25节),第八章的小角亦“毁灭有能力的和圣民”(24节)。(d)第七章的小角“想改变节期和律法”(25节),即改变圣民的宗教节日和礼仪;第八章的小角亦“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e)有关第七章的小角,“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25节,第八章的小角亦迫害圣民和毁坏圣殿到二千三百个晚上和早晨(14节)。(f)第七章的小角被神“毁坏、灭绝”(26节),第八章的小角亦“非因人手而灭亡”(24节)。88

第二种的说法比较合理,因它提出积极方面的证据,指出第七章和第八章的小角共有的特质和行动,而第一种说法偏重于第七章或第八章所没有提及的(就如第七章提及十角,第八章却没有提到);89这种讨论忘记了第八章和第七章是互相补充的,故描述都不是完全详尽的,何况二者的重点又有所不同。其实,第十一章也是补充第七章和第八章,更详细地描写这“小角”。再者,从文学角度来看,第七章和第八章的“小角”均指同一个人,叫读者更易明白,不至产生混淆,这可能是作者的原意。

Ⅲ 福音派的学者大多数认为第八章的小角是预言安提阿哥四世,但也有以下三种不同的看法:第一,小角应该是敌基督(正如翟辅民所说:“八章九至廿七节的小角代表主耶稣再来时所要出现的敌基督”)。90第二,第一至廿二节的小角是安提阿哥四世,而廿三至廿五节的却指敌基督。91第三,本章有两次的应验,第一次应验在安提阿哥四世身上,第二次却应验在敌基督身上。92

赞成这三种说法的学者有两大理由:(a)某些经文的描述不太适用于安提阿哥四世,故会将来才应验在敌基督身上;例如“站起来攻击万君之君”(25节)只适用于敌基督。93又如“权柄必大,却不是因自己的能力”(24节)被认为是指敌基督从撒但那里获得能力(启十三2),故不是描写安提阿哥四世。94这样的说法显然忽略了启示文学那夸张描写的特色;何况,安提阿哥四世曾经迫害神的选民和污秽神的圣殿;他所做的是明目张胆地攻击神,根本不把神放在眼内。(b)第十七节和第十九节的“末后”乃是指末世(提前四1;提后三1);95这说法并不薯X上下文,因加百列清楚说明“末后”乃是“恼怒临完”的期间,就是安提阿哥四世迫害(“恼怒”)的后期,并不是指末世。第十九节“关乎末后的定期”与“恼怒临完”相等。96

毫无疑问,本章所记录的“小角”是指安提阿哥四世,而他与敌基督的关系将会在书末一概清楚交待。

 

85 Ford, 162-163; 他认为本节不但是但以理书的中心经文,更是全本圣经的中心思想,是“救赎信息”的撮要。

86 谢友王,110;伯来基,圣经历史手册342.

87 Young, 276-279,他列出八处两个小角相异的地方,但正如Baldwin162)承认,最有力的一点乃是这里的"第五"点。

88 Ford, 168; Gourney, 79-80; 思高128-129.

89 这是Argument from Silence,不是最好的证据。

90 翟辅民,72;何慕义,106.

91 J.D. Pentecost, Things to ComeDunham, 1958, 332-34,他列出多种理由证明第23-25节是描写敌基督。

92 Walvoord, 196; 他认为本章应验在安提阿哥四世身上,也同时预表和应验在敌基督身上。

93 Stevens, 125; Ironside, 150.

94 胡里昂,103.

95 Walvoord193)认为这是支持“小角”是敌基督的有力证据。

96 Young, 177.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但以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