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何西阿书第七章

 

民族的背叛(七1-16

从现代的情形来看,政治评论可能毁坏当权者的权威。因此许多腐败的政权寻求平息外界的压力,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有关他们的丑闻,以及对他们的政策和道德行为的评论,可以严重地损害他们腐败的权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来强有力而且有威胁的政治评论,渐渐失去其能力;当唤起这种强烈的评论的事件逐渐成为过去和被遗忘,评论也就白费唇舌。

这正是我们在继续研读何西阿书所面对的困难。前面的那段经文是一篇政治的评论和宗教批评的混合物,它原本针对着国家的事务,批评当时统治人们思想的可怕观念。先知的听众带着迷惑和害怕的心情听着每日的新闻公报,他们会时常想到:‘接着要发生什么事?’当先知对听众讲话的时候,无论他们是普通的百姓或者政治官员,他们都会清楚知道先知在说些什么。不管他们喜欢他所讲的,或者恨他,他们都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唤起先知这样宣告的事件已经从人民的记忆中消失,我们只能去猜想先知的话是指着什么事件讲的;有些从字面上已经失去和它相应的历史的联系。远超过文字记载的内容和背景,存在在先知所讲的话里,这就造成我们现代研读先知的话时了解其影响和原意的困难。我们只能辨别它大概的起因,并留意它的环境。

(一)先知继续以神使者的身分讲话。当何西阿在这些经文中说:‘我’时,他是指神自己;是神藉着他讲话。先知扮演着神使者的角色,使得他的评论更加有力量。笔可能比刀更加锋锐,说话的威力也可能胜过武器,但如果宣称那些话是出自神的,后果会更严重。假如一位现代的世俗政论家,其言论尚且会触怒当权者,那么当年以色列的领袖,被先知奉神之名谴责,岂不更为震怒?

何西阿不但是评论他的政府,而且是以这个国家的宗教标准去对政府所走的路线加以谴责。如果百姓开始信从何西阿,他们会察觉到这个执行政府不但是失败了,而且简直是一些叛国者,当我们思想到这里,我们再一次看到,何西阿肩负这样的使命,他需要有何等不寻常的勇气;他的工作不单是艰难,简直是十分危险的。

(二)先知谴责整个民族的悖逆。这整段的经文都充满了谴责,主要的目标是对着王室,那些强有力影响政府的首领(见3-7节)。这个政府在每一方面都失败了。在国际事务上,她来回摇摆着,时而在危机中要求埃及援助,时而又转向亚述(11节)。好像一只愚蠢的鸽子,一会儿疯狂地往一个方向飞奔,一会儿又毫无理由的飞到另一个方向;整个国家毫无定向。藉着这个比喻,以及经文中提到的其它比喻,先知严厉地责备这个民族执行过各种对外政策,但没有一样是对的。他们始终不愿意归向神,回到国家的真正元首那里。

先知在这里的批评是包括政治方面的(如11节),道德方面的(1-2节),以及宗教方面的;这个国家继续从事着事奉巴力的淫行中。(译者注:英文圣经把七章十六节译为:‘他们归向巴力;他们像翻背的弓,他们的首领因为舌头的骄傲必倒在刀下。这将成为他们在埃及地的讥笑。’)当我们留心重新组织何西阿在本章上下文所讲的话,且联系这些话所陈述的社会背景,我们将开始抓住何西阿的话的力量。这个民族正临于崩溃的边缘,她注定要被强暴和罪恶,道德的破产,以及属灵的悖逆所毁灭;而且在她的拙劣和腐化的统治者的手中,情况将更加败坏,是因为他蒙呼召要如此说,但我们相信他对他信息成功的可能性不抱太大的期望。

(三)先知宣告神的怜悯。何西阿虽然没有直接呼吁以色列人悔改归向神,但是任何有耳朵可听的人,都明白他的信息的意思。神乐意医治以色列,她的腐败和堕落并不能阻止神的医治(1节)。神愿意救赎祂的百姓,但很可惜他们用说谎来响应祂(13节)。对于神一切的预备,以色列以继续叛逆来回答(14-15节)。

此时的情景好像暴风雨来临时,乌云已经密集,倾盆大雨泻下。但是阳光透过云层,藉着小滴水珠形成明亮的彩虹。不过最终由于云层聚集这么密,以致又把阳光遮盖住,彩虹也随之消失。以色列的罪恶也好像乌云一样,它们遮住了所有神怜悯的光线。在这段经文里,只剩下一线的光芒,只反射着一点点神的怜悯,几乎全被遮掩了。以色列在罪恶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太远,审判的暴风雨不久必来到。──《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