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何西阿书第五章

 

(三)首领的失败(五1-7

五章一至七节是一个很分明的段落。从时间来说,不会距离前一章太久,因为所指责的相似,淫乱的罪(3节)与四章十、十八节一样。四节的“淫心”,也是重复四章十二节的话。“他们不认识神”是与四章六节相同。五节他们因罪孽跌倒,与四章五节也相似,在六七节的异教礼仪,可说重述四章十三节起的话。宗教领袖的错谬以及误遭引导的人民,在一至三节所l述的,正是四章六节及十四节提说的。但是在第五章,祭司与人民不再分开,却完全相提并论。第七节所宣判的罪案及刑罚,是在第二章九至十三节提到的。

本段的开端(1-3节),是耶和华的言词,以第一人称“我”。从第四至七节,语气也改为先知的。在整个信息中,都是促使听众真实悔改,重视神的公义。

有人以为第一、二节是在l利亚与北国联盟攻击南国的时期(通常称之为Syro-Ephraimitic War,在主前七三四年,因为南国不敢与他们联合反对亚述的强权)。第二节的米斯巴与他泊山原是政治的要地,以后都为亚述的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所并吞。但是第三节以下的论述,仍是相连的,因为他们的罪行必有更大的祸患。1

“众祭司阿,要听我的话。以色列阿,要留心听。王家阿,要侧耳而听,审判要临到你们。”(五1上) 这是三重的呼召,足见严重的口吻了。古时的歌唱常有双重的呼召(如创四23;士五3)。智慧者施教也有这样雷同的呼召(箴七24;诗四十九2;赛廿八23;申卅二1)。在教导律法时也以这样方式开始(箴四1;伯十三6,卅三131,卅四216;赛四十九1,五十一4)。这也是先知言词的开场白(赛一210,卅二9;弥一2;耶十三5;珥一2)。这里主要的话是审判,是说明神的公义。但是三重的呼召却不寻常,与一般双重呼召见证人的(Zweizeugenuf)不同。2

三重的呼召是对祭司、官长与百姓。但是以色列家是在祭司与王家中间,似乎不是一般的常例。以色列家与王家可能并在一起,成为以色列家的首领。如果这样解释,这就成为双重的呼召,对祭司或宗教领袖,对王家或政治领袖。他们既居在领导的地位,必须切实负责。有人仍将这三项分开,先是祭司,再是以色列的官长,最后王家最高的领导阶层,从宗教到司法行政,都应接受神公义的审判。

“因你们在米斯巴如网罗,在他泊山如铺张的网。”(1节) 他们好像捕鸟的网罗,或铺张的网为捕捉野兽。他们为自己的利益,剥夺人们的生命与自由。虽然这里并未具体说明他们捕捉的是谁,在九章八节,特别描写先知成为这样的网罗,他们捕捉的是无知的小民。

米斯巴可能是一个保障,离耶路撒冷北部九哩;是南国的边境。3有人认为此处是指便雅悯的米斯巴。4考古学家发现该地有异教的庙宇,可能为米斯巴的网罗。5也有认为这是基列的米斯巴,6但在河东的地点不大可能,何西阿主要是指约但河西的地区。

他泊山在耶斯列平原的东北边,高耸一千五百呎,是敬拜之地,可能也受异教的影响。7

由于下一节“悖逆”一词与“什亭”的字相近,又有“极深”可作深坑,所以有些译作“什亭的深坑”,与上述的两处相连。深坑也是为捕兽的陷阱,而什亭又是在耶罗波安二世时北国的领土,是在河东,与耶利哥城遥遥相对,也是政治的重镇。8

这些宗教与政治领袖将人民误导至歧途,好似将他们当鸟兽一样捕捉、宰杀,使他们陷入罪里,好似掉在陷坑,无法自拔,落在异教的迷信之中。

“这些悖逆的人,肆行杀戮,罪孽极深,我却斥责他们众人。”(2节) 这些悖逆的人是信奉偶像的,他们杀戮祭牲,敬奉异教的神,也杀戮幼童作为人祭,有极深之罪孽。

“斥责”原指父亲管教儿女,是教育的过程,要使他们重新顺服(申四36,八5起,廿一18;箴四1起,十九18),如果看以上的经文,他们所行的使他们不能归向神(4节),以后祂转去离开他们(6节)。神不仅斥责他们,而且会完全的离开他们。这里的用字是被动的分词,似乎祂是被迫要离去,以后祂果真离开了。这句话可能的译词为:我就不得已逐渐地离去了。9

“以法莲为我所知,以色列不能向我隐藏。”(3节上) 在原意上强调“我”,唯独我,深知以法莲的情况。以色列与以法莲是同义字,都指北国。以色列的情况也隐藏不住。那些假先知祭司可以哄骗百姓,在神面前是无法逃避的。那是他们邪淫的罪。

“以法莲哪,现在你行淫了,以色列被玷污了。”(3节下) 从动词的涵义来看,邪淫是以法莲人自动去干犯的。以色列被玷污,是受了异教的错谬引诱,自甘堕落,而遭玷污,那是拜偶像而干犯淫乱的罪。他们犯了罪,自己无法摆脱出来。

“他们所行的使他们不能归向神,因有淫心在他们里面,他们也不认识耶和华。”(4节) 他们所行的,是指祭司的行为(四9,五2)。他们的淫心在四章十二节也经提说。祭司弃掉知识(四6),他们不认识耶和华。所以他们再没有可能归向神。因为他们信奉异教太久,污秽日深,又怎么会蒙救赎,再得洁净呢?他们无法回转,就不能认识神,与神的关系也不能再维持了。

“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5节上) 以色列不是以信奉耶和华为骄傲的事,他们只以自己可用礼仪建立他们的信念,以为完全安稳。这种过分自信,而不肯倚靠神的心,无疑成为自我控诉的事。他们敬拜巴力,也自定己罪。所以在受害的时候,当自己的面提出控诉,见证自己的不是。这句话在七章十节,曾重复提起。

在那鸿书二章二节提到雅各的荣华,以色列的荣华,也都是指着他们妄自尊大的骄傲。耶和华实在憎恶他们这样的态度(摩六8,八7)。骄傲、自以为义的态度是罪,以致跌倒受罚。

“故此以色列和以法莲必因自己的罪孽跌倒,犹大也必与他们一同跌倒。”(5节下) 在第三节,以法莲与以色列。在这里,以色列与以法莲。这二者应是同义字。在次序更换是否有特别的意义呢?有人认为以色列是指基列(河东),而以法莲则指河西方面。10这是很合理的解释。然后还有犹大,虽然犹大还是以后的事,却也在这里提到了。

四章五节祭司与先知跌倒,在这里是指一般人跌倒。他们都好似跌入在陷阱一样,无法自拔。

“他们必牵着牛羊去寻求耶和华,却寻不见,他已经转去离开他们。”(六节) 他们牵着牛羊去献祭,为自己赎罪,原是正当的。但是他们将耶和华当作巴力,以异教献祭的方式,就犯了严重的错误。这样寻求耶和华,怎能寻见呢?神不能向不洁的民施恩。在他们需要时,才发现神离开他们。

寻求与寻见,不是从耶利米(五1,廿九13)及申命记(四29)开始,而是何西阿的重点(二9,五6;参照摩八12)。现在他们寻求,却寻不见,耶和华不是巴力那样有时似乎不是可以寻见的,其实巴力根本是不存在的。耶和华却有意离开他们,因为他们先离弃耶和华。他们仍在异教的圣所(四15),神怎可与他们同在呢?

“他们向耶和华行事诡诈,生了私子。”(七节上) 他们对耶和华不忠贞,好似一个不贞的妻子,秘密与人通奸。耶利米书三章二十节:“以色列家,你们向我行诡诈,真像妻子行诡诈,离开她丈夫一样。”她的儿子表面是丈夫生的,其实是私生子,她却欺骗着丈夫。但是以色列人不忠,可这样欺骗神吗?

“到了月朔,他们与他们的地业必被吞灭。”(7节下) 月朔大概是指新年,在这节期信奉巴力的必大事庆祝,大吃大喝。所以他们所吃的,必遭刑罚,他们的地业就那样被吞吃。月朔可能是有十分淫秽的礼仪举动,因为那是狂欢的节期。11月朔也可能是献人祭的时候,12那些私生子必在那时被焚,13地业原是耶和华所赐的,那是可以世世代代相传的。但是私子怎可继承呢?他们若不死于献祭,也必遭耶和华所憎恶。以色列人原有的地业也必被吞灭,神不会再给予什么保障。

所以在月朔他们最欢乐的时节,成为神降祸的日子。也有人解释:在一个月之内(月朔代表一个月的时间),一切地业都全部吞灭,当然一切出产也都灭尽,因为迦南异教是遭咒诅的。以色列将大地视为巴力的权势,这样的迷信必须完全破除。唯有主耶和华是自然的主宰。祂降下的灾包括自然的一切。

 

1 A. Alt, "Hosea 5:8-6:6 Ein Krieg und Seine Folgen in prophetischer Beleuchtung," Kleine Schriften 2, 187, n. 1.

2 Wolff, Hosea, 97.

3 参阅 A. Alt, "Neue Erwa/gungen U:ber die Lage von Mizpa, Ataroth, Beeroth und Gibenon," ZDPV, 69, (1953) 1ff. A. Jepsen, Die Quellen des Ko/nigsbuches, 1953, 97.

4 F.M. Abel, Geographie de la Palestine, 2, 1938, 388f.

5 J. Hempel, "Chronik," ZAW 53 (1935), 302, C.C. McCown-J.C. Wam-pler, Teilen-nasbeh excavated under the direction of the late William Frederie Bade 1, 1947, 8.

6 参阅 N. Glueck, Explanations in Eastern Palestine, 4, AASOR, 25-28 (1951) 100ff.. M. Noth "Lehrkursus 1956," ZDPV 73(1957) 32f.

7 M. Noth, The Old Testament World, tr. V. Gruhn, 1966, 20, 28. H.W. Hertzberg, "Die Melkisedeq-Traditionen," JPOS *(1928) 174-76. J. Boehmer, "Der Name Tabor, "ZS, 7 (1929) 161-69.

8 这样译法为 Wolff, Hose, 94 所主张。关于什亭的地理可参阅 M. Noth, "Beitra/ge zur Geschichte des Ostjordanlandes III : Die Nachbarn der israelitischen Sta/mme im Ostjordanlahde, "ZDPV, 68 (1951) 49f. Aufsa/tze zur biblischen Landes-und Altertumskunde, 1, 1971, 474f.

9 Andersen and Freedman, Hosea, 389.

10 Andersen and Freedman, Hosea, 393.

11 G. Bostro/m, Proverbiastudien, 124.

12 O. Eissfeldt, Molk als Opferbegriff im Punischen und Hebra/ischen, 1935.

13 L. Rost, "Erwagungen zu Hos, 4:13f," in Festschrift Alfred Bertholet, eds. W. Baumgartner, O. Eissfeldt, K. Elliger, L. Rost, 1950, 451-60.

 

(四)政治的腐败(五8-11

“你们当在基比亚吹角,在拉玛吹号,在伯亚文吹出大声说:”(8节) 这里开始另一分段,是呼唤的方式,好似在四章一节与五章一节一样,促使人注意。从八节至十一节论以法莲与犹大政治的实况,在十三节有关国际的情势。十二节以及十四、十五节论耶和华与以色列的关系。关键性的经文是十三节,论以法莲的疾病无法医治,这段除八节及十一节外,都是用第一人称“我”。主对以色列人有十分焦急的情怀。以警告起始,继续予以指责,却愿望着他们悔改,来归向神。

吹角,是以羊角为号的,为向公众宣布,或招聚他们,或给予警戒,或宣告战争(参阅耶五十一27)。吹角是在基比亚,方向是对着北部。基比亚在耶路撒冷以北三哩,拉玛在耶城以北五哩,而伯亚文(或伯特利)在耶京以北十一哩。这是在南方向北方所发出的警告。从南部耶路撒冷的山路,通往以法莲北部的地区,在南方的北端是便雅悯,常受战争的威胁,可从约书亚从事的战役中看出来(参阅书十八21-28)。14

吹号是吹奏祭司用的银号,原是用于礼仪的。“吹出大声”原意为大声的呼号,原是在军队中的召集令。这些都为唤起大众注意,也是十分紧急的呼召。

“便雅悯哪,有仇敌在你后头。”(8节下) “有仇敌”是中文译词加上的。什么“在你后头”呢?士师记五章十四节有同样的字句:“便雅悯跟随你”。那时女士师底波拉领导以色列军队出战,各支派依次排列。所以这可能是军队所用的战略术语:“便雅悯殿后。”有的译为“便雅悯的跟随者在后面。”也有译为“便雅悯哪,我们在后面支持!”15

从七十士译本的用词看,在后面的是可惊惧的,似指在后头来的仇敌,中文译词是根据这种解释的。有人译为:“便雅悯阿,在你后头来了!”16“危险越来越从后面涌上来,很靠近了。”17

“在责罚的日子,以法莲必变为荒场。”(9节上) “责罚”可译为“管教”,这个用词在其它经文中出现不多,只在列王记下十九章三节(赛卅七3也都译为责罚的日子),诗篇一四九篇七节译为“刑罚”。这是指耶和华的日子,18以法莲是战场,也全部被毁,变为荒场。

“我在以色列支派中,指示将来必成的事。”(9节下) 以色列支派是指以色列全民,并非只指北国。何西阿可能避免“以色列”这用词只指北国。如果他指北国,多用以法莲与撒玛利亚。撒玛利亚是北国的京城(七1)。以法莲往往是与犹大对比(五11,七811)。神要指示将来必成的事。这里神还不仅指示,而是宣告,神所宣告的事必定成就。这事是指圣约(参阅赛五十五3),以圣约的要求,促使以色列人正视,不容忽略。所以在上一节的警告,至本节审判的宣告,前后连贯。

“犹大的首领如同挪移地界的人。”(10节上) 犹大的首领似指军队的首领,他们所行的是罪恶,如同罪犯一般。挪移地界是极大的罪恶(参阅申十九14),必受咒诅(申廿七17)。这是侵犯别人的权益,干犯社会的公义道德的。地业是神所赐的,不可任意侵犯,犹大与以色列同为神的子民,却常争战抢夺,挪移地界,为耶和华所憎恶。

“我必将忿怒倒在他们身上如水一般。”(10节下) 神的忿怒倾倒下来,好似山洪一般。茌巴勒斯坦冬雨之后,遍地都有积水,但山洪冲下,更加激烈,也有极大毁灭的力量,无可收拾。这里所描述的,神忿怒的审判,也是这样可怕。在原文有冠词,似指特殊的水流,有人参照阿摩司书五章八节的海水(九6),海水冲上陆地,成为洪水之灾。19但这里是否不仅海洋,也包括大地与高空,是指全地与整个的世界,因为神的审判是遍地的,好似洪水泛滥,到处成灾,无一角落不受灾害的。

“以法莲因乐从人的命令,就受欺压,被审判压碎。”(11节) 这里以法莲去随从外邦人的事,是虚无的。这是七十士译本希腊文的用词,是指各偶像而言?因此有人推测是大马色的亚兰人,因为以色列北国的比加王曾随从l利亚王攻打亚述,以后招致亚述的侵略,终被压碎。有人认为这是指埃及,因为七章十一、十六节明指埃及。

以色列受欺压是外邦的侵略,被审判压碎,是神所施的公义。但是希腊文译词将动词改为主动,而非被动。“以法莲欺压人,将公义践踏。”审判可译为公义,20这样的涵义也有可能。欺压可能专指挪移地界的事。但是如果是被动语气,他们被审判压碎,是他们的罪所应得的。神不能搭救他们,他们就痡`地在异族的控制之下。

经学家研究“命令”一词是指异族的控制,似不甚合理,所以才向七十士译本寻求其它的涵义,但是将这字改为“虚无”仍有牵强之处。有人将这字作为污秽,或因醉酒而呕吐(参阅赛廿八8)。这样就指以法莲不行正路,而坚持走在污秽的道途上。21这污秽也可指愚昧或狂妄(参阅何九7)。以法莲随从虚妄愚昧的事,终受审判,无法逃脱。

 

14 M. Noth, Josua, HAT, 1, 7, 1953, 111f.

15 Andersen and Freedman, Hosea, 406.

16 M. Buber, Bu/cher der Ku/ndigung, 1958.

17 C. von Orelli, Die Zwo/lf Kleinen Propheten, 1908 Wolff, Hosea, 104 引用。

18 L. Koehler, Old Testament Theology, 1957, 221f.

19 Andersen and Freedman, Hosea, 408.

20 Wolff, Hosea, 104, note C.

21 Andersen and Freedman, Hosea, 409-410.

 

(五)外邦的虚荣(五12-15

“我使以法莲如虫蛀之物,”(12节上) 以法莲若倚靠外邦人,投靠l利亚或埃及,后果必不堪设想。当神放弃他们,他们必趋毁灭。“虫蛀”在约伯记十三章二十八节描述约伯自身的衰弱,如被虫蛀蚀的衣服一样。但是有人认为虫只能蛀物,不能害人,所以用虫蛀之物来描写人究竟不足。于是更改为溃烂,如脓庖一般。这样就配合下一节以法莲的病患。22

“使犹大家如朽烂之木。”(12节下) 朽栏也常指人体中骨骼的腐蚀,如哈巴谷书三章十六节:“骨中朽烂”,箴言书中也有类似的说法(十二4,十四30)。但是朽木与蛀物仍不失为活泼的描述。从物质的腐蚀喻为人身的损伤,再说明选民的败落。以法莲与犹大都日渐衰败,承受罪恶的后果,是他们自作自受的,都因他的罪恶所导致。

“以法莲见自己有病,犹大见自己有伤。”(13节上) 病患专指损伤与疮庖,以法莲北国已失去滨海平原,连河东与加利利地区也保不住。犹大因l利亚与北国联盟攻击,受伤不轻,他们都各自有严重的病患。但他们又怎么可以得着医治呢?

“他们就打发人往亚述去见耶雷布王,他却不能医治你们,不能治好你们的伤。”(13节下) 耶雷布王在此处及十章六节,始终无法确定是那个王。这名并未出现在亚述史记,必是一个别号。有人认为是提革拉毘列色三世。音译似是最佳的译法,耶雷布原意或为维护的王。23他显然无法帮助他们,除耶和华以外,谁也无力来医治他们。

“我必向以法莲如狮子,向犹大家如少壮狮子。我必撕裂而去,我要夺去,无人搭救。”(14节) 狮子是最凶暴的动物(士十四18;箴三十30)。有时描写侵略者凶暴如狮子(鸿二11-13),神审判时也如狮子那么凶狠。在旧约中狮子有不同的用词:(一)耶利米哀歌三章十节;(二)以赛亚书三十一章四节与何西阿书十一章十节;阿摩司书三章八节;(三)何西阿书五章十四节,十三章七节;(四)何西阿书五章十四节;以赛亚书三十一章四节;耶利米书二十五章三十八节;以及(五)何西阿书十三章八节。

无人能够搭救,将他从神审判的手里夺回。神的力量是人无可抗拒也不能抵御的。何西阿描绘忿怒的神好似猛兽。阿摩司说神的声音,好似吼叫的狮子(一2,三8)。

何西阿宣告神的审判,实际上有相反的涵义,说明神公义的拯救。神的公义使祂施行审判,也使祂施行拯救。耶和华是唯一的救赎主(参阅二10下)。

“我要回到原处,等他们自觉有罪,寻求我面。”(15节上) 这里仍以猛狮为例,当狮子撕裂牛羊之后,再回到洞穴隐藏起来。可能这里特别提起迦南地异教的神话,提到失籅滲咿。但是耶和华不必失踪,神离开他们,回到圣所。他们要寻找祂,必须诚心实意来敬拜。他们若只以礼仪的方法,牵着牛羊去寻求,无法寻见,耶和华早已离去了(5节)。他们必须诚心承认自己的罪。

“他们在急难的时候,必切切寻求我。”(15节下) 在急难的时候,他们的骄傲就消失了。所以管教的目的不是破坏性的,而是促使他们谦卑回头。认罪是必须的,真实的悔改带给他们切切寻求的心。这里的“寻求”不再是礼仪的,而是心意的,才可寻见主。急难使人寻求主,也在诗篇中屡次提及(六十三2,七十八34)。

在整段信息中,宣布责罚的日子,使以色列人肯真心琱薯a归向神。

 

22 参阅 G.R. Driver, "Difficult words in the Hebrew Prophets," Studies in Old Testament Prophecy, 1950, 66f. Wolff, Hosea, 104, Note f.

23 E.M. Good, "Hosea 5:8-6:6: An Alternative to Alt," JBL, 85, 277-278, H.L. Ginsberg, Hosea, Columns 1010-1024, in Encyclopedia Judaica, 8.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何西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