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三、承受与摆脱

 

  经文:但二及三章全

  (但二31-45)神在每一时代有祂的无限心意,并愿将心意表明,使世人领悟;祂需要祂的仆人,将祂的话传出来。如果没有祂的仆人或祂合用之器皿,那么祂的话语和心意,就没法使人明白。

  神为要使其它外邦人知道祂的公义审判,就必需祂的仆人传祂的话。那么,神是否向尼布甲尼撒王启示呢?不是的,因为神不向罪人说话,但祂愿将心意使罪人明白;知道祂的公义,并切实的悔改,所以尼布尼撒王的梦并非神的启示。神不向尼布甲尼撒王启示,而是向属祂的人启示;让祂仆人再将祂的心意传给世人,使他们接受救恩。但可惜每一个时代都很难找到合祂心意的人!

  撒母耳时代,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因为找不到合祂心意的器皿,找不到合祂心意的但以理。各位!现今神也有许多的话语要让世人明白,可是,合祂心意的人在那里?有些人真的愿把自己摆上,完全地奉献,不保留,不犹疑,也不迟延;澈底地,始终如一地献上,神要藉着这种人将祂的心意表达。所以从神的仆人来看,这梦是神的启示,让祂的仆人将祂公义的审判说出,神的启示对于不信者是恐惧的,不安的,忧虑的。但对信靠祂的人却是欢欣喜乐的,对不信的人是模糊的像在黑暗中。但对信的人,因是在光明中行有圣灵之光光照;就欢欢喜喜领受,因神要我们明白祂。

  当时,但以理就是如此,所以能在王前解梦,因这梦是神的启示。他解释这个梦境,有一大像,这像很高大,很光耀且又很可怕;这像是象征世界的权力,因世界之权力和属灵之权力在争战中。世上权力看来高大──自高自大,很光耀──很体面,但却可怕──因为是畸形的。注意这像,那是非常不正常的,因为是用不同的金属造成:“这像的头是精金,胸膛和膀臂是银的,肚腹和腰是铜的,腿是铁的,脚是半铁半泥的。”(但二32-33),一个不同金属造成的非常不正常的像。

  (一)价值上的不正常──金子的价值是最贵的,其它的价值就每况愈下。世界亦是如此,初时来势汹涌,但慢慢地价值一直减少。这不就是畸形的吗?但在属灵的事上则刚好相反,因神不但让好的给我们;而且有更好的,甚至最好的也要赐给我们。

  (二)重量上的不正常──金子是很重的,银比不上金重,铜与铁则更不如金。如研究它们的比重:则金是19.3,银是10.5,铜8.5,铁7.6,泥1.9,即泥的比重只有金的十分一,那可想象到这是上重下轻的像。试问这又怎能站得住呢,岂不是很易倒下来吗?不错,这根基太差,太脆弱,世界的事──属世的事也是如此;完全没根基,随时会倒塌。

  (三)硬度上的不正常──铁和泥是最刚硬的,金是最软的;那就是说愈来愈硬,这也是不正常的现象。但这就是属世的东西,各位弟兄姊妹!我们该有属灵的价值感和辨别力;要知什么是有价值的和稳固的,什么是没价值和不可靠的。如果我们无属灵的价值感,也就没有安全感。所以当我们在神面前见这幅图画时,就何等需要神赐诸般的怜悯,使我们对历史有更深的认识。

  根据历史的证据,一般的解释是对的;金子是代表巴比伦,银是指玛代波斯,铜指希腊,铁指罗马。亦有人说,铁是希腊,铜是波斯,银是玛代(玛代和波斯分开),这都并不重要,不过我们见到当时的权力是如此:先是巴比伦,然后玛代波斯,希腊,最后是罗马,为何要从巴比伦开始呢?因那是外邦人的日子,(路廿一24),神的选民要败亡,所以必须计算外邦人的日子。何时是外邦人日子完结?这是在主再来的那一天。其次,有两只脚,解经家说那是l利亚和埃及,是世界的强权,亦可分东边与西边。至于十个脚趾我们在七和八章才研究。现今这世代也是包括在这一期间内,主必快来。

  (但二34)“见一块非人手所凿出来的石头”,这是一种感觉,好像一块大石头;其实这石头大小并不重要,而能力却很大。当这石头掷过去时,就发出很大的能力,能把这么大的像完全砸得粉碎。这是象征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虽是神;但祂要降世为人,祂是余数的余数。该知神审判人审判列国时,信靠祂的人就是余数;当主被钉时,只剩下祂一个。但这生命的能力却一直发展,主死后就复活。当我们读到主从坟墓复活出来时,挡着墓前的大石头被挪开,这石头就成主复活的见证。生命的见证,象征死亡的门打开。因主说:祂虽然死过,现在又活了,且活到永永远远,而且拿着阴间和死亡的钥匙。死亡之门户已经洞开,纪念的碑石已经竖立,表明耶稣基督得胜死亡。我们更知道信仰的基石也已奠定,因信靠主从死里复活,才是有正确的信仰,且知道界限的石头已安放,从此以后,生命与死亡已经分开,光明与黑暗分开,属世与属灵也分开。这石头可象征天国的盘石,主耶稣成为一块非人手凿成的石;生命的大能,能把世界的一切都砸烂。因祂已得胜,这非人手凿成的石慢慢地扩充,石又怎能扩充呢?但见这石砸碎这像时,就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你我都是活石,要建立神的国,要将神的国建立起来充满天下。彼前二章记说很清楚,我们都是活石,我们要与主一同建造。在十架以前,神只有一个儿子;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世人,叫信靠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但在主死在十字架以后,神就有许多的儿女,现在在这儿也有许多神的儿女。信徒们,神给我们一个责任,一个重大的使命;就是把神的教会建立起来,把圣山建造起来,把神的国建造起来!这是何等兴奋的事!我们需要能力,需要信心仰望主。

  (但三1-8),二与三章的关系甚为密切,二章的像是在梦境中;但三章则是尼布甲尼撒王把像建立。或许他感到权势上受到威胁,或许是他不肯轻易地放弃他的计谋,所以就自己建造一个像。不但头是金的,甚至全身都是金的,虽然当时但以理的劝告曾使尼布甲尼撒王受到感动,甚至说万神之神,万王之王,可是他心中恐惧,神的启示对不信的人是恐惧与不安,故要建一个金像(大概这像是木头造而外层包金。)(以赛书四十:耶利米十)。外强中干,外表很辉煌,而里面却是丑陋,没价值可言。且这像很奇怪,高六十肘,宽六肘,与一般人的身体比例不一样。(六十肘即90呎,六肘即9呎),但这是巴比伦心目中的英雄造像,且“六”乃巴比伦人最喜欢的数字。那是说属罪恶、属世界的力量要想挣扎,要争战,要奋斗,甚至用暴力以达目的。故王传令所有的人,凡听见乐声都要跪拜,因这是他的方法;用暴力要得人的尊敬,用强制的命令要人顺服;如有何人违反,他就严厉处置,甚至处死刑,这是恶者所发出的狰狞的狂笑。然而,用人的方法可以胜过一切吗?信靠神的人在暴力下到底应有什么态度呢?属神的事与属世的事到底不同;世上的人可用强制或暴力的方法,以求得外表的行动,至于内心如何就全不顾及。但神却非这样,祂从不强制,只以爱与劝说来感动。祂要我们甘心乐意到主面前将爱献上,人虽常不尊重神,神却尊重人;人虽常轻忽神,神却从不轻忽人。尼布甲尼撒王用强暴的,强制的,压迫的方法,果然有许多人去敬拜那“像”,可是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不肯,可见他们是真正属于神的人。他们必受到控告,虽然这是事实,并非诬告,可是却是个恶毒的控告。这“控告”在亚兰文很有意思,是“撕碎”:野兽的动作,意要咬破至成块,那就是野兽不是人了!这些迦勒底人简直是野兽,是恶者,要到遍地去寻找可吞噬的人。他们的控告使尼布甲尼撒王震惊,直至他极其恼怒,因为人们不但控告这三位属神的人,也控告尼布甲尼撒王。他们似乎说:“你这愚蠢的人,竟然重用这几个犹大人;你这愚蠢的人,这些人根本不会效忠于你,他们的宗教给你这么大的威胁,你的权柄在那里?你的尊荣在那里?”所以尼布甲尼撒王的心情非常不欢,为此,他一定要这三人跪拜。并且说:“如果不跪拜,那就立刻将你们扔在烈火的@中,有那一位神能救你们脱离我的手呢?”他好像是有必然得胜的把握。试问这几个敬畏耶和华的人,除了妥协之外,怎可能逃避这危险呢!”

  1618节是三人信心的宣告,信心是无考虑亦不需充份的解释,亦不需要辩论。三人对王说:“无论在何景况中,我们绝不妥协,因信心使我们如此。”他们三人到底有否研究对付的办法,或是想去等候神的旨意呢?一切都没有,许多时候我们说寻求神的旨意,其实神的旨意早就清楚摆在前面;可是我们不顺服,总是还在理论,想办法逃避,想办法推辞,想办法的妥协。还要说:神啊!我不知道是否你的旨意,现在暂时拜一拜,我外表拜而内心不拜不也可以吗,直到我清楚你的旨意时再算吧。这三人是否如此?信心是不等候凭据的,多少时候我们在等候凭据;真的信心不需要计较后果,也不求神迹。他们并没有求神救他们,他们只对尼布甲尼撒说:我们的神若救我们,祂就一定能救我们出来;否则也有祂的美意,无论如何只有一个答案,只有一个方向;就是完全顺从神,不顺从人。有谁的信心比这更伟大呢!这是完全澈底地将自己摆上,因主有祂的美意;当时王怒气填胸,要把火加上七倍,其实这是最愚蠢的事。火增加七倍倒不如减七倍更好,那可以使神的仆人在火@中慢慢地烧死,不就更痛苦吗?现在增七倍烈火,实在太猛烈了,甚至抬他们的人也都烧死。这些顺服人而不顺服神的人被烧死,神是不负这责任的。但那三个属神的顺服神的人,神负完全的责任。火@的路既是神要他们走,那就甘心乐意地走去,但神却负祂仆人安全的责任。他们穿着裤子,内袍和外衣;这可能是以色列祭司所穿的衣袍,因在出埃及记廿九章说祭司所穿的是长袍。他们如此穿着,也表明在异邦人面前作见证──敬拜神的见证。这是何等大的信心!当火加上七倍时,他们更感到神的同在,因有人与他们同在火@中走;这是神,是道成肉身前的基督。当他们将自己完全交托神时,神就向他们施恩,他们没向神求神迹,但神给他们神迹。没求搭救,但神却搭救。各位弟兄姊妹!我们何等需要神的恩典,我们如要得安慰,就必定会先有苦难;要保护就会有危险;要得胜,一定会有争战;要神迹,就先会有试炼。有人说现今的世代没神迹,其实是有许多的神迹;只是我们看不见,因为我们不祷告,不付代价,不为神作见证;神怎会将祂奇妙的能力彰显出来呢!我们需要火般的试炼,我们需行走在火的行列。火对但以理三位朋友没有任何作用,那像火一般的现世的力量,对基督徒也没有作用。只要我们真正地仰望神,那么火给我们的作用就是把我们捆绑烧掉。好似那三个人的经历一样。这是何等奇妙!世界有许多方法对付我们,但一切的方法都成为我们的祝福。这火的行列就是十字架的道路,我们需要走,因有主与我们同在并亲自引导;只要看我们是否肯摆上,是否肯仰望神。

  主在客西马尼园祷告完毕时说:“起来,我们走吧!”我们需在这火的世代跟随祂,只许向前,不许退后;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只许爱主,不许冷淡。若有人不爱主,那人是可咒可诅的,因为主已经近了。我们必需向前走,“起来,我们走吧!”。── 唐佑之《但以理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