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四讲:慈悲的神

 

经文:何西阿书十四:19

 

如果有人问说:先知文献的特色,除了提醒以色列人民知道,神的日子来临时,也就是审判的时候到了。公义的神必定会依照他们所行的一切施行审判,而神的审判往往是严厉的。另外一个特色,就是神乃是个慈悲的神,祂虽然用严厉的手法惩罚背叛祂旨意的子民,也会以慈悲、怜悯的爱对待请求宽恕的子民。这慈悲、怜悯的爱,就是让祂的子民看到拯救的盼望来临。圣经的作者告诉我们,神的惩罚是兴起以色列人民的敌人来攻击他们,例如允许亚述埃及巴比伦等帝国侵犯北国以色列,或是攻击南国的犹大,甚至俘虏他们、贩卖他们当奴隶。但当他们悔改归向神时,神决定施恩给以色列人民,就是将他们从当奴隶之地拯救回来,带他们返回故乡。从犯罪受罚,到悔改得到宽恕、怜悯,这样的信息构成先知文献清楚的轮廓。

 

我们也可以这样说,整本圣经给我们一个明显的方向:神所期盼我们的,是悔改归向祂。所谓“归向祂”,意思是指以诚实之心遵行祂的旨意。神最不喜欢的事,就是以虚伪的外表,掩饰离弃祂旨意,进而去拜偶像的行为。这种掩饰的外表,包括许多宗教礼仪,例如献祭(参考阿摩司书五:2123弥迦书六:67)、禁食(参考以赛亚书五十八:35)等,这些不但没有消除神的愤怒,相反的,却是神最生气的事,因为宗教礼仪原本是要表明对神的忠心、感恩,但怀着掩饰虚伪的心,等于在否认神明鉴的能力一样,以为神只看外表,不知道人内心的意念。再者,当一个人想要用外表的宗教礼仪来掩饰内心的虚伪时,往往是因为有犯恶劣的行径,否则就不必用这些虚伪的宗教礼仪来装饰(参考阿摩司书五:101524弥迦书六:8)。这就是先知何西阿所传递出来神的话说:“我要求的是坚定的爱,不是牲祭;我要我的子民认识我,不要烧化祭。”(何西阿书六:6

 

我们现在所读的何西阿书最后一章,可说是一篇以“忏悔诗歌”为主轴编辑而成的经文。这种“忏悔诗歌”通常都有个特色,就是呼吁人民悔改认罪,神有“疼痛的爱”会回应。我们从这章经文也可看到先知何西阿以色列人民的期盼,他在告诉他的同胞,神就像一位有坚定之爱的丈夫,一直在期盼背逆的妻子回家团聚。祂会赦免她的罪,宽恕她所有的罪过。神不会去追究祂的子民过去所犯的罪,只要他们悔改归向祂。如果将这样的信息比较路加福音第十五章十一至廿四节所记载的:那位慈爱父亲和那位远离父亲到外面浪荡耗尽一切家产后,悔改回来认罪的儿子的比喻,就会明白神的爱就是像这样子显明在我们的面前。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章经文的内容:

 

第一至三节:以色列人哪,你们的罪使你们跌倒了;你们要归向上主—你们的神。2你们要回到上主这里,向他祈祷说:“求你赦免我们一切的罪过,垂听我们的祷告,使我们能够照所承诺的颂赞你。3亚述人不能救我们;战马也不能保护我们。我们再也不向偶像说:‘你是我们的神。’上主啊,我们知道,你向孤儿施仁慈。”

 

第一至二节的“归向”、“回到”,在何西阿书中一再提起,例如第二章七节、第三章五节、第六章一节、第七章十节、第十二章六节等,它不仅是何西阿书的中心信息,更是先知文献的中心题旨。它表明的意思是:诚心实意的悔改。是彻底的醒悟,知道自己所犯的过错,且不会因为害怕惩罚,就以许多理由来合理化自己犯罪的无奈。真正悔改的人,知道自己所做恶劣的事是错的,会心甘情愿地接受应得的审判。就像路加福音所描述的,那位醒悟过来的浪荡孩子,他不是为自己编织理由,而是知道自己的错误,因此,他要回去面对他的父亲,祈求他的父亲赦免祂的错。他没有祈求父亲给他原有的地位,而是愿意接受惩罚成为最卑微的工人。他对他父亲说:“我再也不配作你的儿子;请把我当作你的雇工吧!”(路加福音十五:19)这才是圣经所说的“归向”的意思。

 

请注意第二节的“祈祷”、“祷告”。当一个人在表明心中有神时,他就会祷告,因为祈祷(或祷告)是在表明自己的软弱、有限,需要神的扶持和祝福。拒绝祷告,或是藐视祷告的人,都在表明那人的心中已经没有神。祈祷(祷告)并不是口中念念有词的外表形式,而是将内心的意念坦荡荡地呈现在神面前。没有隐瞒,也没有二念的态度。这样的祈祷才是神所接受的。因为祈祷就是与神对话,并不是考虑到别人的喜欢与否。耶稣基督曾教导跟随他的人祈祷应该有的态度,说:

 

“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像伪善的人,喜欢在会堂里或十字路口站着祷告,故意让别人看见。我告诉你们,他们这样做已经得了所能得到的报偿。你祷告的时候,要进入你的内室,关上门,向在隐密中的天父祷告。那位看得见你在隐密中做事的天父一定会奖赏你。

 

“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像异教徒,用许多重复、没有意义的话。他们以为只要长篇大论,神就会垂听。不可像他们那样。在你们祈求以前,你们的天父已经知道你们所需要的。”(马太福音六:58

 

除了要有虔诚的态度外,先知何西阿在这里提到要以色列同胞向神祈祷的主要内容是:祈求神垂听,并且能赦免他们一切的罪过。这可说是祈祷主要的内容之一。我们知道祈祷最重要可分成两个部份,其一是承认神乃是我们生命的主,因此,祈祷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歌颂神的爱和创造的伟大。其二是承认自己所犯的过错。这样,祈祷的时候才能祈求神赦免。一个人如果没有先承认自己所犯的过错,就无法祈求神的赦免和宽恕。耶稣基督在他教导门徒的祈祷文中就有这样的话:“饶恕我们对你的亏负,正如我们饶恕了亏负我们的人。”(马太福音六:12)耶稣基督也曾说到一个祈祷的比喻,提到有两种人在圣殿祈祷,其中一个是法利赛人,另一个是税吏。结果是法利赛人在祈祷中一再述说自己所做美好的事,但那位税吏则一再恳求神的怜悯。耶稣基督说结果神接纳了那位税吏的祈祷(路加福音十八:914)。先知何西阿就是这样教导他的以色列同胞,要他们向神祈祷,祈求神垂听他们的祷告,赦免他们所犯的罪。

第三节前半句可说是他们承认犯罪的内容—向亚述求救,向埃及求援(参考七:11、十二:1b),也向偶像祭拜。在希伯来文,这一节是连续用了三个“不”字。这一节在和合本台语译文上比较接近原文的意思:“我们不向亚述求救,不骑埃及的马;也不再对我们手所造的说:‘你是我们的神’,因为孤儿在你耶和华那里得蒙怜悯。”表示他们过去所犯的,是一而再,再而三,才会引起神极大的生气。先知阿摩司曾用过这样的语句,形容为什么神会对一些国家、民族采取惩罚的行动,就是因为那些国家和人民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罪(参考阿摩司书一:3691113、二:146)。

 

第三节的后半句的“我们知道,你向孤儿施仁慈”,可看出先知何西阿带领以色列人民用“孤儿”来表示自己的软弱和无助,向神祈求怜悯和恩典。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观念,因为在圣经中一再提起神对孤苦无助的人非常关心、在意,祂一定会照顾这些被一般人所疏忽的对象。而孤儿寡妇在圣经中,特别是摩西法律中就一再提醒以色列人民要帮助这样的人(参考出埃及记廿二:22申命记十:18,廿四:17)。

 

另一方面,从这句子也可看出以色列人民已经走到穷途末路了,发现已经没有任何可帮助他们的力量,除了神以外,他们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可帮助他们。这时才知道神是他们唯一可以倚靠的力量。因此,他们祈求神以仁慈对待他们。因为他们已经是孤独无助,就像一个孤儿没有人照顾一般。

 

第四节:上主说:

我要医治我子民的创伤,

专心一意地爱他们;

我不再向他们发怒。

 

从第四节起到第八节,都是神对先知何西阿带领以色列人民忏悔的具体响应。

第四节说神要“医治”以色列人民的“创伤”。“医治”,这是指“复合”的意思。原本以色列人民因为背弃神的旨意,导致神与以色列人民之间有了极大的鸿沟。就像在第一章九节记载的,神要先知何西阿将第三个儿子取名为“罗•阿米”,意思就是神将不再是以色列人民的神,以色列人民也不再是神的子民一样。这是关系已经破裂了,这“破裂”的关系,就是一种“创伤”,是痛苦的记号。

 

另一方面,“创伤”也是来自神的惩罚,是严厉的惩罚。现在神说要“医治”这些惩罚所带来的“伤”,意思就是指神要拯救他们,并且与他们重新建立和好的关系。神医治的方式:一是专心一意地爱他们;二是不再向他们发怒。

 

所谓“专心一意地爱他们”,在第十一章一节提到神对以色列人民的爱,就是将他们当作自己的儿子。原本是不再承认他们,现在则是要承认他们,把他们当作自己亲生的儿子看待。这也是第二章一节所提到的,以色列人民是“神的子民”,是“神所宠爱的”对象。这种“专心一意地爱他们”,也是像第二章十四节所提到的,神要“带她到旷野,安慰她,赢回她的心”一样,像情侣般的恩爱,又像夫妻间紧密关系。在第二章十九节则说神要“以慈悲不变的爱”对待以色列人民,使他们永远归属于神。

 

这一节说神“不再向他们发怒”,在第十一章三至四节先知何西阿曾提过神要用“双臂把他们抱在怀中”,用“慈绳爱索牵引他们”。神要“抱”起以色列人民“像抱婴孩偎贴在面颊上”,不但如此,还要亲自“俯下身子,喂养他们”。这让我们看到如同父子般不可分的关系,就是不再有发怒出现。

 

为什么神会这样?这就是圣经所告诉我们的:神乃是个不长久生气的神。诗人说神“不长久责备;他不永怀忿怒”(诗篇一○三:9)。

 

第五至七节:

5我是以色列干旱之地的甘霖。

他们要像百合花开放,

黎巴嫩的大树深深扎根。

6他们要长出新芽,

像橄榄树一样美丽;

他们要发出芬芳,

黎巴嫩的香柏树。

7他们要再次得到我的保护。

他们要像花木繁茂的花园,

像多产的葡萄园。

他们要像黎巴嫩的美酒。

 

这段诗歌是以田园的景象来描述神怎样恩待以色列人民。读这段诗歌很快就会想到雅歌诗中所描述的,神和以色列人民之间亲密的关系。说出有神的爱滋润着以色列人民的生命,就如同在野地里的百合花一样,有甘露不停地滴落在它上面,就会开出美丽的花朵,不但洁白,且是美丽芬芳。这里也用“黎巴嫩的香柏树”来形容神恩待以色列人民,将使他们成长得如同香柏树一样高壮。香柏树是当时最珍贵的建筑材料。所罗门王建造耶路撒冷圣殿和王宫时,就是特地从黎巴嫩进口香柏树为主要建材。圣经用“香柏树”代表着“力量”很大(参考诗篇三十七:35),也象征着华贵、美丽(参考列王纪上七:27)。

 

第七节说出有神的眷顾、保护,生命就可以得到滋生众多,如同花木繁茂一样,也像多产的葡萄结出许多果粒一样。相对的,如果没有神的眷顾、保护,就等于没有神的祝福,其结果就是枯萎、死亡。因为没有天上的甘露,即使有地上的肥土也是枉然(参考创世记廿七:39)。

 

第八节:

以色列人要跟偶像绝缘;

我要垂听他们的祷告,照顾他们。

我要像长青树荫庇他们;

我是他们一切福气的源头。

 

所谓“绝缘”就是断绝了关系,不再互相来往。当他们与偶像断绝关系时,才能与神有相通的管道,因此第二句说神要“垂听他们的祷告”。神不会听背弃祂的人的祈祷,神也不会听不信的人的祈祷,神更“不听罪人的祈求;他只垂听那敬拜他、并实行他旨意的人”的祈祷之声(约翰福音九:31)。除非罪人是先祈求神怜悯,否则神根本就不理会。但在这里,先知何西阿说神要垂听以色列人民的祈祷,这表示他们已经承认自己的罪,悔改归向神。

 

第九节:愿聪明智慧的人都明白这本书的记载;愿他们铭记在心。上主的道路是正直的;义人遵循这道路,罪人却因轻视这道路而跌倒。

 

这节可说是这本何西阿书的附录。也可说是这本经书的一个总摘要结论。内容和形式很像智慧文学的表达方式,有如箴言的句型。“义人”与“罪人”,是相对的存在。对神的旨意也是采取相对的态度。

 

这一节的中心思想在“上主的道路是正直的”这句话。就是要劝导以色列人民遵行神的道路去走。我们可以这样了解:就是作者看到主前七二一年北国以色列亚述帝国消灭后,赶紧写此经书,主要目的是提醒南国犹大以色列人民,希望他们能够明白北国以色列之所以会灭亡,就是因为离弃神的旨意。作者希望南国的以色列人民能够从北国灭亡的事件得到教训,就是所谓聪明又有智慧的人,知道怎样从别人的失败得到经验。

 

让我们来想想这章经文带给我们的信息:

 

一、只有真实悔改的人,才会得到神慈悲怜悯的爱。神会垂听这样的人的祈祷。

 

先知何西阿从一开始就呼吁以色列人民要悔改归向神,他告诉以色列人民,神是个慈悲的神,只要真心悔改认罪,祂必定会赦免他们的罪。先知何西阿提出神是以“垂听”以色列人民的祈祷,来表示祂对以色列人民的爱怜。我们知道:当神会“垂听”一个人的祈祷时,就表示神的拯救、恩典即将来临。出埃及记的作者说神就是因为“垂听”以色列人民在埃及被奴役生活中发出的痛苦呻吟声音,决定亲自“下来要从埃及手中把他们拯救出来”(参考出埃及记三:78a)。如果神没有“垂听”他们的声音,则出埃及的神迹就不可能发生。当圣经的作者说神“垂听”时,也同时是在表示神已经“看到”或是神要进行祂“眷顾”、“拯救”的行动。圣经的作者告诉我们,只有真实悔改的人,神才会听他们祈祷的声音。这也就是大卫王在犯罪后忏悔时所写的诗歌中所说的,神“所要求的是真诚的心”(诗篇五十一:6a)。

确实是这样,没有悔改的心,人就无法面对神。这种悔改的心,也就是耶稣基督在教导他的门徒所说的:“为罪恶悲伤的人多么有福啊;神要安慰他们!”(马太福音五:4)当人诚心实意悔改时,神采取的行动就是要成为这悔改者的神。祂会垂听确实悔改者祈祷的声音,并且会以怜悯、宽恕和拯救的爱响应他们的祈祷。

 

二、拜偶像,是迷信的行为,这是神最厌恶的事。

 

以色列人民之所以到最后会整个国家都沦亡,在所有的先知文献中都共同提到的一点是:离弃神,去拜巴力神明。如果将先知文献打开来看,几乎每一本都提到这个问题。先知们一再严厉谴责以色列人民忘记了神给予他们拯救的爱,他们忘记了神曾用大能的手,将以色列整个民族从埃及带出来。先知何西阿就在他的文献中一再提起出埃及的事件(十一:1、十二:91213、十三:4),主要目的就是要提醒他的同胞,千万不要忘记神拯救的恩典。可惜的是,先知何西阿这样的用心并没有得到以色列人民正面的响应,他们照样背逆神,去拜巴力偶像,甚至更严重的是,认为他们所拥有的一切财富都是来自巴力神明的赏赐(参考二:58)。

 

巴力神明,这是迦南人所供奉的神明,他们认为供奉巴力神明,可以帮助他们得到财富。但是以色列人民忘了:他们有过出埃及入旷野的经验,但他们忘了在那旷野之地,神从坚硬的盘石上出泉水,在那寸草不生的旷野沙漠地带,神从天上降下吗哪喂养他们长达四十年。他们却在进入迦南地后,马上就将神摆在一旁,甚至忘了神在他们当中,竟然去拜巴力神明。所谓巴力神明,就是生产的神,说是可以帮助他们丰收的神。他们所看到的就是五谷丰收,使他们财富越积越多,却没有想到是肥沃土地来自神的赏赐,天上的甘露是来自神特别的恩典。只看到呈现在他们面前的谷粒、水果,却忘了在这些丰收的背后,除了需要有天上的甘霖、肥沃的土地之外,大地也需要日光的照射、一切植物都需要凉风吹动等等。若是没有神赏赐这些奇妙的创造,即使是在今天科技相当发达的时代,有谁能造出水来足够让人类止渴?有谁能造出雨水浇灌地上所有的树木花草和果菜植物?我们有足够的知识造出阳光?或是我们有能力可以造出凉风吹动地上所有果菜、植物的花粉?人类最大的罪,就是有了财富,却忘记神;只看到眼前可数的财物,却忘记在这些可触摸、可计算得上的东西之背后,有神奇妙恩典,这才是真正的危险啊!

 

一九八六至八七年,我在嘉义西门教会办了三梯次老人营活动。每当要用午餐的时候,我都会带领这些参加的老人这样祈祷说:“感谢天,出太阳,日光照耀大地,温暖了我们的土地;也感谢天,降下雨水,使我们所播种的五谷菜蔬才能生长;感谢天,吹凉风,使我们播种的菜蔬水果树木的花粉才能交配;感谢天,使我们还有能力购买食物,也感谢天,使我们的嘴巴还能咬。”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这些来参加的非基督徒,每次我祈祷后要吃饭时,都会互相看对方,然后会笑着说:“实在不错,我们的嘴巴还能动、咬。若不能动,那就完了!”有的就说:“确实,如果没有阳光、雨水,人类怎样变通都没有用!”

 

我们的社会最危险的事就在这里,大家都忙着在追求财富,却忘记在所有看得到的这些财富之背后是什么意义?对人的生命说出什么信息?从最近几年来频频发生在宗教界的“大家乐”、“六合彩”、“妙天事件”等事件,就可看得到台湾的宗教界是相当堕落的,且是严重到只要有钱赚,任何迷信的事都可以大辣辣地做出来。

 

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乃是: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二日至十六日,台北市黄大洲邀请台北木栅指南宫的法师二十余名,沿木栅捷运线举行法会,为的是要“收妖”,因为木栅捷运线一直无法如期验收通过。说是因为动工期间得罪了许多“鬼魂”。当时的“收妖”方式是每个停车站都作法事。这些法师还煞有其事的说,这些“鬼魂”太厉害,必须请指南宫的主神“吕洞宾”亲自出马才能“镇妖”。“收妖”法事是作了,政府的钱也花了,一个礼拜后,木栅捷运试车,轮胎照样爆了!

 

想想看,这样的事竟然会发生在我们社会,且是由政府带头做起,岂不是在迷惑全国人民?想想看:如果这样的事可当真,那指南宫的主神“吕洞宾”应该告诉人民哪一支柱子有偷工减料,或是哪一位官员贪污才对。要不然就是指南宫的众神明与官员勾结吧。不然怎么可以这样呢?但我们的司法人员没有主动调查这样的事,也没有听到有更多知识分子对此事件的反省和评论。只看到九三年九月十二日的中时晚报以头版头条新闻用彩色图片和消息报导此事。这种迷信就是一种心灵堕落,它的背后就是贪污不法。就像最近两年来一直引起新闻媒体追踪的海军“拉法叶军舰”采购弊案一样。好多高阶将官参与贪污有份,这样的国家即使想要得到安宁,一定很困难,这样的社会想要获得神的宽恕,恐怕门儿都没有!

 

宗教信仰是一个社会稳定力量的根基,欠缺反省的宗教信仰,只会加速人心迷信的恶化程度而已,对人心灵的净化一点帮助都没有。越有反省能力的信仰,才会去杂留纯,使信仰达成净化人内心的功能。因为真实的信仰所面对的是真神,是活活的神,神是看人的内心,不看外表。只有虚伪的神明才需要用外表来装饰,因为这样的假神需要隐藏。这也就是先知何西阿对北国以色列人民所说的,神不要外表的宗教礼仪,神所需要的就是人民真正认识祂,并且将对神所认识的爱,实践在社会生活中(参考六:6)。

 

我们对神认识多少?这是我们需要好好反省的信仰功课。没有反省的能力,就很容易陷入迷信中而不自知,那将是非常可悲的事,因为那是神最厌恶的事,祂一定会惩罚。── 卢俊义《何西阿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