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讲 不拜别神•专心靠主

 

  我们生活在香港,可说是个相当自由的地方;有着言论、出入境以及信仰等的自由,这都是极其宝贵的。过往殖民地时代如此,相信特区年代开始后,亦盼望继续如此。香港虽有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回教等众多宗教,但教派之间向能和睦共处,互相尊重。单说基督教已经有不少的宗派和堂会,彼此间的传统各异,却保持主内一家、互为肢体的精神。因为当今确是个多元化的世界,许多不同的种族、宗教和政制,都会引发不少的争执和冲突,造成了不和谐的现象。不少东南亚地区,在宗教信仰上及不上香港的自由,往往因为政治和种族上的隔膜,使某些宗教受到排斥。今日,我们若以牧师的身份往访某些国家,很可能在入境时就被迫要乘搭下一班航机离开。又在某些国家,基督徒也会列入不受欢迎之列。在香港不可用法律或权势,去强迫人家接受某种宗教;纵使我们知道耶稣基督是唯一的救法,也不可以勉强人去相信耶稣。神虽愿意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但衪宁愿人受感归主,也不欲强制人去跟从衪。今天,众多的宗教与我们并存,更加挑旺我们传福音和宣教的热诚,让更多人有机会选择归信那一种宗教!

  但以理所处的时代,不像我们今日那样有宗教的自由,信徒在政治迫害之下,如何能忠心为主作见证?但以理的三友在尼布甲尼撒王的时代,不肯下拜王所立的金像,而被扔在烈火的@中(但三)。但以理本人则在大利乌年间,照常祷告过其宗教生活,犯了王的禁令而被扔在狮子坑中(六)。《圣经》载述不同年代的人物和事情,都在说明一点,当我们的信仰,与政权或有关当局的命令有抵触之时,应如何面对?以下分从三方面,去查看但以理及其三友所遇到的是个怎么的考验,又他们怎样去响应这些挑战和经历神的信实?

{\Section:TopicID=111}(一)政权的考验

  尼布甲尼撒王立了个大金像,这像可能是个神像,或是王本身的像;在开光大典的时候,招聚所有的皇宫大臣来参与这揭幕典礼。但以理可能因为公干的关系而不在朝,其三位朋友不单要赴典礼,更要奉命跪拜金像。信徒参与典礼或敬奉尊长时,理当行礼,譬如向长辈鞠躬,或在婚嫁时向父母敬茶、贺岁时,子女跪在双亲面前等,均属孝敬而非跪拜,都是可以的。然而,尼布甲尼撒要求臣民向其金像下拜,则有敬奉之为神明之意,为要显其权势及威风;问题在于王的骄傲与狂妄。但以理三友决定违命,因他们知道,只有神配得他们的敬拜。今日的政权,虽不会要求我们敬拜一个偶像,但会要求国民信奉某种宗教,信徒在这情况下仍要坚守信仰的话,可能会被逐出家门或遭杀害,对信徒来说,确是一大考验。今日,我们在香港虽不致受类似的宗教和政治迫害,但我们有否以偶像取代了神在心目中的地位?政权是神所赐的,政府的运作乃为保障人民的安全,当一个政权滥用权力,强迫人民信奉某一种宗教,或利用商业的利益,或用邪灵的力量,驱诱国民向其元首或领导人下拜,就是把偶像加诸百姓身上。

  弟兄姊妹,我们今天切要提防生活中偶像的出现。政治权势可以是偶像;上司的命令也可以是偶像,许多时候,我们指望升级的时候,可能每天都要仰仗老板的脸色做人;家里的人也可以成为偶像,有些家长会在子女婚嫁和择业的时刻,要求子女顺命而行,否则励行经济封锁;有些丈夫或妻子横蛮无理,要求对方千依百顺,他们的命令往往使我们违背原则,放下信仰,向他们屈膝下拜,他们无形中也成了我们的金像。耶稣基督也曾遇到类似的情形,撒但给衪一个引诱,只衪肯向牠跪拜,就能得到天下的荣华富贵;主拒绝了这要求,因为衪只向父神下拜。

  但以理在王面前侍立,表现极佳,遭同事的嫉妒,要抓他的把柄控告他;然而但以理办事忠心,毫无过失,他不贪污受贿,全无疏忽。同事唯有从他的信仰入手,请王下令:三十日之内,何人若向王以外的神祷告,则遭处死。王不晓得他们的机心,就下了命令,盖上玉玺,致后来想营救也不可以(六)。

{\Section:TopicID=112}(二)信仰的考验

  但以理的三友专心靠主,不拜别神;人到王面前控告他们不拜金像,又指他们为异教徒,结果将他们扔在烈火的@中,他们的信仰且受到挑战说:“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三15)。同样,但以理被扔在狮子坑时,皇帝马上临近坑口,呼叫他说:“永生神的仆人但以理阿,你所常事奉的神能救你脱离狮子么?”(六20)。但以理和他的三友所关心的,不是一己的安危,而是肯定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中救出来,……即或不然,王阿,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三17-18)即使神不救他们,也决不事奉他们的神;这是表明他们坚定不移的决心。就算像约伯那样受尽诸般的苦难,他仍然爱神并见证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一21)唯有像他那样才能荣耀神,向那世代的人证明信仰的真实。但以理得悉皇帝下达一条不合理的命令之后,他没有向王求情,他回家以后,立即跑到楼顶的房间,打开窗子,面向耶路撒冷祷告。耶路撒冷,乃是神拣选以色列人的一个记号,是未来盼望的象征。但以理没有因为王命而改他素常的习惯,仍旧一日三次的祷告他的神。我们当学习但以理一样,平日建立起祷告的生活,以应付不时的危机。但以理重视神的命令过于王的命令,他每日三次向耶路撒冷祷告,其实是配合圣城每日三次的献祭时间,与在圣城敬拜的同胞们认同。

  但以理及其三友的结局,都很完美。三人被扔在火@,但竟有四人同在火中;有人说这另外的一位是神所差的天使,也有揣测说,是《旧约》的耶稣基督。但无论如何,“耶和华的使者在敬畏衪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诗卅四7),又正如以赛亚先知所说:“你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火焰也不着在你身上。”(赛四三2)。神没有免去但以理进狮子坑的危险,却从狮坑中拯救他。王在坑边问他:“你的神能救你么?”但以理却回答说:“我的神差遣使者封住狮子的口,叫狮子不伤我。”(但六22)。神子民经历神的保护拯救是世世代代的,但以理如是,大·如是,我们今日复如是。“那要吞我的人辱骂我的时候,神从天上必施恩救我,也必向我发出慈爱和诚实。我的性命在狮子中间……他们在我面前挖了坑,自己反掉在其中。”(诗五七3-6)。以上一段大·的经历,可以借用来描述但以理获救的心情。

  感谢神,但以理及其三友面对着这重大的挑战,能坚定不移。我们今日若遇同样试探时,就当小心面对这信仰的挑战!倘或有某些因素拦阻我们祷告,我们应当排除一切的拦阻,学像但以理一样:敬拜神,单单事奉衪;不要因着工作忙碌而停止祷告。种种考验会以不同的形式出现,我们若能得胜,就能叫外邦的君王都感惊叹,见证称颂我们的神(但三28)。又如大利乌王,降旨尊崇但以理的神(六25-26)一样。所以弟兄姊妹,不要怕火@的烈火和狮坑的狮子,只要我们生活行事为人,尊崇神的名,衪必救我们脱离一切的危险。

{\Section:TopicID=113}(三)即或不然的考验

  最后,假设但以理和他三位友人的故事结局,要改写的话,烈火和饿狮把他们四人都吞噬了,是否代表着神失败,没有权柄拯救他们呢?神不介入又将如何?祂的作为实非我们所能测透的。司提反为主殉道,被石头打死;早期教会的使徒雅各为希律王所杀;后来保罗、彼得都先后为主殉道,这些人都得不着神的救援。在教会的历史中,不少信徒被杀,在罗马帝国的逼害中,许多人都赔上了生命,那又作何解释呢?其实,我认为但以理及其三友,在当时的情势下能刚强,已经是一个神迹,当他们决定不向金像下拜的一刻,就已经得胜了。但以理回家继续去祷告,表示他在信心上是得胜,且有美好的见证。所以这两故事的结局并非最重要,神恩待衪的仆人,拯救他们脱险,固然可使衪的名得荣耀;但殉道者的故事,同样可叫神得荣耀。如果你我要先计算代价,然后才坚守信仰的话,那信心并不是真的。教会的历史,乃建立在无数信徒、使徒和殉道者的血上,始能有今日屹立不动的根基。马丁路德所作《坚固保障》一诗,歌词有云:“渺小浮生可丧,真道永远长存”。唯愿但以理及其三友的见证,激励我们不要向金像下拜,无论反对、逼害和利诱,来自那里,我们都专心靠主,不拜别神,保持一个琱[的祷告生活!── 周永健《转变世代中神子民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