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五、异象及史实

 

  经文:但以理八章及五章全。

  但八1-1426-27

  神是历史之主,在历史中没有一件事是偶然发生的;不是一般人所说的命运,而是神的安排,神的计划。因神在历史中彰显祂的作为,启示祂的心意;祂的作为和心意就是救赎,因为祂要拯救这世界,免去极大的死亡及审判。祂是公义的,祂断不以有罪的为无罪。我们这些蒙恩的人到祂面前说:主耶和华阿,諨Y究察罪孽,谁能站立得住呢?但謔陶j罪的恩,我们不过是蒙恩的罪人。我们看见整个世界被罪恶所占有,是极激烈的争战,直到主来的日子。因此不但得胜,且永远得胜;我们靠着那加给我们力量的主,不但凡事都能作;而且靠祂得胜,得胜有余的。但以理在信心过程中,他有这样的认识和体验的见证,成为当代及历史的信息。直至如今我们读此书时,觉得是主在对我们说话,向我们施恩。

  在但七章从始至终是说及四大异象,七章第一个,八章第二个,九章第三个,十至十二章第四个。这都是神直接向祂的仆人但以理启示,且有神的使者──天使长为他解释,那是何等奇妙奥秘的真理。在第七章许多是重复的,第八章见到的异象集中某部份,与七章有很大不同的重点;八章中的公绵羊公山羊,是集中在第二及第三部份。第一部份是巴比伦王国,金的头是狮子,可是巴比伦王国很快就过去,为什么?当时巴比伦国不是极强盛的吗?但神的仆人,他站在时代的顶点上,他能看见人所不能看见的,所以能说出别人所不能说的话。各位!你我都需要有此属灵的远见及先见,假如真有属灵的看见;才会在属灵的生命上继续长进,但愿我们能看见祂要我们看见的。

  但以理见异象时,中文圣经说:“我以为在以拦省书珊城。”(这“以为”两字中文圣经在旁用小点点着,意即原文没有。那即是说但以理以为到书珊城,其实并非真的到了这城,只是属灵的感受。书珊城乃波斯的京城,因巴比伦王朝快亡时,波斯的强权即兴起,神让但以理看到这光景。在八章中伯沙撒王位第三年,再看五章就更清楚见到伯沙撒王末年,也像巴比伦一样的过去了。属世的一切都会改变,毁坏而过去,不会永存;祗有神的国才永不动摇,这是本书反复的主题,我们该好好地把握着。

  继而我们看见人像中之第二及第三部份,亦可说是第二及第三兽。人像之第二部份是臂及胸膛,“我举目观看,见有双角的公绵羊站在河边。”(但八3),公绵羊乃波斯国之国号,(今考古家发现波斯古钱币有此像。)波斯之前先有玛代,其实是两个国,后才并合为一,故两个角中,其中一角比另一角高些,古列王比大利乌王力量更大。公绵羊出来好像很有力,但亦只不过二百多年,巴比伦王过去时主前五三九年。当第三次强权势力希腊起来时约三三一年,希腊强权亦不过二百多年。可见世界情势极不安定,大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神仍是历史之主。其它一切都会过去,没永存的价值。

  “我正思想时”,他在研究这势力能持久吗?不会的,因另有公山羊从西边出来;这是希腊强权,遍行全地,脚都不沾尘土(八5),表示敏捷。亚力山大帝到处用武力征服国家,最后他甚至哭着说:他再没有地方去征服了。这狂傲不可一世的样子,表明当时他实在很有力量。这就是所说的“有一非常角”,他征服了许多地,今希腊附近的爱琴海,“爱琴”乃是公山羊的意思,公山羊象征希腊国。

  “四角中长出一小角”,小角是谁?我们知道亚历山大帝有四个将军,当亚历山大帝死时,四个将军就分裂,长出小角来是有一凶暴之将军起来,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渐渐成为强大(八9),向南是埃及,向东是亚述巴比伦的地区,是米所波大米的地区,向荣美之地是巴勒斯坦──神所应许之地。这小角大概就是指四将军中之一名叫依比芬AntiochusIVEpiphanes),是非常利害的人,提倡希利尼文化;把犹大人的宗教及生活传统设法破坏消除;此凶暴亵渎神的态度,甚为可怕,因为他逼迫神的子民。“他渐渐强大,高及天象,将些天象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但八10)这“星宿”有人说是指天使,又有说是以色列百姓,我以为他是指百姓,因他是迫害神的百姓。更可能是指神的使者,及神的仆人们,因他们在最恶劣的环境下,常领以色列人继续敬拜神。他不但自高自大,且废除圣殿之献祭,且将圣所全部毁坏,并做各种亵渎神的事!就是要将天上的神侮辱!

  有人以为那可能是玛客比的时代,那是在主前一三○年左右,那时代就非但以理时代所能明白的。圣经曾论及圣殿的三个阶段:一是所罗门的圣殿,一是所罗巴伯的圣殿(是以色列人归回后重建),又在新约中有希律建的圣殿,其实在历史中还有玛喀比(犹大政治独立运动者)圣殿。因以色列人是神的选民仍要敬拜神。但希腊之暴君各种方法逼迫他们,且建造偶像,用猪来献祭,破坏圣殿之圣洁,引诱青年人犯罪。虽然历史不重演,但许多类似的事仍重复,因魔鬼的方法就是如此。现代在西方那种迷信的发展,比起东方真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是非常可怕的,且专门吸引青年人;在美国加省,各式各样的宗教,甚至有称为撒但教会,用尽人最败坏的方式来敬拜。但以理之预言已经提及,到底何时才能完结?实在无从知道,所以但以理极感痛苦,故此天使特别告诉他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殿就被洁净,这二千三百日是包括早祭与晚祭的次数,所以早与晚实际为一千一百五十日,有三年多的时间,亦即七章所记的一载,二载,半载。

  (但八18)中记载“他与我说时,我便伏在地沉睡。”“沉睡”是整个昏过去,然后使者扶起后才接受神的启示,那所付的代价又何等大!

  当时但以理觉得恐惧,世界要灭亡了,到底以后如何?历史负P压在但以理身上实非他所能P当的;何况他想及神百姓将来之前途,在神公义彰显时,又有谁能逃脱呢?

  27节“于是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数日,然后起来办理王的事务;我因这异象惊奇,却无人能明白其中意思。”但以理虽不明白内容,可是知道是十分严重,他唯一能作的是忠心虔诚作应作的事。你我许多时也知神历史中的作为,那我们能作些什么呢?有时需要宣告审判之信息,有时需要祷告,有时我们做日常生活中十分平常的事,在神前忠心作应作的事,但以理就是如此,仍继续办理王的事,可是没有多久这机会就失去,伯沙撒王遗忘了他,人是会忘记他,但神没有忘记,时候到了他会出来为神作见证。当成功或兴盛时,我们要谦卑;因为我们的一切,有什么不是从神那儿领受的呢?既是领受,那又有什么可夸的呢?总要谦谦卑卑地靠主的力量去作工。虽然有时我们被人忘却,被忽略,甚至没有机会见证神;但千万不可自暴自弃,应在神面前好好地等候。时候到了,神会大大地使用我们,正如但以理一样。

  (但五1-12)中可见巴比伦王朝的败亡,这是命运。世人之命运都在神手中,神使人升高,亦叫人降卑;神能使一个民族衰败,亦能使一个民族兴起。神琱[忍耐,又有恩慈,不轻易发怒。但当人不肯领受祂的恩慈时,祂忿怒的杯满了;就必流溢出来,因神的公义必要显露出来,因祂是公义的主。

  伯沙撒王当时觉得很狂傲自满,因他从未经过忧患,当然更不晓得何为属灵的事,认识耶和华真神。他的外祖父尼尼甲尼撒王虽是暴虐之君王,但他的经历使他知道一些公义的事,直至他屈服在神面前。但伯沙撒王生于安乐,且长于安乐;况且在他父王拿彼尼度的时代,巴比伦暂享安定。巴比伦的京城甚大,防御好,城之周围有十五英哩之防御工事,城墙有三百五十呎,八十七呎阔,根本不可能有外邦军队攻破这永不败亡的城。可惜这只不过是伯沙撒的想法,因当他最欢乐时;大利乌的军队已将巴比伦围困。一个国家之败亡并非剎那间的事,社会的败坏及一个人的堕落,也不是一时的。一定有其败坏的因素存在,当这些因素,发展下去,总有一天,那败亡的事实就会突然的发生!这是必然的事实。当时伯沙撒的燕会是极不正常的,因臣仆的燕会不应有妇女参加,这暴虐的居王却如此行。燕会中充满了放荡,甚至把从耶路撒冷掳来的,应分别为圣的圣殿的器皿,当作酒杯用;赞美偶像,罪恶的权势似乎完全胜利,魔鬼在发出狰狞的狂笑!

  可是,忽然间神的手就出现,神的手指在墙上写字;剎那间,所有情况都改变,他们都十分害怕,不知该如何才好。于是太后(伯沙撒之母)将但以理介绍出来,可见当时但以理已被人遗忘;但神不但没遗忘他,且叫他出来,神要他说话,要他责备。但以理到了巴比伦宫廷中不是已改了新的名字吗,为何在此仍有他本来的名字?因为他的身份没有失去。各位!你我的身份都不能失去,我们是属神的人,神在我们身上都有一定的计划,我们不能失去这尊贵的身份。人可轻看或藐视我们,但在必要时神要我们出来,请问我们都预备好了吗?但以理随时都预备好了,他听到神的命令就挺身而出,仗义直言,把神公义的信息告诉不义的居王。

  2325节中,是解释这文字“弥尼,弥尼,提客勒,鸟法珥新”,“弥尼”(有翻弥拿)意“数算”,“提客勒”(有翻舍克拉),意是“秤一秤”,“乌”意“以及”,“法珥新”(法珥新是现在式,毘勒斯是过去式),意“分开”,──“法珥新”之字根与“波斯”字音相同,即 Ph-R-S。这是清楚说:要数算,要秤一秤,就要分开。

  当神指头在墙写字时是指现在就要分裂,而但以理解说这已成事实,因神的话永不改变,安定在天,句句带着能力。神叫我们数一数,秤一秤就显出亏欠。“公义”里字,本来是“天平”的意思,新约的启示录和旧约的但以理书,常有“数算”,这是启示文学的特点;如一载,二载三载,又有二千三百日,及七十个七等;所以时间是在神的手中,公义的审判要来到。当晚伯沙撒杀,玛代王大利乌就取了这国家。各位!你我都需有属灵的深度才能看见神的计划,我们要学习神给我们的方法;秤一秤这个世界,秤这个社会,秤我们的教会,还有秤我们的家庭和我们自己的心是怎样。还要数算,求主教我们数一数我们的日子如何,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因为还有一点点的时间,那要来的就来,并不迟延,还有一点点的时间可作见证,这短短的时间我们能作些什么?我们的心又如何?爱主吗?还是爱自己爱世界?若有人不爱主,这人是可咒可诅的,因主来的时间快到了。── 唐佑之《但以理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