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何西阿书第四章

 

神抱怨以色列人(四1-3

先知在这几节经文中的简短晓谕,可以看作是何西阿书第二部分的绪论。前三章构成这本书的第一部分,这一部分藉着讲述先知的家庭生活,带出了一个统一的主题。第二部分在形式上是完全不同的;它收集了何西阿所有的言论,没有提供一种故事式的顺序,来把它们统一起来。然而,第二部分(从第四至十四章),也有一定程度的统一和连续性,这可以从先知晓谕神的话之要旨看到。先知的这些晓谕相当准确地浓缩在第四章前面这三节里。最好把何西阿书中这第二部分,看作是第一部分的补充和说明。在第一部分里,我们看见先知在某个时期的思想进程,从晓谕以他早期的布道为特征的审判,到用他晚年的生活表明的救恩。在第二部分里,我们也能看到大致相同的进程。而且,正像在第一部分的绪论中提到了‘耶和华的话’(一1);在第二部分的绪论中,也提到‘耶和华的话’(四1)。这是何西阿书唯一被用来表达它们的联系的两节经文。

第二部分开头的晓谕,简明地写出神对以色列整个国家的主要斥责;稍后,先知将要对这个国家里的个别民族或团体,讲述神的话。先知的讲话是带着一种法律上的语气:耶和华与这地的民争辩(1节)。好像是一种在法庭上宣布的正式诉讼。这个诉讼首先提到他们消极的一面(一节下半),然后进一步正面指出他们的罪状(2节),接着再提出由于整个国家的失败而导致的判决结果(3节)。

在否定他们方面,何西阿指出了三点:以色列整个的国家该被谴责,因为他们(一)无诚实,(二)无良善,(三)无人认识神。前二点谴责关联到两部分,一部分是对神,另一部分是对人。诚实是关系稳固和持续的基础,而良善描述其深切和亲密;这两者都是神与以色列人建立关系的特征,也都是以色列人与神、以及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所缺乏的。第三点谴责他们不认识神,这不是指他们神学知识或者宗教教育方面的缺欠;这是指他们对神的律法和旨意所要达到的高k,这方面知识的极端无知。正是缺乏对神的认识,这才导致在第二节中谴责的各种罪状的产生和发展。

第二节中的正面谴责,是对以色列人的行为的骇人听闻的控诉。所有的十诫都被破坏了!‘起假誓’,这不是一种简单的说坏话,这是以耶和华的名字去咒诅邻居,这样做犯了第三诫(申五11)。‘说谎’(中文圣经译为‘不践前言’──译者注)不只包括一般的说假话,也包括由于法庭上作假见证,以致暗中伤害了整个审判体系。‘杀害’指有预先计划的谋杀。这里译为‘偷盗’的这个词,也不是指一般的偷窃,而是有绑架,公开抢夺和肆意侵犯别人生命财产的意思。‘奸淫’毫无疑问也包括两者:肉体的淫乱行为和拜巴力的淫乱行为。这些所有大规模的破坏社会的秩序和令社会衰败的罪恶,都是由‘无人认识神’引起的。

在英文的修订标准本中,第三节开始时,好像是简单地描写由于以色列人的罪恶,在自然界造成的结果。但措词更为强烈,有审判的语气;所以在第三节开头的‘因此’,很清楚是指这一节所述的内容,是直接对以色列所犯的罪恶的审判结果,包括大规模的干旱,引起大地的悲哀,以及对所有生物的威胁。这些在自然界的悲惨结局,可以看出来是由于人类社会道德结构崩溃的直接结果。

何西阿书的第二部分开头的这几节,建立起一个基本的主题,这个主题在随后的章节中将在许多方面加以发挥。以色列最基本的缺点,是在所有关系上的失败。藉着信心,关系使所有的生命得到建造;与神的关系使人生充满意义,并且藉以去形成各种人类彼此间的关系。反过来,人类彼此之间的美好关系,也加深人与神之间的关系。但是在这各方面,以色列人都失败了;他们无诚实、无善良,也不认识神,这使得他们失去所有人类彼此之间的正常模式。

尽管这一段只是简单的三节,但却是发人深省的。以色列只有继续维持神的选民一直以来和神的亲密关系,才能流露出他们彼此之间的爱和正义的关系。教会也是这样,认识神和我们彼此之间适当的互相对待,这两者是紧密相关。想使神学理论与实践分开,又要使信心真正显示出来,这是不可能的;当尝试这样做时,干旱必然跟着而来,教会也必衰弱下去。

对祭司的谴责(四4-19

何西阿书的开始三章,只说明先知生活的一方面;也就是用何西阿的家庭生活,来比喻神与以色列人的关系。但是除了在家庭里,成年累月的精神创伤和沮丧以外,先知还有另外的生活和布道工作。他是一位先知,他要藉着他的言论和行为,对那个时代发表信息。前面这是一段很长的篇幅,从中我们见到先知和当时的祭司阶层斗争的一个小影。

从字面上分析,四至十九节是第一次出现单独对祭司的讲话或训斥。但是进一步考察它的形式和风格,发现整个的叙述是很简练的;先知本人或者他的忠实门徒,把一些与祭司的辩论和讲话,摘要地收集在一起,就形成这篇对祭司的谴责。要抓住这些话的中心,我们必须细读上下文,了解实际的冲突和对抗。整篇讲章和陈词在这里是用摘要的形式发表的,它可能是对伯特利的祭司的一篇公开的宣告。(伯特利当时是北国以色列的主要圣殿所在地。)虽然这里没有提供详细的资料,但我们可以设想,这些对祭司说的话,必然激起他们的仇视和敌对。记住这样的处境是很重要的。何西阿并不是写论文,他不能在安全的象牙塔中作文章,他必须准备去面对公开的和痛苦的冲突。他的话部分反映出他的勇气;另一部分表明他反对当时被异教徒同化的倾向,是多么坚决和深刻。

虽然在论战进行过程中,以色列百姓作为一个整体,曾再一次出现过;但是何西阿在这里批评的重点,是国家内部的祭司阶层。讲话的声调在一开始时就带着一种语气:‘我和你对抗,祭司!’(第4节,英文直译)这种语气在全篇中贯穿着。任何一个自称为神的仆人和亲密朋友的人,必须不和时尚同流合污,且要以它们为敌。祭司在这方面极为失败,虽然他们还一直占有这种衔头,但实际上他们已失去真正成为神的祭司的职分。

祭司的失败从以下几方面可以看到:(一)他们在教导上失职,做成百姓不认识神和祂的律法,从信心的道路上堕落下来(6节)。(二)他们不是去谴责国家的背信弃约,反倒去鼓励它,使之昌盛起来,为谋私利而不顾国家的耻辱(8节)。(三)他们虽然比其它人更认识真正的信心,但是他们却喜欢实行他们那个时代虚假和混合的宗教仪式,并诱导以色列人也这样做(11-13节)。这些可怕的行为必招致神的审判,有这种行为的祭司,其结局必是十分悲惨的,并且扩大到整个国家,使得以色列‘如倔强的母牛’(16节)。祭司固执的引导,使得百姓放纵地亲近偶像,任意去爱醉酒的羞耻,用它来代替往日的真心信靠神的光荣(17-19节)。

先知所说忧郁悲伤的话,既是对正式从事传道工作的人讲的,也是对其他所有的人讲的:

(一)祭司是负有重大责任的,他们的失败是更加影响全局的。那些被给予领导特权的人,他们不但要对他们自己的行为负责,也要对那些跟从他们的人负责。

那些扮演向神的百姓传道的人,常常更加有特权,同时也更加有危险。他们有特权在神的工作有分,去把神的怜悯扩展到那些不知道神的人身上,去教导他们当走的路,去领导公众的事奉和敬拜;但是,这也是一项危险的任务,因为作为领导者,他们必须知道把众人领往何处,并且知道有许多因素会改变他们前进的方向。以色列的祭司已经看不见他们先决的任务,并且和他们那个时代的思潮同流合污了。一个人一旦离开了正直的窄路而偏行己路,他必然变得更加习惯于以后新的和更加放任的道路。他们觉得老的信仰是太狭窄,太坚定不移,它不随一般的时代趋势所改变。何西阿书向教会的领导揭示,宗教的某些新形式,实际上已废弃了他们古老信仰的核心。

(二)除了祭司和传道者应负的责任以外,神的众百姓也不能不对社会性的信仰危机负责。领导者必须有人跟从,而跟随者也必须对自己选择跟随谁负责。在以色列,百姓选择容易走的路,他们被异教徒的信仰勾引诱惑,使自己相信容易走的路是正路,因为领导者也都走在这条路上。

无论对于国家或者教会,这段经文在某种意义上,写出了某些民主过程的困局。人民需要真诚的和有勇气的领导人,因为他们会愿意跟从他。但是领导者害怕单独行动,所以他们常常倾向于大众的意见,以寻求他可以领导大家走的方向。其结果经常是在批众中造成混乱,而领导者则成为众人的尾巴。

当目标或目的清楚明确而客观时,领导必然坚强有力。在教会里,衡量领导的标准是把福音放在优先地位,使得全教会的成员都能清楚知道并跟随。作为神的选民,我们有责任知道我们必须努力的方向,并且跟随那些能带领我们实现目标的人。但是当领导选择错误的道路,背离福音的方向时,我们也有责任拒绝去跟从。无论领导或跟随者,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