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写在“何西阿书的信息”出版之前

 

有一次我将“马太福音书的信息”(上下册)拿去送给一位朋友,告诉他说:“生了双胞胎,特地送这份礼物来给你。”他一听,非常惊讶地问说:“你孩子什么时候结婚,我怎么不知道?”我才知道他会错了我所说的“生了双胞胎”是指出书,而不是一般所说的生孩子。

 

确实是这样,每次“出版一本书”,我都将之看成是生了“一个儿子”;怀胎的日子有不愉快、难过,如同女人怀孕“病子”一样的不舒服,这种情形经常发生在准备讲道的过程中。特别是当在思考要怎样处理一些生涩的经文,或是思考经文所带来的信息时,那滋味并不好受。女人生产前会有阵痛,有的人说孩子生多了,越生越不会有像生头胎那样阵痛,也听说过有女人是在工作中突然临盆的,连痛的感觉都没有,因为已经生过了好几个孩子。而我却不是这样,每次要出版一本信息书,不仅是怀胎过程有“病子”的不舒服,也会有分娩时的痛苦。原因是从整理、校稿,直到印刷成书出版,这当中都会遇到许多困境,特别是当发现引用不贴切的经文,或是引用重复的例子时,要怎么修改才好?找什么例子来替代?有时都会使自己陷入苦思的状态。例如“路得记的信息”,替我校稿该书的是一位姊妹,她就对我在书中所提出来的观点相当有意见,特别在校稿后附上几则她的观点,为了她所提出的那些观点,我几乎陷入长考,一直在考虑该书是否要出版。但,后来我还是将之出版了。就像大多数的母亲一样,当听到婴儿出生的声音时,那种喜悦之情,早已经盖过了怀孕、分娩所有的一切痛苦。同样的,每当一本信息书出版,我的心情也是这样,即使有许多读者来信、电话告诉我,书内有许多错别字,我还是很高兴,因为这表示有人在读,且还注意到有错误。就像每个母亲一样,即使生下来的孩子有缺陷,在她的眼中都是宝贝。我就是这样。

 

这本“何西阿书的信息”,是我讲先知文献的第二本,第一本是“阿摩司书的信息”。这两位先知都是主前第八世纪的先知,我越讲,越发现主前第八世纪北国以色列的社会景况,实在太像今天台湾的社会。因此,准备讲章的过程,心里的感受也特别深刻,有着相当矛盾的冲击;一方面深深期盼台湾人民能觉醒,不要像主前北国以色列一样,到最后沦亡在亚述帝国统治之下,成为奴隶被贩卖到各地去。但我知道这样的期盼是会落空的,因为大多数的台湾人并不是基督徒,他们连圣经是什么,写些什么内容都不清楚,又怎能听到先知阿摩司何西阿的信息呢?于是,我转而期待今天的基督徒,能真的醒悟过来,或许神会因为我们这些少数的基督徒,就像主前第七至第六世纪先知们一再提起的“残存的余民”一样,有坚定的信心来影响今天台湾社会的大众,并进而促使台湾社会有更新、改革向善的活力,或许能因此蒙神的怜悯,带领台湾越过沦亡的门坎。可是我发觉自己越讲这本经书,却越发现自己是越来越孤单,有时夜深人静时,越是感受到自己在献身传道之路上,是孤独的。

 

从今年二月廿五日开始,我讲这本“何西阿书的信息”,直到七月十五日止,共计十四讲。这一本也是我出版信息书的第十七本。我最欣慰的是许多兄姊喜欢我写的信息。最近刚将三年前出版的“创世记的信息”重新整理再版出书,也要再次整理“罗马书的信息”,因为都已经没有存书。有人喜欢这样的书,带给我很大的鼓励,这告诉了我在准备讲道上,必须更加用心、认真。

讲完“何西阿书的信息”第十四讲是七月十五日,从七月十六日起到八月廿一日,共计五个礼拜时间,我和淑英英国去探望前台南神学院副院长安慕理牧师夫妇(Rev. Boris Anderson),然后转往美国纽泽西旧金山去访问。在那些地方我有几场的演讲,都是与怎样读圣经、明白圣经信息有关的题目。最近一再被邀请演讲有关这方面的题目,我也很高兴有越来越多的教会注意到明白圣经信息的重要性。当我和淑英从国外回来后,也就是八月廿六日的那个礼拜天,我将把已经悬着三年久尚未完成的“耶利米书的信息”继续讲完。预定在今年年底可以完成这本经书的信息,则明年二月中就可以出书。

 

这本书能够顺利出版,我必须感谢台北东门教会,以及来参加查经班的兄姊们,他们都是鼓励我出书的最好推手,就像“接生婆”、“助产士”一样,有他们的支持、接纳我这样“一卷卷、一章章”的讲道,这些信息书才能在讲完后很短的时间内“生产”下来。他们不只是奉献出版所需的费用,也一直在祈祷中为我代祷,真感谢他们的爱心。也要谢谢甘明哲君和施家荣君,校稿和编排在每一本书的出版都是他们两位献出了最大的心力。

 

我惟有的期待是你会喜欢这样的讲道集,希望不仅对你个人在明白圣经灵修功课上有帮助,也能帮助你带领小组查经之用。如果你再阅读这本书上有发现任何问题,非常盼望你会与我联络,我很愿意与你交换意见。

 

 

主后二○○一年七月十二日

台北东门基督长老教会

 

读何西阿书这本经书

 

旧约圣经中有先知书,先知书中有所谓“十二小先知”,所谓“小”的意思,是指作品的篇幅比较少。而先知何西阿就是属于“十二小先知”中的一位,并且在编排上是排行第一本。但这并不表示先知何西阿是十二位先知中年代最早的,也不是说他的地位最重要,只是稍微以年代的先后顺序编排一下。

 

先知何西阿

 

先知何西阿是属于主前第八世纪四位重要的先知之一,另外三位是(1)第一时期的先知以赛亚,(2)先知阿摩司,以及(3)先知弥迦等。除了知道他是“备利”的儿子(参考一:1),是北国以色列人,以及书中稍微提起的妻子、儿女的名字外(参考一:29),我们对他身世背景的认识就没有了。

 

在这本经书中,提到他三个儿女的名字—耶斯列罗•露哈玛罗•阿米,但并没有提起这些儿女与他在传达神信息中有什么特殊关系,仅在第一章四至九节中表达这些儿女名字的意义,用来说明神和以色列人民之间紧绷的关系。当然重点是放在先知何西阿的妻子歌蜜身上;因为她就像一个淫妇,一天到晚与其它男人在一起。先被丈夫何西阿休掉(参考二:2),然后又再娶回她(参考第三章),且是付出很大的“聘金”赎回她。作者用这种方式在说明神与以色列人民之间的关系,就像“丈夫”与“妻子”的关系;而“妻子”则是像一个淫妇,虽然“丈夫”一再苦劝要她回到身边,显然并没有得到所期盼的结果。

 

先知何西阿时代的社会

 

作者在第一章1节介绍先知何西阿的时代背景时,就提到他的时代北国以色列是由“耶罗波安王统治”。这位“耶罗波安王”就是在北国以色列历史上被称为相当杰出的“耶罗波安二世”;他在主前七九三至七五三年在位执政。在他的时代,可说是北国以色列所罗门王死后以色列民族分裂以来,最有能力的一位国王。在他的统治下,北国以色列达到空前的兴盛,国势甚强,疆土向外扩张很快,在他执政的任内收复了约但河东所失去的国土(参考列王纪下十四:28)。旧约圣经学者罗宾逊Theodore H. Robinson)在他所写的以色列简史中有这样的评论说:“耶罗波安二世作王的时期是一个兴旺的时期,超乎所罗门以后的任何君王之上。”但就在社会经济、政治、军事、外交这样富裕、强势的状况下,先知何西阿却有不同的信息传出来,且是用“丈夫”与“淫乱的妻子”作比喻,对当代的以色列人民提出严肃的呼吁,这就很值得仔细思考其中原因了。

 

先知何西阿虽然没有像先知阿摩司那样非常明确地指出当时北国以色列人民犯罪的恶劣实况,但如果仔细看经文内容时,还是不难看到在国势甚强、经济相当繁荣的北国以色列社会,隐藏的罪恶甚重。我们看先知何西阿是传出这样的信息:

 

“这地不忠不信,人民不承认我是神。他们背信、撒谎、凶杀、偷窃、奸淫;他们不断地犯罪,血案累累。”(四:12

 

再看他所描述的另一段话:

 

“他们在亚当背叛我,违背了我与他们订立的约。基列是一座充满邪恶的城,到处染满血迹。祭司像强盗一样,成群埋伏,结果打劫,甚至出没在通往示剑的那条路上,谋财害命。”(六:79

 

“每当我要复兴以色列、医治我子民的时候,我总看到他们的罪恶:他们欺骗,偷窃,在街上打劫;他们没想到我会记住这一切恶行;他们恶贯满盈,罪行都暴露在我眼前。”(七:12

 

从以上经文的内容就可看到在繁荣的社会中,人民却在暗中进行犯罪的勾当。尤其是宗教领袖(祭司)竟然“像强盗一样”会结伙打劫、谋财害命,这样的社会是怎样的社会呢?恐怕是已经堕落到不堪闻问的地步了!

 

而就在这样的社会状况下,一般人却不思反省,反而是想用宗教礼仪来掩饰社会道德行为的败坏,特别是在偶像崇拜上的严重,这就是先知何西阿在第六章六节指出的:“我要求的是坚定的爱,不是牲祭;我要我的子民认识我,不要烧化祭。”所谓“坚定的爱”与“认识”都是指实实在在的心对神忠实,而不是用宗教礼仪来隐藏自己所犯的罪恶,欺骗神。因为神并不看外表的献祭行为,而是看人内心是否忠实于祂。

 

这本经书最大的特色

 

在所有先知作品中,先知何西阿的这本经书可说是最特别的一本,它的特色就是将神和以色列人民之间的关系,以“夫妻”来形容;神就是丈夫,以色列人民就是妻子。夫妻原本是应该相当恩爱、相结连的。但以色列人民却离弃神,去拜巴力偶像神明,并且与之有“亲密”关系(十三:2),又将神所赏赐给他们的贵重物品献给这些偶像神明,并且还说都是这些偶像神明给的(参考二:5813),这使神相当的伤心。

 

第一,整本经书都以“夫妻”为主轴在讨论以色列人民忘记了神的恩典,特别是神将他们祖先从埃及带出来的救恩(参考十一:1、十二:9、十三:4),以及以色列人民与神所立的永远之约(参考八:1)。因为忘记神,他们才会去拜偶像,而这也是神最不能原谅他们的地方。虽然这样,神还是想尽一切办法呼唤以色列人民归回到祂的身边(参考六:1、十四:2),神要以“仁义公平”、“慈悲不变的爱”、“信实”对待他们(参考二:1920)。

再者,先知何西阿一再提起历史事件,例如在第十二章三至四节、十二节提起神拣选雅各;在第十一章一节、第十二章九节、十二至十三节、第十三章四节等处提起出埃及的事件。先知提起历史事件主要目的,就是要让以色列人民回忆一下,他们之所以能够存活下来,且有今天这样的富裕和坚强国势,并不是自己有什么伟大的能力,而是因为神拯救的恩典。他希望以色列人民能够确实认识神—耶和华神,祂是一位万军的统帅(十二:5),也是一位创造万物的神,是大有能力的生命之主。

 

第三,从第一章一节可以发现,何西阿书这本经书涵盖的历史年代,是从犹大国的“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希西家”等诸王,也就是大约在主前七八五年至六八七年,前后长达一百年的时间。先知何西阿当然不可能活这么久。因此,这本经书有可能就是在北国以色列亡国之后,作者在南国犹大整理出来的作品,主要目的在告诉南国犹大以色列人民,不要忘记神的恩典,也不要忘了北国以色列亚述帝国消灭的惨痛历史教训。更特别的是,作者提起北国的君王时代,是以耶罗波安二世的时代为背景,也就是在北国以色列最兴盛的世代,主要就是要让南国以色列人民知道:在最兴盛的世代,更需要小心,别让外在的经济、军事、政治等兴旺的景象迷失了内心对神的忠实,否则北国沦亡的惨剧也会发生在南国犹大(参考四:15、五:1014、十一:12、十二:2)。

 

可分成下列几个段落

一、 先知何西阿的时代背景;第一章一节。

二、 先知何西阿与妻儿,比喻神与以色列人民;第一章二节至第三章五节。

三、 以色列人民所犯的罪过;第四章至第七章。

四、 神将惩罚以色列人民;第八章至第十章。

五、 神是信实的神;第十一章至第十四章。

── 卢俊义《何西阿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