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阿摩司书第八章

 

结局的异象(八1-3

在阿摩司和阿玛谢的插曲以后,原来的一系列的异象又继续下去。这第四个异象好像第三个一样,开始描写一些阿摩司所看到的;随后是神和阿摩司之间的对话,并在对话中发出神关于审判的声明。

阿摩司看见一个篮子(筐子),其中装有‘夏天的果子’;这些果子是表示某一个生长季节的成就,这个季节大概是八月末到九月初之间。虽然在这个季节有许多种果子可能是先知所指的,但最有可能的是一种供人吃的水果,例如无花果。如果这个异象藉着物质环境唤起我们想到什么,那就是这个异象表示在夏天或早秋,在第一个异象发生的春季(七1-3)之后半年时间。

神问阿摩司看见什么,他回答说:‘一篮qayits(“夏天的果子”)。’对此,耶和华说:‘qets(“结局”)已到了!’这个异象引出神关于以色列的结局近了的晓谕。这里的两个字qayitsqets,在词源上并无关系,倒是它们的发音有点相似。但是它们的象征性,更远超过发音上的意义:正像果子是夏天的结局一样,照样以色列人的夏天也即将过去,收成审判的果子时机已经成熟。

这个异象的意义和神的话的攻击程度,是阿摩司宣告的晓谕中最严厉的:结局已经到了!传统上在夏天结束时发出,与丰收联系在一起的快乐歌声,将变为哀号;死尸将抛弃在地上,好像收割时到处丢弃的秆和叶子一般。以色列开始时神应许给他们的流奶和蜜的地,最后变成尸首满地!

这第四个异象是可怕的,对于以色列人和阿摩司都是有意义的。

(一)对以色列,这个异象的信息是清楚的:现在再想去改变前途已经太迟了,它已经被漫长的犯罪史所注定和不可改变。先知的信息不再是做为一种警告,还允许他们悔改;先知的信息在这里是一种声明,表示结局已到。正像法庭根据律法庄严宣判死刑一样,随在异象后面的话也同样令人想一想:到底我们是否走得太远;一个人这样坚持作恶,以致死的判决不可改变已经宣告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求原谅都是无用的;一旦判处了死刑,任何改变都是不可能的。阿摩司的信息不但对以色列人毫无安慰,对于先知以后的世世代代,它仍然可以作为一种警告。作恶绝不是一件小事,不可以苟且姑息;它的结局就是死!

(二)这个异象和它的信息对阿摩司也是可怕的,叫他宣告这样的声明也是不容易的;甚至连接受它都很难。阿摩司本人不是曾经蒙召传讲过暗示神要怜悯以色列的信息吗?难道神需要一个专门宣告死亡的宣传员吗?在五章六节中,他不是还曾经说过:‘寻求耶和华就必存活’吗?现在他却要说:‘太迟了;你们必定会死。’

正像一位医生,他必须告诉病人真实的病情,告诉他们的病已到末期,再无医药可救,只有几星期的活命时间;阿摩司也必须这样向以色列人宣讲。但是也正像一个医生不容易向他的病人说这些话一样,阿摩司向以色列也同样难以开口。医生是希望病人身体健康的,先知则寻求人的属灵健康;突然引起死亡的事实,无论对于医生或先知,都是难以接受的;无论在那一种情况都是要遭受失败的痛苦。当然,无论医生或者先知,都不被允许有轻省的工作和任务。

以色列即将毁灭(八4-14

这一段收集了先知各种晓谕和摘要的声明,第四个异象的主题在这里进一步得到说明和发挥:以色列人的结局到了!这个到来的结局,在本文中以不同的方式加以说明,那日的审判特征和在最后的日子百姓的困境,先知都提及。这一段可分成四个部分,每一部分藉用自然界的现象,重点说明这个结局。

(一)地震4-8节)。在阿摩司书的开始,先知得默示,是在‘大地震前二年。’(一1)现在再一次又提到地震(八8);在将来地震仍一直存在着,不过它不是一种自然现象,而是神审判的行动。虽然事情还未发生,但是它的影响描写好像尼罗河涨起,如埃及河涌上落下;这是一个不太适当的明喻,但是用来描写结局到来时地震的结果,是足够有效的。在最后的大混乱、大灾难之后,大地将被毁灭,必被抛起和陷下。

这个审判的行动,相当明显是与以色列人道德的失败联结在一起的。审判的光照到以色列的商人阶层,那些靠着做卖买致富的人,他们靠着剥削穷人而逐渐发了财。先知对这些人的描写是有声有色的;这些贪婪的商人是极盼望节期的到来,他们问月朔几时过去,安息日几时过去(5节),这样他们好贩卖粮食,恢复他们的生意。对于他们来说,休息一天就是浪费一天,失去一次剥削穷人和积蓄财产的机会。发财的商人丝毫不顾‘买卖公平’的标准,他们卖时用轻的量器,买时用重的;他们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当贫穷的人付不起买粮的价钱时,商人则贩卖人口;为了谋利,穷人被商人卖作奴隶。

在人类社会中所必须斥责的毛病中,贪婪(强夺)是最普遍和最危险的。渴望得到更多的金钱和势力,就不择手段;掠夺的本性,为求自己进取而不惜残踏别人;诡诈被接受为做买卖的正常现象,所有的目标都是为了满足自己,它为个人目的牺牲那些弱者。这是一种信仰,唤起人去损人利己。但是贪婪强夺是神所谴责的。阿摩司感觉到它的基础是这样牢固,以致只有地震,才能粉碎它坚固的结构。

(二)日蚀9-10节)。现在阿摩司提到第二种大灾难,它更像是一种豫兆,而不像是实际发生的;这第二种大灾难就是太阳全蚀。科学家计算在先知生活的那个年代,至少发生两次太阳全蚀的事:一次在公元前七八四年的二月九日;另一次在公元前七六三年六月十五日。科学知识告诉我们,在阿摩司那个时代,是不可能像我们今天这样,可以藉着科学豫测日蚀,并藉着报纸报导得悉,结队到户外观看,警告孩子们小心眼睛受损害;在古代并非如此。就是在今天,观参日蚀也是一件可畏的事;在已过的几个世纪中,它一直是人类极度害怕和忧虑的根源,表示宇宙秩序出现混乱。

这场即将来临的日蚀之起因,记载在第十节中。它将是一个欢乐的节期,变成伤心的时间;它转化快乐的日子为悲哀哭号的日子。阿摩司在这里好像继续着在他前面(见四4-6;五21-24)对以色列崇拜的批评。但在这里,审判与犯罪之间的关系是最有效的。在节期中,光是庆祝的光:神创造的光、真理的光、也是生活之光。但是由于对真神的崇拜的崩溃,它的虚假遮盖住这个国家的生活,使之变成为黑暗,使节期失去意义,甚至成为一种嘲笑。因此,白天光明将变成白天黑暗,日蚀象征着神眷爱的光也将从以色列中消失。没有人能生活在黑暗中而庆祝光明;如果我们希望神的光继续照耀我们,我们必须使自己走在光中。

(三)饥荒11-12节)。在这篇信息中,饥荒是一种强而有力的讯号。从上下文我们可以看到,阿摩司预告一种真实的饥荒。不过他的信息的重点更加深刻,有些使他更加担忧的事,那就是‘神的话’的饥荒。时候将到,那些以色列人要翻山越岭,从这极到那极,寻求神的话,但却找不到。以色列人古代的一个最基本的信仰是:‘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八3下半)归根结蒂只有神的话使得生活成为可能;藉着那话世界被造、被建立,藉着神的话以色列人从埃及为奴之地被拯救出来,也藉着神的话人类能找到他们生命的意义在于和神建立关系。即将来临的神话语的饥荒,是属灵饥荒的顶点,不是肉体的饥荒。但是当一个人内里的灵死了,外面的躯体是无价值的。

耶稣在旷野抵挡魔鬼的试探时,就提醒我们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太四4)但他接着又进一步说明一个人应该如何对待神的话语;他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约四34)以神的话为食粮就是遵行祂的旨意。以色列古代长期的不顺服神的旨意,也是他们没有以神的话为粮的失败。最后,从这里出发,我们可以得到结论:假如神的话被挪走,只有面对饥饿和死亡的痛苦;那时有人再想要寻找,却为时己晚。

(四)干旱13-14节)。那些敬拜其它形形式式与这个国家荒谬的信仰相关的宗教者,将要‘因干渴发昏’。意思是他们要在即将来临的干旱中,最后完全死亡。

对于十四节的注释存在着相当的困难。‘撒玛利亚的牛犊’,它的意思可以指外邦人的偶像,亚示玛(Ashimah)也可以译作‘撒玛利亚的罪’(中文圣经的小字);或者‘撒玛利亚所犯的罪’,暗指在国家的首都设立金牛犊的偶像。至于但,它是以色列北部的一个地方,在那里有神龛,其中可能安放着牛犊的形象(王上十二29)。而别是巴则是位于南犹大国,它是一个古代的圣地,从北国来的香客仍有来此拜访(参见五5)。无论先知所指的,是百姓敬拜偶像,或者特指他们对耶和华的虚假寻求和敬拜,这一点虽然不能肯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以色列人的敬拜已经彻底崩溃,因此完全不为神所接受。

神给他们的审判是:所有的年青人都要死(13节),以此加强了这个国家结局到了的信息(八1-3)。少年的男女,比年纪大的更有抵抗力,但是就是他们都将在来临的干旱发昏;当国家的年青一代一旦死了,国家的前途也就无希望了。青年人为下一代带来希望,所以他们的死亡将要加强对国家前途的绝望。这样,藉着这些信息,先知除掉了所有关于以色列人最后审判即将来临的疑影,宣告她必将毁灭。──《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