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阿摩司书第九章

 

耶和华审判的异象(九1-10

在这个第五个异象中,我们清楚看到,情况愈来愈坏。在开始两个异象中,审判还只是警告(威胁)和劝勉。在第三个异象中,灾难看来不可避免;在第四个异象中,以色列人的最后结局已经很明显。但是先知还没有最后定论,直到第五个异象,才再一次最后的肯定国家崩溃的来到。最后这三个异象,好像长的葬礼的过程一样:首先在家中举行,然后在教会中进一步举行,最后在坟墓旁举行。在这个最后异象的叙述过程中,我们看见阿摩司好像站在这个国家的坟墓旁,尸体正要放进土里。

这个异象的背景是在圣所里;可以假定以色列人在伯特利的圣所,这个地方在先知的传道中是这样的突出,己经多次提及。阿摩司看见耶和华站在祭坛旁,并听见祂说话。祭坛是一个表明神和以色列之间和平的象征。但神的话里毫无和平。祂宣布毁灭:从圣殿本身,以及其中有的,乃至所有的人都包括在内;没有一样能逃避,也没有谁可以幸免地震的毁灭;无论是地上的,或者是天上的,从高山到海洋,无一能够躲藏,因为神已定睛看以色列人,决定‘降祸而不降福。’(4节)

下面接着是一首诗,赞美至高的统管宇宙万物的神(5-6节)。初看起来,它好像很突然地出现在异象的上下文中,但是这几节用意不久就清楚了。异象中启示出来神的审判,表明耶和华是天地的主宰,祂控制着自然界,祂可以对它们造成威胁。

然后,好像有人提出什么异议,于是阿摩司强调指出,在审判的时候,以色列再不是一个被神特别拣选的国家。他们在从埃及地被救赎出来时,只不过是世界上的一个普通的国家,他们与‘古实人’(更准确的讲是指努比亚人,那些生活在尼罗河南岸的人)本质上没有区别,与从迦斐托来的非利士人没有区别(见一6-7),与从吉珥来的叙利亚人(见一5)也都没有区别。所有的国家在神的眼光中,都有相同的地位;它的意思同样也是说:所有的国家都要对公义和正直负责。所以阿摩司宣布说:‘主耶和华的眼目察看这有罪的国。’(8节);犯罪和不义的,不但要遭受审判,而且要除去他们被拣选所带有的特权。神的审判必将来到,所有的百姓都必死亡。

先知最后的异象和他的详尽解释,加强说明了他传道的两个基本题目:

(一)审判从圣殿开始。审判要从圣殿开始,然后扩展到国家生活的其它方面。其理由并不是说在圣殿里比在其它地方更邪恶,比如说,与那些贪婪商人的店铺比,圣殿不一定更坏。而是因为,圣殿是国家生活的中心,从这里人学习认识神和真理并公义的原则;如果圣殿不能起到这些作用,它将变成国家死亡的中心。

公义和正直也必须存在教会或个人生活的中心。如果这些东西在那里消失,它们将从所有地方消失。如果赐生命圣灵的神不能从教会和基督徒个人生活中流露出来,神审判即将来到。

(二)当公义和公平一旦被抛弃,他就再没有特权存在。到最后的阶段,似乎仍有人反对着说,以色列民是被拣选和有特权的,一切都会没问题的。但是特权带有的责任一旦被抛弃,特权也将保持不住。特权不是一种特别的状态,也不是应得的;特权乃是一种白白给予的恩典,不是能够赚取的。虽然事实上没有任何人能够赚取神眼中的特权,而只能接受之,然而人必须接受与之同来的责任。这里讲到了福音的基本性质:没有人能赚取神恩典的特权,也没有人能放弃他们的责任而保留住特权,就像‘爱情和婚姻’一样,一首老的民谣这样唱着:‘你不可能只要一个而不要另一个。’

我们不必对这最后数节太过强调:它们似乎指出将来还有希望。第八节最后一行告诉我们,神不要完全灭绝雅各(以色列)家;第九、十节用了一个筛子作比喻,说它将不让好的谷粒落在地上。因为这样的尾声和阿摩司较为忧郁的传道内容有些不一致,所以许多圣经学者认为这些是后来没有那么激进的人加进去的。但是,就算它们是阿摩司亲自写的,作为尾声,立场不那么强硬也是合理的。它们事实上留下一线希望,希望将来有一天(不是现在)神会怜悯,也许阿摩司完全相信那日必将到来。

附笔:将来的希望(九11-15

这卷曾经一直被审判的乌云罩着,短短九章的阿摩司书,现在突然以比较欢乐和充满希望的信息结束。日子将到!在这几节经文中,先知以坚定信心说着:到那日以色列人将要归回重建他们的家园,他们将生活在神的赏赐和兴隆之中。

语调的转变是这样明显和不自然(即使在八至十节似乎已有点曙光),以致在一些圣经学者之间引起争论:到底这最后几节是阿摩司的原著,或者是后世的人加进去的呢?那些认为这一段是后来加进去,是根据语气和神学内容(思想)的改变,他们注意到这里出现的‘大·的帐幕’(11节),是从犹大的观点而言:十二节提到以东,又隐含着较晚期的历史观点;还有其它可作为文学批判数据的地方。但是另一方面,那些坚持这一段也是阿摩司所作的争论说:语调的转变,审判的信息之后随着以最后的希望,并不是阿摩司所独有,其它的先知,例如:何西阿、弥迦、和以赛亚也都是有这种类似的情况。(当然,在这些先知的著作里也有类似的争论。)何况这种宗教信仰的矛盾,在以色列的邻国,例如埃及的‘尼弗罗夫的预言’("Prophecy of Neferrohu")中也是存在的。

这类的争论是不容易解决的;公平地说:大部分现代的学者把它当作一段附录,论述将来的事,也许是公元前第六世纪犹大被掳以后的事。这段附录代表了最后的观点;后世的人读先知关于审判的恫吓预言时,抱有这种的信念。不过,在缺乏原文数据和其它数据的支持以前,争论将很难有使每个人都满意的结论。

但是无论对阿摩司书最后一段的注释采取什么见解,最重要的是要意识到它们是圣经正典的一部分。任何人认为这几节是后人所加的,也不算不忠于圣经──神的话语。不管它们是来自阿摩司先知本人,或者是另外的圣经编辑或先知的门徒加进去的,它们都是圣经的一部分。并且在我们研读阿摩司书的时候,它们是全书一个重要的部分。在这卷圣经里,我们对关于先知的传道及其信息内容所知道者都是有限的。我们还需要知道为什么先知的信息被保存下来留给后代。十分明显,阿摩司的信息对于古代的以色列是很重要的,对于他们以后的世世代代是否也都同样重要?而最后这几节,正好使先知的信息得以完整无缺。因为缺少了这几节,阿摩司书作为一个整体,将过于偏向一边;然而加上了这几节,就带出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即使在最黑暗的审判信息之后,就是在审判进行了以后,仍然有希望的应许存在。

在所有审判的灾难过后,将可期望有一个重建的日子来到;因为这是一个重建的日子,表明审判必将过去。神的选民的破坏了的世界,将被重建;那里的土地将再一次获得丰收;新的城市将在过去的废墟上再建立起来。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当神的选民再一次复兴起来以后,将一直存到永远;这个新生的国家将永不再被毁灭。这才是这本书的结尾:一个光辉灿烂的远景,在前面黑暗的背景下产生出来。

在与阿摩司告别的时候,我们感到接触了神最杰出的仆人之一的遭遇。他是一个犹大人,为了从事农业和作生意,从犹大北上来到以色列国。但是阿摩司不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他是一个大有信心的人。他的信心在他离开提哥亚外出作生意仍然保持住;他无论到什么地方,他都以从神而来的信心,透视世界和社会问题。因为他是一个灵敏的人,他听到了神的呼召。在他生命中有一段短时期,这位突出的‘外行人’成为一名先知,在他作为一个外国人的寄居之地,宣告一个特别不愉快、不受大众欢迎的信息。阿摩司的顺从和勇气很不平凡,他毫不含糊地宣告了神的话。

在他那个时代,他的信息的适切性,对所有听见的人是很明白的,虽然他们不容易接受和对它作出反应。也许因为它所讲的是有时代背景,因此对于和他处在不同时代的不同世界的人,信息看起来少许失去其能力。的确先知的信息是给以色列人的,而我们是作为一个外邦人去读它;先知是用希伯来语宣讲的,而我们是用英文(或中文)去读它。然而尽管环境改变了,历史和文化背景都改变了,但是阿摩司所面对的社会基本问题,很不幸的和我们现代仍然差不多。现在,不义仍然在毁坏着我们的社会;公义几乎是不存在。宗教建制以它们自己的方式繁荣着;但是我们会惊讶地发现,如果有人像先知那样留意观察我们教会的大节期,阿摩司所讲的信息几乎可以用上。也许他也要像先知那样传讲那个古老的审判信息:‘我厌恶你们的节期,也不喜悦你们的严肃会。’(五21)他看见我们所没有看见的;他的眼睛透过假冒为善的外壳,看到教会内部存在的邪恶和不义。当我们抓住了阿摩司的这个异象,并把它应用去指导我们的时代,我们也将在阿摩司书结束时所传讲的救赎来临前,听到审判的信息。阿摩司当时的听众活着去经历审判,但在救赎来临前死去,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这本书保存到现在,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为了警告后世的读者,接受前车可鉴,不要再愚蠢地追随以色列人当时所走的路,导致灾难临头。──《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