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二、梦幻或启示

 

  经文:但二及四章全

  但二1-16,神乃历史之主。在历史进行中,神的手在历史的巨轮上,当历史在进行时,神要彰显祂的大能;神是在历史之中,也在历史之上。藉历史将祂的救赎心意表明,当我们读旧约时,就可发现神是藉历史将祂自己表现出来。

  历史乃神之启示,历史是动的而不是静的,神藉历史的每一细节要彰显表明祂伟大审判的公义作为。故历史不单说明启示,也是一直向前的,有目的的。虽有人说历史是重复的,如一巨轮循环着,但另一方面是有方向的,直到历史结束。

  在此章中,可见历史之属灵哲学。当我们研究此古代历史时,见先知的预言,整幅历史图画,见神所有历史中之心意。虽然一般人注意历史之事实,这是纵面而非横面。“纵”是从一个年代到另一个年代,但以理为王解梦,从“纵”的方面看此像,是从头到脚要一件一件的发生。从“横”的方面看,则还有另一种力量,那就是一块石头扔过来时;就见到另一力量,这并非人之力量,乃是神的能力。神更藉着历史彰显祂的作为,但也藉着这横的力量作属灵的解释。

  所以,从纵的力量可见历史之事实,从横的力量可见历史之意义。我们试看当时之背景,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即但以理正在受训时──这问题会引起许多经学家的问题。其实计算历法不一样,因巴比伦之算法那二年是二周年,乃有历史之根据。但以理是在主前六○五年夏被掳,同年九月七日尼布甲尼撒之父死,于是尼布甲尼撒开始作王。故在六○五至六○四年之尼散月──即今之四五月──,可算是但以理受训之年月。但另一方面,六○四至六○三年,乃是受训第二年,在犹大人算是三年,巴比伦算是二年。可见第二章之背景,乃当但以理受训完之后,尼布甲尼撒作王二周年之时所发生的一件大事。尼布甲尼撒王作梦后却不知道梦的内容。现在的问题是:(一)到底此梦是否神之启示?我们可说不是的,因为一个信奉异教的外邦人,一个有罪的人,神怎会向他启示呢?这不过是野心家的梦境,因许多的思想显明政治的野心。一个暴虐之君王,充满了许多梦想,忧虑和烦恼,故在白天所思想的,晚上就在梦境出现。因这种梦实在太杂乱,所以梦醒时就不知所梦的是什么?甚至忘却,心里就非常不安。那为什么又有神的心意在其中?神让他的心觉得烦杂。(二)这样的人就需要神的仆人,需要神的信息,需要神的警戒的信息,公义的信息。今日世界上多少人心里正在觉得烦恼,他们不知自己的梦想,幻想和理想是什么。他们的人生好像梦幻的人生,似梦非梦,人生在极端的困惑与迷惘中;他们需要我们这些知道神心意,明白神话语的人。(三)人需要从神那里得着能力与智慧,因为没有神的能力与智慧,就无法知道神的心意更没有神的信息。尼王作梦并非神给他启示,所以有了此梦后,心里就很烦恼。这里我们可以见到几种的人:

  (一)尼布甲尼撒乃暴虐的罪人──当时尼王召巴比伦术士解梦之人,他们乃虚妄的弱者。在某一状况下就振振有词,头头是道,可是却毫无内容;充满虚妄,在此特殊情形之下,他们就表现出懦弱无用的样子。因他们没有神,他们完全是迷信。今日的世代不也是如此吗?不是充满了虚妄懦弱和凶恶强暴的的人吗?这世代何等需要但以理和他的同伴,需要有同样的信仰的你和我!需要神的工人,需要有属灵智能的敬虔者,需要忠心愿被神使用的工人,和那些肯真正把自己完全摆上的神的儿女。但我们知道那凶暴的罪人,要把所有的术士们杀掉,因为罪人落在罪人的手中是可怕的;但义人是否也落在罪人的手里?在外表会有这危险,甚至但以理和他的同伴,也几乎被杀。可是神有永远保守的能力,那就是说属神的人是否有此信心,是否信心使之镇定?但以理是有信心的人,据经上记载,他不但告诉王的护卫长,更到王前说他能解梦,当王心情不好时,任何事都会做出来,也许连但以理也杀掉;因但以理不过是个被掳者,在君王眼中是个奴隶,根本不值得重视;人不重视他,神却重视他。各位!你我都是神的儿女,神保护我们好像保护眼中的瞳人。祂看重我们,因我们属于祂!但以理有此信心,故他雄赳赳,气昂昂;光明磊落地站在君王前,宣告他能解梦,他的生命在神手中,因为但以理有坚强的信念,他不惧怕。有一些人会想,他这样会有危险;可是神的儿女有此能力。不单不逃避,反而有坚强的信心面对现实。不仅把坏的变好,也把恶劣的改善,这是神迹,因神要在历史中彰显祂的作为,随时改变现状,但以理就将整个情势挽救过来。

  在圣经上常有这种情形,如果人没有在神前真真得胜,他不能逃脱神的忿怒;他只不过是在神的审判火中,抽出的一根柴,仅仅的得救,抽出后只能放在一边。有人在神前的态度就如在危险的火中被人将他救出来,可是却沾沾自喜,觉得很满足,但这不是你我作神儿女的态度。因我们并非在神审判火中抽出的一根柴,而是可经过水火,进入丰富之地。又知环境的火如试炼般临到之时,不是仅仅抽出的一根柴;也不让火灭掉,而把火成为福音火炬;高高举起,使多人看见。但以理就有这样的态度,因他知道仰望神,并向祂祷告。

  (二)便以理乃祷告的人(但二17-18):“但以理回到他的居所,将这事告诉他的同伴哈拿尼雅,米沙利,亚撒利雅;要他们祈求天上的神施怜悯,将这奥秘的事指明,免得但以理和他的同伴,与巴比伦其余的哲士,一同灭亡。”但以理是祷告的人,我们也祷告,可是我们的祷告生活如何?但以理知道在此情形下必需要祷告,他回去和与三个朋友一同祷告。该知道当我们遭遇困难时,并非开会商议对策;不是在研究实际情势,而是在神前好好地同心合意地祷告。那是何等的宝贵!主在马太十八章19节说:“地上有两三个人同心合意奉祂的名祷告,祂必定垂听。”这里的涵义可用马太十八章中的“同心合意”来说明:这好似“交g乐” Symphony,乐器不同,但是奏出来的却是和谐的。为什么我们的祷告会会冷落而沉闷呢!实在因为个人在神前没有好好的祷告,如果每人先有好的祷告,那么一起祷告才有功效。有时我们不想参加祷告会,以为这祷告会不好,其实是我们自己本身有问题,愿神怜悯我们先自己肯好好地祷告。

  看这个儆醒祷告的人:(彼前四7)“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你们要谨慎自守,儆醒祷告。”但以理和他三个朋友真的全交主手里,专心地祷告。哥林多前书七5“要专心祷告”,四2“琱祷告”,歌罗西四12“竭力的祈求”,这样祷告才有功效。当他们祷告完毕,心中充满平安,这几个都是祷告的人,当他们一起祷告时则功效更大,雅各书五:16“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一个义人祷告有功效,何况四个呢!神在他们心中充满喜乐,于是但以理就安然睡觉。

  那时神指示他明白夜间的异象,神把祂的心意说出。今日你和我都需要如此,基督徒没有平安常有杂梦,与世人一样,那是因为缺少祷告。我们没有主的平安在心中,故当事情发生时;就十分忙乱,东奔西跑,不肯安静起来在神前祷告,直至没办法时才在对神说:“人的尽头是你的开头,求你助我!”可是心中仍充满了杂乱,这怎能得到神的安息呢!“人的尽头乃神之开头”,这话是不错的,因人在活动时神不能工作。人的办法太多了,神的办法就显不出来。但我们为何要等到人尽头时才让神来开头呢?神是否喜欢我们在尽头时才让我们依靠祂?不是的,神不喜欢我们属肉体的工作,和我们自己的方法。神也不喜欢我们忙乱。主说:我们劳苦P重P的可以到祂面前。主呼喊我们:来吧,快来吧!不要到别的地方去,不要再想别的方法;因这是唯一的途径,到主前可得安息。在神前真得安息,神愿我们开始时就仰望祂。但以理与他三友始终一的仰望神,仰望那信心创始成终的主;让我们不要到自己的尽头,才给神开头。该神让在我们身上掌王权,今日世代需要有祷告之人,像但以理他们一样。因现世代尼布甲尼撒王太多了,他们好像有财力,势力,但却都是罪人。他们用许多暴力及不正常方法,心中没有平安;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有没有去帮助他们吗?我们敢去吗?我们是否因他们有财有势而觉自卑?不敢把福音传出?不传福音的人有祸了!为何我们要自卑!我们有万王之王。人们需要帮助,他们在寻找却寻不见,心中没有平安,我们敢传福音给他们吗?有信息传给他们吗?我们没有能力,没有见证,也没有智慧!该知道智慧是从神而来,能力也从神而来!当我们见但以理在歌颂耶和华神时,他说:“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从亘古直到永远,因为智慧能力都属乎祂。”(但二20

  许多时候我们说了许多话,可惜都是废话,我们应说些合宜的话。在教会中也很少有属灵的话语,如果我们真被神的恩典充满,就会有属灵的话语发出;可惜我们与外邦人异教徒无异!去探访时你能说些什么话呢?和世人一般吗?这是我们主要的失败,这失败成为莫大的损失,这世界就因我们的软弱遭更大的损失。

  我们没有祷告,所以就失败,没有祷告的事奉也就没有功效,于是感到工作困难重重!试看旧约先知约拿,他违背神,不肯到尼尼微传道而到他施去,于是风浪大作。船上的水手是信假神的迷信者,他们的祷告无功效,但他们仍知求告他们的神;可是神的工人,神的儿女在何处呢!他──约拿──却在舱中睡觉!当这世界充满了危险恐惧时,在动荡不安时,你我都还在睡觉吗?教会没有祷告,神的工人,神的儿女没有祷告,世界还有什么希望呢!当时在风浪中的船又如何?反而是船主叫约拿起来。他说:“你这沉睡的人阿!为何这样呢?起来快求告你的神。”各位!你是否听见这声音?这是世界发出的声音,叫我们这些沉睡的人快起来。假如但以理和他三友都是沉睡的人,那早已被杀了!幸而他们是儆醒祷告的人。我们多么需要神的怜悯,多么需要祷告;今日最缺乏的是祷告,我们都明白这个真理,都知道这属灵的原则,但是就不肯祷告。

  今日社会为什么如此混乱不安,我们却好像是个旁观者;毫无关系似的,其实是有密切的关系。今日教会与社会的关系只有两个可能,如果不是教会影g社会的话;那就是社会影g了教会。今日教会之见证何在?立场何在?你我到底作了些什么?我们需要祷告。当我们祷告时,神就会大大施恩,因祂要复兴祂的作为,复兴祂的教会,复兴祂的儿女!── 唐佑之《但以理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