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何西阿书第十三章

 

判处以死(十三1-16

何西阿的传道活动现在接近尾声,因为他所讲的正迅速实现。作为北国以色列的先知,他在这个国家已经不会太久了。这里摘录的这段经文是有关他最后阶段的信息。时间大概在公元前七二四至七二三年,以色列的亡国近在眼前,何西阿此时没有什么高兴的话可说。他仍然不顾一切的要他本国的人民了解神的心意,并且放弃他们的欺诈,看见他们处境的危险。

十年前,当提革拉毗列色作亚述帝国的王时,曾经发生一次大的危机,但在公元前七三三年的事件中,这个国家竟然生存下来。然而在危机过后,他们什么也没有学到;他们既不了解先知的话,也不觉察神准许他们更新的怜悯。他们只是一味地犯罪,‘罪上加罪’(2节),继续铸造偶像和敬拜偶像。‘向牛犊亲嘴’(2节):何西阿不知道用怎样严厉的话,去强有力地抨击这个国家忘记他们当初所爱的错误。

以色列不单回到他们拜偶像的老路上去,他们也忘记并放弃那位过去给他们得饱足的神(4-6节)。这样故意地忘记,使神对这个国家的形象发生转变:那位本来保护并引导他们经过旷野试探的神,现在变成一只危险的狮子,埋伏的豹,一只丢掉小熊的母熊(7-8节)。因此,先知代表神宣布一个可怕的声明:‘以色列,你与我反对,就……自取败坏。’(9节,英文标准修订本译为:‘以色列,我要毁灭你。’──译者注)所有虚假信心的来源,他们的王和领袖,在神愤怒的日子,必将无能为力(10-11节)。必有东风刮来(15节),这是一个亚述进军的信号,它将要摧毁脆弱的芦苇,就是以色列国。当神这样决定之后,祂就不再施怜悯,也‘决无后悔之事’(14节);不要期神会再可怜祂的选民。

(一)国际事务是神的最高主权掌握之下。在何西阿时代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看见世界上发生的事,与他们国家的信心之间,存在着的联系;但是先知却清楚看到了这一点。对于一般的人来说,他们的希望,直接随着国际方面传来的消息的好与坏,而升高或者降低。他们以为他们的命运是由他们环境决定的;他们不明白他们国家中发生的事,是和他们与神的关系有关。

像何西阿这样一种政治神学理论,在我们今日这个时代,比先知那个时代,并不更容易掌握。在一方面,有人说,国际事务一点都与宗教信仰无关;是人类创造了自己的历史。在另一方面,有些人则试图用假定旧约先知或者新约的启示的意思,来解开当代历史的迷。但是何西阿不偏向任何一个极端。他认为:神是掌管人类的事务的;然而历史的进程,很大程度上是决定于人类的行为的。从这信心的张力看来,何西阿觉察到以色列的命运不但出自神的手:她的厄运也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

(二)一个国家的成败要从国家的内部生活找原因。在这一段经文里,何西阿对以色列的失败提出了两个最基本的原因:虚假的信仰2-3节)和虚假的政治10-11节)。这两方面明显的都会在危险的时候,提供舒适感和安全感;但两方面都不能抵抗审判的力量。

然而以色列人在他们国家面临危机时所表现的,也是人类在危机时的典型代表。我们在那种时刻,也会以为或许某种宗教或祭祀,可以救我们;或者这位伟大领袖,或者那位伟大总统,能逢凶化吉,免去大难。但是在何西阿看来,除了神以外,并无最终的安全可以给予人类。国家的前途不可与神分开,是祂掌管着所有国家。无论是君王和首领,总理和总统,他们的领导多么精明,如果这个国家离弃神的公义的基本原理,都不可避免要失败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