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何西阿书第三章

 

何西阿再婚(三1-5

这短短的一章既带动了一个高潮,同时也使从第一章开始,有关何西阿的人生插曲有一个了结。这一章虽然简短,但在注释方面并不是没有困难的。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写得太简单;另一部分是从希伯来文翻译前三章的某些内容,是相当困难的。语言的形式在这几节中改变了,现在先知在这里用第一人称:。我们假定本书的编排者这样做,是由于他得着先知本所写的论述。第一人称的采用,也增加这一章的人性和悲感。

神的话再一次临到何西阿,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是神给他的第二次使命,好像第一章初次蒙召的重复。呼召的微妙和重要程度虽然不同;但是其内容和主旨是类似的。我们不大清楚,何西阿何时经历这次事件;但我们可以假设,这件事发生在他第一次蒙召后,大约十五年至二十年间。何西阿此时已是个老年人,离了婚,与成长起来的孩子一起住。

像前一次一样,这次蒙召和其它先知蒙召的惯例比较,也是希奇的。何西阿在这里听见神对他说:‘再去爱一个淫妇。’(1节)这里没有用歌蔑的名字,只是前面的故事和接着的解释都暗示了是她(4-5节)。先知再一次被命令去爱(有人猜测他从未停止去爱)他的前妻;这个妻子被描写为被她的情人所爱的淫妇。神在这次命令中,与上一次有些不同;前一次先知听到,神叫他去‘娶’一个女人(一2,‘娶’是结婚的术语);这一次则进一步,叫他去‘爱’一个女人──一个同样的女人。命令的分量,因对被爱的对象的描写而加强了;意思好像神实际上是说:‘去爱一个不值得爱的、不可爱的、和另有爱人的人!’和上一次一样,我们看见何西阿顺从了。回忆起上一次他顺服这样的命令随之而来的困难,他必然会不寒而栗,但是他无论如何还是顺从了。

对神的命令的顺从和响应,必对先知提出某些困难。他的前妻不再‘可寻’("available"),所以必须用金钱买。第二节的含意,若不是说歌蔑此时已变为别人的奴隶,就是她已成别人的妾,因此必须赎买她使之自由;更有可能是她已为某巴力庙所占有,或成为它的奴隶,在那里假神正十分兴旺,而她因为拜巴力而失去了信仰的贞洁,犯了奸淫。从这样的奴役地位,何西阿赎买她,所付的代价(2节)差不多等于买一个奴隶那么多。买赎她得自由以后,何西阿要与歌蔑各自隐居许多日子,藉着分享独居的寂寞,来寻求重建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的爱的亲密关系。

在第四、五节的解释里,我们看到何西阿的生活再一次扮演和预表神如何处置以色列人。在立约关系被破坏以后的一段相当长时期内,以色列人要和神分离;但分离以后,神和他们的关系又要重建起来。

对何西阿的婚姻和家庭经历的这个结论,是一种很值得注意的见解,它提供我们圣经信息的统一性:

(一)它证明至高无上的爱是超越律法的。当何西阿被命令去爱和再一次与歌蔑结婚时,他面对着一种可怕的绝境:神的呼召使他不得不行动,但是神的律法明显的是禁止他去行动的。按照古代的律法,一个人与他的妻子离了婚以后,如果她再婚过,或者再离婚,前夫是不可以再娶她为妻的(申廿四1-4)。为什么神要求何西阿去做祂的律法禁止的事呢?这个问题是措词不当。爱总是高过律法的。如果律法居先,无论在旧约或者新约里,将不会有福音。就像何西阿在爱的催促下,越过律法去行动一般,神也是这样使祂的爱超越律法。这里,隐藏着旧约中爱的福音。如果律法是唯一的标准,神也就不会差遣祂的独生子来拯救世界了,同理何西阿也不能去赎回歌蔑。但是神的爱是无限量的,律法只能随着爱去构成,去用于表现爱的形式,它永不能居于优先地位。

(二)这几节经文同样也证明神的爱的不屈不挠。无论从什么角度看,神早就应该停止对以色列人施爱了;然而,虽然经过了漫长、黑暗、经历死了一般的年代,神的爱仍旧没有止息。

汤伯逊(Francis Thompson),一位英国的诗人(一八五九至一九○七年),被这样的爱俘掳过。当他还很年青的时候,由于生活上的某些挫折,使他耽溺在毒品中。在他二十岁的时候,毒品使他流浪伦敦街头;当他三十一岁(一八九○年),他挣扎去打破毒品给予他的锁链时,写了一首诗,题目是:‘上天的激励’(The Hound of Heaven);像何西阿,他体会到神的爱是永不止息的:

多少个黑夜和白天,我逃避祂;

在人生的紧要关头,我逃避祂;

当我心中迷茫失向,我逃避祂;

无论哭泣中,或者欢笑时,我都躲开祂的面。

透过街景,我看到希望,我急进;

然后打针,消沉,再沦入忧郁和恐惧之中;

这些强烈的幻觉重复出现,始而后已。

然而,那个永不消失的爱,

带着不急燥的步履,安祥平静的追随着;

高贵的、从容不迫的瞬间,

有一个声音轻轻地,一再地敲打着:

‘所有遗弃你的,也都遗弃我。’

(三)在有关何西阿历史的第三章里,进一步显示的许多方面。爱这个字,在第一节中一共享了四次。何西阿要去一个女人,好像神以色列人;但是这个女人被她的情人所,而她明显的去喜爱葡萄饼(一种敬拜巴力用的饼),把它看得高过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在英文里,就像希伯来文一样,这个字可以指相当广泛的范围,从极深的同情,到喜欢食物,都可以用爱字来表达情感。但是,除了我们知道的这些关于爱的表面上的区别以外,还有更深的解释。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爱什么;爱可以是同其它人的深刻关系,也可以是不足为道的,像喜欢某种食物或饮品。歌蔑的悲剧,就像这里描写的,不是因为她爱葡萄饼这种物品,而是她偏向别神,使爱真神的能力枯萎了。因为她乱用爱去爱别的东西,使得她不能再去深爱真神。就像大腿的肌肉,如果不走路就会枯萎;同样爱的肌肉也要枯萎,如果她不能在真正的和深刻的爱的形式方面有所锻练的话。在这几节经文里,我们知道真正的爱是什么,那就是当我们反映出神对以色列人那种无限的爱。像先知何西阿一样,我们都蒙召去爱,就像耶和华爱我们那样(1节)。──《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