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何西阿书第十章

 

君王和牛犊(十1-8

前面一段反映出来引人注目的事情,依然保留在这几节中。反对先知的势力正坚持着,使得先知的公开传道受到限制,只能在他的朋友和同盟者的小范围内,传讲以色列国的现状和经历,即将导致其毁灭。历史的年代表此时已经很接近公元前七三三年的危机。这个危机在九章十七节最后一句已经反映出来。暂时的平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何西阿比他同时代的人更清楚地觉察到这一点。何西阿在这里所说的话,是直接对他的亲密朋友讲的,因为神在这里被指为第三人称(2节)。以色列也同样不是先知谈的直接对象;何西阿也不是对以色列人直接演讲,而是讨论这个国家所走的愚昧的路,以及预言她后来必被毁灭。插进在何西阿公开布道期间的这段讨论,回顾了以色列民族开始时的状况,展望她将要面临的结局。

(一)先知开始回顾过去。用葡萄树做比喻,何西阿回想以色列过去曾如何成长和茂盛,结出丰硕的果子。葡萄树这个比喻在希伯来人的传统中,是一个正面和积极的比喻;以色列一直以来,都被比喻为葡萄树,栽种在应许之地,在那里生长和繁茂(见诗八十8-11)。但是何西阿在这里把积极的意义转变为消极的:他指出在以色列成长的每一步,在属灵方面都枯萎了。外表的兴旺带来属灵的衰微;每一次成长都伴随着愈来愈多的祭坛和柱像,而这些都是拜巴力的装备。

从繁忙的公开布道工作中隐退下来,何西阿比以前更力清楚了解他的国家病症的性质。他所观察到的在人类历史的舞台上,并不是一种新现象;所有衰败的根源,都是由于早期的历史延伸来的。一般的大众可能还一直欺骗自己去相信,他们富有成果的历史是他们正直的表征或记号;但是何西阿知道事实不是这样。‘他们心怀二意,’(2节,英文圣经译作:‘他们的心是虚假的,’──译者注);过去的成就由于神的怜悯,而不是由于以色列的正直,当时机成熟的时候事实将要呈现出来。因为他们的心不正,他们不久将要看到祭坛和柱像被毁灭,以此来公开表明他们的心怀二意、心里虚假的结果。

何西阿的话,说明他的认识的成熟及其深度。我们也要像他那样,时常懂得从忙碌中隐退下来,思想正在发生的事,从假象中辨别出真理。除非我们先看清楚我们的时代的弊病,透过过去,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否则我们不可能去宣讲它。何西阿虽然不喜欢他所看到的,但他宁愿宣扬真理,而不被虚假所欺骗。

(二)君王和牛犊都不能带给以色列人希望。这就是说,既不是国家君王的正确领导,也不是虚假的崇拜偶像金牛犊,可以救这个国家脱离危机。先知在第三节中预言了这个国家的命运:百姓最终将要意识到,任何君王都不能够拯救他们。这句话虽然真实,但却是一句空话,因为即使百姓明白君王无能救他们,仍然不知道真正的拯救到底在那里。第五至第六节也许是一种对牛犊的嘲笑解释。以色列人的金牛犊,那个他们在伯亚文敬拜的偶像,当他们被遗送到亚述的时候,被当成为他们进贡的礼物。他们知道不寄托希望于君王,但他们仍然一直对金牛犊抱有极大的希望。

何西阿在思想他的国家的时候,深深感到执迷不悟和瞎眼是她长期以来所表现的特征。一次又一次,她有时候好像有亮光,看见他们所倚靠的偶像是愚蠢的。但是不用多久,他们又从真道上堕落,又去寻找新的偶像。故此对于何西阿来说,他的信息是十分清楚的:在未来的危机中,既没有君王,也没有真神以外的信靠,可以救他们脱离灾难。惟独回到真神那里才是有效的,才能得到生存。

(三)结局不可避免地一定要来到。君王好像沉船里浮出来的一块货物,必定要被审判的暴风浪所淹没。老的圣殿也将要被毁灭,荆棘和蒺藜将要生长在祭坛上。这个国家的羞耻将要如此之大,以致于有人呼喊大山和小山倒在他们身上,把他们遮盖。

大山倒下来的景象是触目惊心的。在加拿大西南部的亚伯达省,那里有一条狭谷,从大草原向西导向落基山脉。二十世纪初,那里有一个小镇座落在这条狭谷中,它的名字叫法兰克(Frank)。在一九○三年四月二十九日清晨,半座山崩裂倒了下来;劈开来的石头,约二千一百尺高,三千尺宽,五百尺厚,盖住了法兰克镇的一部分。差不多有九万万吨的岩石辊进狭谷中。在不到一百秒钟之内,立即活埋了七十个人。这个镇至今还一直在岩石底下,现代高速公路蜿蜒经过岩石地带,在岩石下面仍然保留着村民的住房的残迹。这是一个征兆,提醒我们想起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人类的生命是何等脆弱。何西阿看到了类似的情景,只不过这里少许有点不同;这里人民想起了他们的罪,因为感到了罪的羞耻而呼喊大山小山倒在他们身上。一个看到大山倒下来的人,很难以去想象那些招致大山倒在他们身上的人,他们的羞耻有多么深!在这里先知也警告那些远离神的国家,他们的羞耻也将是如此。

战争的喧嚣(十9-15

在九章十至十八节中,经过暂时的从公开传道中隐退之后,何西阿又再一次在大众面前露面,继续他的先知职分。我们不知道到他的传道工作间断了多久,也可能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在这几节里,我们可以猜测到当时的景象,在国际危机方面,好像有暂时缓和的现象。以色列显然在一定程度上从她的脆弱中恢复过来,并且再一次重建起军事力量。对于这个国家,自信心和军事力量都在恢复中,何西阿此时再一次向他们传讲神的话。正像何西阿书的前一部分,我们在这里读到的也只是先知所传讲的摘要,纲领性地列出他新的推进活动。

先知的信息大概可以归纳为下列三部分:

(一)以色列人自古以来,一直犯罪,得罪神;其结果是战争必将来到(9-10节)。‘基比亚的日子’在前面(九9节)何西阿已经提过;以色列人历史上在基比亚所发生的暴行一直持续到现在,因此,因为这种‘两样的罪’(10节,英文圣经把它译作‘双重邪恶’,是指士师记十九至二十章所记载的事──译者注。)战争作为神审判的一种仪式,必不可避免的来临。

(二)中间这一部分,即十一至十二节,是一段插入的话,用来描绘神选民的生活状况。所用的比喻是农业方面的:以色列人好像小牝牛(heifer),不像皮肤光滑的牛奶场的牛或者食用的牛,只是简单的放牧在牧场上或者养肥牠。他们是训练好的牛(中文圣经译作‘母牛’,英文圣经译作‘兽’──译者注),是用作打谷的和犁地的。像一头‘驯良的小牝牛’,神的选民要破土耕耘,并且收公义的庄稼;然而只有当他们先归向神,得到祂生命的雨水的供应,才能使所撒的种子获得好收成。

(三)可惜以色列人真实的历史,是十分不同于她应有的情况(13-15节)。他们确实耕耘过,但所撒的是邪恶的种子,因此他们收割不义和谎言。先知再一次把话题转到战争方面来:以色列人如此倚靠她的军事力量,必不可避免地要经历‘战争的喧嚣’(14节);必有一场战争导致他们的国家毁灭。十四节下半节所说的沙勒幔拆毁伯亚比勒(在外约但北部),是一件令人难懂的史实;我们现在虽然不能清楚知道沙勒幔是谁?他做过些什么?先知在这里引用了他那个时代的新闻,他的听众清楚知道的事件,来阐明他的观点;正伯亚比勒在最近的战争中被拆毁一般,以色列也要如此被拆毁。

先知这一部分信息,虽然和他前面所传的类似,却是进一步更深地阐明他所知道的,有关那个时代的某些必然趋势。他在这里十分清楚地提出了两点:

(甲)拣选。无疑的这是何西阿在他短暂地从公开传道中隐退期间的一个题目。也许在先知的早期生活里,他就清楚知道这一点,那就是:以色列人是神的所拣选的百姓,神赋予他们特权和特别的地位。然而他逐渐了解到神的拣选是有目标的;假如这个目标不能实现,拣选就失去任何意义。在先知的比喻里,神拣选以色列为了让她好像驯良可耕地的牝牛,而不是普通放牧的牛;更清楚一点说,神拣选以色列人是为了‘栽种公义’和‘收割慈爱’(12节);这个收成,转过来将成为一件礼物,藉以使世界各国都蒙福(参见出十九5-6)。如果以色列人的历史是如此,神的目的就达到了。但是何西阿清楚看到,以色列耕种的是奸恶,收割的是罪孽,完全和神的目的相反(13节)。

按照新约圣经的教导(彼前二9),教会也是神所拣选的;因此,先知在旧约时代所讲的原理,也同样适用于教会。神拣选我们也是有目的的,正像彼得所说:‘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但是如果这个目的不能达到,拣选的意义也就消失了。因此何西阿对以色列人所说的,指出他们已经忘记他们国家的使命,那些忧郁的话,现在也庄严地命令教会和她的成员审查:到底教会的生存有没有和教会被拣选的目的密切联系起来呢?

(乙)战争。就在他的同胞还以为战争的可能性很小的时候,何西阿却觉察到它是不可避免的。整个国家普遍都认为直接军事冲突已经平息下来,而且他们又有机会加强他们的军队的力量(13节下半)。

在这里,以色列人的心态和法国人筑好马奇诺防线时相若。马奇诺防线是法国一道伟大的墙,它建造在一九三○年左右,是当时的军事首领马奇诺将军提议建造的,它南自瑞士的边界起,一直延伸到法国北部的比利时。这条偌大的军事防线制造了一种假象;它对德军在一九四○年发动法兰西战役时所采取的侧击战术,所起的防御作用是微乎其微。尽管马其诺防线作为一种虚假信心的记号还一直存留下来,但是法国人却迅速败退下去。同样,战争的喧嚣不久也将弥漫以色列全地,作为对他们倚靠战车和马兵的自信心极大的嘲笑。

在我们所有的奋斗中,我们必须从马奇诺防线的心态得到警戒。保罗鼓励提摩太去‘打那美好的仗。’(提前一18)但是如果所信靠的是错误的,结果将是徒劳无功。惟一直得我们信靠的,是‘在战场上有能的耶和华’(诗廿四8)。──《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