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但以理书第十一章

 

十一1.“玛代王大利乌元年”:就是古列王下令准许犹太人重归故土的那一年。

本段是第十一章那异象的背景。

第一,见异象的时间:古列王第三年。

第二,见异象的人物:称为伯提沙撒的但以理。作者在此处提到古列和但以理的巴比伦名字,乃是响应第一章有关但以理改名(一7),和但以理到“古列王元年还在”(一21)的记载。33

第三,见异象的原因:但以理克苦己心和禁食了二十一天,为要获得神的启示;他可能因看见自己的同胞重归故土,所以,想更清楚将来要发生的事。他恳求神向他启示。在第九章,但以理因为向神认罪而禁食,此外他却是为了获得神的信息而禁食。

第四,见异象的地点:就是在底格里斯河,当时但以理和一些同伴正站在河边。

第五,异象中的天使:(a)他的形象:十分尊荣高贵;他身穿细麻衣、腰束金带、身体如宝石、面貌闪电、眼目如火炬、手脚如光亮的铜、声音宏亮如多人齐声说话;无可否认,这天使的形像与启示录描写的基督相似;约翰所描写的基督是身穿长衣、胸前束金带、面貌如同烈日放光、眼目如火焰、脚好像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启一13-16)。34(b)他的触摸:当但以理看见这奇异的异象,立刻昏倒、不省人事。异象中所见的天使就用手摸他,使他用手和膝支撑着自己微起。后来但以理脸面朝地,说不出话中,天使又伸手摸他的嘴唇。最后,天使再摸但以理,使他恢复了力气。35但以理三次被摸,才重新得力,预备好接受这个最后的异象。天使不但三次触摸但以理,还两次称他为“大蒙眷爱的人”;两次鼓励他“不要惧怕”。以利亚在罗腾树下,也被天使两次拍醒(王上十九57);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面对大争战时,也有天使来加添祂的力量(路廿三43-44)。(c)他的身份:有学者认为这天使乃是加百列,因他在第九章也称但以理为“大蒙眷爱”的人(九23),且他已经两次向但以理传递信息(八16,九21);但这里没有像前两次一样提他的名;而且,如果他是加百列,为什么作者不在记载他第一次显现时加以描写,而却在这一次的显现才这样做。36有学者提议这天使乃是道成肉身之前的基督,因为,此处的描述与启示录一章的描述相仿,37但是,在这异象中的天使需要米迦勒的帮忙,才可以离开波斯诸王来到但以理那里,我们不禁要问,降生前基督需要米迦勒的帮忙吗?38而且他是被差遣(11节)向但以理传递信息,基督在旧约是否站在被差遣的地位呢?39总括来说,这异象中的天使是一位和加百列同等的天使;40作者没有指出他的名字,我们也毋须诸多臆测。

第六,见异象之目的:因为但以理刻苦己心,禁食二十一天,向神恳切祈求;神听了他的祷告,打发天使来把他同胞日后必遭遇的事预先告诉他。这位天使为什么要等了二十一日才来向但以理传递信息呢?原来他被波斯国的守护使者拦阻,耽搁了二十一天。

有人认为波斯国和希腊国的守护使者都是灵界的活物,是魔鬼的差役爪牙;故此,他们要与神的使者争战,拦阻他们履行神的吩咐。41也有学者指出上古的人认为一国都有其守护的使者,42他们都是善良而不邪恶的,因此,波斯国的守护天使拦阻传异象的天使前往但以理那处,祇不过是因他要护·所负责守护的国家。

我们没有足够的数据去确定那一种说法是准确的;无论如何,当但以理祷告时,在天上就有了一场属灵界的争战。属灵界的争战是看不见的,却影响了地上发生的事。

 

1 Montgomery, 405.

2 R.D. Wilson, "The Title King of Persia in Scriptures" Princeton Theological Review, 15: 90-145.; Young, 223.

3 原文直译:“真实乃是这话”,把“真实”放在前面,强调神的说话真实无误。

4 唐佑之,64.

5 Young, 224 "a great struggle," Driver, 152: "a great conflict".

6 此异象也关乎选民被逼害时的挣扎;Walvoord, 239; Leupold认为是选民的"大灾难"443;也可指天使与波斯魔君的争战,Anderson, 120.

7 Lacocque204)把s]aba^ gado^t 翻作"a great slavery".

8 Walvoord, 240.

9 Hartman262)把mit`abb}el翻作"afflicted;"Hammer, 102.

10 TWOT, 7.

11 叙利亚文的旧约圣经却把"底格里斯"改作"幼发拉底";参思高,152;这是不需要的,我们不能因为"大河"多指幼发拉底,故假设此处的"底格里斯"是写错,因为底格里斯也是一条大河。

12 NEB "Ophir"; 思高(152),“敖非尔”。

13 Montgomery, 408; Young, 225; Hartman, 263.; P. Haupt, "Gold and Silver in Hebrew" JAOS, 43: 116-127.

14 “水苍玉”的原文是tars%i^s% 与“他施”相近,可能是产于西班牙的宝石;Driver, 154; Porteous152)认为它是一种"yellow jasper".

15 Leupold450)认为他们看不见,因为没有属灵的敏锐力;这祇是他的揣测。他们看不见,因为天使祇显现给但以理看。

16 这个字的意思是"毁坏"(九26作“毁灭”),此处是描写但以理惊慌万分,以致他看起来像"变了形"

17 此处由“动物”恢复“人”的姿态,叫人不期然联想起尼布甲尼撒怎样得回人心,以及第七章的“四兽”和“人子”的对比。

18 使徒约翰被称为耶稣“所爱的门徒”(约十三23)。

19 有关这种"应许谕言"Salvation Oracle)的结构,参R.N. Whybray, The Second JsaiahJSOT, 1983, 29.

20 Hartman264)指出s%alah]] 多指“打发信差去传递信息”("to send a messenger with news")。

21 Jeffrey, 506-507.

22 以赛亚预言“当那日,耶和华在高处必惩罚高处的众军”,“众军”就是在天上与神为敌的恶魔(赛廿四21)。

23 有关各国的保护使者的历史,参D.S. Russell, The Method and Message of Jewish ApocalypticWestminster, 1964, 244-249.

24 米勒德,785.

25 以前的学者认为“米迦勒”相等于迦南神明“米迦尔”(Mikal),现透过“亚伯拿”(Ebla)的文献,知道“米迦勒”就是“谁像神”之意;G. Pettinato, "The Royal Archives of Tell Mardikh -Ebla" BA 39: 44-50, 50.

26 BDB, 451.

27 把原来的no^tarti^改成w#~oto^ ho^tarti^w#ho^tarti^w,“我留下他”。

28 Ginsberg, 60.

29 现中思高Lacocque, 203.

30 G. vou Rad, Old Testament TheologyHarper Row, 1962, I, 130, 372.“愿你平安”可作"你有平安"(故“不用惧怕”);Hartman, 265.

31 启示录七13也是用这方式唤起使徒约翰的注意力。

32 Hammer, 103.

33 这是一种“首尾呼应”(inclusio)的文学技巧;Hartman, 277.

34 不同的乃是基督右手拿着七星,从祂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也有学者认为但以理所描述的乃是神显现,而后来说话的才是一位天使,Walvoord, 243;但这说法有许多问题(十二7),参Baldwin,180.

35 但以理在本章以前已两次被天使抚摸和扶持(八16-18,九21-23)。

36 胡里昂,126.

37 Young, 225;苏佐扬,131.

38 Walvoord, 247.

39 Baldwin, 180.

40 Leupold447-448)认为这位天使是与米迦勒同一级的(即是天使长)。

41 胡里昂(128)认为波斯的魔君是“鬼魔邪灵,就是鬼魔之首撒但亲自派来的”。不少学者认为彼得所说的“监狱里的灵”(彼前三19),就是这些堕落的天使,因为以诺壹书指出他们被神监禁起来;曾立华,在盼望中儆醒(天道,1986),62.

42 他们提出的经文包括出埃及记廿三2022,卅二34,卅三2;约书亚记五14,廿四15;以赛亚书廿四21,四十六2;耶利米书四十六25;哥林多前书八5,十20,以及申命记卅二8七十士的翻译。

 

(二)异象的内容:天使所传递的信息(十一2-十二4

2现在我将真事指示你、波斯还有三王兴起、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他因富足成为强盛、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腊国。

3必有一个勇敢的王兴起、执掌大权、随意而行。

4他兴起的时候、他的国必破裂、向天的四方〔方原文作风〕分开、却不归他的后裔、治国的权势也都不及他、因为他的国必被拔出、归与他后裔之外的人。

5南方的王必强盛、他将帅中必有一个比他更强盛、执掌权柄、他的权柄甚大。

6过些年后、他们必互相连合•南方王的女儿、必就了北方王来立约、但这女子帮助之力、存立不住、王和他所倚靠之力、也不能存立•这女子和引导他来的、并生他的、以及当时扶助他的、都必交与死地。

7但这女子的本家、〔本家原文作根〕必另生一子〔子原文作枝〕继续王位、他必率领军队进入北方王的保障、攻击他们、而且得胜•

8并将他们的神像、和铸成的偶像、与金银的宝器掠到埃及去•数年之内、他不去攻击北方的王。

9北方的王〔原文作他〕必入南方王的国、却要仍回本地。

10北方王〔原文作他〕的二子必动干戈、招聚许多军兵、这军兵前去、如洪水泛滥、又必再去争战直到南方王的保障。

11南方王必发烈怒、出来与北方王争战、摆列大军、北方王的军兵必交付他手。

12他的众军高傲、他的心也必自高、他虽使数万人仆倒、却不得常胜。

13北方王必回来摆列大军、比先前的更多、满了所定的年数、他必率领大军、带极多的军装来。

14那时必有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王、并且你本国的强暴人必兴起、要应验那异象、他们却要败亡。

15北方王必来筑垒攻取坚固城•南方的军兵必站立不住、就是选择的精兵〔精兵原文作民〕也无力站住。

16来攻击他的、必任意而行、无人在北方王〔原文作他〕面前站立得住•他必站在那荣美之地、用手施行毁灭。

17他必定意用全国之力而来、立公正的约、照约而行、将自己的女儿给南方王为妻、想要败坏他、〔或作埃及〕这计却不得成就、与自己亳无益处。

18其后他必转回夺取了许多海岛•但有一大帅、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并且使这羞辱归他本身。

19他就必转向本地的保障、却要绊跌仆倒、归于无有。

20那时必有一人兴起接续他为王、使横征暴敛的人、通行国中的荣美地、这王不多日就必灭亡、却不因忿怒、也不因争战。

21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人未曾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用谄媚的话得国。

22必有无数的军兵势如洪水、在他面前没败坏•同盟的君也必如此。

23与那君结盟之后、他必行诡诈、因为他必上来以微小的军〔原文作民〕成为强盛。

24趁人坦然无备的时候、他必来到国中极肥美之地、行他列祖和他列祖之祖所未曾行的、将掳物、掠物、和财宝、散给众人•又要设计攻打保障、然而这都是暂时的。

25他必奋勇向前、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南方王也必以极大极强的军兵与他争战、却站立不住、因为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

26吃王膳的、必败坏他、他的军队、必被没、而且被杀的甚多。

27至于这二王、他们心怀恶计、同席说谎、计谋却不成就、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

28北方王〔原文作他〕必带许多财宝回往本国、他的心反对圣约、任意而行、回到本地。

29到了定期、他必返回、来到南方、后一次、却不如前一次、

30因为基提战船、必来攻击他、他就丧胆而回、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他必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

31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

32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巧言勾引•惟独认识 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

33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

34他们仆倒的时候、稍得扶助、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

35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

36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 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 神之 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

37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

38他倒要敬拜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可爱之物、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

39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

40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

41又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必脱离他的手。

42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脱离。

43他必把持埃及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吕彼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

44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出去、要将多人杀灭净尽。

45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能帮助他。

十一2.“波斯还有三王兴起”:“三王”指甘拜西、43大利乌一世、44亚哈随鲁(又名薛西斯)。45在甘拜西和大利乌一世之间还有一位术士,他在甘拜西远征巴勒斯坦的时候,假冒自己是甘拜西的亲兄弟士每弟、就是甘拜西在若干年前秘密暗杀的;46这术士祇篡位六个月,便被大利乌一世杀死。故此,此处并没有把他包括在内。47

“第四王”:指亚哈随鲁,他曾拥有极大的财富,他“从印度直到古实统管一百二十七省”(斯一1),故征收了很多税项,拥有金银制成的床塌和饮酒的器皿(斯一6-8)。

“攻击希腊国”:亚哈随鲁曾于主前四八○至四七九年率领强大的军队进攻希腊(参八6的诠释)。48

3.“勇敢的王”:即亚历山大大帝(336-323 B.C.)。

4.“向天的四方分开”:参八章八节的诠释。

“却不归他的后裔”:亚历山大曾娶了骆莎拿为妻,49她给他生下一个遗腹子(也取名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征服波斯之后,又娶了他蒂拉为妻,她生了希耳古利。50两对母子皆先后被杀,他的国因此“不归他的后裔”,反而是由四个将军瓜分。

5.“南方王”:指多利买一世(323-285 B.C.统治埃及)。

“将帅中有一个比他更强盛”:指西流古一世,他本是巴比伦的总督(321-316 B.C.)但在三一六年他躲避叙利亚总督安提岗的追杀(安提岗想占领亚洲地区,要吞并巴比伦),逃至埃及为多利买一世收留,且任埃及军队的统帅。主前三一三年,西流古与多利买连手,再加上吕西马加(统管小亚西亚及特拉西的君王)的协助,在迦萨击败安提岗的儿子低米丢,西流古一世重返巴比伦。十二年后(301 B.C.),安提岗被西流古一世击败,西流古统治大部份的亚西亚,扩张其版图至印度,名副其实的“权柄甚大”。51

6.“过些年后”:大约是在主前二八○至二四八年,南方(埃及)由多利买二世(285-246 B.C.)执掌王权,北方(叙利亚)的皇帝乃是安提阿哥二世(260-246 B.C.)。多利买二世曾和安提阿哥二世交战,结果是胜负难分,彼此言和。52多利买二世在主前二五二年把女儿百尼基嫁给安提阿哥二世,53大家订立盟约(所罗门作王时,多国的君王要与他建立盟约,故把女儿嫁给他,他“有妃七百,都是公主”,王上十一3)。54

“都必交于死地”:安提阿哥二世娶了百尼基后,就休了发妻拉奥迪斯。55当多利买二世于主前二四六年死后,安提阿哥二世将百尼基打入冷宫,重新迎回废后拉奥迪斯,并恢复其后位。拉奥迪斯表面上不记旧恨,暗地里却找机会报仇雪恨;最后,她终于毒死亲夫安提阿哥二世(“王和他所倚靠之力,也不能存立”),又派人杀死百尼基和她的儿子,以及百尼基从埃及带来的随从(就是那些“引导他来的”)。

“生他的”:或作“他所生的”(现中:“孩子”);56“扶助他”可能是那些设法帮助她逃走的人。57最后,拉奥迪斯立儿子西流古二世为王。

7.“另生一子”:指百尼基的弟弟多利买三世(246-221 B.C.)。当他得悉姊姊的悲惨下场,便带兵攻打北国,直闯北国首都安提阿,杀了拉奥迪斯;西流古二世被迫求和。

9.“北国的王”:指西流古二世。他东山复起,于主前二四二至二四○年带兵进攻埃及,却被多利买三世击退,无功返回首府安提阿。

10.“北方王的二子”:指西流古三世(226-223 B.C.)和他的弟弟安提阿哥三世(223-187 B.C.)。他们二人计划替父亲雪耻;后因西流古三世在小亚西亚一次战役中被人杀害,报仇的责任落在弟弟安提阿哥三世的肩头上。

安提阿哥三世于二一八至二一七年之间挥军沿地中海海岸向南进攻,征服了腓尼基和非利士各城,直逼埃及边界的拉非亚(“南方的保障”)。

当时多利买四世(221-203 B.C.)继父亲多利买三世在南方作王,他率领步兵七万、骑兵五千,以逸待劳在拉非亚把安提阿哥三世击退;这就是第十一节所描述的。

12.“他的众军高傲”:指多利买四世的军队。

“他虽使数万人仆倒”:多利买四世在主前二一七年的战役中曾杀灭安提阿哥三世一万五千人,58但多利买四世没有乘机北伐,彻底地歼灭了安提阿哥三世,也没有占领北国的领土。59

13.“北方王”:指安提阿哥三世;他在主前二○三年(即是多利买四世去世的那一年,年幼的儿子多利买五世刚继位)带兵攻打埃及。多利买五世由主前二○三至一八一年作南方王。

14.“许多人起来攻击南方王”:马其顿王腓力和埃及一些叛臣支持安提阿哥三世攻打年轻的多利买五世。

“本国的强暴人”:埃及的犹太人;他们看见埃及形势不大好,就不再去支持埃及,转而臣服北国的安提阿哥三世。“强暴人”是指不守法的人。

“要应验那异象”:指这些犹太人助纣为虐,帮助安提阿哥三世,以致应验本章廿一至四十节所记载安提阿哥四世逼害犹太人的异象,祇是迫害者终必灭亡,故计划“必要败亡”,不会成功。

15.“北方王必来筑垒”:主前二○○年安提阿哥三世大败埃及军,埃及统帅司各巴逃往西顿城,北军筑垒攻城,南方虽加派三位将军援助,仍然无济于事,司各巴终被俘掳。

16.“他必站在那荣美之地”:安提阿哥三世大胜埃及军后,控制了全叙利亚、巴勒斯坦、直至埃及的边界;他进入耶路撒冷,答允准许犹太人享有在埃及统治下的权利,且削减税收,并捐款给圣殿。在耶路撒冷被埃及统治了一百多年的犹太人现在有了新的统治者,也揭开了犹太历史最大惨剧的序幕;他将会“用手施行毁灭”,因为拥有“毁灭”的权柄,他是名副其实地操生死大权。

17.“将自己的女儿给南方王为妻”:安提阿哥三世为了控制埃及,把女儿克丽奥佩他嫁给多利买五世为妻。60

安提阿哥三世本想藉女儿“败坏”多利买五世,那知道克丽奥佩他深爱丈夫,不听从父亲的阴谋,反而站在丈夫的一边,鼓励他设法向罗马求助对抗北国(他的祖家)。

18.“他必转回夺取了许多海岛”:主前一九七年安提阿哥三世曾带兵侵占埃及在小亚细亚的许多城市和岛屿。61

“有一大帅”指罗马将军路西史奇彪;62主前一九一年安提阿哥三世曾在特摩比里被罗马军击败;翌年,他的海军在爱琴海又吃败仗,罗马兵乘胜追击,在路西史奇彪率领下把安提阿哥三世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安提阿哥三世只好接纳罗马提出的苛刻条件;他除了割让部份领土给罗马外,还要赔款一万五千他连得。他本准备叫罗马受“羞辱”,结果,他反被罗马所“羞辱”。63

19.“绊跌仆倒”:安提阿哥三世回国筹募赔款,向各地的庙宇打主意,因为当时的庙宇有如今日的银行,藏有大量财宝;主前一八七年,他在彼勒神庙掠取财宝时被人暗杀。64

20.“必有一人”:就是安提阿哥三世儿子西流古四世(187-185 B.C.);为了按时清还赔款给罗马,西流古四世派出收税员往各地去强课重税、横征暴敛。他派遣亲信希略多路前往耶路撒冷(“国中的荣美地”)掠夺圣殿的财宝(玛加比A书第三章)。

“这王不多日就必灭亡”:西流古四世于主前一七五年被人杀死。6521.“必有一个卑鄙的人”:指安提阿哥四世;他卑鄙,因他用不正当的手段抢夺属于侄儿的王位。

“用谄媚的话得国”:“谄媚”指狡滑的手段(诗卅五6,七十三18),暗示安提阿哥四世如何游说别迦摩王尤米尼二世派军帮助他,66以及他怎样以曲意的解释和谄媚的态度说服叙利亚人接受他的统治(虽然他不是合法的王位继承人);他杀掉希略多路,宣称祇会摄政为王,且最后必把王位交还他的侄儿,故他大受安提阿哥城的居民欢迎。

安提阿哥四世外表十分谦恭和民主,且慷慨大方很快就获得人的信任和拥戴(所以雅典人也赐他为“荣誉市民”的头衔,立他为地方官)。

22.“无数的军兵”:指邻国(尤其是埃及)与他作对的军兵。

“同盟的君”:原作“盟约之君”(吕本:“盟约的人君”);67由于“君”可指大祭司,而“盟约”是指神与犹太人所立的约,故“同盟之君”乃是大祭司亚尼亚三世(和合本把此句译作“同盟之君”很易叫人误会这君与安提阿哥四世同盟,原文却无此意)。68

大祭司亚尼亚三世反对安提阿哥四世所提倡的希腊化政策,故在主前一七五年,当亚尼亚三世的弟弟耶孙(原名约书亚)向王安提阿哥四世保证,如果他被立为大祭司,他会捐出三六○他连得的银子给王的库房,又大力推动希腊的文化,王就废除亚尼亚三世,封立耶孙为大祭司。主前一七一年,耶孙命令助手门尼老斯把税项带去给安提阿哥四世,门尼老斯趁机贿赂王,应允要比耶孙多进贡三百他连得的银子。王就废除了耶孙,立门尼老斯为大祭司。不久,门尼老斯因亚尼亚三世公开谴责他,老羞成怒,贿赂王的大臣安多尼古杀掉亚尼亚三世。69故此,“同盟之君”亚尼亚三世也在安提阿哥四世面前“冲没败坏”。

23.“与那君结盟之后”:原作“有人与他联盟”(吕本:“由于人跟他联盟的缘故”),这句与上一节不是连接的(和合本的翻译叫人误会上一节的“同盟之君”和“与那君结盟”是同一个人),本节的“那君”乃是指埃及王多利买六世(181-145 B.C.),他乃是安提阿哥四世的外甥,安提阿哥四世利用二人的联盟从埃及夺取许多属于埃及的巴勒斯坦城镇,使北国渐渐富强。70

也有学者认为这里的“结盟”乃指那些接受希腊化的犹太人,他们与安提阿哥四世结盟。71

24.“散给众人”:相传安提阿哥四世到处抢掠财宝之后,就将财宝分给拥护和跟随他的人(玛加比壹书三30指出“安提阿哥四世馈赠礼物给随从,比他以前的王都慷慨得多”)。

“保障”:南国埃及的城市。

25.“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主前一七○年至一六九年,年轻的多利买六世按照两位大臣欧拉尤斯和列拿尤斯的建议向安提阿哥四世宣战;安提阿哥四世率领大军迎头痛击埃及军,首先侵占了埃及的边防要塞怕路仙,再乘胜追击至门斐斯;多利买六世又在两位大臣的怂恿下逃走,结果,被擒获成为安提阿哥四世的阶下囚(玛加比壹书一16-19)。72

“有人设计”:指两位大臣的阴谋,其实他们已和安提阿哥四世暗地里订下休战条件。

26.“吃王膳的”:即两位大臣和其它反对多利买六世的臣仆。

27.“至于这二王,他们心怀恶计,同席说谎”:“二王”指安提阿哥四世和多利买六世;前者俘掳了后者,强逼他签署和约,使安提阿哥四世成为埃及地的保护者。

埃及亚历山大城的居民听见这消息,立刻宣称不承认多利买六世是他们的君王,因为他们不能忍受向安提阿哥四世臣服。于是,他们另立多利买的弟弟为王,称号为多利买八世。安提阿哥四世挥军直攻亚历山大城,祇是该城的市民众志成城,竭力抵御,他无功而退。

安提阿哥四世于是想利用多利买六世挑拨离间埃及人,故释放多利买六世,设宴款待他,而多利买六世心中有数,知道安提阿哥四世满肚子阴谋诡计,故将计就计,表面上同意和安提阿哥四世连手对付多利买八世。所以他们大家“心怀诡计,同席说谎”。

“计谋却不得成就”:多利买六世和多利买八世两兄弟和好如初,共同对抗安提阿哥四世,故他的诡计失败。

“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应作“因为距离所指定的末期,还有一段时间”,即埃及被灭绝的时候未到,故安提阿哥四世的阴谋不能实现。

28.“他的心反对圣约”:安提阿哥四世占领埃及的阴谋不能得逞,于是班师回国。途中,他停在耶路撒冷。由于当时有谣传说他战死于埃及之故,前任大祭司耶孙就从约但河东带领一千人前来攻入耶路撒冷,除掉大祭司门尼老斯的亲信,赶逐门尼老斯离境,重新夺回大祭司的职位。耶孙因大肆屠杀,引起众愤;结果,也被驱逐出城。安提阿哥四世认为这件事证明犹太人背叛他,故他抵达耶路撒冷,再立门尼老斯为大祭司,且在门尼老斯的引导下进入圣殿的圣所,掠去圣殿内许多器皿和宝物,价值一千八百他连得银子(玛加比壹书一20-25;玛加比A书五11-21)。

29.“他必返回”:主前一六八年,安提阿哥四世第二次进攻埃及,他的军队直捣埃及内地,他在下埃及的门斐斯自封为埃及王;但当他围攻亚历山大城的时候,罗马刚刚战胜了希腊,派遣特使志拿斯命令安提阿哥四世撤离埃及,因此时罗马的势力正扩充至中东,它为了要成为埃及的保护国而决不让安提阿哥四世先拔头筹,获得管辖埃及的权利。安提阿哥四世回复说要先和部下商量才能作出答复,志拿斯就在沙地上绕着安提阿哥四世划一圈,威吓他若不答复,就不准走出圈外。73安提阿哥四世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屈服,收拾残军班师回国;他不敢得罪罗马这个新兴的超级势力。罗马在短短一个星期内征服了希腊,又成为埃及的保护国。

30.“基提战船”:“基提”指居比路(今日的塞浦路斯),当时属罗马管辖,故“基提战船”即是罗马军舰。当安提阿哥四世兵临亚历山大城时,罗马战舰亦驶近亚历山大港口。74

“又要恼恨圣约”:安提阿哥四世因在埃及受罗马的羞辱而怒气膺胸。当他接到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不满他推行希腊化政策的消息,更是火上加油;于是,向犹太人发泄怒气,他纵容军队在耶路撒冷大施屠杀,把居民掳去卖为奴仆,并抢掠和破坏全城,城墙也被拆毁,另建亚基拉城堡,控制圣殿地区,派兵长驻该城。75

“圣约”与廿八节的“圣约”都指犹太人,是与神订立盟约的选民。

“回来联络背弃圣约的人”:此句的“圣约”却指神和选民所订立的盟约,当时有一批犹太人弃掉自己的信仰,采取希腊的习俗,且游说同胞仿效他们接受“希腊化”;这些投机的犹太人与安提阿哥四世妥协,成了他的帮凶,助他横征暴敛,倒行逆施迫害那些忠于神的同胞。

31.“就是保障”:安提阿哥四世曾在圣殿以南为他的驻军建立了亚基拉城堡,故“保障”指圣殿一带。

“除掉常献的燔祭,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安提阿哥四世清楚知道,犹太人不接受希腊化的政策,主要是因他们信奉神;故他决定用最严厉的手段对付犹太人的宗教。主前一六七年,他下令废除圣殿一切的礼仪和献祭,毁灭所有律法书,禁止守安息日和其它节期,废弃洁与不洁的饮食条例和禁止替婴孩行割礼。

同年十二月,他在圣殿原来摆放祭坛的地方放置了一个新的祭坛,在其上献猪给丢斯神,还设立了丢斯的神像,把圣殿改名为丢斯庙。76这个“可憎”的丢斯神像“毁坏”污秽了圣殿(其实,安提阿哥四世还下令把猪血涂抹在圣殿的器皿和幔子上)。不但如此,安提阿哥四世还在各地设立了异教的祭坛,命令犹太人向偶像献祭。

32.“认识神的”:指那些真心以神为独一真神的犹太人;希伯来文的“认识”不仅包括头脑上的“知道”、“了解”,更是心里“接受”和“承认”,创世记的作者曾用这个词描写人间最亲密的关系,就是夫妇的性关系(创四1,“亚当和夏娃同房”原作亚当“认识”夏娃)。77何西亚先知指出:一个真正认识神的人,必定遵行祂的吩咐(何四1)。

这些犹太人笃信神,忠心至死,不肯敬拜假神丢斯(玛加比壹书一60-63)。他们与那些贪生怕死祇懂向安提阿哥四世谄媚的信仰投机分子成了强烈的对比。

33.“民间的智慧人”:就是那些“认识神”的人,他们不但自己“刚强”,还鼓励同胞刚强壮胆,务要持守列祖所传下来的信仰。

“倒在刀下”:当时候安提阿哥四世下令:凡继续奉行犹太人信仰的人必受重罚,那些为婴孩行割礼,和收藏律法书,以及拒绝在异教祭坛献祭和不吃在祭坛上献过的猪肉的人,都要被杀(玛比加壹书一60-63;玛比加A书六18-42)。忠于神的人宁死不屈,甘心舍身殉难。78

34.“稍得扶助”:指玛加比革命渐获胜利,79叫忠于神的人暂时不受迫害,可喘一口气(玛加比壹书二15-28,三10-26,四1-25)。

“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有一些人参加玛加比的革命不是出于真心,他们祇是在革命成功时趋炎附势,前来笼络巴结。这些说谄媚话的人参加起义,也是因为害怕玛加比党的人对他们不客气,故后来看见锋头不对,又再次拥护希腊文化,放弃原有的信仰(玛加比壹书九23)。

35.“熬炼其余的人”:这是神准许犹太人经历迫害之目的;那些忠贞于神的选民藉着迫害得了磨炼,成为“清净洁白”,而那些不真心“认识”神的选民便在迫害中“仆倒”了。

36.“王必任意而行”:这“王”是谁呢?第一,他是安提阿哥四世。80第二,他是罗马皇帝君士坦丁(A.D. 280-337),这是犹太拉比的看法。81第三,敌基督。82第四,一切与神为敌的人。83

让我们先看作者如何描述此“王”,然后才下结论指出这“王”究竟是谁。

36.“任意而行”:作者曾用此句话描写亚历山大(八4,十一3),安提阿哥三世(十一16)。

“超过所有的神”:安提阿哥四世自高自大,以自己为天神显现,他发行的钱币刻有“神明显明”的字句。84使徒保罗指出那大罪人敌基督要“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帖后二4)。

“万神之神”:即耶和华神(二47);安提阿哥四世曾“攻击万君之君”(八25),因他“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八11);但历史并没有记述安提阿哥四世“用奇异的话”攻击神。“奇异的话”就是叫人感到惊奇的说话,因为王所说的狂妄亵渎神的话是令人意想不到的。

保罗曾形容那大罪人“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帖后二4)。

“行事亨通”:但以理书的作者曾描述安提阿哥四世“任意而行,无不顺利”(八1224)。

“主的忿怒完毕”:这王的狂妄是有限期的,到了期限,神的忿怒必临到,毁灭此王(参八19的“恼怒临完”,“恼怒”与此处的“忿怒”同一个希伯来文字)。

37.“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安提阿哥四世尊崇希腊的丢斯神远超过北国叙利亚素来敬拜的神明(例如阿波罗神);另一方面,他曾掠夺自己神明庙宇的财宝,故是“不顾他列祖的神”。

赞成这“王”是敌基督的学者对这句话有两种看法:第一,敌基督将会是犹太人,故“列祖的神”指犹太人所敬拜的神;85第二,敌基督源于将来新兴的罗马帝国,故指罗马所崇拜的神,也就是罗马天主教所崇拜的真神。86

“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可能是“搭摸斯”(结八14),他是迦南人所敬拜的植物神,主管农作物的生长和丰收。安提阿哥四世漠视这位迦南神。另一方面,主张“他”是敌基督的学者却认为“妇女所羡慕的神”乃是“爱情”,87或说所有妇女都羡慕作弥赛亚的母亲,故指弥赛亚。88这两种解释比较牵强,因经文明说是“妇女所羡慕的神”,且从上下文来说,这指“搭摸斯”比较合理。

“无论何神他都不顾”:指安提阿哥四世为了筹募送给罗马的赔款而抢掠所有神庙的财宝,89显然是不尊敬任何的神明。

38.“他们要敬拜保障的神”:就是丢斯神,安提阿哥四世用大量的金银宝物为丢斯兴建了美轮美奂的庙宇。

赞成“他”是敌基督的学者却认为“保障的神”就是战争的神,暗示敌基督性喜争斗,到处与人为敌。而且,他要用“金银宝石”去支持昂贵的战争。

39.“他必靠外邦神的帮助,攻破最坚固的保障”:这两句话可作“他用外邦神的人民去防守保障”(参现中:“他用信奉异教神明的军队防守他的堡垒”;吕本:“他必使敬拜外人之神的人民做守·保障者”)90回应安提阿哥四世派他的军队驻守于耶路撒冷的亚基拉城堡(玛加比壹书五92627节)。91

“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玛加比书的作者记述安提阿哥四世善待那些听从他话的人。有一次,一个犹太妇人与他的六个儿子宁死不屈,不肯依照他的话放弃敬拜神,结果都被杀死。安提阿哥四世对剩下的最年幼孩子说:“如果你肯弃掉你祖先的习俗,我便赐给你许多财富,又给你高位”(玛加比A书七24)。他常用权势和财物来拉拢迎合他的小人。

另一方面,那些认为“他”是敌基督的学者却指出本节叙述敌基督攻打最坚固的保障,战胜后会让那些尊崇他的人管辖保障,又分地给他们,以赢取他们的忠诚。92

“又为贿赂分地与他们”:记述安提阿哥四世把耶路撒冷周围的一些地分给驻守在亚基拉城堡的军队。93

40.“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争战”:“末了”指那预定的末期(2735节);“南方王”是埃及王多利买六世;这一次争战安提阿哥四世大获全胜。

有学者却认为这是描写主耶稣第二次降临前敌基督和南方的王大争战。94

41.“以东人、摩押人、和一大半亚扪人”:他们历来都与犹太人为仇,故自然支持安提阿哥四世,也因此不用遭受他的攻击。如果“他”是敌基督,他也不会加害那些与选民为敌的人。

43.“吕彼亚人、古实人”:“吕彼亚”位于埃及的西面,“古实”在埃及的南方;作者用这两国表征全埃及都臣服北方王或敌基督。

44.“东方和北方”:安提阿哥四世临终前进攻东面的帕提亚和北面的亚美尼亚。95

45.“海和荣美的圣山”:地中海和锡安山,即是在以色列国境内。

“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在以色列国境内设置坚固壮丽的营房。

“必无人能帮助他”:回应八章廿五节“至终却非人手而灭亡”,安提阿哥四世于主前一六四年十一月二十日至十二月十九日那一段日子病逝于波斯的塔比。96如果“他”是敌基督,这乃记述敌基督被毁灭(启十九20-21)。──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但以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