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阿摩司书第五章

 

丧礼的悲哀(五1-17

在古代以色列,葬礼是一个特别悲伤和哀悼的日子。雅各死的时候,约瑟为他哀哭了七天(创五十1);同样,当扫罗死了,葬礼延长了一星期(撒上三十13)。在先知传道的现阶段,他的信息尖锐到好像从坟墓旁发出的一样。这一段以悲哀的话开始(1-3节)并以同样的话(16-17节)结束。在两者之间,混合着希望和失望的话;但是死亡的臭气渗入整段,并不断发出‘寻求耶和华就必存活’的邀请(4614节)。在这个讲话中较令人高兴的话,好像芳香的花朵,然而这香气也是骗人的;花朵是用黑纱包着的,像坟墓旁的花环一般。

我们虽然不能肯定,但很可能当阿摩司讲述这些话时,遇到了和前面相同的情形:在伯特利和吉甲再次有个盛大的节日举行(5节)。可能阿摩司也再次利用这个机会,去达致他的目的。如果朝圣的节日延长了七天,他的丧礼哀歌可用以唤起听众一星期。这样,藉着他的话,他巧妙地转变一星期的节日为一星期的哀丧。

如此悲哀的话开头(2-3节),含意是低沉的;这个悲哀是为以色列人,但正常情况下,这种悲哀只用于死亡发生之后。这些话是对以色列聚集的批众讲的,活泼而且兴奋。就像一场惊梦,整个事件发生在一种难以想象的情景下。有一大批快乐朝圣的批众,阿摩司却在他们中间大为悲哀,好像有死亡发生一样。

在四至七节中,先知讲述的好像稍为光明一点。他邀请他的听众去‘寻求耶和华并存活’;虽然他所讲的一直是死亡,但这里提到存活。不过这句话是带有讽刺味道的;朝圣者以为他们的确是在寻求耶和华,转向祂的圣地。因此第五节结束时用了一句有力的文字游戏,阿摩司谴责他们虚假寻求的圣地‘也必归于无有’。把第五节由希伯来文译成英文是不容易的,大概可译为:‘吉甲上绞台,伯特利是败坏的。’人民是寻求耶和华,但他们去寻求的地方却什么也找不到。

先知讲述的次序,被八九两节奇怪地打断了;这两节看来好像与上下文不能配合。它们很明显是从一首诗上取下来的几行;这首诗是赞美神创造众星和星座(昴星和参星),用祂的大能统管万有。当我们读一至十七节全文时,会感到这两节甚不一致;但是当我们了解到阿摩司讲这些话是在节日中,我们便开始明白其意义。这首诗可能是在吉甲和伯特利过节的批众所唱圣诗的一部分;他们对这些话熟悉的情形,就像我们对圣诞节和复活节的诗歌一样。这里阿摩司引录了大家所熟悉的字句,表明那位以大能创造宇宙万物的神,就是掌管人的生和死的主。

先知接着又对照了有创造大能的神,和愚昧的世人(10-13节)。世人恨恶真理,贪图邪恶;他们剥削穷人,为自己积蓄财富;他们受贿赂,忽略义人的请求。这些话不仅是先知对罪恶的另一种警告;而且从上下文中,也使他们读到自己的模样。通常在葬礼的时候,讲述的都是一些有关死者的生平和成就,追忆一些令人怀念的事迹。但是阿摩司在宣告以色列的丧礼时,他一反常态。十一节可以意译为:他们建造大的房屋,但却不能长住其中;他们种植许多葡萄园,但却来不及品尝所酿的美酒。

阿摩司在十四至十五节中再一次正面陈词;在这两节中没有讽刺的含意,且带有一线希望。如果他们能求善,而不是恶,他们将有机会再次从坟墓里起来,活过来。虽然这两节经文说到了以色列信仰的基本道德真理,但是只讲而没有保证。可能恶势力太强太有力了。所以阿摩司立即继续他前面的演讲,并得出结论(16-17节)。在这里重复说哀哉、哀哉,它们听起来颇像以色列的丧礼的结束。

阿摩司先知悲哀的丧礼晓谕,是他的预言中最黑暗的几页。作为文学作品来读,它是够伤痛的。特别是相对着以色列人欢乐的节期,在那种兴高彩烈的背景下,先知这些晓谕,更显得悲哀。他们被谴责为‘欢乐的扼杀者’。也许有人要说:这样的讲道是需要的,但是否必须在欢乐的节期中呢?如果我们在圣诞节或者复活节听到这样悲哀的话,还会快乐吗?把丧礼悲哀的信息,放在欢乐的节日中传讲,的确是不适当的。

然而阿摩司并不是不机智,乃是因为他是一个正直的人。所以当他看见他的同胞好像铁达尼号的乘客和船员一样,在邮轮的舞厅中又跳又笑,充满快乐;阿摩司却看见夺命的冰山。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已经和死人无异,然而阿摩司仍必须发出警告。他的警告像丧钟一样鸣起,不是去破坏或者伤害节日的气氛,乃是请求人们反省一下,并在反省中超越外表的庆祝,看看内部是否样样妥当。

避开狮子遇见熊(五18-27

在悲哀的丧礼信息之后,现在接着以同样凄凉的宣告对着全体以色列人讲述。虽然我们不敢肯定,这几节也是在伯特利庆祝节日的背景下写的,但是像先知书的其它许多部分一样,这一段是阿摩司对一些聚合的听众宣讲的。这整个的一段可以分成三个部分;每一部分,都有一个独立的核心信息。

(一)耶和华的日子18-20节)。这是一篇关于灾祸的讲道,但是其内容开始有希望引起会聚的注意。‘耶和华的日子’是许多先知的共同题目,我们已经看到它是整本约珥书的主题。虽然我们不能准确地指定这个措辞的内容,像先知的听众所了解的那样,但是内容清楚是积极的。在节期中,这个措辞包涵着过去和将来两方面含意。他们回忆起过去耶和华大大赐福的日子:祂救赎他们出埃及,并在西乃山赐律法给他们的日子。回想耶和华在古时候所做的,产生对将来的希望。将来必有希望,在耶和华的日子之进程中,我们因着过去可以豫期到神将来必把最后的胜利带给祂的百姓。在以色列人的信仰中,耶和华的日子是他们所盼望的日子。

‘想望耶和华日子来到的有祸了’(18节),阿摩司这样展开他的讲道,在他的第一句话中就把所有关于将来所持的希望,全都粉碎了。他们所想望的日子将要变成黑暗的、无光、悲伤无欢的日子。接着一系列这样的话,先知不但说明了这个即将来临的日子消极的特征,并且指出以色列人将为所遭遇的,感到惊讶。一个逃避了狮子的人,将要遇见熊的危险。或者有一个人进到他的房屋,以为安全了,可以不再受室外的恐惧威胁;他靠在墙上,竟被蛇所咬!

先知所关注并要指明的,不单是耶和华的日子即将来临的危险,而且是在这个日子里他们将要遭遇的惊讶和恐惧。正像一个人以为他可以逃避致命的危险,岂知道真正的和更要命的危险出现了!阿摩司像一位外科医生一样,尝试着去切除威胁着病人健康的假信心和对将来的希望。指出了所面临环境的试炼,使人们免去受将来没有悲伤和困难的欺骗。他们正处在一种自然的和人性普遍的倾向中:他们藉着幻想将来快乐的日子,而对现况更能容忍。对于许多对现实不能忍受的人,这做法在原则上不是坏事。

当然,阿摩司并不是企图去扼杀将来快乐的日子;但是百姓的意见必须除去,因为他们是错误的,这是一种慈爱的严肃形式。对于那些不知道神的正直和真实的人,耶和华的日子必将成为审判的日子。因此那些盼望耶和华的日子来到的人,现在应该活在神的光明和真理之中。

我们可以用许多方法来想象阿摩司的听众的感受。有时我们会感到现实简直不可容忍,我们盼望将来的生活,等候那快乐的日子来到。有些人则藉着信奉当代形形式式的末世论,而对现实有一种奇怪的安慰。那些末世论的目的是希望直接从世界当前的事件,知道神将来的计划之结果。通常,那些被将来的前途困扰的人,都是由于不情愿去应付当前的现实;先知阿摩司认为,这种人必将避开了现在的狮子,但却会遇见将来的熊。

(二)不被接受的敬拜21-27节)。这四节是神自己的话,藉着先知说出来的。这里的‘找恨’不代表先知的意见,而是代表神的立场。他们的节期、严肃会、燔祭和素祭,唱歌和弹琴的音乐,所有的一切,都被神所藐视。神不要把他们那种吵吵闹闹的敬拜(可能一个大节期正在进行着),神要求的是祂的百姓能够有公平和公义。

有些学者对这几节经文是否表明阿摩司坚决反对以色列人的礼仪和敬拜形式,发生很大的争论。从上下文来看,这一段的确有这样的意思。无疑的,阿摩司作为一个犹大人,必然对以色列崇拜活动的若干部分有所保留,正像苏格兰教会必然会对某些英国教会的崇拜仪式有所保留一样。如果我们去猜想到底阿摩司是否反对以色列人的献祭礼节,从某种意义来讲,是没有抓住重点。先知的真正的注重点,是要使人知道神对公义的生活和正直的对待所有事情的态度。先知的原意是,认识神并因为敬畏祂而影响到实际生活,这是主要的;而敬拜的仪式是次要的。换句话说,如果会聚对他们所敬拜的神毫无认识的话,最堂皇的敬拜仪式,和最美妙的音乐,都是无价值的。先知并没有对敬拜本身提出太多的批评,他所批评的,是没有真正认识神的敬拜。

阿摩司所提出的原理,对于所有的敬拜,都是通用的:如果敬拜神忽视了对神的认识,就只剩下了一个空壳。然而这个道理可以延伸到敬拜以外。巴尔特(Karl Barth)在他的一九六一──六二学年的告别讲道里,采用阿摩司的话对学院和神学生所说的,提醒我们所有的人都必须检查一下我们的事业心。他说:

我恨,我藐视你们的讲道和课程,你们的讲章、演说和圣经研究;我不喜欢你们的讨论、会议和习惯。

如果忽略了认识神,公义和正直没有能如大水滚滚、江河滔滔,所有基督徒的活动,将都是徒然的。

(三)被掳的判决25-27节)。这几节是整本阿摩司书中最难注释的,然而尽管有许多困难,总的意思还是清楚的。

在旷野的四十年,以色列人没有把当献的祭物和供物献给神;他们所处的生活环境,使得正常的敬拜不可能进行。现在,先知暗示:以色列人的信心,已经被他们高举的两个亚述人的星神撒固王(Sakkuth)和迦温(Kaiwan)所倾倒(现代中文译本)。以色列人失去了当初那种纯洁的信仰,他们现在反叛的结果是:整个的国家将要‘被掳到大马色以外。’(暗示被掳到亚述。)

再一次,我们看到先知强调‘从前’。以色列家犯了大罪,他们接受了亚述的信仰,并把它与自己对真神的敬拜形式结合起来。在旷野的四十年,可以反映他们从前的情况。在那些日子里充满了困难和变化无常;在那些日子里他们虽然不够富裕,以致不能献足够的祭物和供物给神;但至少,他们在那些日子里认识神,他们的心是对的、纯正的。先知阿摩司也要我们审察一下我们当今每天的活动,自问从前的信心和爱心是否一直保存着?──《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