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阿摩司书第三章

 

承担恶果(一)(三18

  作者在第一、二章先后向列邦各族发出神的判语,第三至六章他将对象集中于以色列(北国)身上。

 .引言(12)──先知提纲挈领的宣告以色列受罚的原因:

  1. 蒙救之民:他们乃神自埃及救出来的民族,在救赎及引领的过程中,神亲自作他们的带领者及赐恩者,这从他们的历史角度看是无可否认的。

  2. 独选之民:神没有将拣选的恩典给谁,惟独赐给以色列民,这是他们被追讨罪孽的原因。

  这正好作为犹太选民历史的一个注脚。

 .以色列国遭遇的譬喻(36)──阿摩司以七个比喻作为例子,指出以色列受罚的无可避免。正如因果之关系,“若非”、“岂能”是这里的表达方式,像一下、一下的击在听众的心上,只望他们肯回转悔改,归向神。

 .先知信息的肯定性(78)──接下,先知强调他宣讲信息的真实性,因他只是站在神仆人的身分,传讲从神而来的信息,并且乃不得不传的(8下)。藉此让我们重新一次思想神对罪的惩治乃必然,任何人(甚或神特别拣选,又用大能之手从埃及救出的以色列人)若犯罪,受刑罚是肯定的,这是阿摩司先知的信息。

  虽然我们今日均得以成为神的儿女,面对这位既慈爱又公义的神,我们怎能不更谨慎的生活,免陷在神的忿怒之中。

祈祷 我是从趥X恩的人,但愿我不会对諤悎负义。

承担恶果(二)(三9∼四3

  撒马利亚城是本段的主角,阿摩司指出在它里面的罪恶及将受的灾祸。作为以色列的首都,撒马利亚的罪行正是全国的缩影。

 .以色列所行的恶:

  1. 强抢豪夺(三10)──这未必是真正的抢掠,因为当时统治阶层及富商巨贾垄断以色列国的经济,以剥削、压榨的手法聚敛钱财,引至贫富差距极严重,穷人虽汗流浃背,也不得糊口。富人则囤积居奇,引至物质生活所需极为匮乏。

  2. 奢华逸乐(三12下、15)──“床角”的意义不明显,有谓象征撒马利亚山的政治地位,或寓指舒适的所在,正像“尷幓遄赤犖f。“过冬、过夏”的房屋明显指他们生活的享逸;“象牙、高大”的房屋形容住所的辉煌。

  3. 偏向偶像(三14)──伯特利是以色列国敬拜偶像的中心,当年耶罗波安为使以色列人不到耶路撒冷敬拜,而在但与伯特利立牛犊之像作敬拜(参王上十二2829),而这也成为以色列国陷在罪里的因由。

  4. 欺压穷乏(四1)──先知以巴珊母牛形容那些肚满肠肥的尊贵妇女,她们也一样的偏行享乐与强权之路。

 .以色列的刑罚:他们要承担因恶行而来的刑罚,包括遭受外邦践踏与毁灭(三912);宗教、享受生活之丧失(三1315);被掳掠为奴(四23)。亚述王曾以钩以绳牵带以色列人离家他迁,惨受家破国亡之苦。

  倘若以色列人要承担罪的果实,一切犯罪的人也必要为他们所行的付上代价,这是绝对可信,又真实的。

祈祷 求諟洇睌当日发生在以色列国的恶行,反思今日社会的情况;保守我不要成为其中一个行恶者。──《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