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阿摩司书第八章

 

{\Section:TopicID=161}(5)夏果(八1-3

第四异象与第三异象相似,有四点的内容,先是异象本身(八1),耶和华的问语(2节上),先知的答语(2节中),主的解释(2节下)。之后才有先知为耶和华发言。

这个异象不同的是在开端:“我看见……”,前几个都先叙述异象的内容,但这个异象比较主观,因为先知说他看见。还有这里比表象更多涵义,以字音来解释:“夏果”与“结局”是谐音的(正如耶一1112)。第八章三节与第七章九节相似,表明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但不是用第一人称来说。

时间在夏末秋初,在八月左右,与第三异象时间也许很相近,因为形式相似。但是这只算作臆断而已。

“主耶和华又指示我一件事。我看见一筐夏天的果子。”(八1

在异象中,先知看见一筐果子,是在夏天成熟的。夏天的果子是已经熟透了,在耶利米书第四十章十至十二节所用的字,与新酒与油一同贮藏。这也该是主要的食料(撒下十六1)。如果那是与酒、油一起贮藏,酒为葡萄酿成的,油是橄榄压制的,这可能是指无花果,因为这三者几乎是同时收成的。

“他说,阿摩司阿,你看见什么?我说,看见一筐夏天的果子。耶和华说,我民以色列的结局到了,我必不再宽恕他们。”(2节)

这个异象中,主也同样询问阿摩司,使他看得真切。然后神解释这异象的用意,夏果与结局的字音相近,其实不是出于同样的字根。“结局”属意为“剪除”,结局几乎是含有“除灭”的意思。以前先知也曾这样警告,例如以利亚与以利沙警告耶罗波安(王上十四10起),巴沙(王上十六2起),亚哈(王上廿一20起;王下九7起),现在先知对以色列民,这是“我民以色列”,是特别指北国(参阅七815)。

在第三异象中,耶和华已经表明,不再宽恕他们(七8),现在再重复提说,是最后的结局了(参阅五21617,六910,二14-16)。以后以西结也作同样的宣告:“结局到了,结局到了地的四境。”(结七1236)。

“主耶和华说,那日殿中的诗歌变为哀号,必有许多尸首在各处抛弃,无人作声。”(3节)

那日是结局的时候,诗歌变为吊丧者的哀号哭泣。这里想到殿中的诗歌,不是指圣殿,而是宫殿(撒下十九35;代下卅五25以及传二8)。这里“哀号”,也出在历代志下第卅五章廿五节,为约西亚作的哀歌。

那时丧亡的人太多,连坟地都容纳不下。以致尸体到处抛弃,被野狗、飞鸟所吃,或在田地充作肥料(参阅王上十四11以及耶十六4)。

“无人作声”,因为到处都有死亡,使人消沉与恐惧(参阅六10)。这似乎是怕有声音,会惊动生命的仇敌,来索命作毁灭的事。这事是结局了,再没有任何希望与转机,一切都是到了尽头,毫无挽回的地步。公义的审判终于来到!

 

(二)指责与分析(八4-14

这段经文是另一段插语,在第四异象与第五异象之间,正如第七章十至十七节阿摩司与亚玛谢的对语,加插在第三异象与第四异象。这段实际应继续第七章九节的论述,说明刑罚的主因,那还不只是笼统的罪,这里再作详细的指责与分析,整段可分作五小段:(一)自第四至七节有完整的审判语。(二)第八节单独地发出修辞的问题。(三)第九至十节,以“到那日”开始。(四)第十一至十二节“日子将到”。(五)第十三至十四节“当那日”。这里以“日子”为主题,指审判的日子。这与第三章起“当听我的话”有异典同工,因为提到“日子”,都先列出这样的语句:“主耶和华说”。事实上本段开始,也有同样的字样:“当听我的话”,只是在用字及内容方面,与第三至五章不尽相同。

{\Section:TopicID=163}(1)欺压穷人(八4-7

这样的指责在第二章已经论述(二6-8),现在再行强调在商业上不道德,增加欺压贫穷者的恶行。

“你们这些要吞吃穷乏人,使困苦人衰败的,当听我的话。”(八4

这里的口吻甚像弥第迦书三章九节,指明听众,专指那些行恶的人。何西阿书第五章一节与约珥书第一章二节也极相似。都指这些不义者。

“吞吃”穷乏人,原意为“践踏”,照七十士译词为“折磨”。“使困苦人衰败的”,照七十士译词为“压制”。但何西阿书第一章四节为“灭绝”,以西结书第七章廿四节为“止息”。所以这里“衰败”是指他们已经到了结局与终点,必被灭绝净尽。无可存留。他们的罪恶会更加速以色列的结局。

“你们说,月朔几时过去,我们好卖粮。安息日几时过去,我们好摆开麦子,卖出用小升斗,收银用大戥子,用诡诈的天平欺哄人。”(5节)

安息日是七日一次,月朔是四个七日一次。他们不再享受节期的欢乐。月朔与安息日常相提并论(王下四23及结四十六3)。安息日既为安息,不可有商业的往来,市场买卖也是禁止的(尼十三15-22,虽这是在以后的事,但安息日的条例应该遵守),甚至搬柴点火都不许(尼十五32-36;出卅五3)。这些不义的商人急不可待,不知守圣日的珍贵,反盼待这样日子快快过去,除去限制,他们就可以自由买卖了。1

粮食与麦子可能是同义的,要摆开来卖,可能是指他们打开粮袋,袋内装的有好麦,也有次等甚至劣等的,七十士译本提到各类麦子,将劣等的也渗在里面,卖好价钱。

他们不用公平的法码,在称量的时候也作弊,用小升斗,在分量方面一定不足。使买主吃亏。但是收银的用大戥子,使购买者多付。称银的通常只十一、五公分,如果超过这分量,就不算是公道的天平(利十九36),而是用诡诈的法码(弥六11)。这样就算是欺骗,应受指责。箴言书屡次严责:诡诈的天平,为耶和华所憎恶(十一1,二十1023)。耶和华不能允许商业的不义存在,因为这会使社会秩序破坏的。

“好用银子买贫寒人,用一双鞋换穷乏人,将坏了的麦子卖给人。”(6节)

他们更变本加厉,作起贩卖人口的恶行。穷人的身价甚至只有一双鞋的价钱,多么可怜。这里是重复第二章六节的话。

他们将劣等的麦子卖给人,是重复上一节所说的商业的欺骗与诡诈,他们惟利是图,已经到了罪恶的极端,所以先知不能再忍耐。

穷人所以这样廉价出售,是因负债的缘故。他们借债、向这些可恶的商人,就忍受高利贷的剥削,这种高利贷在本利的骤增,很快就使穷人无法偿还,只有卖身,沦为奴仆。

“耶和华指着雅各的荣耀起誓说,他们的一切行为,我必永远不忘。”(7节)

当耶和华要说严重的话,必提到起誓。第四章二节,耶和华指着自己的圣洁起誓。第六章八节,神指着自己起誓。没有谁,没有什么比神更高、所以神只好指着自己起誓。但是雅各的荣耀呢?是指雅各的骄傲吗?事实上,耶和华就是雅各的荣耀。所以有的译词作“只要我是雅各的荣耀,我必永不忘记你们一切的行为。”2(参阅诗四十七4),雅各的荣耀,是耶和华赐给以色列的产业(可参阅赛五十八14)。也有人译为,耶和华向着雅各的荣耀起誓,神是不改变的,雅各的荣耀却不能永存!3

神永不忘记他们的行为,表明祂要鉴察他们,算他们有罪,无法逃脱审判。这些都是神所憎恶的罪行。

{\Section:TopicID=164}(2)全地悲哀(八8

“地岂不因这事震动,其上的居民,不也悲哀么。地必全然像尼罗河涨起,如同埃及河涌上落下。”(8节)

耶和华不忘记他们的恶行,刑罚是不可避免的了。地也因人的罪而震惊,地震也是人们无法忘记的事,在本书的前言标题曾经提及,第二章十三节也是指地震。但是这里的用字不同,而是震动(九1与一1相同),是“颤动”。

地震时间不长,已可造成极重的灾情,为什么这里与尼罗河及埃及河的潮汛比较呢?河流的潮汛是随月分有涨落,但河水泛滥成灾,毁灭的力量也是可怕的。

这种惨状必带给人们无限的恐惧与悲哀。在一切变动甚至失调时,什么都成为混乱与毁灭,不会有什么转机的希望,人就陷在极端的绝望之中,一片幽暗。

{\Section:TopicID=165}(3)幽暗痛苦(八910

“主耶和华说,到那日,我必使日头在午间落下,使地在白昼黑暗。”(9节)

这是耶和华的日子,正如以后西番雅所描述的,这是黑暗幽冥密云乌黑的日子(一15)。大自然呈现反常的实况,甚至在午间日头都会落下。这种日蚀的现象,确发生在主前763年,以及主前784年(二月九日)。4现在不仅在地上举哀,在天上日头也一同悲哀,没有欢乐与赞美,只有哀歌。

“我必使你们的节期变为悲哀,歌曲变为哀歌。众人腰束麻布,头上光秃。使这场悲哀如丧独生子,至终如痛苦的日子一样。”(10节)

由欢乐变为悲哀,就将节期所穿的衣服脱下,穿上麻布,围在腰间。他们要剃头,使头光秃(参阅耶十六16)。根据申命记第十四章一节,只在额上剃光,为律法所禁止,因为这不是以色列人应作的,有关异教的习俗。利未记第十九章廿七节,禁止的是在头的周围剃光。但是这里光秃也许是将全头剃光。悲哀实在太大了,尤其丧独子之痛,无法弥补,绝子绝孙,岂非最大的咒诅?

这是最痛苦的日子,因为结局到了,“至终”是结局,是死亡灭绝的时候。

{\Section:TopicID=166}(4)饥饿干渴(八1112

“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11节)

再论那日子,神要“命”饥荒。“命”字原为“差遗”,但甚少如在此处的用法(Hiphil: Causative)语气十分重,是神致使或促使这严重的饥馑(旧约中只五次作“促使”的用意)。饥饿与干旱一同提及也不大多见(参阅申廿八48;赛五13;尼九15及代下卅二11)。现在的饥馑主要的原因,是没有神的话,申命记第八章三节曾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耶和华神的一切话(耶卅六11,卅七2,四十三1),实在是重要的,若有人拒绝神藉先知所传的话,他们所定的刑罚,就是不再得着耶和华的话。人在危难之中想转向神,求神指示,但神不再指示他们,以致他们在迷惘中不知何去何从,在彷徨中感到恐慌与无助。

“他们必飘流,从这海到那海,从北边到东边,往来奔跑寻求耶和华的话,却寻不着。”(12节)

他们必走起来跌跌撞撞,到处找水喝,正如第四章八节找水的苦楚。他们又好似醉酒的人走得不稳(参阅赛廿四20“东倒西歪”),也像瞎子乱走,撞来撞去,不知向前(哀四1415)。他们飘流,确毫无目标与方向。

从这海到那海,是从死海到地中海(珥二20)。好似是在地的边境(诗七十二8及亚九10),从北边至东边也是不常这样说的,通常是从东至西,从南到北。他们在飘流中方寸已乱,漫无目标地奔跑,似乎又慌张又忙乱,为找耶和华的话。

为什么要找呢?因为耶和华的话已经失落了,要寻出来,要找回来。但是耶和华的话已经隐藏起来,无法找到。这是最后的结局,以色列人是神的子民,却遭神弃绝了,他们不能再有什么希望被拯救,得赦免。

{\Section:TopicID=167}(5)最后灭绝(八1314

“当那日,美貌的处女,和少年的男子,必因干渴发昏。”(13节)

以色列的青年在衰落中,好似美艳的鲜花,在烈日的熏炙之下,呈枯萎的现象。少年男女在最金黄的青春中,竟然因干渴而发昏。“发昏”是先知约拿的经历,他在烈日与炙热的东风吹拂之下,感到头昏脑涨。但是他还没有到昏厥的情况,他还不住埋怨,与神理论,但是发昏时体力好似耗尽,几乎呈虚脱的现象。他们干渴,没有水喝,就会衰弱如此。

“那指着撒玛利亚牛犊起誓的说,但哪,我们指着你那里的活神起誓。又说,我们指着别是巴的神道起誓。这些人都必仆倒,永不再起来。”(14节)

这些起誓的都犯迷信的罪恶,因为指那一个神明起誓的,无疑的向那个神明效忠,所以他们迷信假神,以为这些神明有能力,就是十足背道的行为。

撒玛利亚的牛犊,实则为伯特利的牛犊(参阅何八56)。伯特利与吉甲(四4及五5)的罪,都得集中在撒玛利亚。在那里拜巴力与亚斯他录,是极端迷信罪恶之处,这样起誓也是罪无可宥的。“牛犊”是中译词,原文为“罪愆”,这是罪恶的行为,怎可以罪恶作誓言的依据?他们的虚妄可想而知。

现在又指着但的活神起誓,原意为但的神是起誓的依据,只要是但的神活着,就怎样怎样。但的神明可能是牛犊,列王纪上第十二章廿八至廿九节,北国在但与伯特利二地设立牛犊,供人膜拜,使以色列人离道背教。

别是巴的神道,道是指朝圣的举动。人们到别是巴去,朝圣就是一种敬奉异敬的方式。他们就凭向别是巴朝圣的神明起誓,“只要别是巴的神明活着,就……”这样起誓,当然为耶和华所憎恶。因为“道”本身就是膜拜的举动。5

在迦南敬奉异教的观念中,神明有许多,各地区都有保护居民的神明。所以他们一方面敬拜耶和华,另一方面拜迦南的神,这样宗教混合的的信奉,为先知所严责(四45,五4521-23)。

这些人都必仆倒,是第四异象最后的话,以色列的结局到了。归根结底,他们最大的罪恶是信奉假神,随从异教的习俗,去别是巴朝圣。完全是离教背道的行动。所以这些人都必仆倒,永不再起,遭受最后的灭绝。

 

1 Ernst Jenni, Die theologische Begru/ndung des Sabbatgebotes im Alten Testament (Theologische Studien, 46),(1956), 12-13.

2 Rarl Marti, Das Dodekapropheton, 1904, 217.

3 Wolff, Amos, 328.

4 Wolff, Amos, 329.

5 Ernst Wu/rthwein, "Erwa/gungen Zu Psalm cxxxix," Vetus Testamentum, 7(1957), 173-174.

 

第八章概要

本章开端为第四异象,与第三异象的信息可说完全相同。神已明白表示:“我必不再宽恕他们。”赦罪的恩典是不会临到了,暂时止息也已不会再等待,审判就是最后的结局。结局来到,全地必都遭灭绝,所以对着这个可怕的厄运,必有哀歌与举哀的行动。

从结局说起,至最后多人仆倒不起,是以后的话语。在第八章四至十四节描述出来。审判来到,不是地区性的,而是普世性的,因为有地震与黑暗,这是耶和华日子的来临。整个宇宙都失去常态,天上有月蚀,地上有旱灾。年富力壮,青春年华的,都无法存活,更何况其它的人呢?

先知冷静地分析,原因归纳起来,不外两个,第一,社会不义,商人不顾道德,以欺骗为能力,将自己的逸乐享受,建筑在穷人的苦楚上、他们惟利是图,妄顾节期敬拜的福分。欢乐变为哀号,是必然的事。

有极严重的饥荒会来临,不只是物质的饥馑,更是心灵的饥饿与干渴。人不听耶和华的话,就是藉先知传讲的真理。以后想要寻求,虽到处奔走,慌忙地找,结果也寻不着。耶和华的话既遭轻忽,就收回不再启示与显明,这是莫大的悲哀。

在无望中,他们不向耶和华悔改,反转向异教的神明。不仅膜拜,甚至指着起誓。这样的寻求无异地更惹耶和华的怒气。这些人都必仆倒,永不再起来,以色列的结局已经来到。

世人仍在不断的努力中。从这海到那海,从北边到东边,往来奔跑寻求。但是他们寻求的时机已经过去了。先知以赛亚曾说,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现在已经失去良机,再找也找不到。结局已经来到。

“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八3)。这些话再重复从主耶稣口中说出来(太四34)。那寻不见的耶和华的话,却在主的身上找到,因为道成肉身,充充满满地住在世人中间,有恩典与真理,带给世人永琲漣き獢C──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阿摩司》