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珥书绪论

 

{\Section:TopicID=132}作者、日期、和背景

以他的名字为本短书的书名的这位先知,叫做‘毗士珥的儿子约珥。’(一1节)虽然约珥这个名字在旧约时代是相当普通的一个名字,但是除了本书所提供的数据,我们对毗士珥的儿子约珥无法作进一步的了解。他很可能是在犹大耶路撒冷城的居民,而犹大的耶路撒冷正是本书所论述的对象。约珥可能是一位祭司,或者像某些学者所认为的那样,他是一位崇拜的先知(Cult-prophet),但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他是一位先知;至少在本书中我们所知道的这段时期内,他是先知,正像他自己爽快的声称,他所讲的正是神的话。可以假定约珥是受过一定教育的,因为他的诗很有分量,他的话有引用其它先知的著作或言论。除了本书的记载以外,我们没有其它确实的关于约珥这个人和他的自传的资料。

因为我们无法确知这个人,我们同样也无法确知他作先知传道的日期。本书开始的一节不能确定事情发生的日期,它不像其它先知书的开头那样,提供我们时代背景。因此注释本书写作的日期,要根据本书中记载的少数历史事件的推测而得。在关于约珥书的注释很长的历史中,约珥传道的日期曾被确定为公元前第九世纪,第七世纪,第六世纪,甚至第四世纪!这种关于写作日期不正常和互不符合的建议,表明根据内容去确定日期,是多么捉摸不定和模棱两可。关于本书年代表最新的建议,一般认为先知传道的日期,是在公元前第六世纪的最后二十年。如果这个结论是对的话,先知传道大概发生在耶路撒冷,在被掳归回的早期。但是这也没法确定,故此接受加尔文的意见,也许是聪明之举,他说:‘因为没法确定,所以最好留下日期不去确定它;这样我们将会发现,这件事并不重要。’

虽然先知传道的日期一直是个秘密,但是先知传讲的事件,至少从人的角度看来,却是十分清楚的:它是关于蝗虫之灾的可怕经历。先知用生动活泼的方式,描述最近由于蝗虫蹂躝引起的经历(一2-27节),并以此为他作先知传道的起点。但是,同样也没有足够的外在的记录,可以让我藉着它们来确定,这些特别的蝗虫侵害发生的准确年代。

先知描述蝗虫入侵困扰犹大的真实性是不需要怀疑的,虽然在较旧的注释中趋于把蝗灾视为一种象征或者比喻,但是不仅在古代,就是现代,耶路撒冷和她周围的地区,也曾轻易被蝗虫破坏。一九一五年的春天,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就曾经受过由于蝗虫大批汇集的蹂躝。〔根据怀丁(John Whiting)在国家地理杂志(Natinoal Geographic Magazine)一九一五年十二月的报导。〕在二月末,大批的蝗虫开始从东北方向直接飞入这个地区,因此‘大地突然被牠们遮掩得天昏地暗!’牠们的数目简直无法估计,降落在田野和山边。牠们产下了大批的蝗虫卵(根据计算,在三十九平方寸的土地上,共找到六万粒虫卵,而这并不包括百分之三十的损失率!)一旦孵化出来,小虫开始爬出地面,以每天每尺四百至六百只的速率,狼吞虎咽地吃掉牠们路过的蔬菜的每一叶。类似的灾害并不稀奇,除了一九一五年特别严重以外,一八六五年,在耶路撒冷的历史上,记为‘蝗虫之年’,因为这一年的蝗灾特别大。

{\Section:TopicID=133}约珥书的信息

约珥书预言的主题是‘耶和华的日子’,这本简短的先知书处处表现这个主题。虽然其它先知也提及这个主题,但只有约珥更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题目上。一般来说,‘耶和华的日子’是指神审判犯罪的人和国家的日子,是祂的公义掌权的时候。

在展示这个主题时,约珥的观点和言语都有一种弹性;他有伸缩性,不受一般的时间观念所限制。这样,现在的事和不久将来,以及长远的将来,都浓缩在一起,就好像包含在一个小小的时间胶囊里一样。现在的重点,藉着蝗灾而迅速开始;蝗灾在约珥的心中唤起神审判的临近。这种威胁,虽然可以做为将来的审判的表征,但在先知那个时代则更有现实的意义;蝗灾可能毁灭生活的重要部分,迫使人们饥饿和死亡。因此约珥呼唤他的人民悔改(二12-17);经过一段时间,人民明显地响应了他的信息,所以审判也就避免了(二18-27)。

但是避免了逼在眼眉的审判,并不消除耶和华的日子;那个日子一直存在于将来。在先知的更远将来的异象里,他清楚觉察到那日的双重性质:对于那些敬畏神的人,这是一个蒙福和复兴的日子;但是对于神的仇敌,那却是个毁灭和灾难的日子。因此,人若立即和积极地响应先知的信息,即预示忠诚者好的前景,但是审判的日子仍将必定要来。

这样,约珥的信息是对那个世代和将来的世代讲的;虽然无疑地,对于他那世代的听众,将来远景的宣传是很少被人了解的。然而根据新约来看,在先知对于将来的异象里,的确有一个历史发展阶段的踪迹可寻。彼得在五旬节讲道中引用关于神的灵浇灌人心的预言(二28-29),并指出因着教会的诞生,预言已得应验。(徒二17-21)在约珥书的结束部分,论及最后的审判以及审判之后的新世界,包含有我们今天的末世论的观点。

约珥既是他那个时代的先知,也是历世历代的先知。对于他那时代的人,他召唤他们悔改,他们响应了;然而大灾难的威胁,藉着蝗灾这样生动的示范出来,也是对我们现代的威胁。无论何时何地罪恶泛滥,耶和华的日子必将临近。虽然那个日子可能迟延,但至终必有一日要实现。耶和华的日子对于那些作恶的人将是一个可怕的时刻;无论是个人或者是国家,那将是一个绝望和悲伤的日子。但在这个日子以后,先知看到一个异象,纵使遥远和模糊不清,但却是真实的;这个异象就是:蝗灾为祸的年代,将不再被人所记念。――《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