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阿摩司书第五章

 

承担恶果(四)(五415

 .宗教生活(46)──伯特利是以色列其中一个偶像(牛犊)敬拜的中心,吉甲位于耶利哥之东面,同为偶像敬拜之主要地方;别是巴位于耶路撒冷西南面四十八哩,为古时的敬拜之地,但单单到别是巴行宗教仪式绝不能代表一种真正的宗教生活。“吉甲”与“必被掳掠”的辅音均为 g i ,故此先知乃藉此以加强语气;“伯特利”则与“归于无有”在意义上相对,因伯特利原意虽为“神之家”,但在当时言,却成了偶像之家,而“偶像”一字的字意为“空虚”,正与“归于无有”的意义相合。

 .社会状况(1013)──先知再重复指出他们的恶行,总括为不喜正直、强暴奸诈,苦待义人、欺压穷人;这样的指控,暗示那时居位掌权者的恶行滔天,令人发指。“通达人”可指对时势明了的先知、教师,他们身处其境,也只有沉默不言,暗指已“无可救药”。

 .回转之道──先知并未单单消极地控诉、指责,他进一步的指出一条回转的路:

  ヾ 神是掌管宇宙、生死的神,惟祂可靠;

  ゝ 心意回转,弃恶从善是再蒙恩眷的要求,也当为回转者的自然表现;

  ゞ 秉行公义,对那些享有特殊利益的听众是一大挑战,而放弃从不义而来的好处,岂非一个悔改者当有的表现吗?

  “或者”施福(15下)──这是受刑者的一线生机,试想以一个罪恶昭彰的世代来看,神的恩典已是极之宽宏,但可惜以色列人连这“或者”的机会也不保留,终至家国破损、荒芜遍地作为他们历史的结语。

祈祷 主啊,我盼见家国兴盛,同胞蒙恩,求謔b人心动工,使众人甘心回转,领受諰赐的恩福。

承担恶果(五)(五1627

  这段经文可分为四个小段:

 .哀哉哀哉(1617)──这种悲切的呼号遍于全地,“农夫”哀哭因一切种植损坏,无论城、乡均在审判之列。“我必从你中间经过”是作为“哀哭”的原因,表示神亲自察看他们的恶行。试想我们的生活,能否让神也在我们当中经过,却称赞我们为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呢?

 .耶和华的日子(1820)──在普遍的以色列人心中,耶和华的日子是充满欢乐,因为神在他们当中带领他们,作他们的王。但先知所言耶和华的日子,却是悲痛、可畏的时刻。对行恶犯罪的人而言,那日子是可怕的,但对行公义、好怜悯的人,却是大有喜乐的时候。

 .神的要求(2124)──神没有希望属祂的子民只在外表、礼仪上表达他们的信仰生活,而当主耶稣斥责法利赛人为“假冒为善”时,也要带出神对选民的要求。神要求的公平、公义要像江河的滔滔不息不绝。

 .性本顽劣(2526)──这两节经文的出现,使人对神的慈爱及忍耐更感伟大,祂宽容人的过犯历数百年而不息,试问那些依旧偏爱己行的人怎样回答神的责备呢?“摩洛”是亚扪的神袛,但原文与“君王”相似,故暗指他们以君王为敬奉的对象。而龛、神星均指天象、星的偶像敬拜。

  作为受惩罚的人,他们所受的,正如他们所行的一致,当人蔑视神的恩典,逆转不跟从神的时候,灾祸就近于眼前。但感谢神,祂还有丰富的恩典,使我们可以悔改。

感谢 主啊,謔酗必悸漁成憛A以致我可以悔改,成为属諈漱H。──《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