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何西阿书绪论

 

作者简介

十二先知书注释(上、下册)的作者克莱基博士,毕业于爱丁堡和阿伯丁大学。现任加拿大亚伯达省的卡加立大学的希腊拉丁语言学院院长,他同时是该大学的宗教研究教授。相信他所撰写的能提供一般神学生、教牧人员及平信徒以应时的得力帮助。

 

十二先知书绪论

在古以色列中生活和传道的先知,虽然不计其数,但是在旧约圣经中提名叙述到的,只有少数几位。我们对这些被提名的先知的了解,主要来自以下两方面:某些人虽然没有留下著作,但是在旧约圣经的历史书中,有关于他们的生活和教导的记载;另一些人,我们则可从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经卷中,对他们有所了解。他们虽然不一定就是该经卷的作者(因为先知的主要使命是教导和实践,而不是写作),但是这些经卷纪录了他们的教训,有些还包含了他们简要的传记片段。

这些以先知的名字命名的经卷,分为大先知书和小先知书。其区别可以追溯到早期教父,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在他的作品神之城(The City Of God)一书中的论述。大小先知书之区别,并不意味着它们的重要性不同,也不是那位先知被指定为大,那位为小;而只在于这些经卷的篇幅长短不同。大先知书是指那些篇幅长的,包括以赛亚书,六十六章;耶利米书,五十二章;和以西结书,四十八章。小先知书尽管长短有所不同,但是总的来说,篇幅都是较小的,它们包括:何西阿书,约珥书,阿摩司书,俄巴底亚书,约拿书,弥迦书,那鸿书,哈巴谷书,西番雅书,哈该书,撒迦利亚书,和玛拉基书,共十二卷。

古代犹太人的经卷,完全不同于现代的书籍,它们是成卷的,由一长条的羊皮或蒲草纸卷起来而制成。三本大先知书各成一卷,而十二本小先知书合起来,也差不多等于一卷大先知书,所以它们集成一卷。大概早在公元前第三世纪,这些小先知书就已收集成一卷。这样收集的一卷书,便成为古时候以色列中较短的先知论著的文集。在犹太人的法典中称之谓:‘十二先知书’(Book of the Twelve Prophets);这个标题比‘小先知书’(Minor Prophets),更确切地描述这些经卷的实质。

在古代的十二先知书的手抄稿和翻译稿中,各卷书的排列次序是有所不同的。在希伯来文手抄稿中,十二卷书的排列是按年代的先后次序;而古希腊文版本,则是凭各卷的长短次序排列的,由最长的何西阿书开头。但是到了近代,十二先知书的读者,感到这些经卷彼此或多或少有点独立,可以分开来读。本注释采用英文圣经的排列次序(也即中文圣经的次序──译者注)。但是读者不必一定按照这个次序去阅读。而且,把某些先知书,不论它们次序如何,合起来研读,还有一定的价值。比如,何西阿书和阿摩司书是同时代的,它们陈述以色列同一个历史时期的事,透过它们带出的信息,可以指示我们看清其十分不同的宗教神学背景。

这十二先知文集在内容和文学表现形式上,也是十分不同的。某些具有传记的成分,这种传记可以增补先知们传教的信息(例如阿摩司书和何西阿书)。另外一些则为实际目的而匿名,它们忽略了与事件联系的人的名字(例如俄巴底亚书和玛拉基书)。这些先知书分别写了超过三百年以上的以色列和犹大国历史(从公元前七五○年至四○○年)。它们反映不同的地理历史背景,有些描写远在古代君主统治下的以色列和犹大人的生活,另一些则是有关被掳以后的情况。它们具有共同的基础,都是一些预言的成分,也都向神的百姓传达祂的话语。这十二先知书合起来,提供我们一个处在历史危难关头的以色列宗教信仰的全貌。从虚假失信的君主政体,到百姓亡国被掳的绝望,一直到最后,从被掳的绝望中产生抱负以及新希望,这整个过程,使得我们了解,神的百姓如何由老的宗教信仰体制,经过生产的痛苦,产生一种新的形式的转化过程。

十二先知书完成后大概过一百年,西拉子约书亚(Joshua ben Sira)在他著名的智慧书中,不绝口的称赞以色列过去的英雄们。他论及这十二位先知,指出他们的伟大,不仅在过往的年代里所表现的,更在于他们对未来潜在强而有力的贡献:

愿十二位先知的骨头,

从他们安息的地里,

重新被输入新生命;

使他们把新的心

放在雅各(以色列)里面,

藉着他们自信的希望

解救神的百姓。

──传道经四十九10(译者注:传道经着于主前约二世纪初,系旧约次经的一部分。)

何西阿书绪论

{\Section:TopicID=105}何西阿的生活和所处的时代

在旧约时代,很少有像先知何西阿这样别具风格、知觉敏锐,而又少被人认识。有关他的一生的部分经历,我们可以从何西阿书开头三章的记载中得知。他曾经有一个时期公开传道,及至他的个人背景,他青少年时期受教育情况,以及他的生活环境,我们则只能推测。除了他的著作,再没有另外的数据来源,可以说明这位资历不寻常的先知的生活和工作情况。

他生活在公元前第八世纪,他作先知的年代,大概是在公元前七五○至七二二年间。在这个年间的以色列和犹大国的王朝,提供了何西阿书的历史年代梗概。何西阿本人是北国以色列的居民,回顾历史,我们知道他在这个国家生存的最后十年出来工作。以色列国被工述国灭于主前七二二年。何西阿作为一个从神而来的使者,对这个处在道德和灵性急速衰败的国家,发出警告。虽然他的信息在当时并不广为人所留意,但是,由于它们具有那样超越的洞察力和属灵的能力,使之一直被保存直到他死后。在何西阿死后,他的朋友和同伴们,可能感到他的信息的重要意义,因此从保存下来的,他发表过的讲章之片段,先知的宣告,以及个别的作品,合并成何西阿书。正因为这样,我们今天能够继承这位以色列国中最伟大的先知之一的遗产。

先知何西阿生活的那个时代的特征,是道德和灵性两者都衰败,和何西阿同时代的另一位先知阿摩司注重道德行为;而何西阿则抓住属灵方面,并注重操练他的灵性。据他观察,以色列人的信仰,是受到外来的影响,即邻国宗教信仰所侵蚀,所玷污,所破坏。拜巴力的宗教是淫乱的,神的百姓一旦参与,就毁坏他们对那位独一真神的信仰。在先知何西阿看来,失去对真神的纯正信仰,是那个时代最严重的问题;因为一旦失去对真神的纯正信仰,他观察到随之而来的,是各种恶行的侵蚀和渗透。正是为了避免神的选民失去纯正信仰,何西阿蒙召为先知,成为万军之耶和华的代言人。

{\Section:TopicID=106}何西阿书的特点

何西阿书短短的十四章,只能提供我们对他以及对他的信息的有限了解。该书既不可以看作是他的传记,也没有收集他全部的言论和着作,因此只能看作是他作先知的部分文选。正因为它是一本文选,所以它没有清楚的和连贯的文学结构,使得我们读起来感到它是一个整体。前面三章好像是一个单元,着重在描述何西阿的家庭和婚姻生活。但总的来说,这卷经文的绝大部分,是先知在不同时期的传道、预言、和言论的总汇,因此使初读者感到一时很难全部了解;使人感到它颇像当代政治家在演说,在讲授社会生活问题,进行公众服务,把这些讲词合并成一卷文选。特别是当每一篇演讲只在一定时间、一定地点有完整的意义,而一旦这些特殊的情况被忘记时,则将变得难以理解。因此我们读何西阿书,要经常地去推测、去联系当时的历史环境。克服了这种阅读上的困难,我们将从先知的这本篇幅不大的经卷,获得超越时代的讲章和见识出众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对以后的世代,是极有价值的。

{\Section:TopicID=107}何西阿书的信息

在何西阿书中从头到尾,贯穿着两个初看起来好像不相容的信息:即神的审判和神的。但是它们事实上并不互相排斥;它们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一件事物的两方面。何西阿宣传神即将施行审判,并不是说神的天性是暴躁的,而是因为以色列人的行为是那样的恶劣,那样的顽固悖道,以致招来神的审判。审判是基于律法;审判是对罪而言,因为犯罪不遵守律法而被审判。然而在何西阿书中,还有一样比审判和律法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神的爱,这爱贯穿着每一件事,也支配着每一件事。神的爱在先知的讲论中,常常突口而出;由于审判的信息带来的黑暗的忧郁,常常被神的不朽的大爱带来的光明和希望所淹盖。虽然,称何西阿为宣讲诅咒之先知中的表表者是恰当的,但是我们若说在旧约中,何西阿对神的爱,有独到的洞识,亦是真确的;先知在这里清楚地用语言来表现了福音的基本真理。

何西阿书也具有显著的历史意义。虽然在现代的眼光看来,他不是一位历史家,但是他以很辽阔的眼光洞察世界事态,并且了解它们与神和以色列的关系。关于神是历史的神,他回顾以色列国怎样神迹般地开始,神的爱怎样临到他的身上,拯救他们从为奴的埃及地出来。至于现在和不久的将来,他觉察到神的爱虽然暂时被祂的审判的阴影遮住,但是最终,神的爱一定要再显明出来。对以色列的历史,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看法认为:她的过去是又失败又错误,她的现在是虚假且恶劣,她的将来必定是暗而无光。但是何西阿作为一位机敏的传道者,运用他对历史的觉悟,持有另外一种看法。他认为过去的失败唤醒我们记念神的信实,能够影响我们现在的思想和将来的行动。

何西阿毫无疑问,是应当誉为以色列最急进的先知之一。他的信息不但具有我们前面提到的特色(神始终不渝的爱),而且在语言方面也特别感人,特别容易吸引读者的注意。人类爱情和婚姻失败的比喻,在何西阿书的开头几章,也特别能引起他同时代的人的震惊和烦扰;甚至现代的读者,也容易受其强烈的感染。先知藉以阐明神本性的比喻也是反传统和突出的;神学语言很少用母熊、少壮狮子、或者蛀虫、朽木等,来比喻神与我们的关系(参五12;十三7-8)!但是他的信息不但要宣布,而且要被聆听;在何西阿书中存在的证据指出很少有人听不到。──《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