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讲:倚靠谁而活?

 

经文:何西阿书二:213

 

先知文献中最特大的特色乃是先有谴责,接着之后就有拯救的希望。先知何西阿一开始提到神要他去娶妓女歌蜜为妻,他就顺从神的话去娶她为妻。并且后来连续和妻子歌蜜生了三个儿女。但没有想到神要他将这三个儿女取很难听的名字,神用这种方式来形容祂和以色列民族之间的关系。我们从这三个儿女的名字—耶斯列罗•露哈玛罗•阿米—分别用来表示“神必定报应”、“神不再怜悯”和“断绝关系”,这样的呼召,对先知何西阿来说确实是很大的负担,但他却顺服了神的旨意,原因很简单,当神决定呼召一个人来跟从他的时候,这个被呼召的人就要有“献身”使命感的准备,因为当神呼召人的时候,并不是呼召人来享受权位、福利、丰富物质的生活等等这些,而是为了传达神的信息,而这样的工作有可能会牺牲性命。就像德国神学家潘贺华Dietrich Bonhoeffer)所说的:“当神呼召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呼召这个人来为福因而死。”这是多么精确地描述神呼召仆人的意义啊!这让我们认识到一个真正优秀的传道者,就是必须有这种“拼命”的觉悟,为福音而“拼命”的决心,才能真正的算是被呼召的人。因为传福音就要有这种不顾情面、危险,勇往直前的毅力。失去这样的认知,就很难体会出受呼召的意义,也很难明白圣经先知运动的精神。我们从许多早期宣教师传福音的精神就可看到这样的使命感,也因为他们这样的奋不顾身,才会有今天福音在台湾落根发芽长大成林的台湾教会。

 

今年(二○○一)是台北地区的教会在庆祝马偕牧师逝世一百周年的纪念,总会也将在三月初六举办纪念活动。如果我们将马偕牧师传福音的精神拿来看,我们这一代的传道者稍微有良知的一定都会感到汗颜和羞愧,因为他从一个加拿大人,又是在一个完全陌生,且没有任何一个信徒的环境下要传福音,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有好多次,他甚至面临生命的威胁,但他毫不畏惧。从他所写的日记中我举一个例子:

 

时间是一八七三年元月廿四日。

 

我(马偕牧师)和学生到“和尚洲”(今天的芦洲)去,一大群人跟在我们后面,用污秽的字眼辱骂,拾起石头投掷,又有人向我们泼粪,有些人甚至把猪粪覆盖在我们头顶上,另一些人则爬上屋顶或树上,用上述的污秽向我们投掷,极尽污秽之能事。但我们并不退缩,勇往直前到庙前广场上,在那里唱诗、传教,此刻有不少人聆听,晚上我们又回到五股坑

 

翌日,我们到达八里坌,在路上、人家,到处布道。有些人感到厌烦,有些人却很有礼貌,这是因为他们曾到淡水来拿过药,听过道的缘故。我们在一个小茅屋里过夜,有一位善良的村民煮了东西来给我们吃。

 

我们到处布道时发现有许多布告贴在树上,或墙壁上写了许多难听的话对我们乱加毁谤,说我拿刀挖人的眼睛,此外又有许多捕风捉影亵渎的话,我们撕下了好几张。

 

再过一天,我们到艋舺大稻埕八芝兰,在路旁、民房、庙前布道,到处都受人家的污辱,而且到处都贴了煽动众人的布告说:“民族当群策群力把外国鬼子赶出台湾,无论他们走到哪里去,街上或乡下都要把他们赶走,不得让他们停留,不要让他们讲道。如果有人听他们讲道就把他逐出本村。”又说:“孔子的教训已经够好的了,是完全的,台湾人不需要洋教的道理。”他们所写的布告,煽动的话实在太多了。

 

类似的例子不但在马偕牧师的身上很多,在其它宣教师的身上也是一样。在台南县白河镇白水溪教会门口有立一座纪念碑,是在纪念宣教师甘为霖牧师的遭遇;他就是差一点被人用火烧死在该教会宿舍里,因为村里的人说他杀死小孩,吃小孩的肉、喝小孩的血,并将孩子的骨头埋藏在床铺底下。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想陷害他的人用狗的骨头当作人骨作假证。还好,甘为霖牧师跑得快,否则就不堪设想,不仅福音传不出去,且是连想要辩证的机会也没有。

 

这些都在告诉我们一个事实:被神呼召传福音,就要有准备付出一切的心,要排除属于个人的心意。就像先知何西阿,神呼召他传信息给他的以色列同胞,但他却必须接受娶妓女为妻,甚至接受他的儿女被难听的名字的侮辱。因为神呼召他是为了要拯救整个以色列民族,而不是要让他图享人间的福气。

 

何西阿书第二章与第一章是很不一样的文体;第一章是以散文体写出来,第二章的内容却是以诗歌的形式写出(现代中文译本并没有以诗歌的方式编辑这章经文,和合本台语汉字版本,以及吕振中教授版本则都是以诗歌的文体编辑;但天主教思高圣经学会版本和现代中文版本、台语罗马拼音版本相同)。在第一讲已经说过,先知何西阿非常特别地将神与以色列人民之间的关系,以“夫妻”的方式表达出来。虽然先知以赛亚耶利米也都有这样的比喻(参考以赛亚书五十四:5耶利米书卅一:32),但却只有先知何西阿是将这种神和以色列人民的“夫妻”关系表达得最清楚、透彻,且是贯穿了整卷经书。因此,在解释何西阿书的经文内容时,不仅要从“夫妻”关系去看家庭问题,还得进一步探讨神与祂的选民以色列民族之间的关系。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所读这段经文的内容:

 

第二至五节:2我的儿女啊!虽然你们的母亲不再是我的妻子,我不再是她的丈夫,可是你们要向她哀求,劝她除掉脸上那一副淫相,不再暴露诱人的胸脯。3要是她不听,我要剥光她的衣服,使她裸露,像刚出母胎的婴儿。我要使她像旷野,像沙漠,使她口渴而死。4我不疼爱她的儿女,因为他们是淫妇生的。5他们的母亲犯奸淫,是无耻的娼妓。她喃喃自语:“我要去投靠我姘夫情郎;因为我的食物、饮料、羊毛、衣料、橄榄油,和美酒都是他们给的。”

 

从这段诗歌中可以看出:当神要先知何西阿娶妓女歌蜜为妻也生下了三个儿女,但歌蜜在婚后并不检点,还是和过去一样,花枝招展地到处与她看上的男人混在一起。因此,先知何西阿要他的儿女去“劝告”他们的母亲歌蜜。请注意这里所用的“哀求”或“劝”字,在希伯来文有“控诉”或“谴责”的意思。这个字也可当“辩论”解释,是用于“法庭”两造之间的辩论。这是当父亲的透过儿女向他的妻子提出最后警告,要跟妻子离婚,且希望能获得法庭的准许。

 

古代以色列人的法庭审理夫妻之间的问题时,丈夫如果向审案的长老说不再是妻子的丈夫时,就以经是法定离婚成立。当时的社会,丈夫不必等妻子辩护,只要丈夫提出理由离婚就可以成立。而先知何西阿要求“控诉”的原因是妻子歌蜜犯奸淫的行为。

 

如果将第二节比较耶利米书第四章三十节:“耶路撒冷啊,你完了!\你何必穿昂贵的衣服?\何必戴珠宝首饰?\何必涂眼画眉?\你打扮有什么用?\你的情郎遗弃了你,要杀害你。”从这诗歌就可看出背后都与拜偶像的行为有关。在许多民间宗教里,往往会看到信徒们用各式各样的打扮敬拜鬼神,以为那些特殊的衣服装饰、脸谱,可以驱鬼降魔。而歌蜜的名字本身就带有“庙妓”的意味,因此,她可能就是参与了当时民间宗教祭典时,被男人召妓行淫的庙妓。

 

第三节提到要剥光歌蜜身上的衣服,使她裸露全身而被众人羞辱。这节经文可能被后来的先知以西结引用。在以西结书第廿三章十节说:“他们把她剥光,抓住她的儿女,然后用剑刺死她。她悲惨的结局成为妇女们的笑柄。”另一处经文可以参考的是以西结书第十六章一至廿二节,先知以西结提到犹大以色列人民,起先像是刚出生的弃婴,后来被神捡到,清洗她、养育她、装扮她,使她发育得亭亭玉立。但当她长大后,却利用自己的美貌和名气放荡纵情,来者不拒,当起妓女来了。因此,在这里先知何西阿说要将歌蜜剥光全身,使她像刚出生的弃婴一样,意思就是神将不再怜悯以色列人民,要让他们在痛苦中死亡,如同在旷野没有食物、饮水的日子际遇一样。这一节也提到“像旷野,像沙漠”,有些圣经学者认为这是指回到当年他们祖先与神之间的关系,就像出埃及入旷野的情况。

 

第四节很值得注意;在这里提到两个基本观念:一是母亲犯罪的行为已经使孩子也跟着堕落了。我们知道以色列人民的家庭教育是妇女最重要的责任,孩子从小就是父母在教导。因此,母亲扮演的角色,就是如同一位家庭教师般。母亲歌蜜若是妓女,她的淫乱行为已经影响到了孩子,这可从第四章十三至十四节看得出来。不过在这里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当先知何西阿要他的孩子去劝母亲歌蜜,他们并没有听从,因为他们已经受到母亲的影响,不认为那是错误的事。所以这里说“我不疼爱她的儿女,因为他们是淫妇生的”,意即他们已经认同母亲的行为。二是以色列人民有个观念:个人的行为与团体之间的关系是分不开的。一个人犯罪,可能会影响到整体人民的安全。例如:约书亚记第七章有关亚干犯罪的事,使得整个以色列人民受到惩罚。

 

第五节很明显的是指拜巴力的行为。因为巴力是迦南地的土地神明,是生产的神。在这一节提到引诱歌蜜去跟随的,乃是这些属于物质生活所需要的物品,包括了食物、饮料、羊毛、衣料、橄榄油、酒等等,这些都与农产有关。这也是以色列人民进入迦南地后,最快受到诱惑的原因—满足了物质需求。可能和他们过去在旷野四十年经常遇到缺水、食物有关。民数记第十一章四至六节就这样描述以色列人民的心境:

 

“有些外族人跟以色列人同行;他们很想吃肉。以色列人也开始埋怨说:‘要是我们有肉吃多好呢!在埃及的时候我们常吃鱼,不用花钱;还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等好吃的东西。现在我们没有力气了。每天除了吗哪,什么东西都没得吃。’”(民数记十一:46

 

这也是整本圣经一再提醒我们注意的一件事,物质的欲望很可能使我们的心受到迷惑。先知的文献中一再提到北国以色列亡国与这样的事有关(参考阿摩司书六:17)。耶稣基督的山上宝训中,就提醒我们不要为了吃、喝、穿的事忙碌、烦恼。应该先追求的是神国的实现(参考马太福音六:2834)。

 

第六至七节:6所以,我要用荆棘做篱笆堵住她的去路;我要用石头筑围墙,使她找不到去跟情郎幽会的小径。7她要追逐情郎,可是追不上他们;她到处寻找,可是找不到。于是她说:“我还是回到前夫那里;从前的光景比现在好多了。”

 

用“荆棘做篱笆”,这是一种防范措施,就像早期的牧羊人用荆棘筑栅,除了让栅内的羊群不会乱跳越过羊栅,也是防范豺狼或其它野兽偷吃的方法。或是葡萄园的主人为了防范小偷或豺狼偷吃,也往往用荆棘做篱笆。在前段经文提到淫妇歌蜜说要去找情郎,因为在那儿有许多好吃、穿、用的东西,这样的淫妇依照法令是随时可以将之休掉不要,也可以将之送官去办,而判罪的结果必然不轻,因为稍微重一点就可判她死刑(参考申命记廿二:21)。可是丈夫并不这样,他是个有爱心的丈夫,第一个想到的是怎样帮助他的妻子歌蜜,使她没有办法离开而能留下来。他“要用荆棘做篱笆”防止妻子越轨。荆棘是有刺的草根植物,不小心碰到时会疼痛,丈夫希望用这种东西做围墙,主要目的是让他的妻子歌蜜一碰到围墙就知道危险、疼痛。

 

先知何西阿用这种方式在比喻神对以色列人民高度又特别的爱;虽然以色列人民一直想要往拜偶像的途径走进去,神爱他们,一再想尽办法要阻止他们,本来可以很快就将以色列人民弃绝不顾,甚至将之判重刑,但是神并没有这样做,祂是“用荆棘做篱笆”提醒他们,希望他们醒悟过来。让他们走到围墙边缘的时候,一碰到荆棘篱笆就会知道疼痛而清醒过来。

 

第七节让我们看到这位淫妇歌蜜真的是有够淫荡了;虽然有荆棘当作篱笆,有石头筑起来的高墙,她还是想尽办法要追逐她的“情郎”。看来这位“情郎”真的很有吸引力。但她虽然一再努力要追逐,却老是追赶不上,到处找,也找不到。如果我们将这句话想想台湾俗语有一句很贴切的话,在形容人追逐金钱时这样说:“人两脚;钱四脚。”意思就是无论你怎样追逐金钱,它总是比人跑得快,让人耗尽一生的岁月也追不上。这句话就是在提醒人,不要把生命放在追逐金钱的事上,因为到头来会是一场空。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一个事实:声色场合的爱情是虚的,不实在。别以为可以在声色场合的地方谈情说爱,那只不过是虚情假意罢了。一认真起来,就会发现原来都是假的,因为对方在意的,是你的钱财。这位淫妇歌蜜想追求她的情郎,其实她的情郎只在意玩弄她,当她想要认真爱他的时候,情郎已经不见了。

 

先知以西结用这样的方式在比喻着:偶像神明并不是真的,当你入迷之后,你以为它会带给你一切所需要的,其实是骗人的。有一句我们很熟悉的俗语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真是这样,如果泥土做的菩萨可以保护人的性命安全,它就可以保护自己免受灾害。自己都保不了的偶像神明,怎能保护人的性命安全呢?不可能!许多人在折转了一大圈后,又回来寻找生命的主—创造的神。为什么会这样?这也是先知何西阿所要强调的:创造的主,才是永生的神。

 

第八至十三节:8她不承认给她五谷、美酒,和橄榄油的是我;其实连她献给巴力神明的金银也是我给的。9所以,到了收割的时候,我要取回我给她五谷、美酒,也要夺走我给她遮身的羊毛、衣料。10我要在她情郎面前剥光她的衣服;没有人能使她从我手中脱身。11我要停止她一切的狂欢,禁止她的年节、月祭、安息日,和其它的宗教盛会。12我要砍掉她的葡萄树和无花果树,因为她说这些是她情郎们给的报酬。我要使她的果园成为荒林;野兽要来践踏。13我要找她算帐;因为她在节日向巴力烧香,用珠宝首饰打扮,追逐情郎,把我忘掉。上主这样宣布了。

 

很明显的,这段经文说出先知何西阿用丈夫对淫荡的妻子来比喻神对于以色列人民背叛行为的审判。

 

在第五节提到淫荡的妻子歌蜜说要去找情郎,说在情郎那儿可以得到“食物、饮料、羊毛、衣料、橄榄油,和美酒”等物。在第八节这里则说这些东西都不是情郎给的,而是丈夫的东西。我们稍微回到古时候的社会,女人是没有财产权的,这不仅在中东的社会如此,在早期台湾社会也是很普遍的现象。有句俗语说:“嫁出去的女人,像泼出去的水。”意思就是女人嫁出门,就像是倒在地上的水一样,没多久就消失了。因此,女人是没有分得父亲财产的权利,除了结婚嫁妆之外,其它一概都不能拥有。更严重的是在早期中东的社会,女人不仅没有自己的财产,而且自己还是属于丈夫的财产呢。女人是依附在男人身上生存的,男人有时也可以将妻子当作货品卖掉。我们也可以这样了解:有人去拜各式各样的神明,特别是“有应公”等之类的神明,结果“应验”了。于是就说他得到了神明的赏赐,因此就高兴地说他所拥有的都是“有应公”所赏赐的。这就像“大家乐”、“六合彩”正在台湾发烧的时候,许多人就有这样的经验;当向这些偶像神明求到“明牌”而中奖后,就说神明很灵,于是就献更多给神明,甚至有的人干脆就将庙宇盖得更大,有的是开新的庙,这也就是有一阵子台湾民间很流行的一句话:“开庙像开店铺一样简单。”结果只一次中奖,往后却一而再地赔上了所有的家产,甚至是到了倾家荡产。为此,有不少人走上自杀路径,有的失去了原有的工作。即使走过了这样惨痛的经历,也还是有人执迷不悟地认为神明确实指点了他赚大钱的“明牌”。以这样的观念来看先知何西阿的这句话就容易明白了;他说妻子歌蜜所拥有的这些生活物品都是他的,就是身上那些金银也是他给的,但这位淫荡的妻子却将这些东西都拿去献给她的情郎。

 

这段经文告诉我们神对于背叛的以色列人民将要采取下列几个惩罚行动:

 

一、原本可丰收的,现在将使他们农作物欠收(九节)。欠收的方式很多,依照先知耶利米的看法是:战争、饥荒、瘟疫等是最主要的方式(参考耶利米书十四:12、十五:2、十六:4、十八:21、廿一:79、廿七:813、廿九:1718、卅二:2436、卅四:17)。其实,这三样惩罚都可归纳成一种,就是战争。因为有战争,男人都被征召去从军,农务的事就荒废了,或是因为兵荒马乱时,也会对农田造成极大的损伤,农作物自然就会欠收。而在战争中因为死去的人甚多,有时连收拾埋葬的机会也没有(参考耶利米书廿五:33以西结书卅七:2),这些弃尸荒郊野外的尸体,经过几天就会造成传染病,瘟疫自然就流行起来。换句话说,神惩罚以色列人民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呼召以色列的敌人来攻击他们,就像神后来呼召巴比伦帝国一样,神会甚至将巴比伦看成是自己的“仆人”看待,呼召它来惩罚南国犹大以色列人民(参考耶利米书廿五:9)。

 

二、当着情郎的面羞辱她,就是剥光她身上的衣物(十节)。这也是最难堪的一种惩罚,特别对于那陷入爱情的人来说,这简直是无法接受的耻辱。古时候的人认为被人剥光衣物是一件相当羞耻的事。因为剥光衣服,等于露出下体,看到别人的下体,等于羞辱了那个人一样(参考创世记九:22)。有一次大卫想要与亚扪人修好,在亚扪国王拿辖去世,他的儿子哈嫩继位时,他特地派遣使者去悼丧,同时也祝贺哈嫩继位为王。可惜的是哈嫩的幕僚认为这些使者乃是来刺探国情的,使哈嫩决定处分这些特使。方式就是将他们的“胡须剃掉一半,把他们的衣服从臀部割断,然后驱逐他们出境。这些人受辱,觉得很羞耻,不敢回去。”(撒母耳记下十:15

 

在第二至三节的地方已经有提到先知何西阿要他的儿子去劝告他们的母亲,不要再坦露淫相,否则要剥光他们母亲的衣服,使她像刚出生的胎儿一样,裸露在众人面前。现在则是要在她的情郎面前剥光她的衣物,使她在情郎面前备受羞辱之耻。这就清楚说明了神将惩罚以色列人民,即使他们敬拜的神明巴力,也没有能力来阻止神的惩罚行动。一个真正的神,是会保护祂的子民才对,特别是一定会维护祂的子民的生命尊严。因为维护敬拜者生命的尊严也等于在维护神明自己的尊严一样的重要。现在以色列人民拜巴力偶像神明,当神要惩罚以色列人民时,这些巴力神明却无法阻止神惩罚,表示这些神明都是虚假的,不是真实的。

 

三、是要让以色列人民无法再过正常的宗教生活(十一节)。一个国家、社会之所以能安定,宗教生活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可以说以色列民族是个宗教性非常强的民族,没有宗教生活,会使他们陷入无所适从的感受中,比亡国还要痛苦。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他们在主前五八六年被俘虏到巴比伦去以后,即使没有耶路撒冷圣殿可供敬拜,他们很快就发展出“会堂”的聚会,以十个以上结过婚的男人组成“会堂”,继续过研读圣经的话语、祈祷、认罪的宗教生活。若是无法组成会堂,他们就以“祈祷家庭”的方式来进行宗教生活(参考使徒行传十六:13)。

 

现在神说要阻止他们一切的宗教活动,意即要毁坏他们的宗教聚会,也就是使他们被俘虏,因为只有国家沦亡的人民,才没有资格参加宗教聚会活动。因为宗教活动是一个社会与民族最快乐、重要的庆典,甚至会比国家庆典还要重要。古代如此,今天也不例外。

 

四、贫穷(十二节)。我们知道以色列人民最大宗的农产品就是葡萄。葡萄几乎就是这个民族生存的记号。从葡萄,他们除了用来吃以外,也用葡萄来酿酒、制饼、献祭等。无花果也是象征这个民族的果树之一(另外两种是橄榄和石榴)。这两种果实一年都可收成二至三次,是他们维系生存的基本食物之一。如果收成不好,那将会是很大的痛苦岁月。如今神说要“砍掉”这些果树,并且使这些果园荒废。这清楚说出他们将会从此陷入贫穷的生活惨状,不但无法在宗教生活上可献祭,连基本生活的需要也将成为负担。

 

以上是神所要用来惩罚以色列人民的方法。而在第十三节则是做了总结:神会报应。这刚好响应了开始的时候,先知何西阿奉命娶歌蜜为妻之后,生下的第一个儿子名叫“耶斯列”的意思—神要驱散。原因是他们忘了神。

 

现在让我们来想想这段经文带给我们的信息:

 

一、背离神的代价是惨痛的。

 

我们看到先知何西阿用他的妻子歌蜜的背弃婚约,来形容以色列人民和神之间的关系,说到神必然会采取惩罚的行动。在这些惩罚行动中,我们看到神的生气,且在生气中,祂出手惩罚以色列人民很重。我们看到祂将收回所有以前赏赐给以色列人民的一切福气,包括了丰富的五谷农产和生活所需,最严重的是,神将不再是他们的神(二节),不再保护他们,这将使他们失去倚靠,不但生活没有保障,连生存都会有危险。简单的说,失去了神,等于失去了一切,他们过去所拥有的都将化为乌有。

 

基督教信仰给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认识:万物一切来自神的赏赐。神就是我们所有生命的源头。因此,一个人如果心中没有神,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失去。即使现在拥有,也将很快失去。换句话说:一个人拥有神,即使他现在失去一切,也将拾回所失落的,因为神的赏赐远超过人所想象的还要多。

 

今天的人最大的毛病是拥有许多财物或生命以外的附加物,心中却没有神。但拥有这些财物等等并不表示生命就有满足感,或是生命不会缺乏。如果我们稍微注意一下最近几年来,台湾社会发生的经济波动,就会看到许多人原本拥有许多财富,却因为经济不景气,一夕之间变成贫穷,甚至负债甚多。最近几天的报纸大家看得到,曾经在台湾政坛上可以“呼风唤雨”的政坛人物,一个个都得准备锒铛入狱,这包括了在高雄朱安雄吴德美夫妇,以及前几天遭到法院同意收押的台中县议会议长严清标,和最近被地检处提起上诉的廖福本立法委员等等,都在说明一个事实:世事是多变的、不可靠的。曾经在台湾叱咤将近四十五年久的统治者蒋介石家族,如今都如同昨日黄花一般的掉落殆尽了。

 

圣经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认识:生命是来自神的赏赐。神所赏赐的生命是永远。除非有神的赐福,否则人自己所拥的,都将是暂时的。因此,离开神,等于失去所有的一切。

有一则故事我蛮喜欢讲给大家听的:

 

有一位国王,有一天他觉得当国王很无聊,拥有那么多的财产和嫔妃只有增加自己的心理负担。因此,他决定要将所有王宫里的财产凡是可移动的都赠送给人,并且决定遣散所有的嫔妃。于是他召集宫中所有的人,对他们说:除了安全警卫外,其它的人都可以离开回家去。王宫中只要他们能搬得动的物品都可拿走。

 

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以为国王是开玩笑。但是国王却很认真的鼓励他们动手拿东西,也一再要他们回家去。于是,开始有人动手找珍贵的东西,有的人跑去王宫宝库中拿国王珍藏的东西。大家都忙得不亦乐乎。

 

就在那时候,有一个宫女,她是连动也不动,一直紧随着国王的背后走来走去。无论国王走到哪里,她都行影不离地跟着。国王觉得很奇怪这个宫女怎么不去拿东西,而宫里的东西几乎都快被人家拿光了,她还是老跟着他四处走来走去、看来看去,也不想回家去的样子。于是问这位宫女说:“你怎么还跟着我呢?大家都快走光,东西也快拿完了,你怎么还不走呢?快啊,快走。傻ㄚ头!”可是这个宫女还是跟着他不离开。国王一再逼她赶紧走,甚至还说要给她手上的戒指,弥补她没有拿到什么东西的损失。这个宫女就是不拿也不肯离开。最后国王没办法,只好要她说出到底是什么原因。于是她这样告诉国王:

 

“国王,你不是说王宫里所有可移动的东西都可以搬走吗?”国王说:“没错。”这位宫女说:“我就是要搬走你。我只要你就可以了,其它的东西我都不要。你是可以移动的‘东西’,所以我要的就是你。只要有你就可以了。因为拥有你,就是有了全国的一切。”

 

国王听了之后很受感动,也发现这位宫女就是她所要寻找的对象,随即就娶这位宫女为后。

 

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很多人拥有许多头衔,也有人拥有许多财富、学经历。但是这些都不能替我们生命保证什么。我们不能靠这些得到神的救恩,也不能因为拥有这些,保证我们能得到神赏赐的永琤糽R。神看人并不是凭着人的条件,而是人对祂的信心。请不要忘记一件重要的事:身外之物越多,我们生命的负担是越重。在我们有限的生命中,只要抓紧最重要的一项,那就对了。神是我们生命的主,只要我们抓紧了神的教训,紧跟随着祂的旨意行事,我们就会拥有生命所需要的一切。耶稣基督就是这样告诉他的门徒的:

 

“你们不要挂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这些事烦恼。这些事是世上不信的人所追逐的。你们的天父知道你们需要这一切东西。你们要先追求神主权的实现,他就会把这一切都供给你们。”(路加福音十二:2931

 

二、趁着神的审判未到前,赶紧悔改吧。

 

先知何西阿传出神审判的话,让以色列人民知道神已经非常生气,且决定要放弃他们,要跟他们断绝关系,因此,要先知何西阿将孩子取名为“罗•阿米”,表示神已经不再跟以色列民族有关系了。但在这之前,神要先知何西阿传出信息,要以色列人民赶紧悔改,神也一再设法要阻止以色列继续堕落沉沦,因此,他要筑围墙、用荆棘做篱笆阻挡他们继续犯罪,也同时提供以色列人民悔改的机会。

 

圣经告诉我们神是慈悲的神,祂总是让我们有悔改的机会。诗篇的作者说:

 

“上主慈悲仁爱,

不轻易发怒,满有不变的爱。

他不长久责备;

他不永怀忿怒。

他不按照我们的罪过惩罚我们;

他不因我们的过犯报应我们。

天离地多高,

对敬畏他的人,他的慈爱也同样宏大。

东离西多远,

他使我们的罪离开我们也那么远。”(诗篇一○三:812

 

虽然神是满有慈悲、恩典的神,但并不表示永远不生气。祂是会生气的,且是一旦生气起来,没有任何力量足够抵挡。必要时祂会宣布与祂的子民断绝关系,就像祂不再是以色列民族的神一样,甚至会转换拣选的对象,就像祂呼召巴比伦帝国成为祂的仆人来惩罚背叛的以色列民族。这些都给我们一个重要的警讯:要及时悔改,不要迟疑、等待、观望。悔改不要等待时间,也不要怀疑,神永远敞开祂的双手准备接纳我们回到祂的怀抱。先知以赛亚对他那时代的以色列人民提出这样的呼吁说:

 

“趁着上主可寻找的时候要寻找他;

趁着上主靠近的时候要求告他。

邪恶的人要离弃邪恶的道路;

犯罪的人要回心转意。

他们要转向上主,好承受他的怜悯;

他们要归向神,好蒙他的宽赦。”(以赛亚书五十五:67

 

我们都需要神的怜悯,都需要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救恩。让我们以忏悔的心来接受神在耶稣基督里赦免、宽恕的恩典。这是我们得到永琤糽R的唯一盼望,不要等待,一定要紧紧抓住这机会,赶紧悔改吧。── 卢俊义《何西阿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