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阿摩司书第四章

 

巴珊的母牛(四1-3

要理解这段话的效果和能力,我们必须在现代生活中想象一种类似情况。假若有一位著名的英国商人,被邀请到苏格兰乡镇中的妇女研究社(Woman's Institute),去对当地的女士和贵妇演讲。他们聚集在一起,听他站在那里大声说道:‘妳们苏格兰高地的母牛啊,现在请听我说。’这样一直讲下去,他对听众的道德行为和喝了太多的酒精饮料大右斥责。这就是阿摩司在撒玛利亚妇女的中坚分子聚会中演讲的原意。

‘巴珊的母牛’代表一种为提供脂肪和牛肉而饲养的种牛。(这种牛不一定需要从巴珊运来的。巴珊是基尼列海,或者是加利利海东边的高山肥沃地带;巴珊的母牛是一种特别的种牛。)这对聚集听他演讲的女性,是一种最厉害的侮辱;不但引起她们的注意,简直是十分愤慨。(希奇得很,有些圣经注释家认为,语言的侮辱不能引起听者的注意;他们建议把这种形式的演讲,当作东方诗的传统习惯,意指‘奢侈富有女性’。但是这样的注释显然忽略了重点,不单是讲话形式,就连随后的激烈批评也忽略了。)

引起了听众的注意之后,先知接着讲述他的信息。他的重点是谴责并宣告神的审判。他谴责那些妇女,因为她们压迫穷人,并暗指她们饮酒太多。审判以神发誓这样严厉的措词提出来,表示它必定要实施,或者是死、或者是被掳。二、三节中有一部分的翻译是有困难的;有些人根据希伯来原文把第二节的‘勾’和‘鱼勾’,译成‘绳子’或者‘鱼叉’。哈门的意思也是不肯定的;尽管如此,总的意思还是很清楚的:那些靠着欺压贫寒的人过奢侈生活的,必要被审判。从这简短而不愉快的一段经文里,先知阿摩司的感觉和信息,用许多方法指明出来。

(一)先知指出这里的剥削是轻而易举可以办到的。妇女要求她们的丈夫:‘拿来!’而无疑的做丈夫为了满足他们的妻子对酒精的渴望,于是就从事对穷人更残酷的剥削,以提供所需的资金。因此妻子和她们的丈夫一样有罪。一个人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实际的剥削,仍然可以间接参与,他们可能不直接参与污秽的行动,但他们仍然要受到定罪。

(二)在这对于对待男女的态度相当敏感的时代,阿摩司在这几节经文中的言论,起初似乎不可避免的有点好像‘大男性主义’。然而,希奇的是事实几乎相反。正因为阿摩司觉察到妇女的重要性和她们在社会上相应地位,所以他这样对她们演讲。她们和男人一样要对他们社会的前途负责。国家的兴败,依赖于她们的正义和她们人格之完整。因此,以色列上层社会的妇女的失败,是应当受谴责的;因为这样的失败将造成整个的社会堕落。

如果阿摩司在这里是有偏见的话,那么他是反对罪恶,而不是妇女。这一段经文也不像某些人建议的那样,可以与诺克斯(John Knox)在一五五八年发表的著名论文:‘反对凶暴妇女组织的第一响号角’相提并论(虽然事实上诺克斯也只是针对迫害新教徒的英国女皇,而非一般妇女)。阿摩司的话的确是一支号角,稍后,他将同样向做坏事的男人吹响(六1-7)。但是他布道的主要目的,首先应当被看为是对整个的当地居民,男的女的都一样。

站在神面前,男人女人并没有根本的区别。两者都是照神的形象造的;两者都被赋予人类的权利和尊严。但是,就像阿摩司提醒我们的那样,两者也都必须就他们的道德行为,对神负责。剥削穷人,或者吸入过量的酒精,对于男人和女人,同样都是不折不扣的犯罪行为。

预备迎见你的神(四4-13

也许先知在直率地向撒玛利亚的上层妇女讲话之后,暂时离开那里一段时间。现在他来到北国的南部,也许在伯特利或者吉甲(4节)。这两个城镇都有重要的圣所,是先知新的传道重点。不过这篇精练的讲章更像是在伯特利讲的,因为稍后先知将再一次激烈评论起来(见七10-17)。

阿摩司现在又把他的注意力,从撒玛利亚的女士,转向整个的以色列人。不过他选择了一个特别的机会,来对他们演说。很明显的,将有一个盛大的节日来到,无论在圣地伯特利──以色列南部,耶路撒冷以北的一个村庄;或者在吉甲──在靠近耶利哥,约但以东的山谷,都有庆祝活动。可以看到朝圣的批众,愉快的、拥挤着,参加这两个代表以色列古代信仰之圣地的庆祝典礼。他们将奉献祭物和十分之;他们参加当班祭司的聚会,听他们演讲。这是一个欢乐的时候,庆祝以色列远古的传统,使他们复得两国统一时的美好感觉。就像我们庆祝圣诞节或者复活节一样,气氛热烈,影响到每一个人,信徒或者非信徒都受感染。在这个朝圣的节日期间,世界看来充满了光明和希望。

阿摩司作为一个从南方来的观光生意人,见到这种快乐的光景,被神催促去利用这个机会,进一步发表他的信息。批众是现成的,一招即来。但是他向他们所宣讲的信息,并没有使他成为当代英雄。他的开场白,是祭司邀请批众共同参与庆祝的形式:‘你们往伯特利去……到吉甲……。’但是这是一种模仿祭司藉以嘲弄后者的宣告;因为支配着这种欢乐场面的,是‘往伯特利去犯罪!’

随在这种模仿,嘲弄祭司发出邀请批众参加敬拜的宣告之后,是一系列的晓谕(6-11节),共有五方面,每一次都以‘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作为结束。这一段话被很多圣经学者认定不是阿摩司真正说的,而是以后的编辑把它们如插进去的。如果这种看法是可能的话,则是因为这一些话严厉的程度,不像是阿摩司说的。这就是说,先知应该用外国朝圣者在礼拜仪式中常说的话,藉以来达到他的目的。(阿摩司书的这一段经文与利未记廿六章,申命记廿八章,以及王上八33-37,存在着一种接近的平行关系。)而朝圣者的礼拜通常都是为了求神祝福以色列,但阿摩司所带来的却是咒诅。

这五点晓谕,每一点都指出了神的一个审判行动,藉以引导百姓悔改;但是每一次他们仍不归向神。饥饿和粮食的缺乏对他们无效(6节);干旱也无助他们看见自己的情形(7-8节);枯萎和出产的霉烂也不能开他们的眼睛(9节);瘟疫和军事灾难也都无效(10节);甚至灾难倾覆了他们,就像所多玛和蛾摩拉所遭遇的那样,以色列人仍不觉得他们危险的处境。

因此阿摩司宣告道:‘以色列啊……你当预备迎见你的神。’(12节)就是在这个宣告里,也带有讽刺的意思。因为朝圣者的礼拜就是使人重新迎见神;但是先知不能期望一种快乐的相逢,他暗示他们将遭遇审判。他最后对朝圣者的话指出,他们要迎见神,是一位有能力的造物主,祂创造了天和地,只有祂能够成就祂所宣告的审判(13节)。

阿摩司所讲的,有两方面特别明显地启示出超过他那个时代的信息:

(一)先知选择在国家崇拜生活的高潮中,指出他们的属灵低潮。从心理学的观点来看,这是一种很有效的技巧。在一个欢乐的节日里,每一个人都在庆贺,就是那些平素对信仰的事关心很少的,也不例外。那些没有真实信仰背景的,受到有信心的会众的热忱影响,也受到感染。就在这个举国同庆,欢天喜地的时候,阿摩司站起来,刺破这个欢乐庆祝的气球,使之泄气。

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圣诞节的礼拜仪式,会众精神焕发的唱着:‘来吧,所有信主的人。’但当阿摩司站起来,他的题目变成:‘来吧,你们失信的人。’他用人们熟悉的语言,颠倒他们的意义,揭露了被伟大的庆祝所掩盖的虚假。如果我们与圣诞节联系起来,将清楚看到阿摩司这一部分讲话的精华。在我们伟大的宗教信仰的节日里,我们有没有相应的信心与之呼应呢?我们是否自我检查,看看我们的道德和属灵生活,是否和现存的仪式相称呢?

(二)先知的五点晓谕提醒我们,生活中遭遇的麻烦可以作为一种路标,指示我们所走的路。当然,不是所有困难的遭遇,都表明神的意思。但是它们至少可作为我们一次反省的机会。在以色列中发生了许多事:旱灾、粮食欠收、战争失败、灾难接着灾难。先知指出,他们遭遇的麻烦,没有一次引起以色列人注意到他们已经长期离开与神同行之路。先知的话好像一个可悲的历史墓碑,指明:‘你们仍不归向我。’他这样说了五次。思想临到我们身上的戏剧性事件,考虑我们走着的路,自问它是否我们所当选择的信心之路。这样做通常是有益而无害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