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何西阿书第八章

 

撒风种收暴风(八1-14

这一段再以‘吹角’进一步发出警告开始(参五8),指出接着的这一章,将是何西阿传讲的另一个事件的概要。这一段所讲的主要内容,在时间上可能相当接近前面的那一段(指五8-16)。事情发生在公元前七三三至七三二年间,北国以色列一直处在危机之中,外有敌人威胁,内有腐败犯罪。此时的何西阿好像一位守·队长,接受指示,把号角放在嘴唇上,准备吹角发出危险正在逼近的警告。但是何西阿在这一段所讲的话,比前一段更加忧郁阴沉;审判比以前更加接近,而听众对何西阿所讲的却无动于哀。在这个有关国家的失败的题目下,何西阿讲话的重点是:罪、罪孽,重复的讲。这些带着悲叹信息的回声,将继续在先知以后,世世代代的会堂和教会中反响着。

(一)他们被定为假冒伪善者。他们对神说:‘我们……认识你。’(2节)但是他们的行为否定他们的话,因此他们必将受审判。他们虚假的话不能欺骗神,欺骗的悲剧是欺人者自欺。这个国家的惨状真正可怕的地方,正是他们自以为认识神。但是在他们的生活中,却看不到反映他们的信条的实际。事实上如果不觉得处境的危急,先知的信息也就失去作用。所以任何自以为可以对神说:‘我们认识你’的人,必须扪心自问,到底他们的生活和言论是否谴责他们在这人类最基本的问题上说了谎。

(二)他们考虑自立首领并拒绝神的引导4节)。首先,这样的人一旦被立为主,然后所有的一切,都随着国际事务的潮流而涨落。人民将忘记他们真正的王是神,并且寻找那些应许给他们好处的人的领导和拯救。对于这类事谴责它容易,但很难从他们的失败中学得经验。在危机恐怕来临,当信仰和勇气都彻底失败的时候,一位伟大的领袖会带来希望。但是如果这位领袖是在神真理被丢弃的情况下选立的,将不可能引导大家走向解救之路。

(三)他们倚靠偶像。因为制造金牛犊这种假神的像(4-5节),他们犯了第二诫。他们转变对至高真神的信心,去跪拜人手造的虚空的金属模型。他们的行为和当时外邦人没有其么区别。牛犊是一种人手造的艺术品。我们这个时代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注重技术,空想人类可以建立救世的方法。但这段第五节可以这样意译,神说:‘我已经丢弃你们的科技。’技术救不了人类。

(四)他们与邻国建音联盟,以此来寻求安全。他们去亚述求帮助,接着又去其它国家寻找朋友和同盟(8-10节)。他们忘记与神之间曾立过的约,而去与其它国家立约结盟,以为这些可提供他们安全。然而对于一个处在神审判边缘的国家,绝没有任何国家或同盟可以帮助他们。从人类历史上来看,所有伟大的国家和帝王都曾经一度表现出其强盛:亚述,巴比伦,罗马,大英帝国,美国,苏联都是或曾是强国。但是没有一个强国能够提供人类永久的和最终的安全;也不能拯救别国使之真正安全。

在这些批评的话中,何西阿不单揭露了他的国家的罪,而且藉着他的话刺伤和激动,驱除了任何在神以外寻求帮助的那种欺骗的盼望。‘以色列忘记了造他的主。’(14节)当这种认识一旦被忘记,就再没有任何真理存在了。对以色列人的讽刺是他们竟然被他们手所造的绊倒缠住。他们忘记了造他们的主,他们在别处寻求创造主已经提供了的安全和拯救。他们捕风捉影,每个人都背离造他们的主,每个人也都更接近未来的灾难。以色列人已经背离神,去寻求其它的帮助;他们撒风种(7节),先知宣告说,他们必被审判的暴风缠住,并且不可避免一定要被毁灭。对于那些忘记造他们的主的人,这是一种可怕的可以看见到它堕落的经历。正是这里一点点行动,那里一点点转变,风种就这样撒出去了。而风是暴风的先驱,它卷走所有挡住它去路的东西。──《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