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阿摩司书第三章

 

神发命令(三1-8

我们从现在开始,进入阿摩司书的第二个大部分,从第三到第六章。第二部分是比较分散的,不像第一部分,由对各国之晓谕组成,在主题上有一定程度的一致性。它是由一些先知的晓谕或者讲话集合而成,很多都是摘要形式的。总和起来,这些章节提供阿摩司传道的纲领性主题。

前八节包含两篇信息,也许开始是彼此独立的:(甲)第一至二节,和(乙)三至八节。每一篇信息从不同的角度提供先知工作的背景和目的。它们是对以色列的听众讲的,引发他们去明白为什么阿摩司必须这样预言,和他的预言的内容是什么。

(一)以色列蒙拣选。阿摩司说话的对象──以色列人被描写为:‘全家都是我从埃及地领上来的。’(1节)这样简短的一句,概括了神解放他们的历史和神的目的。这个民族曾经长期在邻国为奴隶,他们本来是没有希望、没有前途的,但竟然被从奴隶的枷锁中解放出来,这完全因为神‘认识’以色列人特别深(见2节);也就是说,祂特别爱他们,拣选了他们,因此有这样特别怜悯他们的行动。

在这开头的晓谕中,当所有神恩惠的话语说完之后,却以一句非常特别的话作为结束:‘我必追讨你们一切罪孽。’(2节下半)这句话的力量从上下文可以看到。神拣选以色列人,没有给他们许多特权,而只有目的。这个国家没有犯罪的许可证,只是接受一个特殊的命令,为公义而生活。因此,先知宣布神的刑罚迫在眼前,并把这个追讨以色列的罪孽放在回忆过去的特权之上下文中,这样更具有戏剧性。以色列接受了神的特权,但忽略了神救赎他们的目的。所以阿摩司先知被差派去宣布神对待以色列的历史之新篇章。

在耶稣关于主人和仆人的比喻中,清楚地宣布了阿摩司传道的序幕中所包含的意思:‘多给谁,就向谁多取。’(路十二48)以色列得着了很多:从奴隶枷锁中被救出来,与神有特别的关系,和应许之地。这样大的恩赐,必然有大的要求:爱神并事奉祂,成为圣洁的国家,在世界各国中代表神的公义;但没有一点以色列做到。在先知看来,只有这个国家的罪孽是清楚可见的,因此,他必须宣布审判的来临。

要以色列人把握神拣选他们的目的和他们应负的责任之间的关系,是不容易的。因为过去的特权有一种麻醉作用,它令人敏锐的感觉迟钝,模糊了事奉的心志。对于教会和她的会友来说,从以色列人的那种失败中逃脱出来,更是不容易。认识到我们也已蒙了救赎,我们也有与神的特殊关系,神给了我们可供生活的‘应许之地’,所有这一切(恩典的记号)是这样突出,而我们承担的责任,却是那样微小。但‘多给谁,就必向谁多要。’

(二)先知的使命。第二个引论信息(3-8节)显明了阿摩司的使命之‘起因和效果’的特征。先知用了一系列的比喻,这些大多数都由自然界得来的,这个自然界是先知故乡的背景,为他所熟悉。每一个比喻都说明某些事件之间的关联。他的语言注重修辞和说服力,而不注重思想和逻辑。可以想象当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暗指在危险的旷野),他们这样做是预先约定的。此时在森林里的狮子凶恶的吼叫着,表示牠猛扑到猎物。藉着这类比喻,阿摩司强调起因和效果之间的关系。所有的比喻都是他的听众真实知道的;鸟不会掉进网罗中,除非设圈套抓住牠。先知的目的是藉着简单的比喻,去使听众得到一些知识,这样他们便能明白他最后所指的,其高潮是:‘主耶和华发命,谁能不说预言?’(8节)

当狮子吼叫自然引起那些听见的人害怕,照样,耶和华的话,必然要求阿摩司说预言。但是先知说的并不是平平淡淡的,而是有强烈的回响在他话音里。狮子吼叫唤起人们惊慌害怕,暗指神的话也要同样引起恐怖战兢。一种比喻的因果关系,预告了一种危险:‘灾祸若临到一城,岂非耶和华所降的么?’(6节下半)从自然界获得的相似性,突然能够很严谨地用在神掌管国家和社会方面去。

但是先知开始传道的第二个最突出的地方,是关于阿摩司响应神呼召的单纯朴素。这不是说他在听到神呼召时,没有经过一番个人思想深处的挣扎;只是我们对此一无所知。我们只知道当神呼召他,阿摩司就答应;神发命,阿摩司就说预言。这样,阿摩司成为预备遵行神旨意的模范。

撒玛利亚之罪(三9-15

撒玛利亚是北国以色列的首都,它是暗利王和他的继承人亚哈,在公元前第九世纪建成的。这座城建造在山上,高过四周平原约三百尺;而四周的平原又被其它的山包围着。环绕着这座城市的是坚固的护城墙,城墙内有暗利和亚哈建筑的华丽的宫殿。这一座城市留给参观者一种既强盛、又富裕的印象。但当阿摩司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看法完全不同。在这几节经文中,我们摘要获得他的三点浓缩的信息,每一点都提供我们一些先知在这座城中传道的不同见识:

(一)撒玛利亚的要塞9-11节)。就像一个王差遣他的使者到邻国,阿摩司以一个被差遣到埃及和亚实突的使者的身分说话。(注意:英文标准修订本把亚实突译为亚述,可能是根据七十士译本,或者希腊译本。而亚实突在希伯来原文中,事实上是指一座靠近埃及边界的非利士城镇。阿摩司在这里指的是这座城市而不是亚述国。译者注:中文和合本无此问题。)一些好比信差的人,被特别遣往邻国的要塞,在那里他们宣布说:远方的部队已聚集在畏塞四周的撒玛利亚平原,等候观看非常的事件。

外国的使者考察了撒玛利亚要塞,发现它外面看来虽有强大兵力,而里面却是混乱和无秩序。‘城中有何等大的扰乱’(9节下半)可能指醉酒和狂欢放荡;‘欺压’则无疑是指不义和剥削的行为,即阿摩司在前面(二6-8)己经提到的。考古学家发掘撒玛利亚有一些非常大的储藏室在宫殿复杂的结构里;也许先知嘲笑这种结构,所以说撒玛利亚人积蓄‘强暴抢夺的财物。’(10节)

这个景象好比一个大的斗技场面,在台阶上的撒玛利亚要塞的守·,面对着的是外国的军队。观察者所看到的,一定令他们这些军人感到震惊,要塞的城墙,由于内部的腐败而失去保·能力,于是比喻中的台阶断裂,有一个声音(神的声音)宣告说:这地将被包围,抵抗的力量将被解除,要塞将被掠夺。

这是一个戏剧性的场面,用语言加以描绘,形容一座城市防范外来的敌人,而内部不知道真正的敌人在城内;这个内部的敌人使得它变得软弱无能,因此不堪外部敌之一击就失败了。这些对撒玛利亚的领袖说的话,简要地宣布即将来到的毁灭;没有号召他们悔改,虽然先知的临到和宣讲已有这含意。但是阿摩司的话可以用来警告我们去考察我们所有的要塞。如果内在的生命已软弱和腐败,再大的墙也不能保护其安全。

(二)撒玛利亚的毁灭12节)。前面宣布撒玛利亚的要塞将要被掠夺,现在藉着指出整座城市将要毁灭来进一步加强说明。

基于阿摩司的牧羊经历,现在可以用来指明撒玛利亚将来的毁灭之情形。先知原来有许多牧者,在提哥亚多草牧场上为他放牧。每一个牧人都有一定数目的羊只在他看管下。如果羊丢失,是可能被数出来的。特别是当羊被狮子撕食时,牧人要带被杀羊只的残余部分,或者无肉的耳朵,或者是留下的骨头,以便证明牠被野兽撕裂(参创卅一39)。

阿摩司以此应用到撒玛利亚,略带有挖苦的意思。被狮子撕裂的羊只残余部分甚少,只有很小一点无用的东西。阿摩司说这就是撒玛利亚人将要‘被救回’的样式!(第12节的后半部分所指的‘床’和‘榻’,是非常难翻译的,关于它们准确的意思尚不清楚。然而英文标准修订本相当清楚的译出这节大概的意思。)撒玛利亚后来的毁灭,就像阿摩司宣布的那样,完全应验了。(在亚述王于公元前七二二年的入侵中实现。)

(三)祭坛和家的毁灭13-15节)。现在重点落在进一步扩大撒玛利亚的毁灭:祭坛,毫无疑问曾经提供异教徒在上面献祭,将会被毁灭。(注意:关于这段经文中所提到的伯特利,到底是指一个神的名字,或者指以色列的圣地伯特利,尚有争论。)过冬和过夏的房屋是有钱的人之海滨住宅,虽然它们有富足的象征,但在审判之日却不能提供安全。‘象牙的房屋’是以很多象牙钳镶装饰的建筑物(见王上廿二39)。考古学家发掘撒玛利亚,在一间储物室中发现二佰件象牙装饰物,证明在阿摩司当时或者以前,该城市的富裕程度。但所有富贵和权势,在审判的日子临到时,将成为这座城市的讽刺。──《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